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天意弄人
    银光血华交织绽放之间,十方虚空尽数崩毁,显露出一片黑暗无际的虚21世界,涌动的黑暗之中,是一口散着无边毁灭气息的禁忌神兵。

    战戟如血,枪身之上交织缠绕着道道银华,一道道古老晦涩的纹路缓缓凝现,却又在虚无之中不断幻灭。

    “这是……!”

    眼前一幕,竟是让御使太古金刚的神阵子目光一颤,如坠冰窖一般,心中一阵寒意蔓延,冰冷彻骨。

    以身为兵,神魔不败!

    有我无敌,成道之招!

    神武圣殿之中,神阵子亲眼见证了这一招的诞生。

    那时他与武神之魂一起被封印在神之祭坛之中,帝魔皇汹汹逼杀而至,欲要以魔神之力催动六大神之诅咒,破碎祭坛,彻底炼化武神之魂。

    在这生死关头,是眼前的人,一枪挡关,浴血生死,力战这魔中皇者。

    这一战的结果,彻底出了神阵子的意料。

    帝魔皇,魔族三尊之一,魔渊之中仅次于天魔主的魔中之皇,万年之前便已威震天下的绝世强者。

    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陨落在了这毁天修罗枪下,当初攻入北域之时,他更是一魔一枪杀入神武圣殿之中,扫灭了十二武魂化身,力斩四殿先圣,盖世魔威之下,整座神武圣殿都化作一片修罗炼狱。

    而这四殿先圣之一,便是神阵子。

    所以神阵子十分清楚,这帝魔皇是何等的恐怖,更是切身体会的明白,那毁天修罗枪给予人的绝望,更不要说还有上古魔神之力的加持。

    所以那一战,战得是无比艰辛,艰辛到了让人绝望!

    但最终还是宁渊胜了!

    在这绝境之中明悟自我,突破生死,越极限,一式成道之招,将那一尊魔中皇者诛于枪下!

    那一幕的震撼与璀璨,至今神阵子仍是历历在目。

    他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亲身面对这一式成道之招。

    旁观见证与亲身面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在那极致的震撼之后,恐惧,开始在心中不可遏制的蔓延开来。

    这一刻,神阵子终于体会到了当时帝魔皇的感受。

    绝望!

    难以形容的绝望!

    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也无法再去想念其他了。

    因为,一道璀璨无比的银血光芒,已是撕裂开了虚空。

    “轰!”

    便是在这一道银血光华破空而出的瞬间,天地一震,殃云掩盖的苍穹之中,一道道紫色神雷绽放,宛若神罚降世一般,将黑暗的苍穹撕裂,直往这天南关轰击而来,似要毁灭那不可容存于世间的禁忌存在。

    天威如狱,鬼神惊叹,千万道紫色神雷轰击而下,在半途之中便已交织成了一片雷霆怒海,倾泻而下,将整座天南关吞噬淹没。

    不过眨眼之间,这天南关所在,就化作了一片雷霆汪洋,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闪动的紫色雷霆,再也不见这屹立万年的北域雄关。

    神罚之雷,无上天威,在这漫天紫色神雷将天南关淹没的同时,龙师已是惊退出了数十里之外。

    纵是退出了如此之远,但目光触及那一片将天南关淹没的雷霆之海时,龙师幽深浑浊的眼眸之中,仍旧是升起了一片惊骇万分的神情,如何都掩饰不住。

    生了什么?

    龙师不不知道,但是此刻,却有一股恐惧在他内心之中蔓延着,彻骨的寒意随之扩散,让他那枯瘦的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这恐惧,无关于自身勇气如何,而是本能,在这无上天威面前,灵魂之中本能的惊恐,本能的畏惧。

    不仅仅只是龙师,以这天南关为中心,方圆千里之内,无论是飞鸟走兽,还是草木精灵,但凡生灵,此刻全然跪倒在地,不住颤抖的身躯,竭力维持着这最为卑微与恭敬的姿态。

    这般的景象,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似短短的片刻,却又好似过了千年万年,终于,那一声声震撼无比的雷霆轰鸣渐渐平息,无边紫色雷霆消弭无形,那遮天蔽日的殃云也随之散去,恢复了一片朗朗晴空。

    一切重归于平静,那被雷霆之海淹没的天南关也随之重现,仍旧是如若先前那般,雄关巍峨,城高千丈,似乎方才所生的的一切,全然是无端而来的虚幻。

    天南关内,亦是归于平静,或者说重新陷入了死寂之中。

    无人言语,沉默,压抑的让人感到窒息。

    那一尊太古金刚屹立着,高达百丈的金刚之躯,仍旧如若万丈崇山一般巍然而立,无可撼动,只是比之先前,多出了几分僵硬,那一双眼眸之中,沉凝一片,再也不见半分神采。

    在这太古金刚伟岸高大的躯体身后,一道相对渺小的身影,同样静立着。

    静立无声,人依旧无言,一片沉默之中,唯有鲜血滴落在大地之上的声音。

    鲜血滴落,原本微不可闻的声响,此刻却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刺耳。

    因为这血,并非是从宁渊身上流淌而下,而是在他手中的枪,在那银血光华纠缠的枪锋之上,一缕缕暗金色的血液流淌着,最终在枪尖汇聚,凝为一滴暗金色的血坠落而下,浸入地面之中。

    这暗金色的血液之中,蕴含着磅礴至极的生机,坠入这大地之中后,便见一道暗金的涟漪升起,往四方扩散而去,竟是让这被战斗余波肆虐得一片疮痍的大地在飞愈合,地脉凝实,沟壑平复,甚至有绿草破土而出,抽枝芽,蕴现出一片绿意生机。

    大地生机蔓延,那一尊太古金刚的躯体却是渐渐僵硬,在他的胸口中央之处,赫然可见,一处触目惊心的幽深伤害,将这一尊金刚之躯全然贯穿!

    也是以这一处伤痕为中心,这太古金刚躯体之中闪耀着的金色光华飞的黯淡了下去,黯淡的金光之中,还隐约能可见到一道道阵纹扭曲破碎,彻底湮灭。

    金光消散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森冷阴沉的灰白色彩,在这太古金刚的躯体之中飞的蔓延开来,不过眨眼之间,这威怒而立,宛若天神降世的太古金刚,就化作了一尊冰冷的石像,僵硬的躯体,已不存半点生机。

    “师尊!”

    太古金刚身躯之后,吕少明注视着眼前这一尊巨大的石像,脸色已是变得一片惨白,口中出了一声凄厉万分的呼喊。

    给予他的回应,是一声轰鸣巨响!

    “砰!”

    太古金刚的躯体猛然一震,一道道狰狞的裂纹在那石化的躯体之上浮现开来,随即彻底崩毁,一阵轰鸣巨响之后,再也不见了那伟岸如山的身影,只有满地碎石,堆成了一座高高的石丘,又好似一座坟堆。

    在这太古金刚崩毁之后,天南关也随之震动了起来,那千丈城墙短短崩塌,城关破碎,关内的建筑同样没有幸免,在一声声轰鸣之声,轰然破碎,崩毁塌陷。

    短短片刻之间,这屹立了万年不倒的天南雄关,北域的不破壁垒,就成了一片废墟,入眼之处,皆然是断壁残桓,满目疮痍。

    冷风呼啸,似声声悲鸣,这千万妖族都未能撼动一砖一石的天南雄关,今日竟会因为一人,成了一片废墟。

    “怎会……”

    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吕少明终是承受不住,身躯一颤,仿佛被抽空了一切气力,重重的跪倒在地,眼眸之中渐渐空洞,似乎心神也随着这天南关的崩毁而破灭了一般。

    “踏!”

    脚步声再一次响起,仍是如若先前那般的沉重,直让人感到一阵窒息的压迫感,仿佛这每一步都踏在了自己的心脏上。

    这脚步声的响起,也让吕少明恍然回过了神来,缓缓的抬起了头来,随即一人身影,映入了他视线之中。

    血,染红了躯体,是如此的触目惊心,仿佛这每一缕血色,都是一口利剑,能够贯穿心神,撕裂魂魄。

    注视着眼前的人,吕少明呆滞空洞的眼眸之中,忽然恢复了几分生气,随即演变成了一片极端的疯狂。

    “哈哈哈,天意,天意……!”

    一声声惨笑响起,吕少明跪倒在地,头颅垂低,脸庞之上是一片扭曲的神情,似哭,似笑,复杂万分。

    但不过多久,这声声惨笑便平息了下去,吕少明缓缓站起了身来,探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与冠,抬头望向已是走进身前的宁渊,神情归于平静,淡声言道:“动手吧。”

    成王败寇,生胜败死,从踏上这修行之路起,吕少明就已经有了觉悟。

    这一场,他虽是满盘皆输,但吕少明并不后悔。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这一局,他输了,但不代表他错了,换成任何一个人,只要站在他的位置,都做出同样的选择。

    如果说他真的错了什么,那就只是错估了宁渊的实力而已。

    但又有谁能够想到,这不过先天道境的宁渊,竟拥有着搏杀太古金刚的恐怖实力?

    这是无可预料的变数,老天对他开的一个巨大玩笑。

    所以不是他错了,而是这天意弄人,对此,吕少明无话可说,但也没有半分后悔,坦然赴死。

    ps:卡文是写手的职业病,和大姨妈一样,每本书都有那么几次,难受得要人老命,不过有个好消息,明天本书限免,大家可以来起点看更新,我努力补更几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