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真龙
    目光扫过周遭,入眼之处皆是涌动的混沌气流,宁渊犹豫了片刻,最终迈开了脚步,只不过为了避免出现什么意外,他并没有解除身上的天御战甲。

    然而,在这无边混沌气流之中,似乎并没有空间的概念,宁渊行进了片刻,感觉自己似乎在一直原地踏步的样子,周遭的景物不见丝毫变化。

    这让宁渊有些无奈,不得不解除了身上的天御战甲,然后从天之血当中取出了一套衣服换上了。

    时空为天地本源之力,非大神通者难以掌握,所以这自带储物空间的宝物自然也是少之又少,宁渊当初扫平了天音阁和神州四大神宗与龙神殿的高手,也没有能收获一件能够储物的宝物,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好在,宁渊还有天之血,这上古神兵自带一方储物空间,虽然不大,但是拿来装装衣服什么的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将衣服换好之后,宁渊打算继续寻找出路,结果还不等他动作,周遭涌动的混沌气流却是猛然一震,紧接着竟一片片的湮灭在了虚空之中。

    “嗯!”陡然出现的变故,让宁渊微微皱起了眉,凝神戒备之间,忽闻一声轰鸣巨响,周遭混沌起来全然崩溃开来,一道道裂纹在虚空之中浮现,随后便开始崩毁碎裂。

    “轰!”

    轰鸣声中,混沌崩溃,宁渊脚下也随之一空,不由自主的跌落下去,片刻之后他才稳住了身子,双脚也是踏在了大地之上。

    宁渊站稳步伐之后,便见周遭虚空一阵扭曲变幻,混沌散去,周围也渐渐浮现出了景物。

    一缕阳光穿过扭曲的空间落下,周遭事物渐渐的清晰起来,宁渊眼神扫过四周,映入眼中的景象,不算熟悉,但也并非全然陌生。

    云海万里,雄峰贯天,前方是一片置身于烟云之中的宫殿,古老庄严,大气恢弘,尽显无上之势,让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敬畏。

    宫殿之中,蔓延出一条白玉石阶,宛若通天阶梯,自从殿中延伸至雄峰之上,阶梯两旁皆有禁军伫立,神色冷峻,气度深沉,让虚空之中更添一分肃然压迫。

    “这……”

    见此,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回身一望,现自己此刻正站在一座天坛之上,周遭一片狼藉,满是裂纹的地面之上竟然还有一块块碎片,非铜非铁,非金非玉,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之上还萦绕着些许混沌气息,不过正在飞散去。

    这是什么情况?

    宁渊自然看得出来,这里是九龙之巅,不就之前他搏命一战的地方。

    不过和当时大战比起来,似乎有了许多变化,比如……

    “什么人!”

    只听一声怒喝响起,随后便听一阵刀兵铿锵之声响起,不过眨眼之间,一队禁军便已将这天坛重重包围了起来,手中兵刃出鞘,直指天坛之中的宁渊,阳光照耀之下,刀锋之上泛起了一道道冷厉寒光,一眼望去,皆是雪亮银白的一片,让人不由胆寒。

    “嗯!”

    见此,宁渊眉头皱的更是厉害了,他倒不在意这些将自己围起来的禁军,虽然他们的实力不弱,甚至从某种方面上来说是极为强悍,每一人皆是先天丹境的修为,在北域都算是纵横一方的高手了,如今整整一队,上百先天丹境的禁军,气息接连,宛如一体,这般精锐程度,甚至能压过当初宁渊训练的修罗卫一头。

    不过对于此时的宁渊而言,这真的算不上什么威胁,别的不说,就凭他现在这九层大圆满的苍龙战体,就算他站在这里不还手,这些人也伤不到他丝毫。

    因此,宁渊并未将这一队禁军放在眼中,环视了周遭一眼,随后望向了那云海之中的宫殿,此时此刻,他心中有着太多太多的疑问,所以现如今他只想弄清楚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到底生了什么。

    在这妖庭之中,应当有人能给他答案。

    只不过……

    仰望着蕴含之中的那一座妖庭,宁渊微微皱起眉来,如今他苍龙战体踏入九层大圆满,丹田罡元也到了圆满境界,只差一个契机,便能将罡元化真,修成更为纯粹与雄厚的真元,踏入先天神境第一重。

    如此雄厚的修为根基,再加上这强横至极的苍龙战体,现如今的宁渊,哪怕不动用英雄卡,也有与神境地劫一战的实力。

    虽说艺高人胆大,但此时此刻,这无上妖庭却是散着恐怖至极的压迫感,仿佛一头蛰伏沉睡的巨兽,虽未苏醒,但那威势仍旧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除此之外,宁渊更是感受到,在这妖庭之中,有十余道极其强横的气息若隐若现,将这妖庭拱卫在内,一旦有人进犯,那就是一牵动全身的结果。

    这还只是宁渊能可感受到的,除此之外,谁也无法肯定,还有没有其他强者隐藏在这妖庭之中。

    所以如今摆在宁渊眼前的,不过是两个选择,要么冒险一探这妖庭,要么先离开此地,之后在慢慢打探消息。

    那要怎么选呢?

    宁渊心中迟疑,将此地团团围住的一众禁军则是神色冷峻,手中刀锋直指宁渊,目光之中透着森森肃杀之意。

    他们不知道宁渊的来历,但却看得分明,这是一个人族。

    一个人族,无端无故的出现在了妖庭之中,还在妖皇祭天的天坛之上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不用想都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了。

    “拿下!”

    见宁渊不动,禁军统领目光一冷,怒喝一声之中,已是暴起纵身,手中战刀以雷霆万钧之势奔斩而出,直取天坛之中的宁渊。

    这一队禁军,修为最差的都是先天丹境,作为统领那自然不可能差了,先天道境顶峰的修为,若是在当初的北域,那起码是三大圣地长老级别的人物,实力决计不差。

    此刻他抢先而攻,手中战刀雷霆斩出,刀势狂猛无匹,一刀之威,能可破山断岳,璀璨刀光之下,那一道静立不动的身影,更是显得微不足道起来。

    “轰!”

    刀势怒斩而下,一声轰鸣响起,天坛随之一震,尘烟飞扬之中,只见两道身影相对而立,一者不动如山,一者却是在微微颤抖。

    刀,落在了手中,却不见半点鲜红,那以雷霆万钧之势斩下的刀锋,竟无法在这血肉之躯上留下一道痕迹,更不要说切开血肉。

    动用了七成妖力的一刀,竟是全然无功,刀身之上还反震回了一股强横无比的力量,让这禁军统领的双臂不由一颤,握刀之手顿时撕裂开来,溅出滴滴殷红鲜血。

    如此结果,让这禁军统领神色不由一变,但却是不退反进,狂喝一声,催动一身妖力,手中战刀震动,似要爆出倾力一击。

    “砰!”

    一道刺耳的破碎声响起,那战刀破碎开来,在那禁军统领惊骇欲绝的目光之中,一只手掌穿过破碎的刀光,轰击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啊!”

    只听一声悲鸣响起,这禁军统领喷血飞出,摔到了百丈之外。

    “统领!”

    “杀,拿下这人族!”

    “啊杀!”

    眼见宁渊一掌便将统领重创,一众妖族禁军眼中却是不见丝毫畏惧之色,反而杀意汹汹,怒喝之间纷纷冲杀而上。

    “嗯!”

    见一众妖族禁军围杀而上,宁渊眉头一皱,他不惧这些妖族禁军,但这妖庭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没有必要,宁渊也不想冒险一闯。

    先离开此地再说吧。

    心思一定,宁渊随即回身,无视了那一众冲杀而上的妖兵,身随风行,光影闪动之间,已是穿过了军阵,直往龙之巅外飞去。

    “人族,这妖族皇庭,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一声冷喝之间,天穹之中金光绽放,只见一道龙影破空而至,周身金色神光涌动,撕裂虚空,直往宁渊撞去。

    “高手!”

    感受那逼临而至的汹汹攻势,宁渊眼神一凝,也不退让,一拳轰出,直击那迎面撞来的龙影。

    “砰!”

    龙影长啸,力量雄沉,然而宁渊一拳更是霸道,两者碰撞刹那,一声轰鸣响起,龙影崩碎,余劲横扫而出,后方一众妖兵遭受波及,纷纷被震飞出去。

    破碎的龙影之间,一人身影浮现,身姿伟岸如山,身穿一件龙纹金甲,衬出英武神姿,俊逸非凡的面容,剑眉星目,器宇轩昂,眉宇之中透着一丝傲然之气,睥睨眼神之下,让人不免自渐形秽。

    更让人瞩目的是,在他额头之上,那漆黑丝之间,竟有两支龙角昂扬而起,散着淡淡的金色神华。

    龙族!

    见此一幕,宁渊不由微微皱起了眉来。

    如今这世间,龙族只有三脉,分别是天龙,真龙,应龙。

    天龙就说了,世间唯有君青衣。

    真龙一族,乃是无尽海之皇,龙神殿之主,以肉身称雄,真龙战法名震天下,每一位成年的真龙,皆有于神劫天骄的强者正面搏杀的实力,甚至能可硬撼深海巨兽。

    应龙一族则与之相反,在术法之道上有非凡造诣,九大神通天下无双,能可比拟人族三教至高圣法。

    要区分真龙与应龙,除却了战斗之外,最简单的方式便是龙角。

    真龙有双角,应龙有三角。

    而现如今,眼前之人双角昂,无疑是真龙一族,并且看这威势,定是纯血真龙。

    这也是宁渊皱眉的原因,真龙一族乃是无尽海之皇,亿万海族之主,不在无尽海里好好的呆着,跑到这妖庭做什么?

    虽然经常有人搞混,但这妖族和海族完全是两回事,就好像人族与妖族的区别一样。

    当然,这和宁渊没多大关系,只是这真龙一族的人,让他不由得想到了君青衣。

    自己施展六灭无我之后,到底生了什么?

    ……

    与此同时,妖庭之中,后宫苑内,一片大湖之上,曲桥弯弯,延至一处水榭亭台。

    亭台之中,一人静立着,清风吹拂,掀起那帝袍衣袂翩动,圣冠之下,如墨长,因风轻乱,眉宇之间,仍是那掩不住的绝代风华,只是那一双莹若星辰的眼眸之中,渐渐有些失神了。

    身后,两人相对而坐,其中一人,面带轻纱,但仍是掩不住那绝美的容颜,尤其是那一双眼眸,透着无边灵动之气,眸中,更似有万千星光流转,宛若星汉银河一般神秘得难以探究。

    另一人,是一年轻男子,白衣胜雪,气质儒雅,俊逸非凡的面容之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轻笑,凝望着面前的人,却始终没有言语。

    他的目光,让赢风月微微皱起了眉来,随即冷声道:“轩公子,你真的是儒门的人么?”

    听此,轩无妄淡声一笑,拱手说道:“神女倾世神姿,让轩无妄失态了,神女若是要责罚,那么在下绝无二言。”

    见他这般模样,赢风月目光一冷,说道:“直入正题吧。”

    “哈。”轩无妄轻声一笑,随即望了一眼前方,说道:“师尊这一次让在下前来妖庭,所为只有一事,想必神女已经知晓了。”

    “九皇座!”赢风月望了轩无妄一眼,淡淡说道:“儒门掌教之意,是说这一次神州九皇座,有妖族一席之位么?”

    轩无妄仍是淡笑,道:“不仅仅是妖族,海族,魔渊,还有北域,都可参与这九皇座之争。”

    听此,赢风月不由一笑,反问道:“五域尽争,儒门舍得么?”

    轩无妄摇了摇头,道:“这九皇座本就不是儒门一言能可决定的,哪里有舍不舍得的,再且说,妖皇陛下这等人物,当有九皇一席,这一次,我儒门不过是送个顺水人情罢了。”

    “是么?”赢风月喃喃一声,随即望向一旁,见君青衣仍是静默不语,目光之中不由得多出了几分无奈与恼怒,说道:“青衣!”

    赢风月话语方才一落,妖庭之外,便猛地传来了一声轰鸣巨响。

    与此同时,君青衣失神的目光一凝,不由失声道:“他醒了!”

    说罢,君青衣直接转过身,步伐匆匆的离开了这水榭亭台,只留下了被无视的赢风月与轩无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