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掌:谋算!
    鲜血如雨落下,浸透大地,满目猩红,绘成一片触目惊心的景象。

    十大皇脉一众长老怔怔的注视着眼前,凝望着地面之上的残肢碎片,眼神之中,是不可置信,还有难以形容的恐惧。

    这麒麟一族的长老,一身地劫顶峰的修为,是十大皇脉一众长老之中最强的几人之一,除却了一身惊人的实力之外,他的身份也非同寻常,乃是那位麒麟王的族叔,无论是在麒麟一族还是整个妖族之中,都有着极高的威望,先前众人逼宫之势,也是隐隐以他为。

    但是现在,他却死了,尸骨无存,唯一能够证明他曾经留存在这世间的过,只有这满地的血腥了。

    怎会这样,怎会这样?

    众人心中不住的咆哮着,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展到这样的局面。

    明明他们已经胜券在握,君青衣已被逼到了绝境,但转眼之间,局势便彻底逆转了。

    君青衣怎么敢这么做,难道就不曾考虑一下后果,不曾顾忌虎视眈眈的十大皇脉,还是态度不明的娲神圣殿?

    为什么?

    没有答案,但是眼前满地的血腥,却是以凄厉无比的方式,提醒着众人现实的残酷。

    此刻,这十大皇脉一众长老,眼神之中满是惊恐,尤其是临近那麒麟族长老的几人,脸色更是变得苍白无比。

    方才就在他们的身旁,这麒麟族长老连一声哀嚎都来不及,便被那九道龙影碾成了一地血肉,死亡擦肩而过,此刻又逼临而来!

    不要以为他们的修为高深,实力强横,就能够坦然面对死亡了,相反,正是因为他们拥有着寻常人一生难以企及的一切,才会更加的畏惧。

    死,真正可怕的并不是痛楚,而是失去,体验过世间太多的美好,就越的害怕失去,除非是没有自我思想的人,才会泯灭对于死亡的畏惧。

    心中恐惧,但是奈何,此时此刻,生与死,已不由得他们掌握了。

    感受着那镇压在躯体之上的恐怖威势,众人心中不住颤抖,眼神之中是一片仓惶与无措,还有无边的悔恨。

    若是给他们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那么他们肯定不会拦在君青衣面前,更不会愚蠢到这等地步,在这妖庭之中向这位妖皇逼宫!

    什么阳谋,什么算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笑话。

    弱者玩弄规则,自鸣得意的以为这样便能算计一切,殊不知,这规则,是由强者制定的。

    这是妖族,强者为尊的妖族,桀骜不驯的妖族,想要成为这妖族的至尊,无上的皇者,什么仁德,声名,都是笑话,只有实力,才是唯一!

    如今,君青衣便拥有这样的实力,在这妖界之中,无上妖庭之下,身为妖族之皇,君青衣无须忌惮任何人,更不需要找什么借口或者理由,区区一个麒麟族的长老,杀了便杀了,想要凭此逼妖皇退位,先拿出实力来再说。

    凭借三言两语,就妄想要逼宫,迫使妖皇退位,这简直是世上最大的笑话,若是他们能够成功,这妖皇还是妖族至尊么。

    心念之间,众人眼神之中的悔恨更甚三分,无人言语,凝重的气氛,压得人难以喘息。

    死寂一般的沉默持续了片刻,最终君青衣一步上前,冷声言道:“凤天应,乾北风,以下犯上,忤逆欺君,罪在当诛。”

    “嗯!”

    听此,被镇压跪地的众人神色不由一变,片刻之后方才回过神来,神色惊疑不定的望向了君青衣。

    君青衣静立,神色平静,已是不见方才那冷厉杀机,目光扫过众人,随即说道:“这般的交代,诸位长老可是满意了?”

    听此,十大皇脉一众长老终于回过了神来,他们自然明白君青衣这番话的意思,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一时之间,他们不知该如何回应。

    因为他们的回应,不仅仅事关自身生死,还有可能牵扯到十大皇脉的联盟,以及这妖庭的格局。

    这牵扯了太多,纵是生死在前,他们也不敢轻易动作。

    见此,君青衣也没有言语,静立着,等候他们的回应。

    见着一幕,妖庭之中的轩无妄不由一笑,上前说道:“以战立威,分而化之,妖皇不愧是妖皇啊,神女殿下,你早已想到妖皇此举了么?”

    话语之间,轩无妄看向了前方的赢风月,却见这位星月神女仍是静默无言,丝毫没有回答他的意思。

    这让轩无妄不由得摇了摇头,随后又是说道:“妖皇此举,兵行险招,若是能成,那么这十大皇脉联盟将会不攻自破,妖皇趁势拉拢,获得皇脉支持,稳定根基,之后一统妖族指日可待,但若是不成,十大皇脉联手,加上娲神圣殿,一步错,满盘皆输,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

    听此,赢风月终是打破了沉默,冷声一笑,反问道:“那你认为,此刻妖庭格局,如何方为上策?”

    “嗯?”轩无妄眼神微微变幻,随即说道:“韬光养晦,谋定而动,以妖皇之能,只需隐忍一段时间,便可拥有足够的实力,届时龙御天下,崛起之势,谁人可阻,此刻根基未稳,如此冒险,实在……”

    轩无妄话语微微一顿,没有再说下去。

    “愚蠢是么?”赢风月却是冷声一笑,接过了他未完的话语:“实力不足,便该韬光养晦,明知对手远胜自己,仍旧冒险而为,的确是愚蠢万分,这般的人,按照道理来说,早该死了。”

    听此,轩无妄眉头一皱,并未言语。

    轩无妄沉默,赢风月却是冷声一笑,回望向了轩无妄,说道:“若是儒门出的弟子都像是你这般,那么这儒门,也就如此了。”

    “嗯!”听此,轩无妄紧皱的眉头不由加深了几分,问道:“神女此话何意?”

    赢风月冷眼一望,随即说道:“你在谋眼前得失,他已放眼天下,你在韬光养晦,他已御龙乘天,所以他能成皇者至尊,主宰天下,而你,不说也罢!”

    话语之间,赢风月转身离去。

    纵是轩无妄之心机城府,听赢风月此刻这番话语,脸庞之上也不由得多出了几分怒容,连声喊道:“殿下,万事无绝对!”

    “井底之蛙,怎知天地苍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