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神阵子
    一声幽幽叹息,似从亘古跨越而来,其中透着岁月的沧桑与时光的沉重,更有一道莫名韵律,随着这一声叹息扩散开来。

    之所以说是莫名,是因为这一道韵律实在难以形容,似有似无,似无似有,虽不见惊天动地的威能,但却让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敬畏。

    就是这般的一声叹息,让虚空之中泛起了一阵阵涟漪,道韵渐现,言出法随一般,正欲要将吕少明一拳轰杀的宁渊竟也受到影响,已是暴起杀出的身躯一顿,猛然止步在地,这绝杀攻势也不由得停缓了下来。

    见此一幕,脚踏生死一线的吕少明目光微微一颤,随即眼眸之中涌现出了一阵掩饰不住的狂喜之色。

    他知道,自己的性命保住了!

    不仅仅保住了性命,甚至还能将眼前形势逆转,彻底扳回先前的败局!

    因为……

    “滚!”

    正是吕少明绝处逢生,心中因而升起思绪万千之时,忽闻一声雷霆怒喝响起,凶狂无比,暴戾至极,宛若一头狂龙怒啸,恐怖威势,震得人心惊胆裂。

    这一声怒喝之间,宁渊一步重踏而出,大地随之轰然一震,天御神护之上,九道龙纹散着猩红如血的光芒,无边凶狂暴戾之气随之肆虐而出,竟是将虚空之中那道韵尽数冲毁粉碎。

    天御神护龙怒爆,心中未止的杀机更是汹汹而动,大地轰鸣震动之间,宁渊身影再次暴起,刹那逼至吕少明身前,又是一拳轰出。

    天御龙怒,杀机加摧,让宁渊这一拳是毫无保留,一身神力倾尽爆之下,竟是连虚空都崩毁开来,璀璨金光撕裂出一片黑暗无际的虚无世界,直向吕少明轰杀而去。

    这一瞬间,吕少明只感到一股骇人至极的威势迎面碾压而来,宛若怒海狂啸掀起的滔天巨浪,掩盖日月一般,直接将他连同这一处空间笼罩在内,根本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这一拳尚未临身,便已让人感受到了一阵绝望,无法抵挡,无法挣扎,只能够闭目等死的绝望。

    “师尊!”

    在这生死关头,退无可退,心中升起无边惊恐的吕少明,陡然出了一声尖利万分的尖叫,这一声尖叫声予人的感觉,就好似一个落水的人,倾尽了一切力量去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

    便是在吕少明这一声尖叫响起的同时,虚空之中暗金光芒凝现,化作一道道阵纹,宛若游龙腾动,在吕少明身前凝成了一面暗金屏障,挡向了宁渊那雷霆万钧的一击。

    “轰!”

    一声轰鸣巨响,宁渊一拳倾力爆,威势骇人至极,璀璨金光撕裂虚空,将阻挡在前的一道道阵纹纷纷轰碎碾灭。

    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不断崩灭的阵纹之后,仍旧有道道暗金光华闪动,不断在虚空之中凝化出一道道阵纹,层层叠连,化作一重重屏障挡住宁渊的攻击。

    宁渊倾力一击,天御神护龙怒之威,虽是恐怖至极,但这出手拦阻的人也是不凡,暗金光华凝成道道阵纹,不过只是瞬息之间,他便已布下了整整百道阵纹屏障,以此抵挡宁渊汹汹攻势。

    虽然宁渊一拳轰击之下,这百道阵纹屏障纷纷崩灭,但是这阵纹百道,层层叠连之下,不断化去宁渊这一拳之中的恐怖力量,以至于宁渊一拳轰破百道阵纹屏障之后,一拳之力已是所剩无几,威能被削弱到了极限。

    正是因为如此,宁渊这突破百道阵纹屏障后的一拳,只是将吕少明震退了十余步,根本对吕少明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害,更不要说将他击杀了。

    倾尽全力,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是这般的结果,宁渊眸中神情不由一凝,随即身影再次暴起,直往一脸惨白的吕少明逼去,一副势必要将他斩杀在此的模样。

    见宁渊又一次攻来,还来不及喘息的吕少明神色顿时一变,惊慌失措的往后退去,口中不由得高声喊道:“师尊!”

    吕少明话语方落,虚空之中又是一声轻叹响起,言道:“小友,停手吧。”

    “嗯!”听此,宁渊脚步终是一停,冷眼扫过满目惊恐的吕少明,随即说道:“来都来了,何必装神弄鬼!”

    话语之间,宁渊体内罡元催动,随即凌空轰出一掌,直逼吕少明而去。

    宁渊一掌轰击而至,威力固然不弱,但本意却是在试探,对方似也清楚这一点,因此虚空之中又是响起了一声叹息,轻声言道:“小友这又是何苦呢?”

    一声轻叹之间,一道道暗金光华凝聚,渐渐化出了一人身影,挡在了吕少明身前。

    这是一个老者,看起来已是古稀之龄,须皆白,面容苍老,在这时光岁月的摩挲之下,满是沧桑之色,唯独那一双眼眸,不见年老衰迈之象,反而透着无尽神采,其中似有星河流转,透出大道韵律,隐含无上至理。

    如此一人,在这暗金光华之中凝现,白袍飘飘,凌空而立,尽显一派宗师气度,只是这身影有些虚幻,气息更是若有若无,飘渺不定。

    虽是身影虚幻,似并不真实,但此人现身之后,不见丝毫动作,周身涌动的暗金光芒便凝成了一道阵纹,轻描淡写的便将宁渊轰来的一掌化消为无了。

    见此一幕,宁渊眼神一凝,却没有出声言语,只是冷眼凝望着此人。

    虽受到天御神护影响,宁渊心中怒意狂暴,但怒归怒,他并未因此而丧失理智,甚至还能够保持冷静与应有的判断力。

    此时此刻,这身影虚幻的老者,所给予宁渊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深不可测。

    先前正是此人出手,瞬息之间凝聚出百道阵纹,化作百道屏障层层叠连,以此硬生生将宁渊威能惊人的一拳化消为无。

    瞬息之间凝成百道阵纹,这可是连吕少明都办不到的事情,若他也有这个本事,先前也不需要唤出金刚战傀儡来拖住宁渊的脚步了。

    但这老者却轻易便做到了,由此可见他在阵法之上的造诣决计非凡,再加上这深不可测的实力,此人究竟是谁?

    也许是察觉到了宁渊眼神之中的疑惑,那老者淡淡一笑,轻声言道:“老夫神阵子。”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终是道出了此人身份。

    神阵子,上古先圣,武神四友之一,北域阵道第一人!

    “神阵子。”听此,宁渊眼神也是微微一凝,当初神武圣殿废墟之中,宁渊与苏暮晚晴同行,在她口中也是听过这神阵子的名声。

    北域阵道第一人,踏入先圣境界的人物,同时也是这神武圣殿的缔造者之一。

    只不过,他不是万年之前就已经陨落了么?

    心念至此,宁渊似乎明白了什么,抬头望了一眼神阵子,注视着他那虚幻的躯体,终于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不错,这位上古先圣,早就在万年之前那一场大战之中陨落了,现如今存在的,只是他的一缕残魂。

    修炼至天劫之境后,便可拥有神魂不灭,肉身不修的力量,虽然还会受到寿元限制,并非真正的不朽不灭,但从侧面上来看,也能体现出天劫强者的强横生命力,想要将其肉身或者元神摧毁,那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而神阵子乃是越天劫,位列圣位的人物,他的元神早已脱了天劫不灭之境,哪怕当初那一场大战,六方强者联手围杀,将他的元神近乎打碎大半,但仍旧残存了一部分,与武神之魂一同封入祭坛之中,这才让神阵子的这一缕残魂遗留至今。

    虽只是一缕残魂,但到底是曾经位列先圣的人物,如何都不能小觑,宁渊目光凝重三分,冷然注视着神阵子,却没有出声。”

    见此,神阵子摇了摇头,轻声言道:“小友,此番可否绕过我这不成器的徒儿一次。”

    “嗯!”听此,宁渊目光一冷,反问道:“绕过他,凭什么?”

    宁渊的语气,让神阵子微微皱起了眉来,说道:“此番的确是老夫这徒儿不对,但他到底是老夫唯一的传人,还请小友看在老夫的面上,绕过他一次。”

    “你的面上?”听此,宁渊是怒极反笑,心中强压下的杀意尤其升腾了几分,喝道:“不觉得这句话太过可笑了么?”

    杀意升腾,让这话语变得也是冷厉了几分,更是让这气氛为之一凝。

    不错,神阵子是武神好友,上古先圣,北域阵道大宗师,人人敬仰的无上强者!

    但那又如何呢?

    难道凭借这些,他就能够用三言两语来抹平这件事情么?

    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而是生死搏命,你杀我,我杀你,先前吕少明要杀宁渊的时候,怎么不见他出来阻止,现在宁渊要杀吕少明,他便出来要宁渊卖个面子给他。

    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他神阵子的面子再大,也大不到宁渊这里来。

    所以宁渊的回应,是如此简单直接。

    这也让神阵子皱起了眉来,他如何不知道自己理亏,但吕少明如何说都是他在这世间唯一的传人,纵然是在这件事情上做错了几分,但他也不能让宁渊把吕少明杀了。

    心想至此,神阵子又是望向了宁渊,轻声说道:“小友,老夫这徒儿此番的确有过,老夫就此向你赔罪,还望小友宽宏大量,放过吾徒一次。”

    “师尊!”

    见神之子对宁渊摆下如此低的姿态,吕少明先是一怔,满脸错愕,随即便回过了神来,上前一步,连声说道:“师尊,此人与妖界有所勾结,习得一身妖魔练体之法,已并非我人族,万万不可放过……”

    “住口!”吕少明话语未落,便被神阵子冷声打断了。

    “师尊!”见此,吕少明神色不由一变,还想要解释,但还未开口,便感到一股压力落在了身躯之上,让他躯体不由一颤,再也无法出声了。

    先前吕少明见神阵子对宁渊姿态放得如此之低,还以为神阵子是起了惜才之心,又自持身份,不愿意以大欺小对宁渊出手,才会如此。

    所以吕少明才会站出来,点出宁渊与妖界勾结,让神阵子减去心中的顾忌,雷霆出手,将宁渊镇杀在这天南关之中。

    却没想到,神阵子竟是这般的反应,甚至于神情之中,还带着几分忌惮。

    为什么?

    他可是神阵子,堂堂北域阵道大宗师,位列先圣的人物,竟然对这区区一个先天道境的宁渊升起了畏惧。

    如果不是身体之上的伤势还隐隐作痛的话,吕少明一定会认为自己是在做梦,一个荒谬至极,恐怖非常的噩梦。

    吕少明的心思,神阵子如何不清楚,若是可以,他也不想将自身姿态放这么低,但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在神武圣殿之中,神阵子这一缕残魂同武神之魂一起被封在神之祭坛内,因此,他也是亲眼见到了宁渊与帝魔皇那一场生死大战。

    帝魔皇何等强者,万年之前的魔渊三尊之一,纵横魔渊,睥睨天下,修罗枪横扫十方,近乎魔渊无敌的存在。

    就是当年神阵子全盛之时,对上这帝魔皇,也占不了丝毫便宜,甚至还要反被压制。

    但就是如此强横的帝魔皇,都被这宁渊一枪轰杀,可见他实力何等之恐怖。

    而现如今,他神阵子只是一缕残魂,在这天南关之内,虽能可借助千山金刚阵之力,但能催出的威能也是有限,若是与宁渊硬碰硬,胜算不大。

    就是能胜了,这一次保住了吕少明这条性命,下一次呢,以宁渊的实力,下一次将会成长到何等境地,只是一缕残魂的他,还能庇护吕少明多久?

    所以,神阵子才会把姿态放得如此之低,他实在不愿吕少明与宁渊为敌,也不愿宁渊与神武圣殿为敌。

    吕少明却不知道神阵子良苦用心,此刻垂低的脸庞之上,是一片掩不住的愤怒与不甘。

    对此,神阵子也是无奈,望向宁渊,说道:“小友,且知得饶人处且饶人,便是不看老夫这几分薄面,也看在当年武神遗泽,绕过吾徒此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