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一招生死!
    宁渊一枪破空而至,已是避无可避的神阵子,刹那被这殷红如血的枪锋贯穿了躯体。

    然而这一次,却不见鲜血溅出!

    立于虚空之中,神阵子眸中一片平静,似乎那贯穿了躯体的一枪,对他没有造成丝毫的影响,便是其中毁灭禁元肆虐而出,也未能够让他神情出现丝毫变化。

    他甚至忽视了宁渊,转而望向了四周,目光扫过这天南关内的一切,眼神之中多出了一丝难以形容的复杂意味。

    似感怀,似忧伤,其中又带着一丝无奈,一丝决然。

    最终一切,尽数化作了一声叹息,神阵子望向宁渊,喃喃说道:“小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一声叹息之间,神阵子身影骤然变得虚幻了起来,一道道阵纹自从他身躯之内涌现,往四面八方散去,融入了这天南关中。

    阵纹道道,泛着金色光华,其中竟是隐隐透出了一丝大道韵律。

    金色阵纹,不断从神阵子体内逸散而出,若是修为不足,见此一幕,就只能够看到一道道金色光华,唯有修为高深,悟性惊人者,才能够看到这金光之中的一道道阵纹,感受到这阵纹之中透出的大道至理,无上真意。

    本源魂力!

    神阵子的本源魂力,元神破碎后唯一残存下来的力量,也是现如今神阵子这一缕残魂的根本,维持他残魂不灭,甚至日后重生的力量源泉。

    此时此刻,这最后一点本源魂力,却在不断的逸散,化出一道道金色阵纹,融入了天南关之中。

    若是宁渊还清醒的话,肯定清楚神阵子这么做意味着什么,但是可惜,此刻他的理智已经被六灭之意吞没,一片混乱。

    所以宁渊根本没有理会神阵子如何,一枪回返,便要转而往那吕少明杀去。

    便是此时,大地之中猛地传来了一声轰鸣巨响,随即整座天南关都开始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那千丈城墙之上,一道道暗金阵纹闪动,变幻不定。

    轰鸣声声,尘烟飞扬,不住震动的大地之上,竟然缓缓凝现出了一道道金色阵纹,一股磅礴至极的力量自从其中涌现,那般的感觉,就仿佛是一头沉睡了千万年的巨龙,此刻终是苏醒了一般。

    “这,这是……”感受大地之中腾动的那股恐怖力量,吕少明神色不由一变,似乎明白了什么,死死的注视着大地之上的金色阵纹。

    陡然而生的异变,也让宁渊止住了脚步,回身望向了那一道道金色阵纹的中央,也是大地之中苏醒的那股力量汇聚所在。

    虽说现如今宁渊失去了意识与理智,但是本能仍存,所以他能够十分清晰的感受到,这大地之中腾动的那股力量对他的威胁。

    也是宁渊止步回身的同时,那一道道金色阵纹彻底连接汇聚在了一起,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法阵。

    “轰!”

    随后只听一声轰鸣巨响,天南关震动越剧烈,仿佛大地要翻覆过来一般,一道道裂纹在地面之上崩现,甚至于蔓延到了那千丈城墙之上,让这屹立万年未倒的天南关城墙,崩碎开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直让人升起一种随时都会崩塌的感觉。

    如此恐怖的威势之中,天南关内,法阵核心所在,一道道金色阵纹交汇之下,引动金色光华璀璨绽放,耀眼夺目的光芒之中,隐隐浮现出了一道形影。

    形影隐现,尚且看不清他的模样,甚至连轮廓都是模糊万分,但却有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随之溃散开来,难以形容的压迫感降临,让在场之人心中皆是不由一震,一时之间竟是难以喘息。

    这般的感觉,好似一座黑暗幽深的无尽深渊之中,陡然探出了一只狰狞巨爪那般,虽只是只鳞半爪,但所给予人的,仍旧是难形容的震撼。

    天南关外,一袭黑袍幽暗深沉的龙师负手而立,感受着天南关之中透出的恐怖威势,眸中神情变幻,喃喃说道:“没有想到,在这北域之中,竟然有人在墨门之术上有着如此造诣,连这太古……”

    “吼!”

    龙师话语之间,一声怒吼长啸而起,天南关内,巨大的金色法阵之中,那模糊的形影不断变幻,越放越大,也随之越见清晰。

    片刻之后,金色光华尽散,一尊高达百丈,巍峨如山的躯体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百丈之高的身躯,泛起璀璨夺目的金色光华,似金刚铸造而成,但曲线却不见半点僵硬,每一寸都如若真实的血肉一般,曲线柔和,但却又坚不可摧,每一寸血肉,都蕴含着难以形容的恐怖力量,似乎一旦爆出来,便能碾碎一切,毁天灭地。

    他就这般出现在众人眼中,巍峨如山的躯体,似擎天之柱一般,在他面前,一切都变得无比渺小起来。

    他的模样,与先前那几尊金刚战傀儡一般,但却又有着巨大的区别。

    金刚战傀儡,说到底只是傀儡,虽栩栩如生,尽显金刚怒威之象,但已经让人感受不到半分生气。

    但这尊百丈金刚不同,虽然那一张脸庞之上同样是威严冷峻的神情,但却透出了几分神韵,让人觉得,他有着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灵魂。

    “太古金刚!”

    注视着眼前这巍峨如山的身影,吕少明不由得倒退数步,口中失声道:“师尊……!”

    太古金刚!

    混沌之前,为原始太初。

    混沌之后,为天地太古。

    开天辟地之后的第一个纪元,就是这太古,一个先天神魔纵横的时代,最为遥远,也最为辉煌的时代,其中不仅仅有混沌之中诞生的先天神魔,还有开天辟地之时诞生的太古神族,其中之一,就是这太古金刚。

    手捏日月,掌握九天,太古神族之中战力第一,盖世无敌,可与先天神魔争锋的恐怖存在,太古金刚!

    不过这太古金刚早已消失,只存于古老的传送之中,所以眼前这一尊,自然也不是真正的太古金刚,而是墨家之术铸造而成的一尊傀儡。

    墨家之术真正的核心,便是创造生命,如若神一般的权能,神阵子虽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但到底是与墨家先圣并肩的人物,在墨家之术上的造诣非同凡响,他以传说之中的太古金刚为本,汇聚千块金刚岩,以此建造出了这一尊太古金刚战傀儡,也就是这天南关。

    没有错,这天南关就是太古金刚,太古金刚就是天南关,当这千山金刚大阵催动到极致,挥出十成威能之后,这天南关就能够化出这一尊太古金刚。

    这就是神阵子最后的依仗,也是他最不愿意动用的一张底牌。

    但他还是动用了,为了保住吕少明的性命,也是为了将宁渊镇杀在此,神阵子不惜散尽自身本源魂力,将这千山金刚阵催动到了极致,唤出这一尊太古金刚与宁渊殊死一搏。

    太古金刚擎天而立,一双金刚威怒的眼眸,冷冷望向宁渊,眸中,还能隐约见到神阵子虚幻的身影。

    神阵子真的没有想过,自己这一生的最后一战,对手竟然会是一个晚辈,并且还对他有解封救命之恩。

    这让神阵子心中是复杂万分,但却没有丝毫迟疑,太古金刚怒然转身,高达百丈的金刚之躯却不见半点笨拙,身影一转,步伐踏开,大地轰鸣之间,无比恐怖的威势降下,将宁渊笼罩在内,汹汹杀意,迎面席卷而至。

    神阵子知道,自己时间不多,那一点本源魂力,不可能御使这太古金刚多久。

    但同样他也清楚,这战斗不会持续太久,因为这太古金刚,身蕴千山金刚阵十成威能,也就是整整千山之力。

    这般恐怖的力量,甚至连神境天劫之境的顶峰强者都可镇压,宁渊虽强,但还未到能与天劫并肩的地步。

    力量的巨大差异之下,这一场战斗必然不会持续多久,甚至只需一招,就能分出生死!

    而神阵子心中打算也是如此,一招,便分出胜败,决出生死!

    金刚重步而至,金刚之躯上道道阵纹绽放出璀璨金光光华,汇聚千山伟力爆,一掌轰击而出。

    一掌,只是一掌,便爆出了骇人至极的威能,碾碎空间,笼纳十方,掌未至,便已升起一股禁锢之力,禁锢空间,将宁渊一切闪避退让的道路封锁阻绝。

    这正是墨家傀儡之术与神阵子阵法之道的完美结合,一掌催动极致的力量,还能带动阵势,让宁渊陷入避无可避,退不可退的死亡绝境。

    在这样的一掌之下,宁渊的身影变得如此的渺小,如此的微不足道,就好似一只蝼蚁一般,逃无可逃,退无可退,只能够绝望的等这一掌落下,被其碾碎。

    便是此时,宁渊眸中一片无端毁灭之间,陡然绽放出一道耀眼的银色光华。

    银光绽放之间,宁渊手中血龙胆随之怒然长啸一声,至极毁灭禁元贯注枪身,同时枪身之上升起一道道银色光华,与那猩红血光交织。

    银血光芒交错之间,枪身易转,枪锋变化,刹那化枪成戟,再现上古禁忌神兵天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