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332章生变
    巨掌宛若万丈雄峰当空镇压而下,力重千钧,威势惊人,一掌之下,似乎一切阻挡在前的事物都要被尽数碾碎一般。

    见此一幕,宁渊却是微微皱眉,眼眸之中多出了几分不解来。

    现如今宁渊的修为乃是先天道境顶峰,单论境界,根本算不得高深,在中域之中,这先天道境只不过是修行的基础。

    中域为上古神州核心所在,大道起源之地,上古百族,至尊皇朝,神之传承,三教百家,还有诸多古世家,皆然在这中域之中立下传承,可谓是汇聚了天下各大道统。

    也正是因为如此,上古之后,五域四海之中,以中域修行世界最为昌盛,百家争鸣,人妖魔三族并立,传承无数。

    如此一来,这神州之中的修行境界也变得混乱无比,仙道,神道,魔道,武道,可谓是百花缭乱,根本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划分。

    直至一位圣贤横空出世,纳百家所长,合大道三千,总结出一份释义修行各大境界的典籍,这混乱无比的修行之路才有了一个明确的划分,沿用至今。

    这就是为什么,不管是人族还是妖魔两族,这修行境界都是一样的,后天三境,丹生内气,内气化真,真气化罡,先天四境,凝气入血,血淬成体,体纳天元,罡逆为真。

    在这位先贤修行的理念之中,这修行之路,就如若生灵诞生,后天初始,内化三气,先天为基,练血成体,纳天地之气为己用,以此逆罡为真,真元归一,正式踏上修行之路。

    这先天道境,就是纳天地元气为己用的境界,在修行之路上,只能算是基础,连入门都算不上。

    唯有踏入先天神境,才真正踏上了修行的门槛,大道修行的阶梯,神境九重,这阶梯也有九重,登上第九重之后,方才能够达到了这人世的顶峰。

    这顶峰之上,便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大道之境,能够踏入这个境界者,无一不是绝世天骄,谁人提及,都要恭声礼敬一声“先贤”“圣者”的人物。

    所以这先天道境的修为,真的算不得什么,之前在北域之所以被传得神乎其神,完全是因为北域修行之路断绝,久而久之,就将这只是基础的先天道境当成了踏入大道的境界,事实上这连大道修行的入门都算不上。

    宁渊如今也是先天道境的修为,但不同的是,他在大道修行之上的造诣,已远远出了这个境界。

    一路修行至今,宁渊纳百家所长,枪合刚柔阴阳之势,成自我之道,悟风之极意,这三年之间,又于天龙九鼎之中,日夜感受六灭无我剑意与混沌创世之能,虽并未彻底掌握,但也领悟出了几分开天道韵。

    因此宁渊在大道修行之上的造诣,已经远远出了先天神境,甚至于神境九重,触碰到了那大道边缘。

    简单点来说,那就是现在的宁渊,已经踏入了半圣之境,只差一步,就可与先贤并肩,古圣同论。

    修行的根本,无非是三样,根基,修为,境界。

    就好像是玩网游,根基是属性,修为是等级,境界是等级上限,修为越高,根基越强,境界越高,潜力越大。

    半圣之境的宁渊,不仅仅拥有着无限的潜能,在这大道修行之上的造诣更是非同凡响,甚至连天劫之境的顶峰强者都难以与之相比。

    此时此刻,这一只巨掌朝宁渊当空镇压而下,在一般人眼中,自是威势惊人,一掌如山压下,势不可挡,避无可避。

    但在宁渊眼中,这一掌却是充满了破绽与漏洞,虽然看起来的确是威势惊人,但运转掌势催动的真元运行不匀,隐隐有失控的趋势,但此人却凭借一身高深修为与强横根基,强行将这真元汇聚一掌轰出。

    这就好像是一个蛮汉,虽有一身惊人的力量,却不懂得半点施力的技巧,甚至不顾身体的承受状况,将强行轰出一拳,虽看似威力惊人,但实际上他根本掌控不足这股力量,对一般人来说自是可怕万分,但对上真正的高手,却是毫无威胁,轻易便被破解。

    这也是宁渊皱眉的原因,因为这破绽百出的一掌,让他确定了一件事情。

    “修为不弱,根基强横,却没有相应的境界,难以掌控自身的力量,这是迅提升修为的结果,果然是神武圣殿么?”

    修行之路,讲究循序渐进,一步一个脚印,铸下深厚沉稳的根基,才能走的更远,无论多么天才的人物,在修为突破之后,都需要一段时间来巩固自身,掌握这更为强大的力量。

    因此,若是借助外力,迅提升修为,就会出现境界不足,根基不稳的情况,轻则内元紊乱,难以掌控,重则走火入魔,反噬自身。

    此刻出掌之人,就是借助外力,不顾自身境界不足,强行提升修为,所以这一掌才会变得如此不堪。

    而在这北域之中,能够如此迅提升自身修为的,毫无疑问,只有那承接了武神传承的神武圣殿了。

    确定了出掌之人的来历后,宁渊双眉皱得更深了,虽然方才见到这天南雄关之时,他心中就已经有了准备,但确定之后,宁渊还是感到了一阵不妙。

    神武圣殿的实力,已经壮大到了这种程度么,连这天南关都掌握在手了,那么宁家……

    心念之间,宁渊目光一凝,抬眼望向那当空压下的一掌,一步踏在虚空之中,随后便听风声呼啸而起,道道剑光自从宁渊身旁绽放,剑随风行,纵横而出。

    一掌镇压而来,遮云掩日,无匹威势之下,似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却见宁渊催动风之极意,身影不动,唯有剑光纵横,快得不及眨眼的瞬间,已是与那当空镇压下的巨掌交错而过。

    剑光交错之间,那威势无匹的巨掌猛然一震,随后竟是仿佛被寒冰冻结了一般,硬生生的停了虚空之中,再也无法压下一寸一毫。

    “砰!”

    只听一声刺耳的破碎声响起,巨掌随之崩散开来,虚空之中,数道剑痕纵横交错,割裂空间,久久没有平复。

    “嗯。”见此一幕,虚空之中传来了一声冷笑,言道:“倒是有几分本事,不过如此就想要闯天南关,哼……”

    一声不屑冷笑之间,天南关内步出一道身影,凌空踏虚而来。

    这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老者,须皆白,鹤鬓童颜,一双眼眸之中精光闪动,透出一股逼人威势,周身真元隐现,压得虚空都有些承受不住,微微扭曲。

    这般威势,一眼便知其实力不弱,此刻身着一袭白衣,衣袂飘飘,白须白,这举手投足之间,处处展露出高人风采,宗师气度。

    当然,这是在别人看来,在宁渊眼中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人修为的确不弱,体内真元也是雄厚磅礴,但却汹涌非常,澎湃至极,宛若怒海冲堤一般,隐隐有失控的趋势,若非如此,他体内的真元也不会外散出体,应当是内敛十分,浑然无缺才是。

    这就是境界不足,又借助外力强行提升自身修为根基,看这老者的模样,若是不尽快将自身境界提升,巩固这一身迅增进的修为的话,不需要多久,他体内的真元便会彻底失控,反噬自身,然后走火入魔,到时候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不过这老者似乎不清楚这一点,此刻仍是催动真元,凌空踏虚而来,明显是使用了十分精妙的身法,脚下缩地成寸,数步之间,便已拦在了宁渊身前。

    见此,宁渊忽然感到有些好笑,这人也是心大不怕死,就他现在这情况,竟然还敢动用体内真元,他就不怕这真元失控后直接给他来个自爆么。

    想到这里,宁渊微微往后退开了一步,这倒也不是他怕,只是不想等下溅得自己一身血。

    见此,那老者没有言语,立于虚空之中,目光在宁渊身上来回扫视着,眼眸之中神情变幻不定。

    这人审视的眼神,让宁渊微微皱起了眉来,随即说道:“我并无恶意,只是想要过这天南关回北域,可否让个路?”

    “入关?只是入关而已么?”听此,那老者却是冷然一笑,望向宁渊,一双眼眸之中,竟是陡然透出了几分冷厉杀机。

    “嗯!”宁渊眉头微微一皱,他能感受到,此人眸中透出的杀机。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

    宁渊与这老者素未蒙面,按照道理来说不应有什么仇怨才是,就算宁渊方才闯入这天南关破了此人一掌,但他也不知道为了这点小事就对宁渊动起杀机吧。

    能活到这把年纪,修成这一身修为,哪一个不是人老成精的人物,心胸如何都不该狭隘到这等地步。

    若不是因此,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此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心中方才动了杀念,或者说,此人之所以会在这天南关,就是为了要取他宁渊的性命。

    是谁呢?

    神武圣殿?

    三大圣地?

    四大神宗?

    还是那妖族十大皇脉?

    心念之间,宁渊眸中也是多出了几分冷意,他真的不知道是谁在针对自己,不过这不重要,是神武圣殿也好,妖族十大皇脉也罢,对于宁渊来说并没有多大区别。

    所以宁渊没有多言,注视着眼前这老者,体内罡元随之运行,蓄势待。

    见此,那老者也是冷冷一笑,不再做丝毫伪装,眸中杀机暴起,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激动,冷喝道:“幻化之术,哼,这点小小伎俩也想要蒙骗老夫,可笑!”

    一声冷喝之间,这老者已是暴起出手,根本不给宁渊半句反驳的机会,就要将他判定为幻化成人的皇血妖族斩杀在这天南关之上。

    老者身影暴起的瞬间,体内雄厚磅礴的真元随之催动,这真元原本就有了失控的趋势,此刻一经催动,就如若怒海决堤一般,磅礴真元滚滚倾泻而出,在虚空之中凝化成一只巨掌,又是朝宁渊轰击而去。

    他并未使用什么高深的武诀战技,不是他不想用,而是体内逐渐失控的真元,让他根本无法施展出武诀。

    虽然施展不出武诀,但这地劫之境的修为摆在哪里,一身雄厚真元爆之下,这威能也是恐怖非常。

    以力压人,这就是老者心中的打算,他十分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也正是因为如此,一出手便毫无保留,不顾真元失控的风险,催动真元爆,一身绝强根基尽展,欲要将宁渊硬生生轰杀在此。

    他相信,就算自己无法施展武诀,但这样的攻势,也不是一个先天道境的小辈能够抵挡的。

    只要杀了这个先天道境的小辈,那么自己体内真元失控的隐患便能够彻底解决,还能得一件至宝,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怎能放过?

    心念之间,威势汹汹的一掌已是朝宁渊轰杀而去。

    与此同时,骤听风声呼啸而起,宁渊身影骤然消散,化作道道剑光纵横而出。

    风之极意,剑之极,不及眨眼的瞬间,那轰杀而来的巨掌骤然崩碎,一道剑光横空而过,却没有趁势杀向那老者,反而是冲入了天南关之中,欲要穿关而过。

    宁渊可是没有忘了自己的目的,是要过这天南关回北域,而非杀了眼前这人。

    现如今,这天南关之中不知道隐藏了多少高手,除此之外,还有雄关大阵以及那墨门机关,真正是凶险万分。

    这老者虽然体内真元濒临失控,但到底是地劫之境的修为,要解决他多少得费些功夫,若是被缠住,让天南关之中的其他高手赶来,在动阵势的话,那事情就真正麻烦了。

    所以宁渊是毫不恋战,一剑破了那来势汹汹的一掌之后,就转而冲入天南关中,凭借风之极意,应当能够在那些人没反应过来之前闯过这天南关。

    只是宁渊没想到,他方才冲入这天南关内,虚空之中便猛地降下了一股恐怖无比的压力,重重镇压在了他躯体之上。

    与此同时,天南关内一道剑光绽放,破碎虚空,向宁渊直斩而来。

    ps:这段时间网线不能用,只能手机,分章节很麻烦,所以基本都是合在一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