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交代
    毫无疑问,这十余位地劫强者,皆然出自妖族十大皇脉,若非如此,现如今也不会横拦在君青衣面前。

    眼见众人横阻于前,宁渊眉一挑,转眼望向了身边的人,君青衣神色仍是一片平静,目光扫过面前众人,淡声道:“诸位长老同行而来,是所为何事呢?”

    听此,十大皇脉诸位长老眼神一阵变幻,目光扫过宁渊,最终全然落在了君青衣身上,沉默了片刻之后,放见一人走出,冷声说道:“我等斗胆,敢问陛下,凤长老所犯何罪,竟让陛下不问缘由,便将他一掌镇杀呢?”

    气势汹汹,话语质问之间,十大皇脉诸位长老神色冷然的注视着君青衣,一副逼宫之势。

    事实上,他们的确是在逼宫!

    三年之前,妖族龙脉重现,归于凤族,凤主借此联合纵横,拉拢妖族十大皇脉,更得到了妖地圣女认可,重立新皇,掌御天下万妖,再现上古妖庭无上辉煌。

    无上妖庭重立,关系到十大皇脉的切身利益,当初凤主许诺了不知道多少,才获得十大皇脉的倾力支持,助凤莹月登上妖皇之位。

    为什么登上妖皇之位的人,是一直籍籍无名的凤莹月,而不是雄才大略的凤主?

    因为自始至终,十大皇脉就没有真心想要推举出一位真正的妖皇。

    这妖皇之位关系太过重大,不仅仅事关妖族的兴衰成败,还可能关系到生死存亡,十大皇脉自然不愿意将其拱手让出,更不愿意见到有朝一日被人凌驾于上,对他们号施令,若非如此,当初妖族也不至于因为这妖皇之位而陷入内乱,最终四分五裂,元气大伤,上古未终,便已经衰败了下去。

    所以一开始,这妖皇就注定是一个傀儡,是十大皇脉结盟的象征,凭借着妖皇之名,十大皇脉便能重立妖庭,将四分五裂的妖族一统,然后把分裂在天地之中的妖族龙脉寻回,重现妖族辉煌,十大皇脉也可借此机会不断壮大自身。

    正是因为如此,这妖皇必须是一个能够掌控的人,一个不会脱出十大皇脉手中的傀儡。

    显然,凤主,不是这样的人,十大皇脉也不敢让这位绝世雄主登上妖皇之位,所以才会选择了凤莹月。

    结果没有想到,十大皇脉的布局,被宁渊一人彻底打乱,龙之巅一战,凤莹月死,凤主第二元神被灭,君青衣登上了妖皇之位,掌御妖族龙脉,获妖庭气运加冕,重立妖庭,再启妖界。

    如此一来,局势完全脱出了十大皇脉的掌控,他们不仅仅没有得到任何利益,反而吃了一个大大的亏,将这妖族龙脉与妖界拱手送到了君青衣手中,甚至还让龙神殿抓住机会,趁机往妖界插了一脚。

    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十大皇脉自是不甘,想方设法要逼君青衣让出这妖皇之位,然后重掌妖界妖庭。

    但结果,都无一例外的失败了。

    不错,君青衣在妖族之中的确没有丝毫根基,妖族各脉之中,也没有多少人认可这位新任妖皇,甚至还有不少反对的声音。

    但那又怎么样,这妖皇之位,可不是他们不认同就能够推翻的。

    有句话叫做龙性本淫,虽然夸张了些,但也不是没有道理,天下五域四海,亿万妖族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妖族与龙族有过一段风花雪月的过往。

    而在龙族之中,自是以不朽天龙为尊,若论血脉,放眼天下,绝对找不出一个比君青衣更有资格成为妖皇的妖族了。

    血脉之后,再论实力,君青衣虽修为不高,但掌御妖族龙脉,一般的天劫强者都不是其对手,又与神州四大神宗结成了联盟,身后还有龙神殿与真龙一族的支持,如此实力,就是比之十大皇脉也不遑多让。

    天龙之血,妖族龙脉,再有那无上妖庭气运加冕,君青衣便是妖族天命所归的妖皇,十大皇脉想不承认都不行。

    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办法逼君青衣退位,只能退而求其次,派出诸位长老入驻妖庭之中,美名其曰辅佐新任妖皇治理妖庭,实际却是处处制衡,暗中寻找机会,迫使君青衣让出妖皇之位。

    只是以君青衣的智慧,再加上那位星月神女的辅佐,他们始终没有寻找到半分机会,入驻这妖庭整整三年都不见丝毫建树,只能看着君青衣不断展壮大,如今已是御龙升天一般,这崛起之势,已非他们能够抗衡的了。

    若是再找不到机会,那么十大皇脉不要说夺回这妖皇之位了,怕是连日后在这妖界妖庭之中的立足之地都没有。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为了这宁渊,君青衣在这妖庭之中,众目睽睽之下,一掌镇杀了十大皇脉之一,凤族的长老凤天应。

    若是以往,一个凤天应,君青衣杀就杀了,只要随便找个理由,以君青衣现在的实力,十大皇脉也只能够打掉门牙和血吞。

    但现在不同,君青衣是为了一个人族,在这妖庭之中,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一个皇脉长老。

    这不仅仅是一个凤天应的问题,还牵扯到了妖族与人族千万年来的宿怨。

    上古之初,妖族为天地主宰,人族不过百族之一,实力薄弱,自然经常被妖族欺压,甚至当做食物猎杀。

    之后妖族衰落,人族趁势崛起,三教并立,百家争鸣,无数强者横空出世,更有三皇五帝这般的绝世人皇,在上古杀出了一片天地,平定百族,奠定了人族至尊之位,这其中妖族自是当其冲,遭受到了一番血腥屠戮。

    人族与妖族的仇恨,就这般延续了千万年,人杀妖,妖杀人,无关对错,也不需要什么对错,一代代的杀戮,千万年来积累下了永远无法化开的仇怨。

    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君青衣,身为妖族至尊,承接妖族气运兴衰的妖皇,竟然在这妖庭之中,为了一个人族,将皇脉凤族的一位长老当场镇杀。

    这和背叛还有什么区别?

    作为妖族的背叛者,又有什么资格坐这妖皇之位?

    这就是机会,唯一的机会啊!

    十大皇脉的诸位长老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自然明白这其中关键,只不过先前被君青衣一掌镇压凤天应的威势所慑,才一时不敢出声,如今终于醒悟了过来,自是直接冲出了妖庭,拦在了君青衣与宁渊的面前,趁机难。

    先前质问君青衣为何要杀凤天应的人,便是凤族的盟友之一,麒麟族的一位长老。

    此人一番质问之后,十大皇脉的诸位长老便冷然凝望着君青衣,分明逼宫之势。

    道道冷厉目光之下,君青衣仍是平静,望向那麒麟族的长老,说道:“你这是在质问朕么?”

    听此,那麒麟族的长老淡淡一笑,拱手说道:“臣下自是不敢以下犯上,只是陛下身为妖皇,吾妖族至尊,如今却因为一个人族,不由分说便斩杀对我妖族有大功之臣,我等不服,妖族各脉,天下万妖,同样不服!”

    “不错,陛下,您身为妖族至尊,与人族牵扯不清,如何能以服众!”

    “陛下,求给无辜死去的凤长老一个交代,给我妖族亿万子民一个交代。”

    “妖皇若是执意要包庇此人,那么我等便往南域祖地,请娲神圣灵主持公道。”

    话语声声,十大皇脉诸位长老一副义愤填膺之色,纷纷上前,怒声大喝,声音响彻震动这九龙之巅,百里可闻。

    见此,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他此刻方才现,这妖庭不比当初他杀上九龙之巅的时候要太平多少呢。

    君青衣却仍是一片平静神情,淡漠眼神注视着怒声喝问的一众皇脉长老,不言不语,没有半句回应。

    君青衣的沉默,在十大皇脉诸位长老眼中却是难以回应的表现,想想也是理所当然,身为妖皇,为一人族杀皇脉长老,不管拿出什么理由都站不住脚,君青衣此刻除了沉默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心想至此,十大皇脉一众长老心中不由一阵冷笑,眼神交错一瞬后,便见几位地劫顶峰的长老齐齐上前一步,为之人,赫是最先开口质问君青衣的麒麟族长老。

    几人一步上前,冷眼注视着君青衣,喝道:“陛下,若是此事陛下给不出一个交代,那么我等便只能上禀神州,请妖族十王与祖地娲神圣灵前来裁断了。”

    听此,沉默了许久的君青衣忽然轻声一笑,反问道:“裁断朕么?”

    听此,一众皇脉长老目光一凝,随即说道:“不敢冒犯陛下,但凤长老为我妖族辛苦一生,如今却无辜枉死,还请陛下给出一个交代,一个公道!”

    这一次话语之中收敛了几分,不管怎么说,现在君青衣还是妖皇,是这妖庭至尊,他们纵是占据了大义所在,也不敢逼得太过。

    “交代?”君青衣喃喃一声,目光扫过十大皇脉一众长老,说道:“好,朕便给你们一个交代!”

    “嗯!”

    听此,十大皇脉长老先是一怔,随即不由得神色大变。

    因为他们陡然现,脚下的大地开始微微的震动了起来。

    “不好!”

    一声惊呼之间,龙之巅当中,忽闻九声龙吟怒啸而起,淹没那一声声惊骇欲绝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