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不妙
    “啊……”

    脑海之中传来的一阵痛楚,让宁渊自从沉睡之中苏醒了过来,还未来得及查看一下周围的环境,脑海之中的痛楚又是加剧了几分,同时带来了一阵眩晕昏沉的感觉,异常难受。

    头疼,眩晕,宿醉之后的不适感,宁渊已经是许久没有经历过了,现如今再次重温,依旧是那么的难受,让他不由得甩了甩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但貌似没有起到多大作用,脑海之中还是昏沉沉。

    千日醉黄粱,这酒的确对得起这个名字,以宁渊现如今的修为,再加上这苍龙战体的强横,都醉成了这副模样,若是换成普通人,只怕这一杯酒下去,真的就要千日不醒,活生生醉死其中了。

    “这酒劲实在太大了,看来以后没事还是不要喝那么多的好。”宁渊甩了甩头,让脑子略微清醒之后,便坐起了身来,这时他方才现,现如今自己所在的地方,已不是那与君青衣饮酒的庭院之中,而是一处寝宫之内。

    这一处寝宫不止清幽,壁上书画满目,还有琴台古弦,少了几分宫廷庄严,多了几分文雅之气。

    宁渊虽然对这布置格局什么的不是很了解,但扫视了周遭一眼,也能从这布置格局之中感受到几分女儿韵味,再加上虚空之中萦绕的清幽气息,处处皆是言明了,这是一女子的寝居之所。

    当然,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宁渊现,自己正睡在一张暖玉床之上,床榻周遭,粉纱红帘垂落而下,这这床榻笼罩在内,若隐如现之中,平添了几分暧昧气息,撩拨人心。

    先前还有些昏沉沉的宁渊,见到这一幕顿时酒醒了大半,往床边一看,只见地面之上,几件衣裳胡乱仍在一旁,宁渊先前穿着的衣服赫然在列,除此之外,便是一件被撕得破碎的宫装,衣裙散落,甚至还能见到一件纤薄柔软的肚兜……

    “这……”见此一幕,宁渊先是一怔,随即脑海之中一阵又是传来剧痛,剧痛之间,一段段残破的记忆自从他脑海之中浮现。

    记忆残破,涌现出的画面更是模糊不清,只是隐隐让宁渊回想起了昨夜,自己醉酒之后的疯狂,还有她的温柔醉人,以及那一夜缠绵。

    等一下,她……

    是谁?

    似想到了什么关键之处,宁渊眼神不由一凝,努力回想昨夜的一切,但记起的只有些许模糊的画面,并且越是回想,便越是模糊,除却了那一番醉人的感受之外,就只剩下一片混乱,还有那沉沉的醉意。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脑海之中一片混乱的思绪,让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心中疑惑之间,还有一丝莫名的缺失与不安。

    “唔……!”

    “醒了?”

    便是此时,宁渊身旁忽然传来了一声嘤咛,温声柔语,慵懒之间,透着让任何男子都把持不住的妩媚,撩拨心神,久久难以平静。

    “嗯?”

    这一声话语,让宁渊终于回过了神,但还不等他动作,两只芊芊玉手便缠住了他的腰,随即一具温润柔软的躯体便贴了上来,不着寸缕的紧贴在他身后,肌肤触碰之间,传来了难以形容的美妙触感。

    然而宁渊却好像是触电了一般,还不等她抱紧就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贴上来那人哪里想到宁渊会突然动作,身子顿时失去了支撑,倒在了床榻之上。

    此时,宁渊也转过了身来,只不过不等他问,一副让人难以把持的画面便映入了他视线之中。

    只见那暖玉床榻之上,一具玉体横陈,细腻肌肤凌胜霜雪,妙曼不失丰腴,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美人倾城,如水如玉。

    再看容颜,更是绝色之姿,一双凤眸之中似有泪光莹动,微微咬紧的唇,羞怯欲泣的模样,楚楚动人,并且在这柔弱之间,又透出了三分妩媚,让人心生怜惜之时,又想要将她霸道占有。

    这是一个完美的女子,起码在女子这方面来说,绝对堪称完美。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世上少有什么男人能够眼见这一幕而保持冷静,尤其是在这床榻之上,还有点点如梅花瓣落一般的落红之时。

    宁渊毫无疑问的是个男人,所以此刻,他也无法保持冷静。

    只不过他无法保持冷静的原因,不是心中升起了什么欲念,而是眼前这一幕,对他造成了太大太大的冲击。

    生了什么?

    究竟生了什么?

    虽然脑海之中是一片混乱,但是看看自己,再看看这床上的人,昨夜生的一切,已经明明白白的摆在了宁渊面前。

    酒后乱性!

    想到这里,宁渊不由得捂住了头,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弄出这种破事来。

    这不应该啊!

    自己不是在与君青衣喝酒的么,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就算自己真的是喝多了酒后乱性,但君青衣在场,没有理由摆不平他啊,难道君青衣也喝醉了不成?

    宁渊心中满是疑问,一时之间没有言语,那床上的少女也没有出声,只是怯怯的望着宁渊,连拿一旁的毛毯遮掩一下自己的身子都不敢。

    片刻之后,宁渊总算是压下了心中混乱的思绪,低头看了看那床上的少女,随后探手拿过一旁的毛毯该到了她身上,紧接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事情已经生了,宁渊只能够尽可能的补救一下,所以他先就问起了这少女的身份,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女子那还好,负责就是了,但如果是君青衣选中的妃子什么的,那么问题就大了。

    这么狗血的事情,千万不要落到自己身上啊。

    想到这里,宁渊心中不由得抽搐了一阵,暗下决定,以后无论如何都不喝酒了,这玩意真的是害人不浅啊。

    听宁渊话语,那少女也是回过了神来,一手握紧了身上的毛毯,随即怯生生的说道:“尹歌,尹歌郡主。”

    “尹歌,郡主?”宁渊先是一怔,喃喃问道:“那么君青衣不就是你……”

    “皇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