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天南凌风城!
    “除却了一定数量的英雄之魂外,获得本卡的专属英雄之魂时,也能解开极限真卡的封印。  ”也许是感受到了宁渊心中的郁闷,系统难得贴心的给宁渊解释起了最后一个解封方法。

    不过系统不说还好,越说宁渊越是郁闷,他不是笼子,当然听到了系统刚才的提示,只要能够获得一张地级英雄卡罗喉,就能够解开这一张极限真卡的封印。

    但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矛盾问题,不使用英雄卡,就没有办法获得专属英雄之魂,没有专属英雄之魂,就没有办法解开这极限真卡的封印使用英雄卡……

    “所以你真的不是在玩我么?”宁渊心中郁闷万分的对系统说道。

    系统的语气仍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不带丝毫波动的说道:“当主人拥有极限真卡之时,有一定几率唤醒此卡的专属英雄之魂。”

    “嗯?”听此,宁渊挑起了眉,问道:“还有这么一回事,你怎么不早说,算了,先说这专属英雄之魂怎么唤醒吧?”

    系统冷冰冰的说道:“请主人自主摸索。”

    “喂!”

    “请主人自主摸索。”

    “不要这样,给个面子透露一下行不行?”

    “请主人自主摸索。”

    “……”

    一番言语交锋之后,宁渊最终还是在这软硬不吃的系统面前败退了下来,十分无奈的接受了现实。

    “有一定几率唤醒专属英雄之魂,这一定几率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满足什么条件呢,还是就这样等着就好,又或者和以往获取英雄之魂的方法一样,需要得到这英雄卡的认可才行……”

    皱着眉头,宁渊心中沉思着解开这极限真卡的办法,但一时之间也没有多少头绪,系统那“自主摸索”的回答实在太坑人了。

    十万功德值,换来了这一张没有办法动用的底牌,宁渊感到有些头疼。

    原本宁渊的打算,是抽取了一张足够强悍的英雄卡之后就迅赶回宁家,确保宁家无事之后,再去解决这神武圣殿与应龙一族,将这北域之中的隐患全数扫平。

    在此之后,宁渊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同时让宁家去收集妖兽内丹,兑换出一位专精阵法之道的地级英雄,在宁家之中布下一重大阵,彻底免去这后顾之忧。

    但是现如今,因为这一张极限真卡的缘故,宁渊的计划全部被打乱了,他现如今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宁家去。

    宁渊毁了天南关,灭了神阵子最后那一缕残魂,又杀了神武圣殿一位长老与那吕少明,由此,他与神武圣殿之间,已经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怨。

    这个时候,宁渊若是回到宁家,那无疑会将宁家卷入这一场风波之中,一旦与神武圣殿开战,没有英雄卡这张底牌,宁渊自顾尚且不暇,如何能保证宁家众人安然无恙?

    可就算宁渊不回去,神武圣殿与应龙一族也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若是一直找不到宁渊,难免不会对宁家动手,到时候事情更为棘手。

    进退两难!

    这般的处境,让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心中不住沉思着,却始终想不出一个稳妥解决的方法。

    宁渊不善算计,但不代表他没脑子,以前他不去想,是因为没有去想的必要,这个世界上,实力才是一切,一群羔羊阴谋算计死一头猛虎的事情,那只有在童话里才会生。

    所以很多事情,宁渊不去想,也没有去想的必要。

    但是这一次不同了,他不再是孤身一人,身后还有一整个宁家,一而动全身,让宁渊不得不顾忌许多。

    片刻之后,宁渊暂且压下了心中的思绪,他虽没有想到什么万全之策,但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呆着不是办法。

    先离开这片山脉,寻一座城打探消息,确定宁家的状况如何之后,再看看短短的三年时间,这北域究竟变了多少。

    思绪渐定,回神之后,宁渊方才感觉到口中那一丝清甜已经散去,抬眼一望,便看到了一张满是冷漠神情的精致小脸。

    “好了啊?”

    感受着那冷漠得不见一丝波动的眼神,宁渊莫名的感到了几分紧张与尴尬,然后松开,哦不对,是张开了嘴。

    歌月也收回了右手,低头望着自己食指之上那一道浅浅的伤口,而后又望了望宁渊,微微蹙起了眉来。

    但最终她还是没有说些什么,赤足踏在虚空之中,身子随之翩转而过,一阵阵柔光在虚空之中浮现,让她的身影如若以往那般逐渐虚幻了起来,就要消失不见。

    结果却不想,那一阵柔光忽然消散,虚幻的身影重新凝实,随后微微一颤,竟是无力的往后倒去。

    这让宁渊不由一惊,连忙上前抱住了歌月倒下的身子,低头望向她,只见她微微蹙着眉,神情之中似有些意外。

    见此,宁渊连忙问道:“怎么了?”

    歌月望了他一眼,随即摇了摇头,缓缓闭上了眼眸,靠在宁渊怀中,不过一会儿,就只剩下了那轻微的呼吸起伏声。

    宁渊:“……”

    虽然说宁渊一直猜不透歌月的心思,但也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就这么说睡就睡了,半句话都没解释一下,让方才还十分紧张的他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表情。

    “不管怎么样,只要没事就好。”

    望着在自己怀中熟睡的歌月,宁渊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丫头未免太纯真了些,一点也没有防备的就睡着了,难道不知道她此刻的模样,是何等致命的诱惑么。

    简直是引人犯罪啊!

    就是宁渊这般定力,望着她一会儿之后,也是有些忍不住,不由得伸出了那邪恶的魔爪,然后……在她的脸颊之上戳了一下。

    似乎察觉到了宁渊这恶作剧一般的举动,让熟睡之中的歌月微微皱了皱鼻子,眼睫也颤动了一下,露出了一副颇为不满的气恼模样。

    见此,宁渊不由得一阵轻笑,他还是第一次从歌月脸上见到除冷漠之外的第二种表情。

    “果然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些啊!”

    心中感叹一句之后,宁渊也闭上了双眸,查看自己的身体状况。

    毁灭禁元已是彻底散去,体内伤势也恢复了七八成,最为严重的双魂冲突也彻底平息了下来,甚至还隐隐有融为一体的趋势。

    伤势恢复,隐患暂消,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精进之处,一切都向好的局面展,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强行凝聚这毁灭禁元,再加上施展成道之招的原因,宁渊的丹田气海受到了十分严重的伤害,出现了十余道裂纹,其中罡元尽散,难以留存。

    这就好像一个充满漏洞的水桶,无论往其中灌注多少水,结果还是空荡荡的一片。

    换成别人,这丹田破裂,一身修为就算废了,但宁渊有天龙本源与苍龙战体,自愈恢复之力强悍无比,连这破裂的丹田气海都能够自我恢复,甚至使得更为宽阔,坚韧。

    只不过这需要时间,而这段时间内,宁渊是不要想动用罡元了。

    这对宁渊来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对战力的影响还是其次,真正的问题是无法动用这罡元,他就无法御空飞行,所以就算他想要赶回宁家,现在也只能够靠着一双腿跑回去。

    想到这里,宁渊不由得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算了,走一步看一步,看看再说吧。”

    ……

    日暮西落,残阳如血,在远方天际渲染出了一片枫红晚霞,肃冷的晚风呼啸之间,一座孤城雄立,城高百丈,依托山势而,透露出几分塞北边陲的粗犷狂野,大气雄浑,威势磅礴,让人不由心生出几分敬畏。

    凌风城!

    天南之都,乃是千年之前,妖族之乱平息后,任天南王朝峰督建而成,乃是天南府,整个天南七成百姓都居住于此。

    千年之前妖族肆虐北域,以天南祸乱最为严重,无数妖族横行,以至于这天南之地饱受蹂躏,十室九空,百里无人。

    直至朝峰挥军扫平天南妖族,重夺北域门户天南关,这妖族之乱才算是彻底平息,始皇也因此立国大秦,封朝峰为天南王,世袭罔替。

    这天南从此便成了朝zhao家之地,又因平息妖族祸乱之功,朝家在天南之中有着无人可及的威望,可谓是万民归心,四方皆服。

    坐拥天南,千年经营之后,天南王府将此地打造得可谓铁桶一般,滴水不漏,没有任何一方势力能可插足其中,大秦皇室不行,三大圣地一样不行,其他势力更是不用多说了。

    所以在这天南之中,众人只知天南王府,不知大秦皇室,更不知道什么三大圣地,这民风彪悍的天南人,人人都已进入血军卫为荣,天南之中诸多世家,也全数是出自天南王府麾下军旅之中。

    所以在这天南之中,少有见到什么宗门弟子,只有众多受命于天南王府的武者军卫,尤其是在这天南府凌风城。

    这一点宁渊深有体内,因为这是他进入这凌风城之后,遇到的第十一波禁卫巡军了。

    当然,这不是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是,这些禁军手中全都拿着一张画像,这画像之上的人,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