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老糊涂
    武神遗泽!

    听神阵子这句话,宁渊微微皱起了眉,却没有出声。

    反而是那低头垂身立于一旁的吕少明听此,神色猛然一变,不由得抬起头来望向宁渊,一双眼眸之中,此刻是一片难以形容的震惊与骇然。

    武神遗泽!

    吕少明十分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为何在这短短的三年时间之内,原本被三大圣地打得溃不成军,只能够隐于黑暗之中苟延残喘的他们,竟然摇身一变,就成为了这北域至尊,一统七国,位登人皇,君临天下,莫敢不从。

    就因为这武神遗泽。

    正是获得了这武神遗泽,神武圣殿才能够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培养出了一批先天神境的强者,以此横压北域,镇服十方,迅将北域各方势力收于麾下,一统七国,登上了北域人皇至尊之位。

    也是因为这武神遗泽,他们神武圣殿才有了传承的底蕴,立足于天下的根基,若非如此,他们哪里有资本去与应龙一族这等庞然大物结成盟约?

    可以说,神武圣殿能够从黑暗之中崛起,铸就今日的辉煌,全部是因为得到了武神遗泽。

    若是没有这一份武神遗泽,那么他们这所谓的神武圣殿,不过就是黑暗之中苟且偷生的几只老鼠罢了,不要说一统北域,君临天下,能不能躲过三大圣地的剿灭还是两说。

    也正是因为如此,吕少明十分清楚这武神遗泽对于神武圣殿的重要性,那几乎可以说是命脉一般,事关整个神武圣殿的生死存亡。

    但是现如今,这神武圣殿的命脉,竟然有一部分掌握在外人,甚至于敌人手中!

    这意味着什么?

    心想至此,吕少明眼神不由一凝,注视着宁渊,眸中神情一片变幻不定。

    他不知道宁渊为何能够获得武神遗泽,但这话既然是从神阵子口中说出的,那么肯定不可能有假。

    武神遗泽,对于神武圣殿来说极其重要,是整个神武圣殿传承的根基所在,也是安身立命的资本,容不得外人染指,更不要说落入敌人手中。

    而现如今宁渊与神武圣殿的关系,绝对算不上友善,就是友善,神武圣殿也不能容许他手握这武神遗泽,除非他能够加入神武圣殿。

    但是一山不容二虎,一海岂有双龙?

    若是这宁渊加入神武圣殿,以他的实力,再加上他拥有武神遗泽,一旦加入神武圣殿,必然会对神武圣殿的格局造成巨大影响,从而掀起一番波澜,让这已经稳定的局势再生出诸多变数。

    这是吕少明绝不愿意看到,也决不允许生的事情。

    所以这件事情最好的处理方式,那就是杀!

    只要这宁渊死了,那么自己所担心的事情才不会生,那武神遗泽将彻底归神武圣殿所有,与应龙一族的盟约也将能以继续,一切都会如若先前他说预料的轨迹进行,从此,神武圣殿的崛起将势不可挡,雄霸北域,兵指妖界,在这大争之世的天下稳踞一席之位,再现神武纪之时的武道辉煌。

    所以,这宁渊要死,就算不为了那应龙一族的盟约,他也要死!

    心念之间,吕少明心中泛起了一片杀机,眸中更是凝出了几缕冷厉寒意,只是目光触及神阵子之后,他又不由得低下了头。

    虽然心中已决意要杀,但吕少明还是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就是有心,他也不能轻举妄动,只能等神阵子处理此事之后再做打算。

    吕少明心中算计如何暂且不说,再看宁渊与神阵子,两人相对,前者沉默无声,神色冷漠,后者白眉微皱,心有隐隐升起了一丝不安来。

    沉默只是维持了片刻,便见宁渊抬眼望向神阵子,冷声笑道:“武神遗泽?哈……”

    一声冷笑,让人听得意味不明,神阵子听了,双眉皱得更深了,不由问道:“小友这话是何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要告诉你,就这样,保不住他的命!”冷声一语之间,宁渊眸中杀机凝现,天御神护所爆出的怒意,已然对他造成了几分影响,虽理智未失,但这杀意怒意却是越狂暴,渐渐难以压制了。

    感受宁渊眼神之中透出的汹汹杀机,神阵子眸中神情不由一凝,沉声说道:“小友真的不顾当年武神遗泽之情?”

    “正是因为顾及了这一点,他们才能活到现在,但可惜,有人始终不懂珍惜!”

    冷声话语之间,宁渊一步踏出,天御神护之上,九道龙纹透出一阵猩红如血的光芒,杀机暴起,无边凶戾之气随之汹涌而现,肆虐虚空,掀起一阵让人窒息的压逼感!

    “嗯!”感受着宁渊周身透出的暴戾气息,再看那天御神护之上的九道血龙纹,神阵子眸中神情又是凝重了三分,心中喃喃说道:“此子性格竟是如此暴戾,虽有天资,却心术不正,行性不仁,难怪当初武神未将传承予他,哎……”

    一声轻叹,话语之中透着几分无奈,但眸中神情却是坚定了几分,显然宁渊的态度,也让神阵子做出了决定。

    说实话,若非万不得已,神阵子也不愿与宁渊动手,不仅仅是顾忌宁渊的实力,还是因为当日在神武圣殿之中,宁渊一人力战帝魔皇,解开了武神祭坛的封印,让武神得以脱困,神阵子也是因此,这一丝残魂才能从那神之诅咒之中脱离。

    可以说,宁渊对武神与神阵子都有救命之恩,正是顾忌这一份情谊,他才不愿与宁渊动手,同时也希望宁渊能因此放过吕少明一命,不管怎么说,当初在神武圣殿之中他也得了一部分武神遗泽,神武圣殿又是武神传承,他如何都该给武神一个情面吧?

    这是神阵子心中认为,但有一点他却是想错了,当初宁渊斩杀帝魔皇,解开神之祭坛封印后,武神之魂苏醒,但神阵子残魂却陷入了沉睡,所以他不知道后来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武神为何没有将自己的传承交给宁渊。

    所以现如今,神阵子才会认为,是宁渊性格凶残暴戾,武神才没有将传承赐下,不过看在他力战帝魔皇,解开祭坛封印的功劳上,才将这上古神兵天之血赐下,让他也得了一分武神遗泽。

    也是因为如此,神阵子才会升起了凭这武神遗泽,让宁渊放吕少明一次的想法。

    他哪里知道,宁渊之所以没得武神传承,不是武神不给,是宁渊不要,武神将这天之血赠予宁渊,绝非是传承遗泽之意,而是回报宁渊解封之情。

    也正是此举,宁渊与武神才结下了一份情谊,两人之间的关系,是完全同等的,不存在什么传承之恩,遗泽之情。

    所以宁渊完全不必卖神阵子的面子,就是让武神重生前来保下这吕少明,宁渊的态度还是与现在一样。

    反观这神阵子,不仅仅受恩不知,还自以为是,挟情图报,让宁渊心中已是升起了几分厌恶。

    一个不算误会的误会,让这气氛变得更是剑拔弩张,宁渊神色冷厉,眸透杀机,神阵子白眉紧皱,神色无奈。

    两人相对,气氛凝重,身后的吕少明见此,眸中却是透出了几番惊喜,心中喃喃道:“没想到,此人竟是这般不知天高地厚,激怒了师尊自寻死路,这倒是免去了我几分功夫。”

    吕少明原以为,这一次是杀不了宁渊了,现在心中正思量着以后是好,结果不曾想,宁渊竟然半点不给神阵子面子,甚至还有大打出手。

    神阵子是什么人?

    北域阵道大宗师,位列先圣的存在,纵然现如今只剩下了一缕残魂,但对付区区一个先天道境的小辈,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困难多少。

    一旦神阵子出手,今日,他宁渊岂能走出这天南关?

    心中惊喜之下,吕少明唇边勾起一丝冷笑,悄然往后退开了几步,他可不想让宁渊有机会挟持自己。

    吕少明的小动作,对峙的两人自是无暇关注。

    宁渊不语,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就在自己脚下大地之中,一股磅礴至极的力量正在升腾而起,毫无疑问,这就是天南关千山金刚阵势运行催动的征兆。

    同样的阵法,在吕少明手中与在神阵子手中,给予人感觉是完全不同,若说吕少明催动的阵法,是一头猛虎,威势十足的话,那么神阵子催动的阵法,那就是一头自从深海之中苏醒的怒龙,两者相比,简直是天渊之别。

    先圣之境,身纳大道,脱先天,为天地之师,道之圣者。

    这般境界的存在,哪怕只是轻声一语,也有莫测威能,言出法随,一念可让天改地换。

    神阵子便是这个境界的存在,虽然现如今他只剩下了一缕残魂,但也不可小视,尤其是现在,身处这天南关之中,他能可催动这大阵之力的时候。

    阵势催动,一股难以形容的压迫感笼罩住了宁渊周身,他依旧没有言语,只是踏开了一步,周身无边暴戾之气滚滚而现,一双眼眸之中,无边战意升腾,战神不败的意念,正在将这具苍龙战体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激涌现。

    唯有不断越,才能登上天地之巅,武道顶峰。

    这是自我之道,也是宁渊修行之路,有进无退,有死无退!

    感受宁渊升起的不败战意,神阵子目光不由一凝,心有恍惚,似乎眼前之人,与记忆之中的那一道身影,渐渐重合了。

    这般感受,神阵子眸中神情又是升起了几分变化,随即出一声轻叹,带着最后一分希望,对宁渊说道:“小友,,武神虽未将传承于你,但也有遗泽之情,念此可否暂退一步,老夫必然会让神武圣殿予你一个交代,或者你入神武圣殿,此事从此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师尊!”

    听这话,一旁的吕少明大惊失色,他现在怕什么,不就是怕宁渊进入神武圣殿么,对现如今的武神地位造成威胁么?

    现在可好,自己这师尊不仅仅不了解这点,还要亲身引荐,若是这宁渊真的入了神武圣殿,有武神遗泽之名和自己师尊神阵子的支持,他在神武圣殿之中将会拥有怎样的权势,到时候置他吕少明何地,现今武神何地?

    吕少明惊怒交加,宁渊却是一阵冷笑,言道:“神武圣殿,是你们太高看自己,还是在与我说笑呢?”

    冷笑话语之中,透着几分不屑,不错,现如今这神武圣殿的确实力雄厚,一统七国,君临天下,是真真正正的北域之主,若有机会能够加入其中,并且身居高位,甚至能可成为神武圣殿之主,放眼天下,有多少人能对此不为所动呢?

    不多,绝对不多,但可惜,宁渊就是这不多的一个。

    权势,对他不重要,就是重要,妖皇都是他媳妇了,这区区一个神武圣殿,又算得了什么?

    力量,这也许很重要,但神武圣殿这一点入得了眼么?当初连武神传承都没有接的宁渊,又岂会在意现在这神武圣殿那点家当?

    所以神阵子这话,在宁渊听来,完全是个笑话,这神阵子不蠢,只不过是老糊涂了而已!

    “你……”听宁渊这毫不掩饰的不屑话语,神阵子眉头一皱,心中不由得为宁渊添上了一个狂妄自大的标签。

    在神阵子看来,宁渊如今实力虽是不差,但也仅仅只是不差而已,这修行之路太长太远,顶峰无尽,他如今才这点实力,便如此狂妄自大,傲慢无我,这般心性,难怪武神没有将传承交予他。

    天资不差,却生性暴戾,狂妄自大,这般的心性,不要也罢。

    心念之间,神阵子最后一丝将宁渊引入神武圣殿的想法也渐渐消沉了下去,眸中也是多出了几分冷意。

    神阵子神情变幻,宁渊自是清楚,不过他并不在意,一步上前,冷声言道:“要保住他的性命,便拿出实力来,生死无怨!”

    听此,神阵子目光一凝,周身暗金光芒浮现,随即冷声言道:“小友既然如此咄咄逼人,那便莫怪老夫不念当年情谊了。”

    “来!”

    回应神阵子的,是一声冷喝,大地轰鸣之间,再起一场生死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