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阵势
    空间骤变凝重,无形之力降临,刹那便已将宁渊周身笼罩在内,这一股力量虽是无形无质,但却雄沉无比,霸道至极,真正好似一座万丈崇山般镇压而下。

    这一股无形之力镇压之下,纵是强若宁渊,此刻身躯也是不由自主的一顿,一步重踏在虚空之中,竟让脚下的空间泛起了一阵阵波纹,随即寸寸碎裂开来,宛若蛛网一般,以宁渊为中心不断往四方蔓延而出。

    宁渊一步踏碎虚空的同时,这天南雄关也随之猛然一震,千丈城墙之上那暗金色的光芒一阵闪动,忽明忽暗。

    此刻这镇压在宁渊躯体之上的恐怖力量,自然是来自于这一座天南雄关,当初神阵子建造这天南关,以自身阵道之法融合墨门之术,将整整千块金刚岩融为一体,铸下了这天南关的根基。

    金刚岩乃是崇山之心,大地精华,一块金刚岩,便可汇聚一山之力,整整千块金刚岩融合在一起,可想而知那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千山之力!

    不要说宁渊这不过先天道境的修为,就是天劫顶峰的强者,也未必能够承受着这千山雄力镇压。

    当年为了守护武神,神阵子于神武圣殿之中力战而亡,在此之前他虽留下了阵道传承,但却无人能够继承,这无上阵道与墨门之术就此失传,从此之后,这北域之中再也无人能够催动天南关阵法。

    也正是因为如此,千年之前妖族才能够攻破天南雄关,若是当时这阵法能够催动,千山之力镇压之下,十大皇脉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决计破不了这天南关的。

    但现如今却不同了,身入天南关之中的宁渊,直接遭受到了一股恐怖力量的镇压,虽然这股力量没有达到千山之力的程度,但也决计不弱,在这一股雄山伟力镇压之下,怕是连神境人劫的高手都难以承受。

    不过宁渊显然是个例外,他虽只有先天道境的修为,但这九层大圆满的苍龙战体是何等之强横?

    仅仅凭借着肉身体魄之力,宁渊便硬生生抗住了这雄山伟力镇压,一步踏碎虚空,使得这天南雄关为之一震,竟是被这力量反冲自身,让这千丈城墙之上的金刚阵纹一阵黯淡。

    虽是悍然抗住了这天南雄关伟力镇压,但也因为如此,宁渊身躯不可避免的一僵,止步顿立在虚空之中,一时之间难以动作。

    正是在这一瞬之间,天南关内一道剑光绽放,光芒璀璨,剑势凌厉,更是快得难以想象,甚至还不等后方那白衣老者抓住机会出手,这一剑便已破空而至,直逼宁渊心口。

    “嗯!”

    锋芒凌厉,快剑逼命,宁渊力抗衡天南关雄山之力,一时难以动作,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剑光逼来,却无法做出闪避。

    宁渊动弹不得,但凌厉剑锋却不会有丝毫减缓,眨眼一瞬之间,寒光横空而至,直刺入宁渊心口命脉所在。

    “砰!”

    一声刺耳无比的铿锵碰撞之声,给人的感觉根本不像是利剑刺入血肉的声音,反而像是两口坚硬至极的神兵交撞在了一起。

    势在必得的一剑刺下,结果却见不到半点鲜红,反而让这一口位列上品先天神兵的宝剑猛然一弯,难以突进。

    “护身宝甲?”

    见此一幕,持剑之人眉头一皱,随后想也不想,一步踏在虚空之中,身影随风极掠而退。

    论修为,他不过堪堪踏入先天神境,远不如那地劫之境的白衣老者,之所以敢从天南关之中冲出截杀宁渊,是因为他身法迅捷,剑惊人,再加上手中神兵之利,这才有了趁机一剑诛杀宁渊的想法。

    但没有想到,宁渊竟有宝甲护身,连这上品先天神兵都难以破其防御,这样一来,他的优势顿时被抹消了大半,又见宁渊神力惊人,竟可抗衡天南关雄山之力镇压,心有忌惮之下,他自是生出了暂退之意。

    只是他方才一退,宁渊便动了。

    “吼!”

    只听一声龙吟怒啸而起,十分震撼之间,宁渊一步踏开,苍龙战体之力悍然爆,顿时虚空震动,卷起阵阵波纹涟漪,宛若怒海掀涛一般往四方席卷而去,所经之处,那笼罩而下的雄山伟力纷纷崩散。

    见此一幕,抽身疾退的那名剑客神色不由一变,他十分清楚这天南雄关镇压而下的力量是多么强横,那可是整整十山之力,连神境地劫的强者都未必能够轻易挣脱,现在却被这人一力震散,他的力量究竟恐怖到了何等境地?

    这般的力量,哪里还是人,分明是一头披着人品的洪荒巨兽啊!

    心想至此,这剑客度骤然再快三分,在虚空之中极掠出一道道残影,皆尽全力的往后退去。

    眼见方才那一幕后,除非是脑子有坑了,才会选择与宁渊近身搏杀。

    残影疾掠,度快得惊人,但还未退开多少距离,便猛然停住了。

    剑客的身影僵立在了虚空之中,一口冷厉寒锋横在了他颈脖之间,虽只是罡元凝聚而成的剑,但却已破开了这剑客的护身真元,切入了血肉三分,让那剑锋之上多出了几分鲜红血色。

    身躯僵硬,脸庞之上更是一片错愕与骇然,他未曾想到,这人不仅仅一身神力恐怖至极,连度都快得无法想象。

    不过先天道境的修为,怎么可能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难怪殿下对此人如此重视,甚至不惜亲至北域……

    心想至此,剑客眼眸之中已是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悔意,脸色随之变得铁青一片,十分难看。

    宁渊一剑制住此人后,这激烈的气氛顿时一凝,那勉强控制住体内真元之后便回身赶来的白衣老者见此,也不得不止住了步伐,注视着宁渊剑下那人,眉头紧皱。

    “嗯?”

    见这白衣老者似有顾忌的样子,宁渊眉一挑,转而一望,方才看清了这剑客的模样。

    这是一个青年男子,身形修长,面容俊逸,只是他脸庞之上却生有一片片蓝色鳞片,满头黑之间,赫然可见三根尖立独角。

    双角为真龙,三角为应龙!

    应龙一族!

    见此,宁渊似明白了什么,眸中多出了几分冰冷之色,望向神色迟疑不定的白衣老者,说道:“开关!”

    听此,白衣老者眼神一冷,心中震怒无比,但却没有动作,也没有出声,只是冷然注视着宁渊。

    宁渊的性命,他是势在必得,但现如今他剑下是应龙一族的人,若是此人死了,纵然他杀了宁渊,也不好向应龙一族交代。

    但若是让宁渊挟持这此人过了天南关,那么事情同样无法收场,这北域之大,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更何况想要宁渊这颗人头的人,远远不止他一个啊!

    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白衣老者眉头紧皱,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与此同时,在天南关内,那阵势核心所在,一人负手而立,注视着挟持那应龙剑客的宁渊,也是微微皱眉。

    此人面容枯瘦,白苍苍,一双眼眸浑浊黯淡,不见半点光彩,身着一袭黑衣,显得深沉诡异,上下都散出一股腐朽垂暮的气息,只让人有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在那满头白之间,也可见到三根独角,只不过其中两根已经断裂了大半,唯一还算完好的一根,也试布满了裂痕。

    他静立着,纵已经白苍苍,老迈垂暮,但予人的感觉仍旧是无比的恐怖,就好似一座黑暗无尽的深渊,深沉,诡异,难以想象其中隐藏着多么可怕的存在。

    他注视着虚空之中的宁渊,微微皱起了眉,不过这皱眉的原因,并非是顾忌宁渊剑下那人的性命,而是……

    “此子绝不可留!”

    心念之间,老者浑浊黯淡的眼眸之中骤然泛起了几分光彩,但随即又黯淡了下去,开口言道:“若是神武圣殿只有这点手段,那让人失望了。”

    听此话语,后方站着的一个年轻男子神色微变,眼眸之中不由得多出了几分怒意,但随即便被他强压了下去,解释说道:“在下学艺不精,只能挥出这大阵百分之一的威能,这宁渊又悍勇非常,一身神力惊人,竟可抗衡十山之力镇压……。”

    对这一番解释,那龙师却没有言语,沉默之中,让这气氛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这让那年轻男子感受到了几分压力,额头之上都冒出了些许冷汗来,但也不敢擦拭一下,继续说道:“不过在下已经派人去通知席师兄,只要席师兄前来,亲自催动大阵,任由这宁渊如何悍勇,也要束手就擒,还请龙师稍候片刻。”

    听此,龙师忽然出了一声冷笑,淡声道:“希望真是如此。”

    龙师话语方落,虚空之中便响起了一声轻笑:“定然龙师失望。”

    “嗯?”听这话语,龙师眼神之中泛起了一丝波动,转身望去。

    只见后方,银白光华璀璨,道道阵纹勾勒之间,一人身影浮现,自从法阵之中缓步踏出。

    只见此人一袭白衣胜雪,衣袂飘然,脚下步伐不疾不徐,洒脱之间带着几分沉稳,面容俊逸非常,丰神如玉,气质温润儒雅,让人见了心中便不由得升起几分好感,赞叹一声翩翩佳公子。

    龙师神情依旧淡然,平静的注视着此人。

    那年轻男子见此,则是如释重负一般,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快步迎了上去,对这白衣公子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轻声道:“见过席师兄。”

    吕少明望了一眼这年轻男子,见他神色有些苍白,便轻声言道:“你受伤不轻,先下去修养吧,此地交由我便是。”

    “是!”这年轻男子不敢多言,应了一声,便转身退了出去。

    此人退走之后,吕少明方才望向龙师,说道:“路上有些许事情耽搁了,让龙师久等,真是抱歉万分,不过以龙师之能为,拿下这区区一个宁渊,应当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何须少明来班门弄斧?”

    对吕少明的问题,龙师却是没有回应的意思,甚至连神情都没有几分变化,只是淡声说道:“还请吕公子出手拿下此人吧。”

    “嗯!”吕少明眸中神色微微变化,但随即便归于平静,轻声笑道:“既然如此,那么少明就献丑么,不过……”

    话语之间,吕少明望向了天穹之中,注视着挟持那应龙剑客的宁渊,脸庞之上多出了一丝玩味笑意,说道:“少明学艺不精,虽能可将这宁渊拿下,但要救下那人,却是有几分困难啊,不知龙师……”

    “动手吧。”吕少明话语未落,龙师便给出了回应,话语之中不见丝毫波动,似乎决定的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听此,吕少明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言语,手中折扇一展,顿时间,一道道暗金色的阵纹在他脚下浮现,以其为中心,往四方蔓延而去。

    阵纹蔓延同时,这天南雄关也随之微微震动了起来,一股浩瀚无比的力量自从大地之中涌现,仿佛一头沉睡了千万年的洪荒巨兽,终于苏醒了过来。

    在这天南雄关阵势启动的同时,宁渊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目光一冷,直往下方的天南关下望去。

    只见这天南关微微的震动着,连同周遭的大地也随之颤抖了起来,在宁渊的感知之中,这天南关下,似有某种恐怖至极的力量正在被唤醒过来。

    “走!”

    宁渊目光一凝,随即是想也不想,身影一转,化作一道剑光往天南关之外破空而去。

    这天南关之中苏醒的力量,已经让宁渊感受到了一丝威胁,也让他明白了手中的人质不再有任何作用,继续拖延下去,只会让局势变得越的不利,所以宁渊是当机立断,直接退走,打算离开天南关之后再做应对。

    却不想,宁渊方才动作,那应龙一族的剑客也猛地动了起来,不顾自身生死,直接横拦在了宁渊身前。

    与此同时,那白衣老者也是怒喝一声,运气体内磅礴真元,狂暴轰出一掌碾向宁渊,不求能将他轰杀再此,只求拦住他的脚步。

    一旦被这两人拦下,让这天南雄关阵势动,这宁渊的下场,只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