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怒杀
    一人横拦在前,一掌怒杀在后,那应龙剑客与白衣老者两人联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拦住宁渊退离的脚步。

    见此,宁渊目光一寒,眸中已是泛起了几分杀机。

    催动风之极意后,宁渊的度虽是快到了极致,但身处这天南雄关之中,那一股雄山伟力又是无形而至,凝压虚空,将宁渊周身笼罩在内,大幅度限制了宁渊的身法脚步。

    而反观应龙剑客,却是丝毫不受雄山镇压之力影响,此刻又不顾生死,横身拦阻之下,宁渊根本不可能轻易绕开他。

    只要被他一拦,后方那白衣老者的雄沉一掌便会紧随而至,两面夹击之下,宁渊纵是能毫无伤,也要被他们拖住脚步,届时这天南雄关大阵动,宁渊再想走就难了。

    这一点宁渊心中明白,那应龙剑客与白衣老者也是十分清楚,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拦住宁渊的脚步。

    绕,绕不开,走,走不了。

    面对如此困局,宁渊脚步仍是不停,周身风声呼啸,虚空之中凝出一道道凌厉剑光,剑锋回转,与那白衣老者怒然轰出的一掌交错而过。

    “轰!”

    一声轰鸣,剑光与巨掌同时崩碎,磅礴余劲爆,横扫四方。

    那白衣老者虽有地劫之境的修为,但体内真元已濒临失控,此刻被这余劲一撞,内外交攻之下,体内气血顿时一乱,真元暴乱翻滚,震得白衣老者周身经脉一阵剧痛,让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他停,宁渊却是丝毫不停,在这席卷而立的余劲助力之下,宁渊一步重踏虚空在虚空之中,以身突破雄山之力镇压,不过刹那之间,便已攻至应龙剑客身前。

    眼见宁渊欺身逼临而来,那应龙剑客目光一凝,丝毫不敢怠慢,催动体内真元,手中剑锋之上顿时涌现出阵阵幽蓝光华,冰寒至极的气息随之蔓延开来,竟是在虚空之中凝成了一片片幽蓝寒霜。

    真龙一族以肉身称雄,真龙斗战圣诀名震天下,应龙乃是与真龙并肩的存在,其实力自是不弱,只不过应龙一族是以术法神通为尊,六大圣法,九大神通,放眼当世,能可与之媲美的传承不过寥寥。

    现如今,这应龙剑客所施展的,便是应龙一族六大圣法之一:冰川海。

    这六大圣法,乃是以上古六海为名,冰川所指,正是那万里冰封,万年不化的北极之海,也是上古之时应龙一族被封禁之地。

    因此在应龙一族之中,修炼这冰川海之人最多,这应龙剑客也兼修了这门圣法。

    虽说只是兼修,但以应龙一族在术法之上的天赋,一样能够挥出不凡威能。

    只见应龙剑客催动体内真元,手中利剑之上,一道道幽蓝寒光凝聚不断,至极冰寒之气朝四方散去,竟是连虚空都随之片片冻结,不过是眨眼之间,这应龙剑客周身三丈方圆,尽数化成了一片冰晶世界。

    方才宁渊已是逼近了这应龙剑客身旁,此刻这冰川海一出,自也是将他波及在内,幽蓝冰霜在宁渊身躯之上凝结蔓延,欲要将他禁锢在内,再加上虚空之中镇压而下的雄山之力,宁渊的脚步又是缓慢了几分。

    “冰封千里雪!”

    趁此机会,应龙剑客挥剑一斩,剑身之上凝聚的幽蓝寒光骤然爆,化作片片幽蓝雪花朝四面八方飘散而去,冰蓝寒雪所过之处,万物冰封,生机禁绝。

    宁渊亦是遭受波及,那本就已经凝结起一片片寒霜的身躯骤然一顿,紧接着寒霜凝结化作冰晶,刹那之间,便将宁渊整个人冰封在内,凝成了一座活生生的冰雕。

    一剑将宁渊冰封之后,那应龙剑客的身躯也是随之一颤,险些自从天空之中坠落下来,神色更是变得一片惨白,不见半点血色。

    他不过初入先天神境的修为,本不足以施展出这冰川海三决之一,只不过为了挡住宁渊,他燃烧了体内的应龙之血,才能施展出这一式“冰封千里雪”

    这是冰川海核心三决之一,威能恐怖,上古之时应龙皇就曾以此招,将一头霸主级别的深海巨兽冰封,使得那深海巨兽所在的万里海域,都化作了一片冰川,万年不化。

    虽说这应龙剑客比不得应龙皇,但宁渊同样不是那霸主级别的深海巨兽,在这一式圣法之前,一样要被冰封禁锢。

    冷眼望向虚空之中凝结的冰雕,应龙剑客心中暗道:“这冰晶凝成之后,坚若神铁,便是此人肉身如何霸道,一时之间也难以挣开,先退,待这阵势……”

    便是在他思绪之间,忽然……

    “砰!”

    一声铿锵巨响,虚空震动,那凝结的寒冰骤然爆碎,飞散的冰雪之中,一道身影极掠而出,刹那便已逼至这应龙剑客身前。

    “不好!”

    见此一幕,应龙剑客眼眸之中闪过一丝骇然神情,欲要退走,但还未等他动作,宁渊已是一拳轰在了他胸口之上。

    九层大圆满的苍龙战体,拥有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噗!”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中,猩红血光凄厉无比的飞溅而出,那应龙剑客竟是连一声哀嚎都来不及,身躯便已然爆碎开来。

    血肉如雨落下,又一次为这天南关增添了几分鲜红色彩。

    一拳,只是一拳,便将这一头应龙轰得尸骨无存。

    这就是九层大圆满的苍龙战体,比真龙一族还要强横的至极战体。

    一拳轰碎了这应龙剑客之后,身前再无阻碍,宁渊脚步不停,直往天南关外极掠而去。

    但是还未等宁渊冲出去,这天南关便猛然一震,千丈城墙之上,一道道阵纹猛地绽放出了暗金色的光芒。

    暗金光华,古朴厚重,在这城墙之中相互接连,随后升腾而起,不过是眨眼之间,就将整座天南关笼罩在内。

    天南关大阵,终于动了。

    暗金光华凝化成了一个光罩,之上一道道阵纹闪动,让这本应该虚幻扭曲的光芒,变得凝实无比,厚重至极,硬生生阻挡住了宁渊的脚步。

    见此一幕,天南关内,吕少明脸庞之上泛起了一丝淡笑,转而望向了龙师,淡声说道:“晚辈学艺不精,未能救下龙师弟子,还请龙师恕罪。”

    对这没有丝毫诚意的话语,龙师却是没有理会,只是凝望着那被阵势阻拦的宁渊,沉声说道:“吕公子如此信心十足,看来是定能拿下这宁渊了。”

    听此,吕少明淡淡一笑,手中折扇轻摇,泰然自若的说道:“此人有一身蛮力,的确悍勇过人,但终究不过匹夫之勇,何足道哉,少明虽是学艺不精,但拿他,绰绰有余。”

    “是么?”听此龙师也是一笑,转身望了吕少明一眼,那浑浊黯淡的眸子多出了一丝莫名意味,言道:“那么老朽就拭目以待了,吕公子,请吧!”

    吕少明轻声一笑,道:“少明不才,只继承家师几分修为,本不敢在龙师面前班门弄斧,但龙师既然如此说了,少明就斗胆一回。”

    说罢,吕少明手中折扇一转,扇面之上泛起道道光华,接连注入脚下大地之上,地面之上凝成的暗金阵纹随之升腾而起,足足百道。

    见此,吕少明淡淡一笑,对龙师说道:“师尊当年建此天南关时,以千块山心金刚岩为基,融墨家之法与阵道之术,布下了这一重千山金刚阵,大阵尽催之时,可起千山之力,镇压十方,只是晚辈不才,仅仅继承了师尊三分真传,所以这千山金刚阵的威能也仅仅只能催动一成,龙师看了,可不要笑话啊。”

    话语淡笑之间,吕少明手中折扇摇动,那百道暗金阵纹随之散开,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与此同时,天南关上,宁渊立身于虚空之中,冷眼注视着挡在前方的暗金光华,冰冷神情之中,涌现出了几分怒意,几分杀机。

    对这神武圣殿,宁渊虽说有几分厌恶不屑之意,但因承了武神赠予天之血的情分,宁渊从始至终都没有打算与武神圣殿为敌。

    若不是因为如此,当初在北域之时,宁渊早就将这神武圣殿扫平了,怎有可能放任这一隐患不断壮大?

    只是宁渊没想到,自己越是退让,对方越是得寸进尺,之前在北域,便已利用金家来谋夺他手中的血龙胆,如今更是直接与这应龙一族联手,欲要将他斩在这天南关上。

    这般对待,纵是泥人都有三分火气,合论宁渊?

    其实宁渊不知道,这应龙一族的目标不是他,只不过是想要通过他,挑起北域人族与妖界妖族的战争,针对君青衣,从而渔翁得利。

    神武圣殿也许一样,对于他们而言,宁渊的生死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与应龙一族的联盟,有了应龙一族的支持,因迅提升而根基不稳的神武圣殿便能够巩固自身实力,随后不断壮大,甚至兵出北域,横占妖界,成为一方雄主。

    双方心中各有算计,但利益却是共同无二,自是理所当然的结成了盟约,而巩固这盟约的条件,就是宁渊的级。

    这些,宁渊都不太清楚,不是他想不明白,而是他根本就不去想。

    “神武圣殿是么?”

    喃喃一声,宁渊眸中冷光一闪,身影回转,脚踏虚空,一步步往这天南关之内走去。

    此时此刻,宁渊已经是打消了退出这天南关的想法,既然这神武圣殿想要把他留下这里,那就是看看,是这天南关把他镇压在此,还是他破了这北域第一雄关。

    “嗯!”

    眼见宁渊回身而来,勉强调息平稳住体内真元的白衣老者目光一冷,纵身飞出,直往宁渊攻杀而去。

    他自是感受得到宁渊身上那汹汹杀机,但他并未在意,因为在他看来,宁渊此刻已然是瓮中之鳖,被这天南雄关大阵困住,无路可走,无路可退,这才不得不背水一战,拼死搏命。

    困兽犹斗,虽还能有几分威风,但也就只是几分威风罢了。

    天南雄关大阵之下,便是地劫强者也要被活生生镇死,他区区一个先天道境又算得了什么,那肉身便是再强,难不成还能挡得住这大阵千山之力的镇压么?

    心想至此,白衣老者脸庞之上泛起了一丝冰冷笑意,度随之加快三分,凌空而下,人未至,已是一掌轰出。

    与此同时,在那将整座天南雄关笼罩在内的光照之下,暗金光华闪动,渐渐凝化成一道道金刚之影,身影伟岸,面目威严,周身金光闪动,蕴万钧之力。

    不过眨眼之间,便出现了整整二十道金刚虚影,正是这大阵运转,牵动了二十块山心金刚岩之力,方才凝成了这怒目金刚之影。

    金刚凌空,怒目而下,目光无形,却携着二十雄山之力,向着宁渊重压而下。

    “砰!”

    一声清脆的破裂声,在那二十尊金刚怒目而下,宁渊身躯一顿,踏在虚空之中的脚下,一道道裂纹崩现,宛若蛛网一般蔓延开来,触目惊心。

    金刚怒目,雄山镇压,让这脚步直接踏碎了空间,可想而知,宁渊的身躯又承受着何等恐怖的压力。

    但就是如此,宁渊脚步仍旧为停,以身硬抗这二十雄山之力镇压,一步步的往天南雄关之中走去,身躯之上,九道龙纹若隐若现。

    宁渊十分清楚,这雄山镇压之力,来自于天南关大阵,不破阵,就是打碎那金刚虚影也是无用,而想要破阵,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碾碎一切,攻入大阵核心,将其击毁。

    这是最简单的方式,也是最需要实力的方式,而宁渊,有这个实力去碾碎这一切,就比如……

    “死来吧!”

    一声怒喝,白衣老者一掌轰杀而来,体内真元尽催之下,掌威如山,来势汹汹。

    “轰!”

    下一瞬,一声龙吟狂啸而起,虚空崩毁之间,一道身影宛若苍龙出渊,破山摧掌,在那白衣老者无比骇然的目光之中,轰杀而至。

    “噗!”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龙影长啸而过,猩红光华爆裂而现,血染长空,这天南关中,又多出了一条凄厉不甘的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