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一体双魂
    也许是坦然身份之后,卸下了心中一重枷锁,君青衣少了往日那几分拘束,见宁渊那还有些心有余悸的神情,不由得一阵轻笑,笑得十分之开心,显然对自己这番戏弄十分之满意,先前被宁渊惹出来的恼怒也是消散了大半。

    她是开心了,但宁渊却很不好受,君青衣的演技太好,再加上这话语引导和先前的疑问,刚才宁渊已经是信以为真了,由此可想而知,他内心遭受到了多么巨大的打击,留下了多么大的一片心理阴影。

    得意了一阵之后,君青衣转眼一望,见宁渊还是一副很是受伤的表情,又是不由得一笑,随即身影翩然转动,一阵阵光华随之绽放开来。

    “嗯?”这突然举动让宁渊有些意外,抬头望向君青衣,只见那柔亮的光华之中,一道身影变幻,随后渐渐清晰。

    片刻之后,光华散尽,君青衣身影随之渐渐清晰,最终站定在宁渊身前之时,宁渊这才现她身上多出了几分变化。

    容颜不改,仍是如若先前那般倾城绝美,只是眉宇之间少了几分英气,微勾的唇角多了三分柔美,似有星光莹然的眸中,不见以往妖皇的威仪,而是透出了几分让人心醉沉迷的女儿妩媚。

    依旧是原来的模样,但这气质却是皆然不同,先前君青衣予人的感觉,是公子翩翩,丰神如玉,如今则是美人倾城,风华绝代。

    虽只是气质上的变化,但却人感觉却像是彻头彻尾的换了一个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见这般的君青衣,宁渊也不由得呆住了,回过神之后,目光便不由得往下移去,顺着那雪白如玉的颈间往下,掠过那精致的锁骨,方才停了下来。

    注视着那被一双峰峦撑起的九龙帝袍,宁渊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那一刻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这般的神情,让君青衣眸中闪过几分羞恼与无奈,不由白了他一眼,说道:“难道男人的心思,就只会放在这些事情上面么?”

    宁渊倒也不在意君青衣的白眼,轻笑说道:“这是天性使然,再且说了,我这也不是害怕以后会饿着孩子么?”

    “饿着孩子?”君青衣先是有些不明所以,但随即便反应了过来,羞怒万分的瞪了宁渊一眼,怒声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宁渊却是十分认真,上前一步说说道:“胡说?这可不一定,昨夜的事情我虽然大半都记不住了,但感觉可是没忘,我记得是整整九……”

    “你还说!”宁渊这话方才说道一半,君青衣就有些受不住了,恶狠狠的瞪着宁渊,若不是害怕伤到他,君青衣说不定早就一掌把他打飞了。

    这家伙的脑子里究竟塞满了什么,昨夜什么都记不住,就唯独这件事情记得这么清楚,九次,九次你个头!

    回想昨晚那一夜荒唐,君青衣心中是万分后悔,后悔自己昨晚只拿出了千日醉,让这个家伙还剩下那么点意识,若是拿出醉生梦死出来,他肯定什么都记不住,这样一来,他哪里还能拿这件事来调笑自己?

    见君青衣满脸羞红的模样,宁渊不由得一笑,探手揽住了她的腰身,贴近她耳际轻声说道:“名字我都已经想好了。”

    “你……”见这家伙几分无赖的模样,君青衣是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她知道,自己越是生气,调戏她的某个家伙就越是开心。

    所以君青衣干脆无视了宁渊的话语,转入状态,神色郑重的说道:“你体内的龙魂与神魂虽已然融合,但彼此之间仍旧有些排斥,所以你以后不要轻易使用神魂之力,尤其是当初那一式以神御剑催的剑招,决计不可再动。”

    话语之间,君青衣眸中透出了几分心有余悸的神情。

    君青衣虽不了解六灭无我剑二三,但当初在龙巅上亲眼见宁渊施展,一式灭杀催动生死阴阳的凤主之后,君青衣便感受这一式六灭之剑的恐怖威能,也明白这一剑对于自身的致命反噬。

    这一次因为有天龙皇与天龙九鼎在,宁渊能够保住一条性命,但是下一次呢?有谁能够保证他还有这么幸运呢?

    所以君青衣希望宁渊不要再动用这一式剑招,尤其是现如今,他体内神魂与龙湖还有些许排斥的时候。

    “龙魂,神魂?”听此,宁渊有些不解的望向君青衣,问道:“我体内怎么会多出一道龙魂呢。”

    “若非如此,又怎能保住你的性命?”君青衣摇了摇头,与宁渊说起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

    片刻之后,宁渊总算弄清楚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来自己真的在鬼门关逛了一圈啊,不过好在,最终还是逛了回来,没有走远。

    心想至此,宁渊搂住君青衣腰身的手微微用力了几分,近乎将她揽入了怀中,随后玩笑说道:“看来要多谢妖皇陛下救命之恩了。”

    “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是教训!”见他这副模样,君青衣就知道这个家伙根本没有往心里去,不由得瞪了他一眼,说道:“以后遇事切记三思后行,不要一心想着自己一人处理,真以为你是神么,就算是也不能这么……”

    听着君青衣一点一滴的嘱咐,宁渊脸庞之上浮现出一丝微笑,待她说完之后,方才十分认真的说道:“知道了,我会记着的。”

    “最好是这样。”君青衣幽幽叹息了一声,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改变宁渊,只是希望他能记着这几分叮嘱,心中有几分顾忌,不要什么时候都拿自己性命去拼。

    宁渊没有言语,只是探手轻抚着君青衣凝墨般的长。

    对此,君青衣心中也是无奈,有些无力的道:“别的我不管,但你万万不能再动用那一式剑招,最好连那一口上古神兵都不要轻易使用,若是神魂之力损耗太大,你体内龙魂与神魂之间的平衡极有可能会被打破,后果十分严重,你千万记着了。”

    神魂不比肉身,无论修炼到何种地步,都有着极其脆弱的一面,若是被外界力量侵入,那将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就比如说神魂融和,两个人的神魂,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共存的,若是强行融合在一起,那只有两个结果,要么玉石俱焚,双方同时崩溃,要么一者吞噬另一者。

    为了保住宁渊的性命,君青衣将自身龙魂一分为二,将其中之一融入宁渊体内,这分出的一道龙魂,是纯粹的神魂力量,没有半分自我意识,但就是如此,也无法与宁渊的神魂融合在一起。

    最后还是天龙皇出手,再加上天龙九鼎的本源之力,才将君青衣的龙魂与宁渊的神魂勉强融合。

    之所以说是勉强,是因为这融合,并不是一体不分你我的融合,而是一体共生,双魂并存的融合。

    双魂一体共生,彼此之间维持着一个平衡,从而达到以魂养魂的效果。

    这样的局面,对于宁渊来说是有利有弊。

    好处就是,一体双魂的宁渊,拥有着远常人的神魂之力,当他踏入神境地劫,甚至能够以此修成双元神,同出一源,却又同源双分的两个元神!

    地劫之境,便是主修元神,能可修成两个元神的宁渊,在这个境界之中能够获得无比巨大的收益。

    但这一体双魂也是弊端,神魂与龙魂虽然处于共生并存的状态,但终究不是一体,彼此之间难免有所排斥,除此之外,双魂之间的平衡也十分脆弱,一点小小的问题都可能导致这平衡破碎。

    一旦这平衡被打破,双魂便会产生剧烈冲突,到时候,轻则神魂受损,神智不轻,重则玉石俱焚,形神俱灭。

    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昨晚的一夜荒唐。

    君青衣为宁渊平复了双魂之间的排斥,并且加强了龙魂与神魂之间的平衡,使其不会被轻易打破。

    这也就是为什么,此刻君青衣眉宇之中透着几分疲惫的原因,处子初啼,半醉之间的宁渊又不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君青衣还得分出心神来为他平复双魂,这么疯狂缠绵了一夜,梅开九度,整整就此啊,可想而知其中何等艰辛?

    就是君青衣拥有天龙血脉,一身实力堪比天劫顶峰的强者,也有些受不住,心神具疲。

    见君青衣眸中几分疲倦,明白其中原因的宁渊不由得摇了摇头,有些心疼的说道:“昨夜你为何不与我直说呢?”

    君青衣白了他一眼,说道:“千日醉黄粱有温养神魂,平复创伤之效,若是不饮,如何为何平复双魂之间的排斥。”

    “起码用不着喝得那么醉啊。”宁渊摇了摇头,随后回想起了什么,转而问道:“对了,你还未告诉我,昨夜之后,为什么要让尹歌来顶替呢?”

    听此,君青衣眼神变得有些躲闪起来,低声说道:“这重要么?”

    宁渊摇了摇头,说道:“重要倒不是很重要,只不过很想知道为什么。”

    “哼!”君青衣冷哼了一声,背过身去,说道:“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是不会懂得珍惜的。”

    “啊?”宁渊一愣,有些错愕的望着君青衣,问道:“就因为这个。”

    “不然你以为是为什么?”君青衣别过头说道,她当然不会与宁渊说,这主要是因为她自己不敢承认,又怕宁渊回到北域之后不回来了,实在没有办法了,这让尹歌上去顶替。

    如此一来,宁渊在妖庭之中有了几分牵挂,自然不可能一去不回,就先让尹歌绊住他,等自己什么时候做好准备了才去和他摊牌就是了,反正给尹歌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和自己抢不是。

    宁渊自然不知道其中还有这么多原因,望着口是心非的君青衣,不由得感叹这女人心果然是海底针,摸到死都摸不透啊。

    心想至此,宁渊摇了摇头,看来今后在他的人生之中,又多了一个招惹不起的对象啊。

    以后若是自己带君青衣回宁家,那要怎么和老太君解释清楚。

    “奶奶,这位是妖庭之主,妖族之皇,是您未来的孙媳妇。”

    自己的孙子在外面逛了几年,回来的时候就带了一位妖皇回来当媳妇,这对老人家的冲击是不是太大了一些。

    还有纪无双那边……

    心思之间,宁渊忽然回过神来,转而望向了身后的传送阵法,再看向君青衣,眼神之中多出了几分沉重。

    似感受到了什么,君青衣回过身来,迎上宁渊的目光,轻笑说道:“要回去了么?”

    “嗯。”宁渊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不如你与我一起回去吧。”

    听此,君青衣摇头一笑,说道:“你不要忘了,我可是妖皇呢,如今妖庭局势未稳,如何能够轻易离开妖庭?”

    “这倒也是。”虽早已明白这一点,但听此宁渊心中还是多出了几分失落,但随即他便强压了下去,轻笑说道:“那等我处理好北域的事情,便回来找你。”

    “呵!”君青衣注视着宁渊,眸中目光透出几分玩味,轻声问道:“真的还会回来么?”

    宁渊眉一挑,说道:“我像是一去不回的样子么?”

    “呵呵,现在不是,以后就说不定了。”君青衣唇角微勾,笑容之中却是多出了三分冷意,说道:“我可是听说了,你在北域之中还有两位红颜知己,一位是天南的朝阳郡主,一位是天音一脉的传人,皆是人间绝色,倾世佳人,只怕有些人沉醉温柔乡,之后什么都忘了呢。”

    宁渊:“……”

    八卦害死人啊,到底是哪个揭他老底的?

    “嗯嗯,看来我是猜对了呢。”君青衣冷冷一笑,贴近宁渊身前,轻声说道:“怎么不说话了呢,心虚了么?”

    听此,宁渊终是回过了神来,望着身前微笑的君青衣,没有说话,只是一手揽住了她的腰身,随即将她横抱了起来,

    君青衣却不似先前那般慌乱,靠在宁渊怀中仰望着他,有些无奈的问道:“你又要做什么?”

    她是吃准了宁渊就只敢吓唬吓唬自己,所以才丝毫不乱。

    听此,宁渊微微一笑,轻声道:“你说呢?”

    话语之间,宁渊快步踏出,抱着君青衣直接来到了一块白玉石旁,这云龙峰位于龙巅上,峰入蕴含,因此经常遭受罡风侵袭,罡风入刀,将云龙峰上独有的白玉石削断,便成了一块块巨大的石床,表面光滑如玉,温润非常,还有灵气蕴藏其中,比一般的玉石不知道要珍贵多少。

    只不过这些东西还入不得妖族十大皇脉的眼,其他人也不敢来这云龙峰上收集,因此这云龙峰废弃之后,峰上的白玉石就一直积放在这里。

    眼见宁渊抱着自己走到了这白玉石床旁,君青衣总算是明白了什么,神色一乱,不由失声道:“别闹了,待会……”

    话语未落,宁渊已是欺身而上,又一次吻住君青衣的唇。

    “别……”突遭袭击,君青衣先是一呆,随即慌乱的挣扎了起来,双手不住的推在宁渊肩头。

    宁渊却是丝毫不理,一手抓住了君青衣的皓腕,另一手揭开了那件九龙帝袍。

    可怜这龙脉之气凝聚而成的九龙帝袍,虽有万法不侵,神魔辟易之力,但现如今却是挡不住这一只魔爪,轻易便被解开了。

    感受九龙帝袍被解开,君青衣彻底慌了,这家伙不会是在真的吧,这里可是云龙峰,不是在妖庭之中的寝宫,虽然她之前就布下了结界,没有谁能窥视或者进入此地,但谁也无法保证会出什么意外状况啊。

    就算退一步来说,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但这也不是让他这般放肆的理由啊。

    心中羞怒交加之下,君青衣便要挣开宁渊,以她如今的实力,只要动用那么一点龙脉之力,就足以将这家伙震飞出去了……

    只是还不等那龙脉之力运转催动,一只略显粗糙的手掌便探入了九龙帝袍之中……

    “你……”

    君青衣眼神一颤,身子顿时软绵无力了几分,方才要聚起的反抗与挣扎顿时消失无踪了。

    轻吻片刻之后,宁渊起身一望,见身下的人儿渐渐无力,面泛红晕,眸中更是升起了一片妩媚的迷离,口中不住喘息着,美,美得惊心动魄。

    见此一幕,原本只是想要戏弄一番的宁渊,心头也是一震,不由自主的俯下了身,再一次吻住了君青衣。

    便是在这局面渐渐走向难以控制的时候,忽然,一声颤抖的话语在两人耳旁响起。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一声话语,让宁渊与君青衣同时一怔,脸庞之上的神情顿时僵硬了起来,艰难的往这一声话语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是这白玉石床边上,一个小小的人儿怔立原地,精致的小脸之上满是错愕神情,连头上歪了的虎头小帽都没去注意,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宁渊与君青衣。

    “虎儿!”

    “那个你听我解释。”

    “啊啊啊,你这个死变态,人渣,败类,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ps:两章二合一,这段时间家里装修,三途忙得焦头烂额,昨天更新的第三百二十九章重复了,现已经修改了,没看到的朋友只要刷新一下就好,对大家造成的不便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