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无标题章节
    离别难免会有几分伤感,不过这一次却是不一样,小虎儿受到了打击太大,回过神来后就直接现出了原身,追向宁渊就是一阵狂咬,搞得宁渊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般跑进了传送阵,不要说什么伤感了,连一声告别都来不及与君青衣说,这传送阵法就动了。

    传送阵法的原理都是一样的,先是锁定空间方位,随后动阵势,打开虚无世界,以此进行传送。

    这虚无世界乃是开天辟地之后残留的原始混沌凝聚而成,无边无际,依附着这一方天地而存在,是天地的暗面,以阵法之力遁入其中,穿梭混沌,便能达到咫尺天涯,一步万里的效果。

    这也是一切传送阵法的基础,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驱动阵法的力量核心,这一点决定了阵法传送的度与距离。

    就好像是用妖兽内丹作为力量核心来驱动的传送阵法,那么至多就能挪移个几万里,并且还要浪费数个时辰的时间。

    妖庭的传送大阵自然不可能是这种低档货色,以龙脉之力驱动,周天星辰之能加摧,只需片刻时间,就能够传送出千百万里,并且十分稳定,几乎不可能出现什么空间失衡,传送失败的情况。

    正是因为如此,阵法动之后,还不等宁渊有什么感觉,这传送就结束了。

    阵势停止运行,笼罩着周遭的耀眼白光也随之散去,四周景物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已不再是那峰入云海的云龙峰,而是一座寂静的山谷,四周空无一人,只有这一座空荡荡的传送法阵。

    虽说昨日在龙巅上,君青衣以雷霆之势慑服了一众长老,使得十大皇脉联盟不攻自破,但是这不代表一切高枕无忧了。

    相反,因为十大皇脉联盟的破裂,先前在暗中虎视眈眈的人可能要坐不住了,再加上心有不甘的麒麟族与凤族,此刻妖庭之中是暗流涌动,风雨欲来,随时都有可能再起波澜。

    也正是因为如此,君青衣不能与宁渊一起回北域去,反而还要掩盖宁渊离去的消息,否则,若是十大皇脉知晓宁渊要从天南回到北域,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所以到现如今,十大皇脉在妖庭之中的一众长老还不知道宁渊已经离开了,君青衣也十分干脆,直接将宁渊传送到了这距离天南关不过十里的山谷来,方便宁渊的同时,也是掩过了许多人的耳目。

    此地是北域与妖界的交界之处,地理位置特殊,北临人族雄关天南,南近妖界重城孤云,两族交界交战之地,有战事之时自然是狼烟百里,遍地烽火,没有战事的话,这就成了双方的一个缓冲地带,无论是人还是妖,没事都不会在这个地方闲逛,因为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以妖庭现如今的局势,自然不可能妄动兵戈,北域在神武纪之后实力大减,固守天南关已是勉强,更不可能出兵攻伐妖族。

    所以此地迎来了一段长久的平静,山谷之中绿草青青,树木成林,林中鸟鸣虫吟,好似一处远离外界喧嚣的世外桃源,只是那绿草之中偶尔可见的几具森白尸骨,在无声言述着过往生的一切。

    “砰!”

    只听一声碎裂声响起,宁渊脚下的传送法阵光芒尽散,一道道阵纹随之破碎,化作虚无消散。

    对此宁渊并不意外,妖庭并未在这一座山谷之中建立传送大阵,君青衣是借助妖族龙脉进行定位,方才将他送到这座山谷里的,这等同于一次性单向机票,用完就完了,以后宁渊想要回妖庭,要么老老实实的走过去,要么去使用孤云城之中的传送法阵。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宁渊只想尽快赶回宁家,三年的时间太过漫长,谁也不知道会生什么,先前在妖庭宁渊还能强压住心中的担忧,如今临近北域,这担忧却是如何都压不住了。

    心中担忧之下,宁渊直接催动了风之极意,身影化作一道剑光破空而出,在天穹之中遗留下了一道久久不消的剑痕。

    此地仍旧属于妖界疆域,宁渊闹出这么大的动作,自然引起不少人注意,但现如今归家心切的宁渊也不顾上那么多了。

    不顾体内罡元损耗,宁渊将风之极意催动到了极限,身化剑光破碎虚空,不过片刻之间,就飞出了十里,来到了天南关之前。

    临近天南雄关之后,那碎空而行的剑光终是一停,剑光散去,宁渊身影浮现,立于天穹之中,凝望着眼前这一座屹立万年的天南雄关。

    城高千丈,巍峨雄伟,城墙石壁皆以金刚岩铸造而成,在烈日照耀之下,散这钢铁一般的冰冷寒光,上百块金刚岩叠连,浑然一体,上下不见一丝一毫缝隙,只有一道道暗金色的纹路闪动,将整座雄关连为一体。

    这金刚岩是一种极其特殊的矿石,只有在山峦核心之中才有可能出现,一成便是方形,高达千丈,浑然无缺,坚不可摧,就是先天神兵都无法在金刚岩之上留下一道痕迹,又水火不侵,连真元都难以将其炼化。

    因此这金刚岩不能用来铸造兵器战甲,但却是绝佳的建筑材料,无论什么建筑,只需要加入一块金刚岩,那么这建筑上下的石块便会全数融为一体,上下浑然无缺,还可吸收大地之力强化自身,坚固无比,足以屹立万年不倒。

    上古神战,神州破碎化为五域,中域位中,妖地位南,魔渊位西,妖界位东,四域分别被无尽之海分隔,唯有北域仍旧与妖界接连一起,因此北域人族与妖界妖族时有冲突。

    不过上古之后,北域迎来了神武纪元,武者如云,高手众多,更有武神这等绝世强者坐镇,妖界实力虽也不弱,但也不敢与北域争锋,因此双方虽时有冲突,但始终没有爆过真正的大战。

    但武神战败身陨之后,妖族便开始蠢蠢欲动,神武圣殿见此,便请出了武神四友之一的神阵子前往天南,建造起了这一座天南雄关,抵御妖界进犯。

    神阵子才是一位奇人,不仅仅是一位阵法大宗师,在墨门机关之术上也有着非凡造诣,乃是与墨门先圣平辈论交的人物。

    他为了建造这天南雄关,破碎了千座高山,取得这千块金刚岩,以阵法融合墨门之术,将这千块金刚岩作为雄关基石,天南雄关依此而成。

    有千块金刚岩作为根基,再加上神阵子布下的阵法与墨门之术,这天南雄关接连周遭地势,纳千山之力为一体,浑然无缺,坚不可摧,再加上北域之中笼罩的武神元功,纵是妖族实力非凡,也没有办法冲破这天南雄关。

    从此这天南关就成了北域的第一门户,抵挡妖族的不破壁垒,妖族数次想要攻入北域,最终都被挫败在了这天南雄关之下,丢下无数尸体狼狈而回。

    凭借这一座天南雄关,神武纪终末之时已经实力大损的北域,依旧抵挡住了妖族的兵锋,使得不能进入北域半步。

    直到三大圣地背叛,神武圣殿沦陷,神武纪彻底终结,让北域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妖界为了取回龙脉起兵攻来,以十大皇脉为主,妖族千万妖兵攻杀而至,在这天南雄关之下血战整整三月。

    天南关虽是坚不可摧,但再坚固的关卡也需要人来守卫,实力大损,又四分五裂的北域,怎有可能守得住这天南关?

    因此,在妖族不惜一切代价的强攻之下,这天南雄关被攻破了,妖族肆虐的北域乱世由此而起。

    也是趁着这个机会,三大圣地整合了北域各大势力,反攻妖族,荡平北域,建立七国,彻底稳固了三大圣地北域主宰的地位。

    这就是天南关的历史,在这一座巍峨雄关之下,不知道倒下了多少尸体,掩埋了多少亡魂,以至于这天南关下的大地,已经化作了一片深沉的暗红色彩。

    被无数血液浸染的泥土之中,还不时可以见到没有收敛的森森白骨,狂风呼啸而过,带起一阵浓重刺鼻的血腥味,如何都挥之不散。

    雄伟,壮烈,苍凉,眼前这一座屹立了千万的关卡,给予了人一种难以形容的震撼。

    纵然没有战事,这里仍旧是一片战场,满目疮痍,血腥遍地,肃杀之意笼罩着这片天地,置身其中,感受到的是冰冷彻骨的寒意,似连灵魂都要冻结一般的冰冷,哪怕此刻是正午,天穹之中烈日高挂,也无法将这冰寒驱散。

    宁渊立于虚空之中,凝望着这座屹立万年的天南雄关,微微皱起了眉来。

    此时此刻,在他的感知之中,这天南关散着无比危险的气息。

    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一头蛰伏在深渊之中的巨兽,虽然没有爆出惊天动地的威势,但在那黑暗深渊之中隐隐透出的气息,仍旧是让人感到了无边的恐惧,仿佛它随时都会苏醒过来,将一切惊扰它沉睡的事物全数碾碎吞噬一般。

    危险,无边的危险!

    这也正是宁渊此刻皱眉的原因。

    以宁渊现如今的实力,便是对上地劫顶峰的强者,都有一战之力,纵是不敌,也能安然退走,但是此刻,这天南关所透露出的气息,竟是比一位地劫顶峰的强者还要恐怖几分。

    这明显不合理,自从神武纪终结之后,北域实力大损,武道修行之路日渐艰难,先天之境就已是少见的高手了,先天神境更是神龙见不见尾一般的存在。

    就连那曾经主宰北域的三大圣地,号称武神传承的神武圣殿,都没有多少先天神境的高手,其中最强之人,至多就是人劫顶峰的修为,地劫几乎不可能存在。

    那么这天南关是怎么一回事?

    宁渊皱眉,随即猛地想到了什么,神色顿时一变。

    的确,若是三年之前,这北域不可能出现神境地劫的强者,但是三年之后的现在呢?

    三年,不算漫长,但也决计不短,尤其是对于神武圣殿来说,若神武圣殿真的承接了武神传承,那么这三年时光,神武圣殿之中未必不能出现一位地劫神境的强者,甚至更强的存在。

    如果神武圣殿的实力真的壮大到了如此地步,那么当日因血龙胆而结下的恩怨……

    心想至此,宁渊目光不由一凝,冷冷扫视了前方的天南雄关一眼,不再迟疑,身化剑光纵横而出,直这天南雄关飞去。

    神州破碎之后,北域与妖界虽仍旧接连在一起,但也同样遭受到了波及,两界接连之处,崩裂开了一条长达千丈的巨大深渊,深渊无尽,自有禁空之力,飞鸟不过,深渊之中残留着那一场上古神战的余劲,跌入其中,十死无生。

    这一条深渊,将北域与妖界近乎横拦斩断,只剩下天南关所在之处接连着,宁渊想要回到北域,这天南关是唯一的路径。

    虽然这条路不好走,处处都透着凶险,但现如今不管他是龙潭还是虎穴,宁渊也要闯过去。

    当然,硬闯只是迫不得已的办法,宁渊又不是要攻破这天南关,他是人族,要回北域去,这合情合理,只是在天南关借个路而已,用不着打生打死吧?

    再且说了,这天南关之主可是天南王,凭借朝阳这一重关系,放自己过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和和气气的上去打个招呼,然后过关回家,这不是很简单么?

    宁渊这么想着,剑光破空之势也随之一欢,身影凝现,直往天南关城头落去。

    这倒不是宁渊想直接上城头,而是这天南关根本没有城门,宁渊没办法,只能飞到城头打个招呼了。

    只是他方才临近,便听关内传来一声冷喝:“妖孽,老夫在此,你也敢来前来放肆,自寻死路!”

    一声冷喝之中,惊人威势爆,不等宁渊临近,天穹之中便凝聚出了一直巨大无比的手掌,宛若一座万丈高山,朝宁渊悍然轰击而下。

    ps:家里装修断了网,这章是手机上传的,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有问题的话明天才能修改,实在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