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成道之招!
    太古金刚一掌轰击而下,铺天盖地一般将宁渊所在笼罩在内,千山伟力磅礴爆之下,甚至连空间都在不断崩毁,让这一掌之下现出一片不断幻灭的景象。

    威压天地,力镇十方,这就是太古金刚,以千山之心为源筑基,金刚之象凝神化形,身蕴千山磅礴伟力,能可搏杀天劫顶峰强者,甚至力战先圣的太古金刚,神阵子呕心沥血的杰作,一身墨门之术登峰造极的象征。

    这太古金刚的力量,强得毋庸置疑,但也正是因为如此,纵然神阵子不顾自身生死,耗尽了残存的本源魂力,也只能够催动这一尊太古金刚的七成神威而已。

    虽只有七成,但此刻也是足够了。

    毕竟,这十成战力全开的太古金刚,可是能够搏杀天劫顶峰,甚至于力战先圣的存在,这七成神威,来杀一个不过区区先天道境的宁渊,完全是绰绰有余,甚至可以说是小题大做,杀鸡牛刀。

    话是如此,但不知道为何,神阵子御使这太古金刚一掌轰杀而下的时候,内心之中陡然升起了一股极度的不安。

    极度的不安,带来了一阵难以形容的恐惧在心中蔓延,使得神阵子不由自主的加摧了三分力量。

    金刚一掌,本就已是威势骇人,如今雄力再催三分,这威能更是恐怖至极,金刚巨掌轰击而下,一片虚空崩毁之间,直碾宁渊而去。

    金刚神威,摧天撼地,掌未至,便掀起了一阵宛若怒浪惊涛一般的掌风,无比恐怖的力量随之碾压而下,宁渊身躯一沉,脚下地面顿时崩碎开来,一道道沟壑浮现,宛若蛛网一般朝四方蔓延而去。

    一掌之威,恐怖如斯,便是连旁观之人都看得惊惧万分,肝胆欲裂,合论这金刚巨掌之下当其冲的人?

    无言无语,唯有手中之枪震起一声狂啸,银血光芒交织之间,枪化成戟,在虚空之中撕开一道璀璨绚丽的轨迹,一戟横空,轰向那从天而降的金刚巨掌。

    天之血横空瞬间,宁渊体内毁灭禁元随之磅礴涌出,尽数贯入这天之血枪身之中,让那银血光华交织的枪身猛然一震,将周遭空间震得一片粉碎。

    天之血,上古神兵,蕴含极端禁忌之力,非寻常人能可掌控,便是连万年之前盖世无敌的武神,都少有动用过这一口禁忌神兵,直到神武圣殿之中,武神将其赠与宁渊,这上古禁忌神兵才在这世间重现出几分风采。

    只是可惜,这天之血虽与宁渊性质契合,但受限于宁渊修为根基,一直无法展现出真正的上古神兵威能,更不要说那连武神都有几分忌惮的禁忌之力。

    但现如今却是不同了,宁渊一身毁灭禁元贯入之后,这天之血似从沉睡之中苏醒了一般,银血光华交织的枪身之上,竟是凝现出了一道道纹路,猩红如血,透着如妖似魔般的气息,一眼看去,竟让人有一种心神崩溃的感受。

    也是同一时间,天穹骤暗,殃云涌现,遮天掩日,深沉幽暗的云层之间,有一道道紫色雷霆闪动,似神罚将现。

    “这是……!”见此一幕,天南关外,龙师神色不由一变,眼眸之中竟是升起了几分掩不住的骇然之色。

    这一切说来虽是漫长,但实际上不过只是一瞬之间,龙师骇然失色同时,太古金刚已是一掌轰击而下,宁渊手中天之血亦是破空而出,正面对撼这金刚神威。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震撼而起,天南关中,一掌一枪正面对撼之间,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浪滚滚而现,宛若怒涛掀起,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余劲成浪,威势同样惊人,所过之处轰鸣声声,将天南关内的建筑全数碾碎,不过眨眼之间,这天南关内便成了一片废墟,满地碎石瓦砾,甚至连那千丈城墙都遭受波及,轰然崩塌了小半。

    这屹立了万年不到的天南雄关,北域坚不可摧的门户屏障,让妖族千军万马无法突破半步的不破壁垒,今日却因一人,濒临破碎。

    但这些此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战的结果如何了。

    众人目光往战场中央落去,只见漫天飞扬的尘烟之中,太古金刚伟岸如山的躯体俯身半弯,落下的金刚巨掌之前,是一条深深的沟壑,遭受了数次蹂躏之后,早已满是裂痕的大地终于承受不住,在先前那惊天动地的一击对撼之间,彻底塌陷崩灭,下沉了整整十余丈,开出了一条长达百丈的深深沟壑。

    沟壑深深,尘烟滚滚,这残破不堪的战场之中,不见那一道渺小的身影,似早已在这金刚怒然一击之下,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了。

    见此一幕,太古金刚身后的吕少明不由得喘息了一声,惨白一片的脸庞之上也是回复了几分血色。

    他死了,终于死了!

    吕少明不住喘息着,身躯还在微微颤抖,从未有一个人,将他逼到如此境地,也从未有一个人,让他感受过如此的恐惧,让他的心神近乎崩溃。

    但不管怎么样,他终究还是死了,在这太古金刚神威之下,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虽然为此,他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连师尊神阵子都牺牲了自己,但这一切都值得,只要这个人死了,就值得。

    这是此刻吕少明心中唯一的想法,他只想那个人死,不是因为应龙一族的盟约,也不是因为那武神遗泽,而是因为恐惧。

    只有他死了,自己才能摆脱这宛若梦魇一般的恐惧!

    但是,他真的死了么?

    蓦然,一个疑问在吕少明的心间升起,但又被他疯狂的镇压了下去。

    他肯定死了,那一尊太古金刚,可是拥有着搏杀天劫顶峰的恐怖实力,这倾力一击之下,纵是这宁渊如何强横,也不可能抹平这巨大的实力差距,在那一掌之下,他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打的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吕少明心中这般想着,但不知道为何,他不由自主的抬起了头来,望向那战场之中,那一处沟壑所在,尘烟漫天之间,那一条深深的沟壑,此刻似化作了一片黑暗无际的深渊,幽深,黑暗,似隐藏着无比恐怖的存在。

    见此,吕少明目光不由一凝,心中之中升起了一股难以遏制的惊恐。

    “砰!”

    亦是同时,一道沉重无比的脚步声响起,狂风呼啸,带起尘沙狂乱,黑暗幽深的沟壑之中,一点银血光华浮现。

    泛起的银光血华之间,一人身影浮现,沉重的步伐,似踏在了心间,一声声脚步,回荡不止。

    “怎会……”

    见此一幕,吕少明身躯不由得一颤,近乎瘫倒在地,眼神之中是一片难以形容的惶恐。

    龙师虽不至于如此失态,但神情也是变得凝重万分,凝望着那被殃云遮掩的天穹,久久没有言语。

    太古金刚同样陷入了沉默,低头望向了自己的右手。

    这原本应该是金光璀璨的金刚之躯,此刻光芒一阵黯淡,尤其是那手掌所在,光华更是彻底黯淡了下去,阵纹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狰狞刺目的裂纹,遍布了整只手掌。

    而在那掌心之中,更是能可看到一处深深的痕迹,近乎将一只金刚巨掌贯穿,其中还残留着一缕暴戾至极的毁灭气息。

    这一尊太古金刚,是神阵子呕心沥血而成的结晶,不仅仅经过了墨家秘法凝心化神,还有万千阵纹加持,又在这天南关之中沉睡了万年,汇聚大地之力淬炼自身,真正是坚不可摧,连天劫之境的强者想要对这金刚之躯造成伤害,都要耗费极大的力气。

    但现如今,与宁渊一击对撼之下,这坚不可摧的太古金刚之躯,就直接废掉了半只手臂。

    这样的力量,这样的威能,绝不仅仅只是那毁灭禁元,还有……

    心念至此,太古金刚双眸一凝,低头注视着那从沟壑之中一步步踏出的身影。

    沉重的脚步,每一次踏在地面之上,都会有几滴鲜血随之落下,宁渊躯体之上,天御神护已是消散不见,破碎的衣衫之间,隐约能够见到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害,触目惊心。

    以毁灭禁元催动天之血,这上古神兵禁忌之力爆之下,的确是威能惊人,一击便将这太古金刚半条手臂击毁。

    但为此宁渊也付出了不轻的代价,正面硬撼这太古金刚爆千山伟力的一击,对他身体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纵是苍龙战体之强横,也隐隐有些承受不住。

    太古金刚毁了半只手臂,宁渊身受重创,两败俱伤的结果,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这般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包括御使太古金刚的神阵子,纵是他也没有料到,宁渊竟强悍到了这等地步,甚至能与这堪比天劫强者的太古金刚正面对撼一招而不落下风。

    先天道境的修为,如此恐怖的实力,谁能料想得到?

    吕少明不能,龙师不能,神阵子也不能,若是能,他们也不会犯下这如此致命的错误。

    死寂,一片死寂,唯一的声音,便是那沉重却不曾停止的脚步声。

    滴滴鲜血落入大地,宁渊脚步却是始终不停,直至这太古金刚身前,手中天之血横空一扫,直指身前这伟岸如山的金刚之躯,一双眼眸之中,无端毁灭之间,极尽战意奔腾而现。

    不败之意!

    本能,不仅仅体现在肉身,同样体现在神魂。

    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如今的宁渊虽然失去了意识,神志不清,但神魂之中的战意犹存,并且因为太古金刚这一击而彻底激了出来。

    所以现如今,他站在了这太古金刚身前。

    一战生死!

    见此一幕,御使太古金刚的神阵子心中不由一沉,但却没有丝毫迟疑,太古金刚巍然而立,周身璀璨金光再现,道道阵纹凝聚,再次运气一身千山雄力。

    那停留在虚空之中的万千圣灵也再一次禅唱梵音,虚幻的躯体之上涌现出一道道纯净无暇的愿力佛光,不断注入太古金刚的躯体之中。

    神阵子十分清楚,他只剩下最后一招的力量了,这一招过后,不管结果如何,他都将魂飞魄散,所以他倾尽了全力,将这一战的生死,尽数赌在了这最后一招上面。

    圣灵禅唱,佛光闪耀,太古金刚擎天而立,怒目横眉,身镇十方,现出金刚伏魔之象,势必要碾压身前之魔。

    金刚怒目之下,宁渊仍是不言不语,体内磅礴涌动的毁灭禁元竟是渐渐平息了下去,手中的天之血也平静了下来,银血之光尽敛,不见丝毫威势。

    神兵归于平静,但不知道为何,天穹之中的异象却是更为激烈,掩盖天穹的殃云之中,一道道紫色雷霆闪动,撕裂开黑暗的天际,一声声雷霆轰鸣响起,似无上神罚将至。

    在这雷声之中,以天南关为中心,方圆千里,无论是寻常走兽飞鸟还是妖禽凶兽,此刻都匍匐在地,身躯战栗不已。

    便是那龙师,都不得不从虚空之中落下,周身泛起一阵阵幽暗光华,才勉强抵消了那股骇人的威压。

    龙师如此,御使太古金刚的神阵子感受更甚,此刻在他的感知之中,宁渊所在就好似一处无尽深渊,幽深,黑暗,虽表面上看是一片平静,但其中却又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蕴生而出。

    这让神阵子感受到了一阵威胁,致命的威胁!

    这般的威胁之下,酝酿之势已至顶峰的太古金刚不再迟疑,在万千圣灵禅唱之中,太古金刚一掌再出,直向宁渊轰杀而去。

    便是在这太古金刚掌出瞬间,宁渊眸中一片战意催动,直至顶峰,手中天之血随之翻然一转,道道银血光华绽放,震起一声铿锵长啸。

    长啸之间,宁渊毁灭禁元尽数注入天之血枪身之中,引动天之血禁忌神能,不败之意随之爆,刹那之间,三者相融一体。

    毁灭为元,禁忌现能,不败催意,三者相融刹那,宁渊身影随之消失,天地之间,只剩下一口银血光华交错的神兵,无上威势,欲摧神魔灭天地。

    成道之招神魔不败。

    ps:十点吃饭,现在匆忙赶出第一更,第二更可能要到一两点,实在抱歉,大家不要等了,明天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