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六灭无我
    剑吟长啸而现,天地却是骤然一肃,再一次陷入了亘古永久的死寂之中。

    一切又是归于静止,时光,空间,天地万物,乃至于那熊熊燃烧的涅槃圣焰,此刻都凝结在了虚空之中,被一股难以形容,难以想象的力量所禁锢。

    无论是在场众人,还是置身于涅槃圣焰之中的凤主,此刻都沉陷在这永恒静止的时空之间,放眼天地,唯一不受这时空静止的,唯有屹立于虚空之中的那一道剑魂。

    千万剑光纵横交错,环绕在宁渊周身,有形无形的剑锋渐渐凝聚,随后竟是万剑归一,全然注入宁渊体内。

    宁渊踏在虚空之中,仰望向天穹,一双眼眸之中,失去了一切情感的色彩,只剩下那最为极端,也是最为纯粹的剑意。

    元神化剑,剑成元神!

    无数剑光纵横交错之间,宁渊周遭静止凝固的时空,竟是开始缓缓崩溃!

    不是单纯的空间破碎,而是根基本源的毁灭,时光与恐惧,这维持着世界的两大本源之力,一寸寸的湮灭,在这虚无之中消散。

    时空崩毁,是在宁渊身旁,更为震撼与恐怖的景象,则在天穹之中。

    只见万丈天穹之中,风云骤变,不过眨眼之间,竟现出日月轮替之象,星移斗转,天地失衡,世间万物,在这一刹那,皆然失去了光彩,变得一片灰暗,死寂!

    也正是在这死寂之中,一股极度恐怖、极度强大、极度无边、极度无际、极度完美,可杀神、弑佛、灭天、绝地,甚至破灭六道的剑意,在这时空失衡的天地之间孕育而生!

    六灭无我!

    以元神为剑,越极尽的无上之招!

    灭天绝地剑二三式的真意,是死亡,极尽的死亡,甚至能可灭绝天地,因此这剑二三,又被称之为死亡之剑,地狱之剑。

    因此这一式剑二三,可谓是剑圣一身剑道修为的极尽体现,是最为完美,近乎与无敌的剑招。

    但是这,远远不是尽头!

    六灭无我,极尽巅峰之后的领悟,越了极限,越了完美,甚至能可崩毁天地本源,破灭六道轮回,真真正正的禁忌之招,是连神魔都要为之战栗的力量。

    这样的一式剑招,本不该存于人世,便连剑圣自身都未曾能够施展。

    此时此刻,却在宁渊手中绽放出了最为璀璨的光华。

    时空湮灭,天地失衡,万剑归一,苍天有缺,寰宇之间,唯神,唯剑,唯我。

    天地唯我,六道尽灭!

    这便是神魔禁忌之中六灭无我剑二三!

    只是可惜,这一刻却没有一人,能够真正体会到这神魔禁忌之招的璀璨辉煌。

    就连宁渊自己,都是如此!

    “砰!”

    一片死寂的天地之中,忽然,一道刺耳无比的破碎声猛然响起。

    不知道是什么破碎了,但这一声之后,那失衡的时空,逆乱的天地,都开始迅的恢复,静止的时光再一次流转,被禁锢其中的众人也随之惊醒了过来。

    生了什么!

    没有人知晓,但不知道为何,却又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宛若梦魇一般在心间迅的蔓延着,死亡的气息如若潮水一般席卷而来,似要将自身淹没,吞噬。

    无比的恐惧,死亡的窒息,让不少人直接瘫软在了地面之上,神色一片惨白,浑身冷汗淋漓,仿佛在九幽冥域之中游走了一圈一般,那半步踏在死亡之中的感觉,是难以形容的恐怖。

    就连凤莹月,此刻也瘫倒在了地面之上,眼眸之中是掩不住的惊骇与恐惧,身躯颤抖,不住的喘息着,不断吞吸着空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她感到自己还活着。

    不只是凤莹月,在八峰之上观战的众人同样是神色惨白,身躯战栗,他们虽没有遭受到任何伤害,那一瞬间死亡所带来的恐惧,依旧宛若利剑一般穿透了心间。

    一时之间,这偌大的九龙之巅,陷入了无比压抑的气氛之中,无人胆敢言语,只有一阵阵压不住的沉重喘息,不住颤抖的眼神,甚至不敢望向那战场的中央。

    直至片刻之后,凤莹月方才猛地回过了神来,强撑着那仍旧战栗不已的躯体站了起来,抬头望向前方。

    第一眼,她看到的是凤主,屹立在虚空之中的凤主,身影仍旧伟岸如山,周身涅槃圣焰熊熊燃烧,散着无比纯粹的生死本源之力。

    见此,凤莹月紧绷着的内心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但随即,难以形容的恐惧与不安又涌上了她的心头,让她的目光不由得从凤主身上移开,向前方的宁渊看去。

    一道屹立在大地之上的身影,映入了凤莹月的眼眸之中,那战躯之上,鲜血凝固,生机,早已散尽,纵然仍旧屹立不倒,但任谁都看得出来,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但这不是关键,真正关键的是,他那离体出窍的剑魂。

    那一道剑魂呢?

    心中惊疑之间,凤莹月抬头往上望去,没有见到宁渊的身影,甚至连方才那纵横交错的千万剑光都彻底消散了。

    惊喜的神情,不由得在凤莹月的眼眸之中涌现,但下一瞬,在她的视线之中,宁渊肉身上方,那虚空所在,陡然碎裂开了一道剑痕!

    一道深深的剑痕,盘踞在这虚空之中,哪怕周遭时空本源不断涌动,但就是无法将其修复,甚至只能够勉强阻止这一道剑痕不继续扩散。

    “啊!”

    这样一道剑痕,映入凤莹月眼中的一刹那,便听到一声凄厉无比的哀嚎响起,随后便见,凤莹月猛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身躯踉跄而退,艰难止步之后,已是不由得半跪在了地面之上,躯体不住的颤抖着,一双眼眸之中,竟是流淌出了两行血泪。

    怎么一回事?

    见此一幕,众人心中不由一惊,本能的抬眼望前方望去,随后那一道剑痕,也映入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啊!”

    随后,便是一阵阵凄厉的悲鸣接连不断的响起,众人身躯纷纷跪倒在地,身躯不住的颤抖着,口溢鲜血,更有不少人用双手捂住了眼眸,但哪怕如此,仍是见到殷红的血液不住的从手指之中溢出。

    这还是修为高深之人,修为较弱者,目光触及这一道剑痕的瞬间,便直接昏死了过去,神魂遭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创伤。

    唯一不受影响的人,也许只有天坛之中的君青衣了。

    注视着盘踞在虚空之间的那一道剑痕,便是君青衣,此刻眼神之中也不由得多出了一分震惊,错愕,甚至于恐惧。

    那一道剑痕之中,蕴含着无比恐怖的剑意,目光触及之后,心神便会遭受到这剑意冲击。

    君青衣感受到了这股剑意的力量,灭绝,死亡,无穷无尽,无边无际,就如若剑痕之后那一片黑暗的虚无世界一般。

    正是这样的剑意,才能让这一道剑痕一直盘踞在虚空之中,如何都无法被修复填补。

    这剑意的力量太过可怕,没有修成元神的修者,哪怕只是观看一眼,都要遭受到无比严重的伤害。

    君青衣之所以不受影响,是因为身处于天坛之中,有妖族龙脉之力与天龙九鼎庇护,但其他人显然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

    虽然能上九山之峰观战的众人,一身修为皆是不差,但到底不是修成了元神的地劫强者,在这剑意冲击之下,自然是一片哀嚎,不少人身受重创。

    一道剑痕,便拥有着如此恐怖的力量,那么遗留下这一道剑痕的力量,又是何等的恐怖?

    君青衣不知,但是心中却用难以形容的恐惧在蔓延着,不仅仅是因为这一剑的恐怖威能,更是因为……

    君青衣心念之间,那凤莹月也是猛然惊醒了过来,她虽同样遭受到了那剑痕之中的恐怖剑意冲击,但体内残存的龙脉之力为她挡下了不少,所以她受到的伤势并不严重,起码和其他人相比是这样的。

    伤势虽不是极其严重,但凤莹月的神情却是无比的惊恐,艰难的挣扎起身,朝前方的凤主看去,口中不由得失声喊道:“父皇!”

    没有回应,一片沉默,那伟岸如山的身影仍是屹立于虚空之中,周身涅槃圣焰依旧不灭,璀璨夺目。

    但这一幕在凤莹月的眼中,却是瞬间灰暗了下来,让那本就惨白的面容,真正不见半点血色。

    “父皇!”

    不甘,惊恐,在凤莹月眼神之中浮现,让她再一次失声尖叫了起来。

    尖利的叫声之中,凤主的身影猛然一颤,涅槃圣焰绽放出的璀璨金光之中,陡然喷涌出一道凄厉无比的鲜红。

    “噗!”

    殷红的鲜血,自从凤主的身躯之上凄厉无比的喷溅涌出,血染长空之间,这皇者之躯,无力坠落而下,沉重的倒在了大地之上。

    身躯倒地,威仪英武的脸庞之上,是一片凝固的错愕神情,心口之处,那九凰飞舞的帝袍已是破碎,只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剑痕,近乎贯穿了躯体,殷红的鲜血自从其中不断喷涌而出,眨眼之间,便将身下的大地染得一片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