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共饮
    功德值极难获取,从激活系统到现在,宁渊也就得过两次罢了,一次是在北乾山妖族秘境之中,救下了歌月而获得了一百点功德,另外一次是在神遗之地,斩杀了修炼邪剑魔胎的楚应天,获得了一千点功德。

    这两次都是不可复制的经历,歌月就不用多说了,神秘非常,深不可测,一般来说根本不会陷入困境,当初之所以会被宁渊救了,那完全是机缘巧合。

    至于那楚应天,不过只是先天道境的修为,之所以价值一千点功德,主要是因为他修炼了那邪剑魔胎,而邪剑魔胎乃是上古禁忌至邪之术,一旦现世,天地共诛,上古之时就被灭绝了传承,到现如今这世间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修炼,就算是有,宁渊也未必找得到,就是找到了也不一定打得过。

    正是因为如此,这两件事情之后,宁渊就再也没有获得过功德值,久而久之,连宁渊自己都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了。

    但现如今,他却拥有了整整十万点功德值。

    这绝对是一比巨款,如果换算一下,宁渊要杀整整一百个修炼邪剑魔胎的楚应天,才能够积攒下这么多的功德。

    这也是宁渊此刻有些纠结的原因。

    这十万点功德值怎么来的?

    难道那凤主也修炼了什么类似于邪剑魔胎一般的邪功,自己干掉了他,就获得了十万点功德值?

    这貌似说不通啊,且先不论这凤主是不是真的修炼了什么邪功,就算是,宁渊斩杀的也只是凤主的第二元神而已,区区一道第二元神,就价值十万功德,那是何等恐怖的邪魔才能够拥有的待遇,凤主虽强,但还远远不到那个层次。

    但如果不是因为斩了凤主,那么他是做了什么事情,才获得这么大量的功德呢?

    心中疑惑之间,宁渊查看了一下系统记录。

    “吸收天龙本源获得开天功德一千点!”

    “吸收天龙本源获得开天功德一千点!”

    ……

    一连串的提示信息浮现在宁渊脑海之中,总算让他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天龙九鼎!

    始祖天龙是创世之龙,开辟混沌,创立天地,身怀开天之功,天龙一族受其福泽,得三纪元不朽,亘古不灭。

    这开天功德,绝大部分赐予了天龙一族,剩余的一部分,则是与始祖天龙分化出的九份本源之力一起,凝聚成了天龙九鼎。

    宁渊将这天龙本源吸收,不仅仅恢复了肉身与神魂的伤势,还因此获得了始祖天龙遗留下的开天功德,这才有了整整十万点的功德值到手。

    “天龙九鼎么?”

    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之后,宁渊不由得摇头苦笑了一阵,先前他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什么大量获取功德值的办法,以后就不用为英雄卡的抽取愁了,结果没想到,白高兴一场。

    这天龙九鼎乃是无上至宝,世间只有九尊而已,现在还被他吸收了一尊,剩下八尊,换算过来也就是八十万点功德值,虽然不少,但也多不到哪里去,完全不能够满足宁渊那几百张英雄卡,用完一张再一张的土豪梦想。

    再且说了,这天龙九鼎可是天龙一族的传承至宝,对于君青衣来说怕是意义非凡,宁渊怎么也不至于为了点功德值,就把这天龙九鼎毁了吧?

    “果然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一点,不要整天白日做梦了。”

    掐灭掉心中那不切实际的想法,宁渊将注意力转回到了这十万点功德值上面。

    功德值的作用巨大,能够直接指定一位英雄进行抽取,想抽谁就抽谁,这一点远非是灵气值能够比拟的。

    灵气值只能够随机抽取,不确定性太大,虽然英雄卡绝大部分都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但有的时候也会出几个鸡肋来。

    就好比如先前那一张剑圣,那灭天绝地剑二三虽然威能惊人,但反噬更是恐怖,若非是天龙皇出手,宁渊早就一命呜呼了,就是如此,他还在天龙九鼎之中整整躺了三年才苏醒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宁渊没有得到剑圣的英雄之魂,无法兑换剑圣的武学,包括那一式六灭无我剑二三,这一张价值十万点灵气值的英雄卡打了水漂,还差点搭上宁渊的一条性命。

    这就是灵气值抽取的弊端,难以掌控,哪怕消耗十倍灵气进行指定抽取,也只能够指定一个范围,同样是阵法,你不知道会抽出鬼谷子还是诸葛孔明,或者别的什么玩意。

    甚至连消耗百倍灵气值的精准抽取都有坑人的可能,因为这精准抽取指定的是技能,不是人,就好像同样都会如来神掌,但龙剑飞和释迦摩尼完全是两个概念。

    功德值就不同了,指定英雄,只要功德值足够,那么想抽谁就抽谁。

    宁渊现在有整整十万点功德值,可以抽取地级英雄卡,指定选择的话,自然是要抽取极限卡,地级极限,在某些方面可是能够堪比天级卡的存在。

    “多宝道人,诛仙剑阵,不错不错。”

    “僵尸王将臣,这也是地级么,嗯,僵尸不死玄身,难怪了。”

    “伏羲神天响,这不是吧……”

    一时之间,宁渊陷入了幸福的纠结之中,难以做出选择。

    ……

    时间悄然流逝,当宁渊回过神时,夜幕已然降临。

    虽入了夜,但这妖庭却没有陷入黑暗之中,反而是泛起了幽幽星光,天穹之中万千星辰闪动,一道道星光落下,不断融入这妖庭之中,化为这妖庭的力量。

    在上古传说之中,妖皇立无上妖庭,御浩瀚银河,以三百六十五星宿为枢纽,妖族皇庭为核心,牵动亿万星辰,汇成周天之势,威临九天十地。

    虽然一般来说,这传说大半都是谣传,但有的时候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就好比如这妖庭之中,的确有一重周天星辰大阵,只是上古妖庭沉落之后,这周天星辰大阵也失去了效果。

    直到现如今,君青衣入主妖庭,以妖族龙脉恢复妖庭之力,这周天星辰大阵方才能够重新开启,不过目前唯一的作用,就只剩下聚敛星光,冲涌天地灵气了,想要再现上古之时那牵动亿万星辰的威能,怕是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不过在这阵势运转之下,万千星光汇聚,让这庄严古老的妖庭宛若置身于浩瀚银河之中,当真是美轮美奂,夜色醉美迷人。

    只是可惜,宁渊不懂得欣赏,望了两眼之后就回过了头,继续想自己应该抽哪一张英雄卡才好。

    不错,到现在他都没有决定下来,因为这地级英雄卡之中的神人实在太多了,无论哪一个都是强悍无比,让宁渊一直无法做出决定。

    这可是十万点功德值呢,怎么说也要好好的考虑几下,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不是……

    心思之间,宁渊抬手往桌上的酒壶摸去,打算一边品着酒一边慢慢想,没想到竟然摸了个空。

    “嗯?”

    心思诧异之间,宁渊抬眼一望,桌面上的那一壶酒已是不见,桌面上倒是引出了一道人影,遮挡住了那洒下的星光。

    见此,宁渊微微一怔,抬头望去,映入视线之中的,先是一片胜雪无暇的白,星光映照之间,一人翩影静立,墨如瀑般垂落腰间,只有几缕丝随风轻舞,平添了三分空灵出尘,临尘仙姿,让人不由失神。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或是传说之中的洛神,此时此刻,也要黯然几分。

    纵是宁渊,此刻也不由得怔住了,好一会儿后才回过神,不由得甩了甩头,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方才重新望向了君青衣,说道:“回来了,怎么样,事情处理好了么?”

    见他有些慌乱的模样,君青衣不由一笑,将手中的酒壶放下,说道:“处理好了,倒是你,不是说好等我共饮的么,怎么自己先喝起来了呢?”

    “我倒是忘了。”宁渊摇了摇头,随后又是说道:“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喝不醉,什么时候喝也是一样的,来。”

    听此,君青衣笑容之中多出了几分玩味神情在,在宁渊面前坐下,轻声说道:“喝不醉?这话可是你说的。”

    “嗯?”宁渊眉头一挑,若有兴趣的望向君青衣,反问道:“我说的,怎么了,难不成你能喝到我醉不成?”

    君青衣微笑不语,探手将宁渊原先饮着的那一壶酒放到了一旁,随后掌见星光绽放,落在石桌之上,分别化作了两支酒杯与一壶酒。

    酒杯由星光凝成,散着幽幽光华,精美非凡,颇为神异。

    不过对于宁渊来说也就是这样了,喝酒嘛,有酒就行,拿什么喝不是喝呢?

    想着,宁渊目光一转,落到了那酒壶之上,与酒杯一般,同样是星光凝成,如碧玉通透,其中隐约可见,一道道龙影在酒中腾游,牵动一缕缕星辰光芒,游转不定。

    “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见此,宁渊也是来了兴趣,他虽然不到嗜酒如命的地步,但也十分喜欢,眼下君青衣拿出的这美酒明显不凡,自是挑起了他的兴趣。

    拿起酒壶倒下,只见一道龙影自从酒壶之中飞出,随后酒液如星光洒落,点点注入酒杯之中。

    不过奇怪的是,宁渊嗅不到一丝酒香,这让他心中有些奇怪,直到他将这酒杯拿起放到身前之时,方才见到,那在酒中游动的龙影陡然破碎,随即一股醇厚之中带着几分清幽的酒香逸散开来。

    酒香飘散,沁人心扉,感觉虽不是浓烈万分,但只是轻轻一闻,宁渊便感到了一阵醉意。

    这让宁渊十分惊讶,以他现如今的修为,还有这苍龙战体的强横,不要说美酒,就是千梦幽兰那般的剧毒,都未必能起到什么作用。

    但现在,这酒他才只是一闻,就生出了几分醉意,若是喝下去,那岂不是要醉倒当场了。

    想到这里,宁渊望向了君青衣,问道:“这是什么酒?”

    君青衣微微一笑,言道:“千日醉黄粱,天龙一族之中的绝品佳酿,便是龙族的体质,饮下了这酒,也要醉上整整三天三夜。”

    “原来如此,难怪?”听此,宁渊有些讶异的望了一眼手中的酒杯,随后摇了摇头,说道:“那我还是不喝了,明日还要赶路呢。”

    君青衣摇了摇头,说道:“放心,以你现在的体质,至多醉上一夜,没事的,这酒对你有好处,能平复你神魂与龙魂之间的排斥。”

    “我体内的龙魂?”宁渊有些讶异的望向了君青衣。

    君青衣一笑,轻声道:“这件事情有些复杂,以后我在于你解释,现在,饮酒吧。”

    说罢,君青衣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千日醉,向宁渊举起了酒杯,道:“请。”

    宁渊望了一眼面带轻笑的君青衣,又看了看手中的千日醉,摇了摇头,说道:“舍命陪君子,来就来吧。”

    说罢,宁渊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千日醉不愧是真龙一族当中的绝品佳酿,酒液入口之后,香醇无比,熊烈之中带着几分轻柔,好似怒海掀涛一般,冲入体内,蔓延至四肢百骸之中,甚至浸透了每一寸血肉。

    只是一杯,宁渊身躯就摇晃了起来,眼神之中也多出了几分迷离醉意。

    反观君青衣,却是神色如常,似乎丝毫不受这千日醉的影响。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现在君青衣的实力,可是堪比天劫顶峰的强者,宁渊肉身虽是强悍,但依旧无法与之相比。

    所以饮下这千日醉,宁渊醉了小半,君青衣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见此,宁渊不由得摇了摇头,说道:“喂喂喂,你这不是故意的么?”

    君青衣一笑,反问道:“那方才是谁说,自己喝不醉的?”

    “你……算了。”宁渊白了君青衣一眼,随后又给自己倒下一杯千日醉,反正都要醉的,那么干脆就醉个痛快,好酒没有放纵过了,这一次就当宣泄一下压力吧。

    见此,君青衣淡淡一笑,不紧不慢的印着,一边品着酒,一边凝望着天穹之中的圆月,眼中也渐渐多出了几分迷离醉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