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荒唐背后
    “我的天啊!”听尹歌的回答,宁渊不由得捂住了脸。

    虽然没有到最坏的地步,但同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尹歌郡主,君青衣的妹妹!

    这下子该怎么办?

    好一阵,宁渊才缓过神来,看向了楚楚可人的尹歌,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问道:“昨天晚上,我真的与你……”

    听此,尹歌小脸一红,不由得低下了头,用微不可为的声音说道:“嗯!”

    宁渊神情僵硬了一下,好一会儿之后才继续道:“能不能告诉我,昨天晚上到底生了什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宁渊话语之中,尹歌一直低着头,不过仍是可以见到,一片动人的红晕迅在她脸颊之上蔓延开来,让她把脑袋埋得更低了,直至片刻之后方才压住了心中的羞怯,低声说道:“昨夜公子与皇兄都喝醉了,皇兄让我带公子你回来休息,然后……”

    “君青衣!”听此,宁渊总算是醒悟了过来,话语之中不由得多出了几分怒意来。

    见宁渊如此激动,尹歌也是一惊,连忙起身说道:“公子别生气,此事尹歌是自愿的,与皇兄无关。”

    “什么?”宁渊愣了一下,望了尹歌一眼,却见她身上的毛毯又落了下来,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

    “啊!”宁渊的目光让尹歌回过了神,连忙用毛毯重新裹住了身子,随后怯生生的说道:“宁公子,此事是尹歌自愿的,非是公子强迫,公子无须自责,也非是皇兄之过。”

    “自愿的?”这话让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随后上下打量了尹歌一眼,许久之后,方才出声问道:“我想我与你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这就以身相许了,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嗯。”尹歌点了点头,随即又连忙说道:“虽然只是第一次相见,但对宁公子,尹歌已是仰慕许久,尤其是三年之前,公子一人独闯妖庭,斩麒麟战神,灭凤主元神,助皇兄登位,这些英雄事迹尹歌一直……”

    “好了!”却不等尹歌说完,宁渊便骤然出声打断了她的话语。

    “公子……”尹歌抬头望向宁渊,似不知他为何怒,神色变得有些慌乱无措,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分外怜惜。

    宁渊却是不为所动,冷声问道:“君青衣在哪里?”

    “这……”似听出了宁渊的语气变幻,尹歌神情也是一顿,低下了头,轻声言道:“尹歌也不知。”

    听此,宁渊目光之中多出了几分冷意,再次问道:“你真的不知么?”

    感受着宁渊话语明显透出的几分怒意,尹歌心中不由得一阵苦笑,低声道:“皇兄为公子准备好了前往北域的传送阵之后,便进入了妖庭圣殿闭关,任何人都不能打扰。”

    “闭关?”听此,宁渊目光一冷,随后也不在多言,拿起地上的衣物便穿戴了起来。

    见此,尹歌也是从床上起身,走到宁渊身旁,轻声道:“让妾身服侍公子穿衣吧。”

    只是宁渊完全没有理会,仍旧在自顾自的整理着衣物。

    见此,尹歌摇了摇头,轻声言道:“皇兄已经为公子准备好了前往北域的传送阵法,公子若是想要回去,待会儿只需前往云龙峰,有人会送公子离开的。”

    听此,宁渊终是回身望向了她,说道:“回去告诉君青衣,我在云龙峰等着,若是不来,那我就自己找。”

    说罢,宁渊也不理会尹歌的反应如何,便转身离去了。

    尹歌站在原地,注视着宁渊离去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方才出了一声轻叹,神色无奈的说道:“看来男人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呢,我的妖皇陛下,尹歌这一次真的是尽心尽力了,你可万万不能怪我啊。”

    话语之间,这少女身影骤然变得虚幻起来,下一瞬,破碎开来,随风消散,再也不见那一道妩媚动人的身影。

    ……

    云龙峰,龙巅分峰之一,峰形似龙,直入云海,因此被称之为云龙。

    在这云龙峰上,设有一座传送法阵,以龙巅之中的龙脉之气为源,动法阵,穿梭虚无,一瞬万里。

    只是这妖庭没落之后,这云龙峰的传送法阵就少有人使用了,连守卫此地的妖兵都被撤了去,使得这原本意义重大,守卫森严的云龙峰,渐渐的变成了一处无用之地,平日里几乎不会有人前来,十分僻静。

    峰入云海,烟云飘渺,在这云龙峰上,宁渊静立着,沉默不语,心中却是思绪万千,久久难以平静。

    此刻宁渊心中所想,无疑是昨夜所生的一切,一晚荒唐,一夜缠绵。

    虽然现在,宁渊还是无法确定那人是谁,但他可以肯定,绝不会是尹歌。

    原因很简单,感觉!

    昨夜他虽是醉得厉害,几乎什么都记不清了,但那感觉他却始终不曾忘记,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

    因为那不仅仅是肉体之上的欢愉,还有神魂之间的水乳交融,不分你我。

    这般的感觉,绝非是尹歌给予的!

    那究竟是谁呢?

    宁渊心思翻转之间,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脚步。

    回身望去,之间烟云飘渺之上,一道身影翩然而来,仍是风姿绝世,只是眉宇之中,多出了一丝挥之不去的疲惫之色。

    “你来了。”

    见君青衣,宁渊眸中神色一阵变幻,先前想了许多,如今开口,却只是这平平淡淡的一句。

    君青衣点了点头,随即望了一眼宁渊身后,只见道道神光闪动,在虚空之中勾勒出阵势道纹,正是云龙峰之上的传送阵法,并且已经开启了。

    君青衣望着宁渊,唇边勾起一丝淡淡笑意,问道:“饯行酒已经喝了,怎么,还不走么?”

    听这平静的话语,宁渊目光一凝,注视着君青衣,问道:“马上就走,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先给我解释一下,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面对宁渊那质问的眼神,君青衣淡淡一笑,说道:“这便要问你自己了。”

    “君青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