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君青衣匆匆离去,只留下赢风月与轩无妄两人,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转眼望了望君青衣离去的方向,已是不见人影,轩无妄唇边勾起一丝莫名微笑,回望向赢风月。

    此刻,这位星月神女并未起身,静默无言,但轩无妄仍旧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在这平静之下涌动的怒意,尤其是那一双星光神华莹然的眸中,更是透出了一丝掩不住的冰冷。

    “呵呵呵!”见此一幕,轩无妄不由得出了一声轻笑,拿起了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之后,神色玩味的注视着赢风月。

    感受到轩无妄那略带几分肆意与戏谑的目光,赢风月目光一冷,寒声道:“不知道轩公子在笑什么?”

    轩无妄唇角勾起一丝微笑,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道:“在下笑,是因感叹,原来神女殿下与我一般,同时天涯流落人啊!”

    “是么?”赢风月话语仍是一片冰冷,听不出半点波动。

    轩无妄望了她一眼,神色更是玩味,反问道:“难道不是么?”

    “哼!”赢风月冷哼了一声,寒声道:“此事与你无关。”

    “神女这般说,可真是让人伤心啊。”轩无妄摇了摇头,又是饮了一口酒,喃喃说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相思之苦,当真是让人神销形毁,其中滋味,在下切身感受过,深深明白殿下如今的心情,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更是心痛啊。”

    “轩无妄!”听此,赢风月却是冷声一喝,目光冰冷的注视着乾忘轩,话语之间隐隐带着一丝怒意,言道:“我说了,此事与你无关。”

    “呵呵。”听此,轩无妄无谓一笑,轻声说道:“的确,此事与我无关,那么不如聊聊其他吧,神女殿下,不知方才妖皇如此形色匆匆的离去,是所为何人呢?”

    听轩无妄再一次提及此事,赢风月目光之中更添三分冷意,却又带着几分复杂神情,一时之间,竟是没有回答轩无妄的话语。

    见赢风月的神情,轩无妄微微一笑,心中的猜测又是确定了几分,说道:“无妄这些年来虽在六圣御之中修炼,但对外界之事也是有所耳闻,尤其是三年之前的那件事。”

    话语之中,轩无妄回望了一眼妖庭之外,喃喃说道:“三年之前,凤主推举一人登上妖皇之位,在这九龙之巅上开启祭天圣典,结果怎曾想,惊变陡升,竟有一人单枪匹马,闯万军,斩千将,一路血战杀上九龙之巅,连那麒麟族的少年战神都命陨枪下,最后更是力斩凤主第二元神,一战震动五域四海,天下闻名,此人,唤作宁渊,也是因为这一战,妖皇才会登位。”

    话语之间,轩无妄看向了赢风月,只见她眸中神情更是复杂了几分,但仍旧没有言语。

    见此,轩无妄摇了摇头,说道:“在下来这妖庭时日不多,对妖皇了解更是少之又少,但也看得出来,妖皇为绝世天骄,不过短短三年时光,立妖庭,启妖界,镇服妖族各脉,力压十皇之主,当真是妖族不世之皇。”

    说到这里,轩无妄神情之中多出了几分玩味,言道:“以妖皇如今之能为,便是泰山崩于前,怕是也不见波澜半点,现如今却如此匆忙,甚至连神女殿下都忽略了,想来想去,普天之下,也就只有那宁渊能让妖皇如此失态了。”

    听此,赢风月终是打破了沉默,冷声问道:“你想要说些什么?”

    轩无妄轻声一笑,道:“不瞒神女,在下对这宁渊颇感兴趣,若是可能,希望神女能从中引荐。”

    赢风月望了他一眼,问道:“只是如此而已么?”

    “如此而已!”轩无妄脸庞之上笑容不变,平静神情,似不在意赢风月那要洞穿人心的目光。

    见此,赢风月终是笑了,只是笑容之中带着几分冷意,言道:“早就听闻,儒门六圣门下,十二真传第一,无一不是人中龙凤,尤是你轩无妄,智冠群英,为六圣门人智,如今看来,果真是……”

    “名过其实!”

    一声冷然话语,让气氛随之一凝,一时之间,亭台之中一片沉默,氛围压抑逼人。

    直至片刻之后,轩无妄方才轻声一笑,对赢风月拱手说道:“在星月神女面前,区区一个轩无妄,怎敢班门弄斧?”

    “不敢?”赢风月冷眼注视着他,言道:“九皇座之争,关系神州气运,人族三教六皇,把持了九万载,如今却拱手让出,开五域四海之争,是三教当天下人皆是有眼无珠,甘愿做你三教棋子不成?”

    轩无妄摇头一笑,说道:“神女言重了,轩无妄何来胆气,胆敢以天下为棋?”

    “你自是不敢。”赢风月冷冷扫了轩无妄一眼,随即起身,便要离开这水榭亭台。

    “神女留步。”见此,轩无妄神色之中露出了几分无奈,也是连忙起身,说道:“此次九皇座之争关系重大,还望神女好好考虑。”

    赢风月停住脚步,冷声问道:“与我何干?”

    轩无妄一笑,道:“神女乃是妖皇挚友,若是神女开口,妖皇自然不会拒绝。”

    赢风月冷哼一声,反问道:“你如何认为我会答应你?”

    轩无妄淡笑说道:“因为妖皇。”

    “嗯!”听此,赢风月回过神来,注视着轩无妄,却没有出声。

    感受着赢风月审视一般的目光,轩无妄仍旧是处之泰然,说道:“妖皇虽是绝世天骄,但始终是天龙一族,未得真正的妖皇传承,在妖族之中又毫无根基,一直难以服众,尤其那十大皇脉,更是蠢蠢欲动,凭借这妖族龙脉与这妖庭气运,虽能镇压一时,却镇不住一世,如今这大争之世,不进则退,一退则死,其中道理,神女想必十分清楚。”

    赢风月淡声说道:“所以你想要我劝说青衣去争这九皇座?”

    “不错。”轩无妄点了点头,说道:“此次九皇座,五域四海,妖魔人三族,天下共争,妖皇若得九皇一席之位,纵然是妖族十大皇脉,也要心悦诚服,届时妖皇再无后悔,神女也可借此说服四大神宗,彻底稳固与妖皇的盟约,两全其美。”

    听此,赢风月眸中神情变幻了一阵,随即说道:“我会考虑的。”

    说罢,她也不在多言,转身离去了。

    注视着赢风月离去的身影,轩无妄摇了摇头,幽幽叹息道:“终究是襄王有意,神女无情,哎……”

    ……

    妖庭之外,龙巅上,一众妖族禁军团团包围,手中刀锋泛起雪亮寒光,森森肃杀之意,直将场中的宁渊锁定在内。

    众军环绕之中,宁渊沉默不语,注视着眼前这出自真龙一族的青年男子,心中思量不断。

    见宁渊沉默,那青年男子剑眉一挑,目光上下扫视了他一眼,随即说道:“倒是有几分本事,难怪一人便敢闯入妖庭,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话语之间,这青年男子手一叹,右掌之中金光绽放,一声龙吟长啸而起,刹那凝成一杆金光璀璨的龙枪,随之直指宁渊,言道:“报上你的姓名来,我敖擎枪下,不收无名之人。”

    一声话语之中,透露出十足的自信与无比强势的霸道。

    敖擎,真龙嫡血,一身修为已是步入了先天神境第三重,人劫顶峰。

    若只论修为境界,也许算不上什么绝顶高手,但须知他是真龙嫡血,以肉身称雄的真龙一族,那可是能可搏杀深海巨兽的存在,一旦成年,完成真龙三蜕,那甚至能可以肉身搏杀天劫顶峰的强者。

    敖擎为真龙嫡血,不仅仅拥有人劫顶峰的实力,还完成了一次真龙神蜕,这真龙战体强横至极,攻守兼备,凭借着强横无比的战体,在加上真龙战法,敖擎自信,便是遇上神境地劫的高手也有一战的底气,合论一个不过先天道境的人族?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放下了如此豪言壮语,底气十足。

    对此,宁渊没有言语,因为他现在一番心思全放在君青衣那边,根本没有把这敖擎的话听进去。

    所以他没有理会敖擎,反而是回望了一眼身后的妖庭,随即有了决定。

    不管如何,先离开这里再说,他现在手中一张英雄卡都没有,单凭自身实力,留在这妖庭之中实在太过冒险。

    先退!

    心思之间,宁渊也不理会前方的敖擎,步伐踏开,身随风行,展现出了惊人的度,欲要穿过这重重围堵,离开此地。

    “嗯!”

    眼见宁渊身影变幻,在风中飘渺不定,根本难以捕捉,敖擎目光一凝,随即冷然一笑,道:“雕虫小技,给我留下来!”

    只听敖擎冷喝一声,眼眸之中陡然绽放出两道金光,随后便见两头龙影在他眼中浮现,刹那便锁定住了宁渊身法轨迹。

    真龙一族之中有无上斗战圣法,不仅仅能够将真龙一族那霸道无匹的肉身之力展现得淋漓尽致,还能开辟五神极致之能,其中之一,便是这真龙之眼,有勘破虚妄,凝现真实之能。

    在这真龙之眼下,无论是阵势幻象,还是身法幻影,都将无所遁形,甚至能可窥探出破绽弱点所在。

    宁渊欲要退走,步踏风势,度虽是快得惊人,但这真龙之眼依旧将他身法轨迹锁定,随后敖擎脚一踏,身化龙游,不过眨眼之间,便已横截在了宁渊前方,手中龙枪劈空怒轰而下,一身霸道无匹的真龙雄力爆,更添骇人威势。

    见此一幕,宁渊眉一皱,停下脚步,右手一掌轰出,以霸道扛鼎之势,迎向这雷霆万钧的一枪。

    “嗯!”

    见此一幕,敖擎眉头一皱,心中一时有些惊异,他这一击威势非常,且先不论这龙枪神兵之能,单单是他一身真龙雄力,就足以摧山断岳,因为如此,以往战斗之中,敢与他近身搏杀之人少之又少,更不要说以身硬抗他的攻势了。

    这人族就自信,以为自己能以血肉之躯挡住他这雷霆万钧的一枪?

    心中虽是讶异,不过敖擎攻势却没有停下半分,反而加摧劲力,一枪之势更霸道三分,凶悍无比的朝宁渊轰击而下。

    真龙一族,几乎是为了斗战而生的种族,因此对于敖擎而言,战斗,向来是有进无退,无论对手如何,皆是如此。

    所以他没有留手,同样,也他不介意一枪结束这一场战斗。

    思绪,不过是一念之间,下一瞬,龙枪雷霆轰击而下,宁渊右掌擎天而出,以身硬抗。

    “轰!”

    只听一声轰鸣响起,宁渊脚下大地陡然崩碎一片狰狞裂纹,无比狂暴的力量在地面之上肆虐开来,震碎四方,震起漫天尘烟飞扬。

    尘烟之中,宁渊身影岿然不动,一手擎天而起,手中,赫然是一口金光璀璨的枪锋。

    枪锋如龙,身蕴万钧之力,但此刻落在宁渊手中,却是泥牛入海一般,掀不起半点波澜,那金光璀璨的枪锋,竟无法在他手中切出丝毫痕迹。

    “什么!”

    见此一幕,敖擎不由得一变,心中是难以形容的震惊与错愕。

    这人族以身硬抗自己一枪而丝毫无损!

    若他修为比自己高也就罢了,但偏偏他只有先天道境,甚至方才还未催罡元,完全是凭借着肉身之力挡住自己这一枪的。

    一个人族的肉身,如何可能强横到这等地步?

    心中虽是骇然万分,但敖擎理智未失,眼见自己一枪无功之后,瞬间变招,身躯腾空,右腿欲要横扫而出,目标正是宁渊的颈脖之处。

    不过他似乎忘了,宁渊还有一只手。

    于是,便在敖擎那满是错愕与骇然的目光之中,宁渊左手猛地抓住了他扫来的右腿,随后,他便不由得回想起了自己幼年之时,曾被一头深海巨兽扯入巢穴之中的情形。

    随后,一股恐怖无比的力量爆,敖擎是连惊呼都来不及出,整个人就被扯了过去,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随后一声轰鸣,他整个人就被砸入了大地之上,在地面之上轰出了一个人形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