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再现
    3uajjrovnb是北域边陲,虽不像塞北那般是一片苦寒荒漠,但因临近妖界之远古,多为山川峻岭,向来是人烟稀少。r

    而在天南关之后三千里,更是山岭无数,接连成一片莽莽大川,因其特殊地势,汇烟凝云,让这三千里山川终年笼罩于云海之中,景致壮丽,又带着几分梦幻色彩,所以天南人将此地称之为云梦岭。r

    这名字虽是不错,但这里绝非是什么适合游山玩水的名山大川,相反,此地山高如云,林深如海,又曾于妖界接临,在上古之时便有无数妖兽盘踞,甚至还有妖族隐藏其中,那时的云梦岭,真正是一处人族禁地,擅入其中,几乎可以说是十死无生。r

    上古之后,五域分离,这云梦岭仍在北域,也仍是人族禁地之一,直到后来神阵子为了建造天南关,亲身进入这云梦岭之中,将千座雄峰夷为平地,取得千块金刚岩,这才让横跨万里的云梦岭缩减成了如今的三千里。r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神阵子虽将千座雄峰夷为平地,却并未将这云梦岭彻底推平,也没有去清剿其中的妖兽与妖族,就这样留下了这一片妖兽横生的三千里山川雄踞在天南关之后。r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云梦岭依旧是一处生人勿进的险地,平日里妖兽横行,甚至有突破先天之境的妖兽王,因此连实力强横的武者都不敢擅入这云梦岭中。r

    不过今日却是不同往常,这被浩瀚云海笼罩着的云梦岭,已是彻底不见了往日的喧嚣,听不到半声兽吼鸟鸣,甚至连那虫吟之声都平息了下去,只剩下一片压得人窒息的死寂,仿佛这云梦岭中,已化作了一片死亡绝地,不存半点生机。r

    山川之中,宁渊缓缓前行着,身上的衣衫破碎了大半,躯体之上隐约可见一道道血肉模糊的伤痕,鲜血缓缓流淌而下,在他脚步之下遗留下了点点血痕。r

    一路血痕斑斑,但却不见一头妖兽被这血腥味吸引而来,因为这云梦岭之中的妖兽,早就在感受到宁渊临近的气息之后,就全数落荒而逃了,便是连那几头雄踞这云梦岭的妖兽之王都不例外。r

    宁渊体内的毁灭禁元,天之血爆的禁忌神能,实在太过恐怖,哪怕只是气息,也不是云梦岭这些妖兽能够抗衡的,所以宁渊所过之处,才会如若死神过境一般,死寂一片。r

    就是在这寂静的山川之中,宁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一双眼眸之中,无端毁灭之意虽平息了大半,但仍旧有一部分残留不散,神魂与龙魂之间的冲突虽没有越激烈,但也没有平息停缓的趋势,仍旧不止不休,似乎一定要将对方吞噬了方才罢休。r

    先前因为太古金刚的刺激,不败之意被催到了第三重,让宁渊本能的施展出了成道之招,虽然这一式成道之招,对宁渊自身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但是这也将他神魂之中的毁灭之意宣泄出了大半,让他没有继续被这毁灭之意影响,陷入无边杀戮之中。r

    但只是如此,还无法让宁渊意识清醒过来,因为这双魂之间的平衡一旦被打破,那么神魂与龙魂就会从共生并存的状态变成唯我独一,双魂将会相互攻击,相互吞噬,直至只剩一魂未至。r

    在这双魂没有恢复平衡,或者一方吞噬一方之前,宁渊的意识就无法苏醒,所以现如今宁渊是漫无目的的走在这山川之中,脑海之中混沌一片,意识沉沦,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r

    只是他每前进一步,身躯之上的伤口便会被撕裂一分,其中隐隐透出了一丝极端暴戾的气息,正是那毁灭禁元。r

    毁灭禁元,是宁渊受神魂之中的六灭之意影响,将体内的罡元凝聚到了极限,强行逆罡为真之后凝化而成的。r

    宁渊战力强横无比,境界也到了半步圣贤之境,苍龙战体与十二武脉筑基的根基更是深厚至极,天下能与之并肩者,可说是凤毛麟角,不过寥寥。r

    这样的根基,这样的境界,按照道理来说,宁渊逆罡为真,突破先天神境决不是什么难事,因为积累已经足够了,突破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根本不是问题。r

    问题是这毁灭禁元不是真元,而是远真元这个层次的力量,就好似内力比之罡气,罡气比之罡元,罡元比之真元一般。r

    毁灭禁元,是凌驾于真元之上的存在,非寻常人能可掌握的恐怖力量。r

    以宁渊的根基,根本不足以凝成这毁灭禁元,但在六灭之意的影响之下,宁渊却做到了,只不过这么做的代价,是大幅度透支了这具肉身的潜能,损耗了自身的生命本源,方才强行凝成了这毁灭禁元。r

    这代价实在太大,如若不是宁渊吸收了天龙本源,修成了苍龙战体,只怕在这毁灭禁元凝成的瞬间,体内的生命本源就会被消耗殆尽,整个人随之灰飞烟灭。r

    现如今,情况虽还没有糟糕到那个地步,但也不容乐观,这毁灭禁元太过强大,且极端暴戾,根本不是现在的宁渊能控制能承受的力量。r

    所以现在,这毁灭禁元已经开始失控,在宁渊体内肆虐着,让他的伤势不仅仅得不到恢复,反而在不断加重。r

    如果再这样下去,这毁灭禁元将会冲毁宁渊体内经脉窍穴,气海丹田,最终如若走火入魔一般,形神俱灭,尸骨无存。r

    只是宁渊却丝毫不知,仍旧在这山川之中漫无目的的走着。r

    “砰!”r

    终于,宁渊体内的毁灭禁元彻底失控,肆虐倾泻而出,直让宁渊周身爆起一阵血光,鲜血飞溅之间,这一具躯体纵是承受不住,宛若泰岳倾倒一般,重重的往前方倒去。r

    便是此时,虚空之中忽然泛起了一阵涟漪,紧接着一阵柔和光华浮现,一道小小的身影自从虚空之中踏出,一手便接住了宁渊倾倒而下的躯体。r

    此时光华也随之散去,那身影也随之清晰了起来,一袭胜雪无暇的羽衣,衣袂翩舞,如梦似幻,一对玲珑玉足不着寸缕,露出了一片白皙温润的肌肤,似羊脂美玉铸成的一般,踏在虚空之中,不染半分轻尘。r

    十二三岁的模样,却有着一张绝美的容颜,似钟天地灵慧而成般,无暇无缺,寻不到半分瑕疵,任是谁见了,都会惊叹这般的完美。r

    这般的人儿,在这幽静的山林之中,就如若精灵一般,让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片不真实的梦幻。r

    但她就是出现了,如此的真实,并且还一手扶住了倒下的宁渊。r

    扶住了宁渊倒下的身躯,随即便见她手一扬,一股无形之力涌现,摆弄着宁渊的躯体,让他盘坐在了地面之上。r

    接着她上前一步,探手一指,点在了宁渊眉心之间。r

    便是她指尖触及宁渊眉心瞬间,那已然失控的毁灭禁元似有了一个宣泄的出口,自从宁渊体内汹涌冲出。r

    毁灭禁元一出,宁渊眉心之前那片虚空骤然扭曲破碎,她点出的手指也受到了影响,那白皙如玉的肌肤之上被化开了一道浅浅的伤痕,一滴鲜血自从其中滴落而下,凝而不散,宛若一颗鲜红的明珠一般,落入地面之上,竟是让那坚硬的岩石地面之中泛起一片绿光,生机涌现,凝成一株株奇花异草。r

    若是宁渊还醒着,定然会因眼前这一幕而惊讶几分,不过可惜,现如今他仍旧没有苏醒过来,甚至因那毁灭禁元的失控,让体内双魂的冲突变得越激烈了起来。r

    见此一幕,纵是歌月也不由得微微蹙起了眉。r

    说实话,宁渊现在这情况真的十分糟糕,那失控的毁灭禁元恐怖非常,受到影响的双魂冲突又在不断加剧,对这具肉身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若不是那苍龙战体实在强横,他这条性命早就没了。r

    麻烦。r

    十分麻烦。r

    就是对自己来说也是如此!r

    这个家伙到底跑去了哪里?r

    为什么又弄了这么一身乱七八糟的伤回来?r

    还有那天龙一族的本源气息……r

    蹙了蹙眉,歪了歪头,望了望他,最终总算是有了决定。r

    算了,先把他救活再说吧。r

    想着,那落在宁渊眉心之间的食指微微一点,又是一滴鲜血流出,但却未滴落而下,反而凝在她的指尖,勾勒出了一道晦涩玄奥的血色符文。r

    符文浮现,散着淡淡血光,但却没有半分妖异气息,反而透着一丝难以形容,不可亵渎的神性。r

    随后便见她食指一点,那一道血色符文微微一凝,骤然缩化,直接飞入了宁渊眉心之中。r

    随着这一道血色符文进入,宁渊躯体微微一颤,眼眸之中残存的毁灭之意迅消散,渐渐恢复清明,那激烈冲突,甚至还是相互吞噬的神魂与龙魂也平息了下来,恢复了平衡,再一次回到了共生共存的状态,甚至隐隐融合在了一起。r

    双魂冲突平复,宁渊眼中也渐渐恢复了清明,沉沦的意识苏醒之后,先映入视线之中的,便是眼前这若精灵一般的小小人儿。r

    “是你……啊!”见着这一张绝美却又透着无边冷漠的小脸,宁渊有些惊喜,但方才开口,体内便传来了一阵剧痛,那还未平息的毁灭禁元爆,让宁渊口中又是溢出了一缕鲜血来,甚至连身躯都差点支撑不住,近乎瘫倒在地。r

    见此,歌月望了望宁渊,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迟疑了一会儿后,忽然上前了一步,右手伸到了宁渊面前。r

    “嗯?”见此,宁渊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歌月。r

    歌月望着他,指尖泛起一点血光,又是流出了一滴鲜血,凝在食指尖上,然后放到了宁渊唇边。r

    这时宁渊也是明白了过来,看着面前的小手,有些无奈的说道:“又喝血,不要了吧,我还扛得住,等下就……”r

    宁渊话语未落,体内的毁灭禁元又是暴起冲击了一阵,剧痛之中鲜血翻涌,差点就要喷出来,但却被某个死要面子的家伙硬生生咽了下去。r

    不过这显然不是什么美好的感受,剧烈的痛楚,身体不由自主的反应,让宁渊不由得喘息了一声。r

    结果他刚刚开口,歌月的手便伸入了他口中,随后宁渊便感到,一丝甜味便在舌尖蔓延开来,竟然瞬息之间,就让宁渊体内的剧痛平息了几分。r

    虽然痛楚平息了,但宁渊感觉却不是那么美好,甚至有些尴尬,看着歌月,又感受着那落在自己舌尖上的小小手指,心中十分之无奈。r

    这要是被人看到,会不会把他当成变态什么的?r

    好比,就算别人的眼光不用在意,但现在这情况怎么办,自己是该含着呢,或者是吸一口什么的,等一下,怎么又想越歪了?r

    宁渊心中有些混乱,神色更是尴尬,让这气氛也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r

    但歌月却是没有想什么,居高临下,嗯,虽然她站着也不会比宁渊坐着高多少,但她还是用那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宁渊,冷漠的小脸之上分明透出了一句话。r

    好好含着!r

    宁渊无奈,只能按照她的意思办,同时为了免去这尴尬,将注意力放到了自己身体的状况上面。r

    虽这治疗方法尴尬了一些,但不得不说,效果还是很不错的,随着口中那一丝轻甜蔓延开来,宁渊体内那汹涌肆虐的毁灭禁元竟是得到了安抚一样,开始渐渐的平息下来,平息之后,让宁渊体内的痛楚顿时减轻了几分。r

    毁灭禁元的平复,剧烈痛楚的减轻,让宁渊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了,竟是鬼使神差的吸了一下。r

    宁渊誓,他真的不是故意这么做的,至于不是故意是什么,别问他,他也不知道。r

    ps:我不是变态,我真的不是变态,我只是说歌月这么久没出场了,不能奶一下主角就结束,多多少少要加那么一点戏份不是嘛,所以我真的不是变态,更不是萝莉控,顺便例行公事的求一下推荐票,现如今家里在装修,更新跟不上实在抱歉,但还是希望大家能投一下推荐,就当我臭不要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