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龙怒!
    眼见宁渊一拳便将这金刚战傀儡轰碎,吕少明眼瞳不由一缩,虽然他也清楚,这金刚战傀儡所谓的金刚不坏之躯只是相对而言,远远没有到真正坚不可摧的地步,只要拥有足够的力量,还是能够将其击毁的。

    但击毁也是分情况的,想要如若宁渊这般,一拳便将金刚战傀儡轰成碎片,甚至连作为体内核心的山心金刚岩都几欲摧毁的,需要的可不仅仅只是无比强横的力量,还要有惊人的控制力。

    就拿先前那白衣老者来说,以他地劫之境的深厚修为,若是将催动体内真元催动到极限,倾力一掌轰出,也许能够将这金刚战傀儡击毁,但击毁的至多就是这金刚战傀儡的外体,难以伤及体内的山心金刚岩。

    这不仅仅是山心金刚岩坚不可摧,更是因为金刚战傀儡的躯体乃是千钧铁铸造而成,与山心金刚岩融合之后,便自主与脚下大地接连一体,不仅仅能够吸取大地之力强化自身,还能将对手攻来的力量卸转入地面之中,从而降低降低自身所受到伤害。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金刚战傀儡只要立身大地之上,就有能够硬抗地劫强者攻势的资本,想要将其摧毁,多少都要费几番手脚。

    吕少明先前也是想要利用这一点,让金刚战傀儡拖住宁渊脚步,好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将这千山金刚阵的威能在此提升。

    结果却不曾想到,宁渊不仅仅一身神力惊人,对这力量的控制也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一拳聚力,一点爆,宛若怒海决堤一般,势不可挡的震入金刚战傀儡的躯体之中,不等金刚战傀儡将这力量卸转入地,这股磅礴洪流便已震碎形体,摧毁阵纹,甚至连这山心金刚岩都遭受波及,被震得几欲碎裂。

    这点又是脱出了吕少明预料之中,这十尊金刚战傀儡是守护阵眼核心的最后一重屏障,若是它们也被击毁,让这宁渊攻入阵眼核心之中,那后果将会如何,吕少明都不敢想象。

    心念至此,吕少明目光不由一凝,眼眸之中浮现出了一丝狠辣决绝之意,随即双眸闭起,神魂之力四散而出,以神御阵。

    吕少明心中清楚,此刻已经是生死关头,逼命时刻,他只能倾尽全力,拼死一搏,在这险中求胜,逆转战局!

    这么做无疑是冒险至极,一点失败,那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但吕少明依旧这么做了,不仅仅是因为毫无选择的余地,更是因为他相信自己,以前他能胜,如今,他一样能胜。

    身为神武圣殿智魁,四宫阵殿之主,先圣古贤神阵子唯一的隔世传人,他怎有可能死在这里,死在自己师尊精心布下的千山金刚阵中?

    “我能胜,必然能胜!”

    心中一念决然,逼出体内潜能,吕少明神魂往四方散去,催御大阵,顿时天南雄关震动,上方天穹之中,暗金光华再现,再化金刚怒相。

    与此同时,不言不语的宁渊,已然将挡在眼前的十尊金刚战傀儡摧毁大半,脚下满地碎块,其中还能见到几块同样碎裂开来的山心金刚岩。

    这金刚战傀儡乃是神阵子亲手制造的,当时神阵子在墨门之术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半圣境界,甚至有了与墨家先圣并肩的资格,所以按照道理来说,这金刚战傀儡不应该如此不堪,连拦阻宁渊片刻都做不到。

    其中原因主要还是在吕少明身上,他虽说是神阵子的隔世传人,但基本上只继承了阵道之法,墨门之术却没有继承半点,根本挥不出这金刚战傀儡应有的实力,再加上此刻他全身贯注催动阵法,彻底放弃对这金刚战傀儡的控制,让这战傀儡直接变成了一个个巨大的靶子摆在宁渊面前,怎有可能挡得住?

    因此不过眨眼之间,这十尊金刚战傀儡就已破碎了大半,只剩下最后两尊挡在宁渊身前,那雄伟高大的身躯,此刻已没有半分威慑感。

    宁渊脚步不停,直攻至一尊战傀儡身前,随即身躯腾空而起,右腿横扫而出,天御神护在虚空之中扫开一片金色光华,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这金刚之躯上。

    “轰!”

    一声轰鸣,金刚战傀儡躯体随之一震,紧接着便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数丈之高的躯体重重往后倒去,带着几分余劲撞击到了另一尊战傀儡的躯体之上,震得后者一震踉跄,往后倒退数步。

    见此,宁渊也不去理会这最后一尊战傀儡,身影纵越而出,直往那阵眼核心之处冲去,脚步多了几分急促。

    此刻宁渊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沉睡在这天南关之下的那股恐怖力量,已经随着这大阵运行而苏醒了,只不过不知道为何,这一座大阵并未能够将这股力量彻底催出来,甚至连十分之一都不到,若非如此,宁渊也不至于如此轻松便攻破重重拦截,杀到这阵眼核心之处。

    为什么会这样,宁渊不清楚,此刻也没有时间去弄清楚,这天御神护虽是强横万分,但对于身体的负担与消耗也是极大,所以宁渊必须战决,破阵出关,若是继续拖延下去,局势将会变得万分不利。

    心想至此,宁渊眸子冷光一凝,再也没有半分保留,天御神护神光璀璨,抗衡金刚怒目镇压之力,随即宁渊身影暴起,在虚空之中掠过一道道金色残影,直逼阵眼核心。

    就是在宁渊身影逼入这阵眼核心十丈范围的时候,骤然,天穹之中响起了一声雷霆怒吼,宁渊脚步随之猛然一沉,止住了去势。

    雷霆怒吼之间,天南关上官,道道暗金光华凝聚而现,竟是再次化出五十尊金刚之象,一时之间,整整百尊金刚在天穹之中威势怒立,闪动的暗金光华接连一片,将这天南关上空彻底化作了一片金色。

    百尊金刚,便是整整百山伟力,凌空镇压而下,百山镇一身,纵是宁渊有天御神护加持,也不得不停住了脚步。

    与此同时,阵眼核心之中,吕少明双眸睁开,衣袂无风自动,升腾而起,立于虚空之中,冷眼注视着被和百尊金刚怒相镇压的宁渊,目光之中一片森寒,杀机冷厉。

    先前吕少明在龙师面前说自己学艺不精,未得自己师尊神阵子传承全功,其中虽有几分自谦与套路龙师的想法,但也不完全是假。

    的确,吕少明是天资纵横,尤其是在阵法一道上,更是不世奇才,若非如此,也不可能继承神阵子的传承,成为四宫阵殿席了。

    但天赋再高,也需要时间才能够转化为实力,神武圣殿迎回武神传承不过三年,吕少明成为阵殿席弟子,神阵子隔世传人也不过三年而已。

    身为先圣境界的人物,神阵子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真正是浩瀚如烟,这短短的三年时间,吕少明能继承其中三分真传,已经是惊人无比了。

    也是继承了这三分真传,吕少明才能催动这千山金刚阵,虽只能催出十分之一的威能,但也绝不可小视。

    千山金刚阵,十成威能,便是千山镇压,这般恐怖的力量,纵是天劫之境的强者,也未必能与之抗衡。

    吕少明虽只能催动这大阵十分之一的威能,但也有整整百山雄力,足以镇压地劫之境的强者,这也是吕少明最后的底牌,与宁渊拼死一搏的资本。

    “死吧!”

    冷眼注视着百尊金刚怒目之下难以行进的宁渊,吕少明心中杀机暴起,双眸神光闪动,其中竟有道道阵纹,宛若游龙翻腾。

    随着吕少明阵纹催动,天穹之中,百尊金刚齐齐怒吼一声,金刚探手,一掌轰出。

    百尊金刚,百掌叠连,一片金色的掌影叠连交融,朝地面之上的宁渊轰击而去。

    金刚掌出瞬间,宁渊周身压力再重三分,天御神护竟也随之震动了起来!

    这震动,并非是因为承受不住这百尊金刚雄力的镇压,而是因为愤怒,难以压制的愤怒。

    苍龙战体,乃是龙族镇族玄功,能可淬炼龙体,提升血脉,踏入九层圆满之后,自生无上护体神通,天御神护!

    龙族向来孤高狂傲,这天御神护之所以御天为名,便是寓意成此战体之后,可位列九天之上,腾游四海,出入青冥,天上地下,唯其独尊。

    这就是天御神护,虽非生灵,但其性质却是桀骜至极,此刻这所谓的怒目金刚却要将它镇压于下,这无疑是触及了龙之逆鳞!

    “吟!”

    只听一声怒龙狂啸而起,震撼虚空震撼之间,但见天御神护之上,九道血色龙纹宛若苏醒了一般,绽放出道道猩红如血的光华,一双双龙眸之中,透出了无边怒意,宛若暴起的怒海汪洋,浪成惊涛,席卷而出。

    天御神护龙怒爆,宁渊竟也受到了几分影响,一股压制不住的怒意在内心之中汹涌而现,直让他眼眸之中凝现出了一片狂暴杀意。

    “滚开!”

    一声怒喝,宁渊一步重踏而出,天御神护之上,九道猩红如血的龙纹震动,无比恐怖的力量随之爆开来,宛若怒海掀涛般滚滚而出。

    天御神护怒龙之威爆,百尊金刚伟力凌空镇压而下,两股强横至极的力量在虚空之中正面对撼,震起一身轰鸣巨响,以宁渊为中心,方圆十丈虚空,尽数崩毁破灭,化出了一片黑暗无际的虚无世界。

    虚空崩毁,天穹之中的百尊金刚虚影随之震动,似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冲击,周身暗金光芒一阵闪动,随后飞的黯淡了下去,甚至有几尊金刚之象直接幻灭在了虚空之中。

    金刚幻灭,阵势受损,阵眼核心之中以神魂催动阵法的吕少明,也受到了宁渊这天御龙脉爆的恐怖力量反冲,身躯猛然一震,口中喷出了一大口鲜血,重重跌落在地。

    “你……”

    身躯受创,阵势破损,生死逼命之关,吕少明苍白的脸庞之上不由得浮现出了几分惊恐,神色仓惶的看着那步步往阵眼核心踏来的宁渊。

    吕少明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先前明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自己是在这棋盘之上落子的棋手,为何这一转眼,形势便骤然逆转,让他变成了一颗跌落陷阱的棋子,一颗即将被死亡吞噬的棋子。

    他明明算计好了一切,为什么到头来,一切都脱离了他的掌控,那龙师如此,这宁渊也是如此,还有……

    为什么!

    为什么!

    不解,不甘,还有难以形容的愤怒以及对于死亡的恐惧,让这位神武圣殿的智魁,已然失去了冷静与理智,甚至变得歇斯德里起来。

    见此,宁渊脚步却不停丝毫,天御神护之上,九道龙纹闪耀着猩红如血的光芒,龙眸之中一片杀意汹涌,怒意无边。

    龙有逆鳞,触之必亡,宁渊受这天御神护爆的龙怒影响,心中虽然还能够保持着理智与清醒,让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但这杀意,就是难以压制。

    当然,此刻他也没有去压制的想法。

    以往对神武圣殿留手,是因为当初在神武圣殿废墟之中,武神先救他一命,又赠与天之血这等上古神兵,与宁渊结下了一分情谊。

    因此,在当初血龙胆与金家的事情上面,宁渊才会一再容忍,虽有威慑之意,却始终没有对神武圣殿出手。

    现如今这神武圣殿却是得寸进尺,步步逼命,那么武神这一份情谊,也就到此为止了。

    既然你们要杀,那么便杀吧,看看哪一方,先血流成河!

    心念之间,杀意越助长,宁渊一步踏入阵眼核心之中,那防御屏障应声而碎。

    见此一幕,吕少明眼神不由一颤,感受那迎面压来的汹涌杀意,内心之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片惊恐,让他的身躯都在微微战栗着,但随即他又是想到了什么,右手猛地按住了心口,话语仓惶急促的喊道:“师尊救我,师尊救我啊!”

    对此,宁渊没有出声,也没有理会吕少明的反应如何,一步上前,右臂天御神护之上,一道血色龙纹昂怒啸一声,杀机暴起,一拳碎空而出。

    便是这瞬间,虚空之中猛然传来了一声幽幽叹息,言道:“小友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