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阳谋
    龙巅上,一时死寂无声,十大皇脉一众长老沉默着,眼中神情变幻不断,似乎一时之间难以做出决定。

    这一众长老一个个都是老谋深算的人物,心机深沉,若否十大皇脉也不可能将他们派至妖庭,委以重任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十分清楚,现如今君青衣的态度是什么。

    臣,可生!

    逆,则死!

    这是摆在他们眼前的两条路,除此之外,别无可选。

    这般的抉择,看起来是十分简单,只要脑子没有坏掉,那肯定会选择前者,暂时臣服,虚与委蛇,只需要三言两语就能够保住性命,全身而退,多么简单的事情,还用去想么?

    但实际上真是如此简单么?

    妖族十大皇脉,乃是初始妖族,继承了远古洪荒巨兽血脉的存在,自从上古初现,传承延续至今,底蕴实力雄厚无比。

    只是可惜,虽然同为妖族,但十大皇脉之间却是素来不和,以至于上古之初的妖族一直处于分裂状态,直至那两位妖皇出世,立无上妖庭,以此掌御天下万妖,这妖族才结束了分裂走向统一。

    但那两位妖皇失踪之后,再也无人能镇住这些桀骜不驯的妖族,十大皇脉更是为了争夺妖皇之位而爆了一场大战,以至于妖族四分五裂,元气大伤,从此走向衰落。

    由此,十大皇脉的宿怨开端,不断加重,哪怕娲神圣殿多次出面干预,也无法彻底化解,到现如今,虽不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但彼此敌视肯定是少不了的。

    这一次,十大皇脉之所以能够结成联盟,完全是因为妖皇之位太古重要,触及到了他们的核心利益,君青衣有四大神宗与真龙一族支持,他们若是不组成联盟,独木难支,根本没有撼动君青衣妖皇之位的资本。

    所以,这十大皇脉结盟的基础,是完全建立在共同的利益之上的,一旦这一点生改变,那么这所谓的盟约,就好像一张白纸,随之都有可能被撕破。

    而这十大皇脉之中,当以凤族与麒麟族实力最为强横,关系也最为深厚,当初妖庭尚未重立之时,还有麒麟战神乾忘轩要与凤族女帝凤莹月成婚的消息。

    以凤族与麒麟族的实力,又结成了同盟,在十大皇脉联盟之中,自然是核心,同时也是对那妖皇之位最为积极的一方。

    现在,这凤族与麒麟族的两位长老都死了,就在这妖庭之上,被妖皇当场镇杀,血溅三尺,尸骨无存。

    这个时候,君青衣给出了两条路,让身为十大皇脉长老的他们选择。

    臣则生,逆则死!

    若选择前者,那便要臣服君青衣,纵不是真心,但起码此刻,在表面上,他们要承认,凤天应与麒麟族的那位长老是妖族叛逆,忤逆欺君,罪在当诛!

    这样一来,死了两位长老的凤族与麒麟族会怎么想?

    所有人都清楚,这是君青衣的离间分化之计,这位新任妖皇不仅仅要借此机会,一战立威,震慑十方,还要让十大皇脉相互猜疑,让这联盟不攻自破。

    这是离间计,谁都看得出来的离间计,十大皇脉更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但那又怎么样,猜疑的种子一但种下,那么迟早会有芽的一天,这十大皇脉之间本就仇怨积深,因为利益而组成的盟约,更是脆弱无比,哪怕只是一点点猜疑,都能够使得这盟约支离破碎。

    再且说了,谁说这利益,一定要结盟才能够获得。

    十大皇脉心中都清楚,这所谓的盟约,核心一直都是凤族与麒麟族,哪怕是逼迫君青衣让出了这妖皇之位,新的妖皇,只会是凤族或者麒麟族的人,其余皇脉能够获得的,不过是凤主与麒麟王许诺的利益罢了。

    凤主与麒麟族,都是不世雄主,皇脉直王,实力强横,底蕴深厚,一旦入主妖庭,以妖皇之位统御万妖,自然能给予十大皇脉诸多利益,但收益最多的还是他们凤族与麒麟族。

    但君青衣不同,身为天龙一族仅存时间的血脉,手掌妖族龙脉,又有妖庭气运加冕,更得神州四大神宗与真龙一族支持,论实力,不知道强过麒麟族与凤族多少,自身又是绝代天骄一般的人物,连娲神圣殿对其都隐隐有几分垂青之意,视之为妖族天命所归的皇者。

    所以。这凤主与麒麟王能给的,身为妖皇的君青衣一样能给,甚至给的更多。

    更为重要的是,这位新任妖皇在妖族之中毫无根基,四大神宗与真龙一族虽强,但到底不是妖族之人,只要抓住机会,便能博一个从龙之功,成为这位妖皇最为倚重的力量。

    若是妖皇能一统妖族,再现妖庭上古之时的辉煌盛世,那么辅佐妖皇的他们,又能获得多么巨大的收益?

    这些,又岂是那凤主与麒麟王能给的?

    心念至此,十大皇脉一众长老之中,不少人神情变幻,眼眸之中,浮现出了几分火热神情。

    若是今日之前,他们绝对不会这么想,因为在他们的严重,君青衣虽是不凡,但终究是无根浮萍,天龙一族已成过往,仅仅只剩一人,根本成不了什么气候。

    但现如今,君青衣一战立威,将凤天应与那麒麟族的长老当场镇杀,那妖族龙脉爆出的雷霆之威,还有这妖庭的无上伟力,彻底震慑了众人。

    身怀天龙之血,手掌妖族龙脉,妖庭气运加冕,有这样的资本,再加上这等魄力,智慧,手段,坐稳妖皇之位又何困难。

    现如今娲神圣殿态度仍旧不明,麒麟族与凤族虽实力强悍,但与这位新任妖皇比起来,却是差了不止一筹,与其成为凤族麒麟族利用的踏脚石,不如选择妖皇这方,搏一个从龙之功,若是不成,至多损失些许,也不至于元气大伤,但若是成了,想想昔日,追随那两位无上妖皇建立妖庭的各大族脉,是何等的辉煌?

    心念之间,一道道目光之中越透出火热,望向前方静立不语的君青衣,也多出了几分真心的敬畏,尤其是在十大皇脉之中实力较弱,被对手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那几方,更是有些激动了起来,若不是害怕当出头鸟,说不定早已俯称臣了。

    虽暂时无人动作,但气氛的变幻,眼神的游转,都已经说明了一切,更多的人心中开始动摇,只有少数人,神色变得更是阴沉了。

    他们知道,君青衣成功了,这妖族十大皇脉的联盟,就在这妖皇一念之间,彻底破碎,再也无法挽回。

    就是那雄才大略的凤主与麒麟王到此,也一样无能为力,他们知道这是离间之计,不会因为凤天应与那麒麟族长老的死而介怀,但他们不介怀,难道十大皇脉就会不介意了么?

    人心,是最难掌控的东西,就如若先前所说的那般,种子一点种下,那必然有破土芽的一天,此刻这怀疑的种子已经深深的埋在了十大皇脉心中,纵然表面无忧,但迟早有一天,会彻底爆出来,并且爆,会是无比致命的。

    仅凭这一点,十大皇脉的联盟必将破碎,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相信彼此,就连凤主与麒麟王也是一样。

    这方才是真正的阳谋,皇者之术,大势堂皇,无可抵挡。

    与之相比起来,先前那麒麟族长老心中的谋算,是何等可笑?

    心想至此,保持着最后几分冷静的几人不由得出了一声幽幽叹息,抬头望向了前方,凝望着那九道龙影滕游之中的身影,放下了心中最后的一丝不甘。

    “陛下圣裁,臣下心服口服。”

    “陛下圣裁,方才我等无礼,请陛下恕罪!”

    有人带头,其他人自然也就没有半点压力了,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此刻都纷纷俯跪地,便是连那几位地劫顶峰的强者也都低下了头。

    见此,君青衣淡淡一笑,转而望了一眼身旁的宁渊。

    宁渊望了一眼跪倒在地的众人,不由得摇了摇头,在君青衣身旁悄声说道:“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宁渊虽不清楚其中那么多弯弯道道,但也看得出来,这些人之所以臣服,绝非只是怕死那般简单,毕竟这都是神境地劫的高手,如果只有一个怕死求饶,那么还可以理解,但所有人都这么跪地求活的话,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君青衣能让这些人全数跪地臣服,虽然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但跪了就是跪了,这般的手段,宁渊远远不及,他也许能把这帮人全弄躺下了,但想要他们这么跪下来,几乎不可能办到。

    听宁渊话语,君青衣微微一笑,随即望了一眼跪倒在地的众人,轻声道:“诸位长老请起吧。”

    轻语之间,杀机随之消散,被妖庭之势镇压的众人只感觉肩头一松,那股恐怖无比的压力如若潮水一般散去。

    压力散去之后,一人顿时站起身来,上前一步,连声说道:“陛下,凤天应,乾北风,忤逆犯上,如今被陛下诛杀,理应昭告妖界各族各脉,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