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后果
    九声龙吟齐啸之间,这龙之巅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随后便见,那巍峨万丈的山体之中神光绽放,九道龙影长啸而出,撼天动地,威震十方。

    妖族龙脉!

    沉睡在这无上妖庭之下,九龙之巅当中的妖族龙脉!

    “不好!”

    “快退!”

    眼见九龙出世,十大皇脉一众长老皆是神色大变,满脸惊恐,想也不想,便要抽身而退。

    身为妖族十大皇脉的长老,他们十分清楚这妖族龙脉的来历,更明白这一条妖族龙脉拥有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妖族龙脉,之所以在龙脉之前加上妖族两字,不仅仅是单纯的名义象征,更是因为这一条龙脉的核心是妖界地脉之心。

    只要身处妖界之中,这妖族龙脉便能引动这妖界之力。

    一界之力,何等之强大?

    十大皇脉的一众长老不清楚,但有一点他们十分确定,那就是这妖族龙脉面前,他们绝对抵挡不住。

    不见当初,那凤莹月初掌龙脉,便拥有了近乎无敌的力量,连吞海龙鲸这等霸主级别的深海巨兽,都被她以龙脉以及轰入无尽之海,比起这吞海龙鲸来,他们这几个神境地劫算得了什么?

    虽然如今龙脉易主,但是这君青衣,会有可能比凤莹月弱么?

    答案无须多想了,所以十大皇脉一众长老也没有丝毫迟疑,见君青衣催动了这妖族龙脉后,当即就要抽身而退。

    但他们方才动作,上方云海之中,那一片古老庄严的妖族皇庭周遭,泛起了一阵阵涟漪,虚空扭曲之间,一道浩瀚无匹的威压之力凌空降下,将龙之巅笼罩在内。

    下一瞬,正要退走的众人神色骤然一变,只感觉一股沉重无比的力量镇压在了自己身躯之上,宛若十山叠连重压而下,修为较弱的几人,当即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纷纷瘫倒在地,便是那几位地劫顶峰的强者,也无法抗衡这一股可怕的威压,身躯不住战栗,随后重重的跪倒在了大地之上。

    “妖庭!”

    身受如此重压,十大皇脉一众长老跪倒在地,脸色一片苍白,目光之中更满是惊恐,眼神骇然的注视着前方负手而立的君青衣。

    此刻将他们镇压跪地的力量,不是其他,正是置身于云海之中的无上妖庭。

    这曾经位列九天之上的妖族皇庭,象征着妖族至高无上的威严,主宰九天十地的权能,只不过随着妖族没落之后,无上妖庭坠下九天,沉寂了数十万年,让人渐渐遗忘了这妖族无上皇庭昔日的辉煌。

    直到君青衣成为新任妖皇,这无上妖庭方才苏醒,以妖庭气运为君青衣加冕,而君青衣也将妖族龙脉注入妖庭之中,恢复这无上妖庭的力量。

    虽然仅凭着一截残缺的妖族龙脉,无法重现这无上妖庭昔日辉煌,但也恢复了三成神威,让这龙之巅随之拔高到了三万丈。

    昔日这无上妖庭,位列九天之上,连上古之神都不敢与之争锋,如今虽只剩三成神威,但是要镇压区区几个神境地劫的妖族,一样是轻而易举。

    十大皇脉一众长老虽不清楚其中关节,但多少也猜出了几分,感受着重压在躯体之中的那股恐怖神威,脸色更是苍白了。

    别看他们方才义愤填膺,气势汹汹的模样,实际上完全是虚张声势而已,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妖庭之上与君青衣动手。

    别说他们,就是十大皇脉之主,那并称妖族十王的十位顶峰强者,也未必有这个底气在妖庭与君青衣一战。

    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想过和君青衣开战,方才那一番质问,口口声声要个交代,只不过是想要借机将这件事情的影响扩大,好引起祖地娲神殿的注意,十大皇脉便能顺势入主妖庭,借此迫使君青衣退位。

    在他们看来,这是阳谋,不管君青衣是否回应,为人杀妖之事已成定局,只要将此事不断扩大,娲神殿与十大皇脉联手,君青衣退位是必然,四大神宗与真龙一族实力再强,也没有办法插手这妖族内部的事情。

    但他们没想到,君青衣的回应,竟是这般的极端,极端到了他们难以承受的地步!

    心中惊怒交并的一众长老艰难抬起头来,望向前方,只见九龙环绕之上,君青衣负手而立,衣袂翩然,身若天渊,静默无声之间,却是透出了一丝慑人杀机。

    肃杀之势下,一股冰冷彻骨的寒意在众人心中蔓延,十大皇脉一众长老心头一颤,纷纷失声。

    “陛下,你这是何意?”

    “这么做,妖皇可考虑过后果!”

    “君青衣,若杀我等,天上地下,无你立足之地!”

    声声话语,皆是不同,有人惊怒交并,有人满目仓惶,也有人形色狠戾,出言威胁。

    对此,君青衣仍是无言,周身九道龙影腾转,龙眸透出冷厉杀意,肃杀之势,已是将十大皇脉众位长老笼罩在内。

    见此一幕,置身云海的妖庭之中,赢风月微微皱起了眉。

    在她身后,轩无妄摇了摇头,轻声言道:“这般阵势,看来这一次妖皇当真是动杀机呢。”

    赢风月没有言语,只是双眉紧皱,眼神变幻不定。

    见此,轩无妄上前了一步,问道:“这些是十大皇脉的长老,妖皇此举,有失冷静了,神女殿下,你当真不打算阻止么?。”

    赢风月眸中神情归于冰冷,寒声说道:“与你无关。”

    这话让轩无妄脸庞之上多出了几分苦笑,他十分清楚,若是君青衣真的杀了十大皇脉的一众长老,这妖庭定会掀起一阵巨大的风波,十大皇脉,南域祖地之中的娲神殿,无尽之海的真龙一族,以及神州之中的四大神宗,可能都会卷入这场风波之中,这对于根基未稳的君青衣来说,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现如今君青衣要做,应当是韬光养晦,手握妖族龙脉,身受妖庭气运,再加上那天下无双的天龙血脉,拥有这样的资本,只需要一段时间,便能积累足够的实力,届时逐鹿天下,在这大劫将起的乱世之中,成就真正的至尊之位也并非不可。

    这样的局势之下,引这样的变数,真是万分不智啊。

    心想至此,轩无妄摇了摇头,望向了前方的赢风月,轩无妄知道,自己能想到这些,赢风月同样想得到,甚至更加清楚。

    但她,却没有出面阻止君青衣的想法。

    是知道阻止不了,还是另有打算,又或者……

    轩无妄目光微微变幻,注视着龙之巅,眼神却并未落在君青衣身上,而是望向了宁渊!

    因为此人呢?

    一时之间,轩无妄也如若赢风月那般陷入了沉默,凝望的目光同是落在一人身上,许久没有移开。

    此刻,龙之巅上,也渐渐归于平静,十大皇脉一众长老,无论是神情惊恐的,还是满脸藏得,又或者震怒非常的,此刻全都沉默了下来!

    沉默,是因为那扑面而来的冷厉杀机,彻骨的寒意在众人心间蔓延开来,眼前不语的人,让他们第一次切身接近了死亡。

    也是这死亡的压迫,让他们不由得沉默了下来,一部分人满目惊恐,神色敬畏,另一部分面色阴晴不定,眼神变幻不断。

    后者,正是那几位地劫顶峰的高手,众人之中最强的几人。

    他们是修为最强的几人,他们各自代表一大皇脉,虽然这些皇脉不一定是十大皇脉之中实力最强的,但绝对是对这妖皇之位最积极的,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派出这几位地劫顶峰的高手来这妖庭了。

    几人之中,那麒麟族的长老是当其冲,跪倒在地的身躯已经放弃了抵抗,脸庞之上一片阴沉,冷冷的注视着君青衣,言道:“陛下,这么做,你可考虑过后果!”

    冰冷话语之中,隐隐带着几分威胁,不是这麒麟族的长老不怕死,到现在还去激怒君青衣,而是他在赌!

    此刻,他很清楚,这位新任的妖皇,已经动了杀机!

    要么不杀,要么斩草除根,事已至此,以这位新任妖皇的行事作风,哪怕他选择退让,也无法让君青衣收回杀念。

    所以他只能赌,赌君青衣不敢杀他,不敢与十大皇脉彻底撕破脸皮!

    这赌局,他赢面很大,因为现在跪在这里的,是十大皇脉的十余位长老,君青衣若是将他们全杀了,十大皇脉必然雷霆震怒,南域妖族祖地之中的娲神殿也不会坐视不理,双方联手之后,君青衣必然要让出妖皇之位。

    一旦没有这妖皇的身份,君青衣的处境就会变得无比危险,十大皇脉,应龙一族,还有天龙结下仇怨的各方势力,绝对不会介意彻底灭绝这天龙一族仅存于世间的最后血脉。

    这样的后果,君青衣承受得起么?

    心想至此,这麒麟族长老眼神之中已是多出了几分冰冷笑意,似已隐隐胜券在握了。

    “后果?”只听一声冷笑,君青衣注视着这麒麟族的长老,寒声:“那你可曾想过,触怒朕的后果!”

    “嗯!”听此,这麒麟族的长老神色不由一变,骇然失声道:“你敢……”

    话语未落,便听九龙长啸之声撼动天地,在一道道惊骇欲绝的目光之中,九道龙影长啸而出,直袭那被麒麟族的长老。

    “砰!”

    一声巨响,轰鸣震爆之中,血光飞溅,龙影肆虐过后,那跪倒在地的人已是不见,只剩下满地猩红,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