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横拦
    “你没事?”

    君青衣怔怔的望着宁渊,方才他还身中涅槃业火,性命垂危,怎么现在一转眼,就恢复过来了呢。

    “没事。”

    宁渊点头说道,事实上他也不是完全没事,方才那骇人的模样也不是装出来的,凤天应的涅槃业火的确侵蚀入了他的肉身,并且开始焚毁血肉生机与神魂精魄。

    这涅槃业火不仅仅威能恐怖,还如若跗骨之蛆一般难以拔除,任何想要炼化或者消灭这涅槃业火的力量,都会被其吞噬燃烧,以此壮大自身,效果适得其反,唯有用同出一源的涅槃圣焰,方可将这业火净化。

    宁渊当然没有涅槃圣焰这种东西,但他体内有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始祖天龙的本源之力!

    当初宁渊施展六灭无我剑二三之前,就近乎耗尽了体内的蚩尤之血,以至于本源损伤,肉身枯竭。

    在被天龙皇投入天龙九鼎之后,天龙鼎之中蕴含的始祖天龙本源,便受到君青衣那一道龙魂的牵引,化作了混沌气流,源源不绝的注入宁渊体内,为他恢复散去的生机,温养那不断崩溃的神魂。

    最终,宁渊将这一尊天龙鼎之中的力量尽数吸收,原本按照道理来说,一尊天龙鼎之中所蕴含的一成始祖天龙本源之力,足够让他踏入天劫之境,毕竟这始祖天龙可是开混沌创天地的创世之龙,这等存在的本源之力,纵然只有一成,也非同凡响。

    只不过宁渊伤势太过严重,所以这天龙鼎之中的一成本源之力,几乎都用在恢复他的肉身与神魂上面了,没有多少是用来提升修为的,所以宁渊苏醒之后,修为只是道境顶峰,没有突破至先天神境。

    虽然修为没有突破,但是这一成始祖天龙本源,却从根本上改变了宁渊的生命本质,从生命本质上来说,现在的宁渊也算是天龙了,虽然和君青衣比不了,但与一般龙族比起来,那就强上不少了,好比如一旁的敖擎,别看他能化龙,论龙族血脉的纯粹程度,他可能都不及宁渊的五成。

    若非如此,宁渊也不可能将这苍龙战体修炼到大圆满境界,因为苍龙战体本来就不是给人族修炼的,而是龙族的淬体神功,传到赵云手中之后,是不知道经过多少次改良的版本,需要通过龙血淬体这种手段才能够修炼。

    如果按部就班的修炼,宁渊就是练到死,也不可能将苍龙战体修炼到第九层,这根本不是资质悟性的问题,而是生命本质的局限,就好像一只蚂蚁无论如何修炼,都不可能变成一头苍龙的。

    但吸收了这始祖天龙本源之后就不同了,宁渊不仅仅将苍龙战体修炼到了九层大圆满,还继承了一部分天龙的本源之力。

    天龙本源,最为强横之处是什么,是不朽,天龙一族自从混沌开辟之中诞生,历经三个纪元,无尽岁月,亘古不灭,身在六道之外,不入轮回之中,万法不侵,永生不朽。

    虽然现在时过境迁,天地异变,这些都成了昔日过往,宁渊也没有获得这令人指的不朽之能,但起码,他继承了一部分万法不侵的力量。

    这万法不侵,不仅仅作用于天御神护,还有宁渊的血肉,骨骼,经脉,罡元,甚至于神魂,正是因为如此,这涅槃业火虽是可怕万分,但对上身怀一部分天龙本源的宁渊也是无可奈何。

    方才宁渊之所以那么大的反应,是因为凤天应所祭献的生命力量作为源泉,使得这涅槃业火在宁渊体内熊熊燃烧,对他造成一定伤害。

    不过这也就是一点伤害而已了,宁渊身体反应过来后,这涅槃业火就被他直接用罡元炼化了,伤势恢复不说,修为还隐隐精进了几分。

    也就是凤天应已经死了,如果他没死,看到宁渊受了自己涅槃业火之后不仅仅没事,反而修为精进了几分的话,他说不定会被活生生的气死过去。

    事实上,君青衣也早该想到宁渊会没事,只不过关心则乱,冷静渐失之下,一时之间就没有想那么多。

    “不管怎样,只要没事就好。”君青衣心中悄然松了一口气,随后便感到四周众人望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怪异。

    “嗯?”感受众人视线,君青衣微微蹙眉,眼神一扫,便见敖擎与一众禁军正望着自己与宁渊,神色敬畏之中却又带着几分怪异,似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敢出声。

    “啊!”

    见此,君青衣方才注意到了自己还搂着宁渊,心中莫名由来的一乱,连忙放开了手。

    “砰!”

    结果君青衣手才一放,宁渊整个人就摔在了地面之上,这让他一脸的无奈与苦笑。

    虽然炼化了那涅槃业火,伤势恢复了许多,但伤势恢复不代表身体就恢复到了全盛状态啊,先前倾力一战凤天应,之后又炼化涅槃业火,对身体的负担可不是说说而已的,宁渊现在是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君青衣又突然放开手,失去了唯一的支撑,自然就直接摔在地上了。

    “啊,我没注意,宁渊你没事吧。”

    见自己一慌便把宁渊摔了,君青衣也是呆了呆,随后也顾不得敖擎与一众妖族禁军那带着几分怪异的目光了,连忙将宁渊扶了起来。

    这一幕,看得敖擎与一众妖族禁军嘴角不由得抽搐几下,心中有些崩溃。

    君青衣其实有些误会了,敖擎众人眼神之中的那几分怪异,不是他们想歪到了什么地方,而是他们受到的打击太过沉重。

    方才,这个人族陡然出现,并且还在妖庭天坛之中闹出了巨大的响动,怎么看都是来历不明,图谋不轨,一众妖族禁军本着守护妖庭,捍卫妖皇陛下威严的想法,气势汹汹的把这个人族围了起来,展开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

    这一战艰辛无比,英勇的禁军统领被这人族一掌打的重伤,现在还没醒过来,神武无双的敖擎将军也被打的灰头土脸,狼狈至极。

    到最后,甚至镇守在妖庭之中的皇脉长老都被惊动了,地劫顶峰的凤族长老亲自出手,一番苦战,差点连老命都给搭上,总算占据了几分优势,要将这人族拿下了。

    就是这个时候,妖庭之主,绝世无双的妖皇陛下来了,然后他们才就现,这个来历不明,意图不轨的人族,竟然和妖皇陛下关系非同一般,甚至为了他,不曾动怒的妖皇,罕见出手,然后一掌就把凤天应给拍死了。

    谁能够想得到,局势会这样展?

    巨大的反差,对众人造成了无比剧烈的冲击,那一众妖兵有些崩溃,他们这么辛辛苦苦,不顾生死的拦住宁渊,到头来,竟然半点意义都没有。

    一众妖族禁军如此,敖擎又何尝不是,自己方才倾力一战,被狂虐一番也就罢了,反正皮糙肉厚扛得住,但这局势的展,让他也有些崩溃了。

    这几个意思,到底是几个意思!

    宁渊自然不知道自己给敖擎众人留下了多少心理阴影,勉强站住身子之后,他便转而望向了君青衣,上下打量了一阵,方才说道:“换了一身衣裳,差点就让我认不出你。”

    听此,君青衣微微一笑,道:“有几分变化。”

    听这话,宁渊不由得看了看周围,只见跪倒一片的妖族禁军,转头望向一旁,是一地的残肢碎片,刺目无边的猩红血色,再看那云海之中古老庄严的宫殿,这似拔高了万丈的龙之巅……

    最终目光放回君青衣身上,宁渊两手一摊,问道:“你确定真的只是几分变化而已么?”

    君青衣点了点头,十分认真的说道:“真的就几分变化。”

    “好吧。”宁渊摇了摇头,说道:“那么你好好和我说清楚,这几分变化到底是多少,希望我没有睡太久。”

    君青衣一笑,轻声道:“先回妖庭再说吧,你方才醒来,应当好好休息一阵,哪里有人如你一般,重伤初愈,别的事情不干,先和人打上一场的?”

    “意外,我也不想的。”宁渊有些无奈的说道,他根本不知道君青衣就是妖皇,不然的话,哪里会闹出这一场乌龙来?

    君青衣摇了摇头,道:“回去吧,虎儿见你醒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她?希望是吧。”回想起那对自己张牙舞爪的小丫头,宁渊脸庞之上不由得多出了一丝苦笑来。

    见此,君青衣淡笑不语,与宁渊一同往妖庭走去。

    但下一瞬,两人便止住了脚步。

    止步的原因,是因为那一直沉寂着的妖庭之中,骤然涌现出了十余道强横无比的气息,随后便见一道道璀璨神光破空而至,在虚空之中化开一道绚丽的轨迹。

    下一瞬,道道神光落入这龙之巅,横拦在宁渊与君青衣两人身躯,神光凝化之中,现出了十余道身影,皆是气势磅礴,威势逼人,初略感受,竟有六七人如若那凤天应一般,是地阶顶峰的强者,其余之人,无一例外都是神境地劫的修为,修成了元神的高手。

    ps:晚了这么久,真是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