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老谋深算
    金刚怒目,雄山镇压,在这千山金刚阵爆出的骇人威能之下,以宁渊所在为中心,方圆百丈大地尽数崩毁。

    滚滚尘烟,漫天飞扬,遮掩了众人视线,谁也看不清其中到底是怎样的景象,但回想方才这千山金刚阵所爆出的骇人威能,整整五十雄山伟力,如此恐怖的力量镇压而下,不过区区先天道境的修为,不要说体魄相对羸弱人族,就是以肉身称雄天下的真龙一族来了,也要被活生生镇死当场。

    这宁渊就是再强横,也一样是血肉之躯,人身体魄,如何抗衡这汇大地之能,千山之力而成的大阵威势?

    “这一场闹剧终是结束了,那么接下来……”

    吕少明注视着那滚滚而起尘烟,面带淡笑,因为在他的神魂感知之中,此刻已是察觉不到丝毫宁渊的气息。

    身为这大阵的主导者,这阵势各处都是吕少明神魂五感的延伸,只要身处这大阵之中,就无法能避开他的感知。

    而此刻他感知之中,宁渊的气息却消失,其中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宁渊已经成为一具尸体。

    宁渊就这样被活生生镇死在大阵之中,吕少明是丝毫不感到惊讶,因为他十分清楚,这千山金刚大阵的威能如何。

    千山伟力镇压,层层山势叠连,数量的改变,也让质量产生了变化,就好似现如今,吕少明亲身催动阵法,将这大阵之力从十山提升至五十山,整整五倍的区别,几乎等同是沸水与岩浆之间的差异,前者只能滚烫伤人,但后者却足以融金化铁。

    这宁渊肉身虽是强横无比,一身蛮力也霸道非常,但在这千山金刚大阵之中,结果早已注定,先前的垂死挣扎,也就是多费了些许功夫罢了。

    所以吕少明也不再多想,转而望向了龙师,这一位已经垂垂老矣,仿佛半步踏入幽冥的老者,才是让吕少明真正忌惮万分的人,至于这宁渊,只是一个略微出乎他意料的变数,微不足道,同样也无关紧要。

    心念之间,吕少明眸中神情微微变幻,随即对龙师淡声说道:“龙师,此人已死,神武圣殿完成了对应龙一族的承诺,也希望应龙一族能尽快履行当日的诺言。”

    然而龙师却是没有回身,甚至连话语都没有回应半句,目光凝望着前方,浑浊的眼眸之中,陡然多出了几分凝重。

    “嗯!”见此,吕少明眉头微微一皱,似也察觉到了什么不对,转眼往前方望去。

    “轰!”

    便是吕少明目光回转的瞬间,只听一声轰鸣巨响,震天撼地,那滚滚尘烟之中,一道气劲化波横扫,席卷四方。

    气劲磅礴,宛若怒海掀涛,所过之处,一切景物尽摧,化作满地疮痍,甚至这天南关也遭受波及,巍峨雄关轰然一阵,大地崩裂,连那凝聚了千山金刚岩之力的城墙都响起了道道爆裂之声,坚不可摧的城墙之上,宛若蛛网一般蔓延出了千百道细密裂纹。

    吕少明所在的阵眼核心同样也在气劲波及的范围之内,但好在吕少明当机立断,催动阵纹,那十尊金刚战傀儡齐齐出了一声雷霆怒啸,十尊金刚之躯并立,化作一道不可摧撼的金刚壁垒,硬生生的挡下了这席卷而来的磅礴气劲。

    只是可惜,吕少明能挡得住一处,却挡不住十出,这磅礴气劲彻底爆开来,横扫十方,震起轰鸣声声不断,不过眨眼之间,这天南关内就被肆虐得疮痍一片,神武圣殿驻扎在此的一众禁军,也因这陡然而来的惊变陷入了一片混乱。

    只是此刻吕少明却顾不得这么多了,这彻底出乎意料之外的变故,让他内心之中感到了一阵不安,甚至于惊恐,让他有一种事情已经脱出自己手中掌控的感觉。

    局势失控,让吕少明心中升起了几分慌乱,不过到底是这神武圣殿智魁一般的人物,片刻便将这几分慌乱强压下去,冷眼望向前方,只是那仍是尘烟滚滚一片,不见那人身影,也感受不到半分气息。

    见此,吕少明眸中神情一凝,随即展动手中折扇,道道阵纹飞舞而出,注入那十尊金刚战傀儡体内。

    阵纹入体,十尊金刚战傀儡周身暗金光华随之一凝,紧接着往后退去,将吕少明所在的阵眼核心团团护卫在中央。

    此刻不见宁渊身影,也感受不到他的气息,这让吕少明感到局势有几分失控,所以吕少明要做的,不是让这十尊金刚战傀儡围杀宁渊,而是护住这阵眼核心。

    险中求胜,稳而不败,吕少明选择的是后者,只要让金刚战傀儡守住这阵眼核心,那宁渊就是还留有什么手段,一时三刻之间也无法摧毁这金刚不坏的战傀儡,争取来的这段时间当中,吕少明便能够继续催动这千山金刚大阵,稳定阵势,将宁渊镇杀在此。

    便是在这十尊金刚战傀儡往阵眼核心退去的时候,那滚滚尘烟之中,骤然一阵狂风怒啸,卷起尘烟浪滚。

    随后只见大地震动,一股骇人的威压碾空而至,这风沙尘烟中,一道身影缓步而现,周身闪动金光神华,璀璨夺目,宛若烈阳神日撕裂苍穹,无上威压,磅礴无边,压得十方虚空扭曲,似难以承受。

    人影踪现,不疾不徐的脚步,却是重若泰山一般,每一步踏出,脚下大地便响起一声轰鸣巨震。

    “什么!”

    见此一幕,吕少明神色不由得一变,心中蔓延出了几分他自己不愿承认的惊恐,甚至不由得往后退开了半步。

    反观仍是,仍旧是静默不语,冷眼注视着直往这阵眼核心之处走来的宁渊,那一双黯淡混账的眼眸之中,是一片难以形容的凝重,以及几分掩不住的骇然。

    这骇然,是因为眼前这强势逼来的人身上,透出了一股陌生而熟悉的力量。

    之所以说是陌生,是因为他已经太久没有再见过了,自从上古之后,整整万年,掩埋在记忆的深处,似早已被遗忘。

    但龙师明白,他忘不了,也不能忘,更不敢忘!

    这曾经将他们应龙一族封印在北极海眼的根源,将他们囚禁在那暗无天日的冰冷黑暗之中的力量!

    “天龙本源!”

    凝重低沉的一声话语,龙师眸子神情猛然一变,那枯瘦的躯体之上,一缕缕幽暗漆黑的气流升腾而起,凝化为应龙之影,环绕在龙师周身游转不断,让他周身彻底化作了一片黑暗,仿佛一座通往幽冥所在的深渊。

    “哼,终是按耐不住要出手了么?”

    见此一幕,一旁的吕少明眼神也是一凝,注视着周身幽暗龙影环绕的龙师,悄然往后退开了几步。

    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宁渊与龙师虽不是鹬蚌,但若是两人大战,无论谁胜谁败,对于吕少明来说都有好处,所以吕少明不介意当一当这渔翁。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吕少明自己都不愿承认的原因,那就是他怕了!

    吕少明的小动作,龙师似恍若未觉一般,负手静立,周身幽暗龙影游转不定,那枯瘦的身影在此刻似也变得高大伟岸了起来,就连那萦绕周身的腐朽迟暮之气也散去了大半,静立身影,幽然若渊,谁也无法想象,其中蕴含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见此,吕少明眼神之中的凝重之色更重三分,对于这龙师吕少明是忌惮无比,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老谋深算,更是因为他深不可测的实力。

    对于吕少明而言,无法掌控在手中的人,才是最危险的存在,以前龙师是一个,如今这宁渊也是一个。

    趁着这个机会,也许能探出这老鬼的几分根底!

    吕少明心中思绪变化之间,终于,龙师动了。

    “吟!”

    只听一声阴冷尖利的应龙长啸响起,龙师周身环绕的道道应龙骤然撞入空间之中,随即便见空间扭曲,被幽暗光芒侵蚀,彻底化作了一片黑暗,同一时间,龙师身影渐渐虚幻了起来,最终彻底消失在了这不知通往何处的黑暗之中。

    见此,吕少明愣住了,神色错愕的看着眼前,那一片幽暗光华渐渐消散,被侵蚀的空间缓缓平复,一切恢复如常,只是不见了一人身影。

    “龙师!”

    此时,吕少明终于反应了过来,纵是以他的城府,此刻也彻底失去了冷静,不由得出了一声怒吼。

    他被耍了,被彻彻底底的耍了!

    这个老鬼,从头到尾,从始至终,就没有半点出手的想法,方才那一番动作,完全是做给他吕少明看的,就如若方才他吕少明做给龙师看的那般,只是目的不同。

    吕少明的目的,是向应龙一族立威,展现神武圣殿的实力。

    而龙师的目的,却是要他吕少明死在这里,死在这天南关,死在这宁渊手中!

    “龙师,好,好,好,真是好一个借刀杀人!”

    吕少明怒极反笑,随后便回转过身,冷然望向宁渊,寒声喃喃说道:“老鬼,你果真毒辣,但是这便要我死,未免太小看吕少明了,阵起八方!”

    沉声一喝之间,吕少明直接扔掉了手中折扇,双手展开,一身真元随之磅礴涌现,凝化出道道暗金阵纹,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这千山金刚阵被彻底催动之后,天南关之中的其他阵法就会停止运行,连空间都会被阵法之力笼罩,难以穿梭。

    所以方才,龙师才会摆出一番与宁渊大战的姿态,实则是在催动应龙圣法沉沦海,化开空间,以此遁走。

    龙师能这么干,吕少明却不能,所以他就只剩下一个选择,所以现如今,吕少明就只剩下了一条路,拼死一搏。

    在这吕少明以身御阵的同时,唤起天御神护加持的宁渊也踏入这阵眼核心百丈之内。

    百丈距离,并没有多远,尤其是对于实力高深的修者来说,完全能一瞬而至,当然,这前提是在其中没有十尊金刚不坏的战傀儡拦阻。

    十尊金刚战傀儡威严而立,高达数丈的金刚之躯,宛若一座不可跨越更不可撼动的高山,死死挡在宁渊面前。

    金刚挡关,宁渊脚步却是不停,天御神护加持之下,这千山金刚阵的镇压之力已对他构不成多少影响,重步之间,便已逼至一尊金刚战傀儡身前,紧接着便是简单直接的一拳。

    对此,金刚战傀儡也是怒啸一声,金刚巨臂一起,同样也是一拳轰杀而下,那千钧铁铸造而成的手臂之上,厚重的暗金光华闪动,随着这一拳轰出后,更是升腾起了一道道雷火之光。

    山心金刚岩,地核雷火之力,两者加摧之下,金刚一拳威势,似可破山摧岳。

    而反观宁渊,与这数丈之高的金刚战傀儡比起来,给人的感觉就好似大人脚下的孩童一般,巨大的对比差异之下,宁渊击出的这一拳,当真有几分自不量力的意味。

    “轰!”

    金刚之体,血肉之躯,宁渊与这战傀儡正面对撼,直接震起了一声轰鸣巨响,地面又是猛然一震,余劲爆之下,方圆十丈地面下陷三尺,尽数成灰,可想而知这碰撞之间爆出了何等恐怖的力量。

    轰鸣之后,尘烟渐散,那金刚战傀儡僵立在大地之上,周身闪动的暗金光芒已彻底黯淡了下去,那一双怒视眼眸之中,再也不见方才神威。

    “咔嚓!”

    下一瞬,刺耳的破碎声响起,一道道裂纹在这数丈金刚之躯上崩裂开来,不过眨眼之间,就已遍及了全身。

    对此,宁渊却是没有理会,脚步踏开,与这金刚战傀儡交错而过。

    便是在这身影交错瞬间,那金刚战傀儡的身躯轰然一声,全数崩溃,不过眨眼,这金刚不坏的战傀儡,就变成了一堆碎块,堆积在地面之上,碎块中央,是一块暗金色的方石,此刻也布满了裂纹。

    一拳,只是一拳,便将这金刚战傀儡的躯体轰碎,甚至连体内那号称无坚不摧的山心金刚岩,都变成了这副模样。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