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剑二三!
    以自碎体内所有龙脉之气作为代价,凤莹月强行锁住了三成妖族龙脉的力量,如此虽让那龙脉之力更为狂暴,不断反噬肉身,但凤莹月却是丝毫不顾,强行压下那一阵阵接连不断的剧烈痛楚,冷眼望向前方的宁渊,目光之中,尽是肃杀。

    肃杀之意宛若寒冬冷风般凌冽彻骨,原本还勉强挡在宁渊面前的众人感受身后恐怖的杀意,神色皆是不由一变,纷纷退开,为两人让出了一片战场。

    众人清楚,接下来这一场战斗,已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了。

    众人退开之后,在这战场之中,就只剩下了一身血痕累累的宁渊,还有那面若寒霜的凤莹月。

    两人相对而立,宁渊沉默不语,天之血横枪于前,凤莹月面色霜寒,手中风纹龙剑之上映出一道寒光,森冷彻骨的杀机没有半分掩饰。

    见此一幕,其余八峰之上观战的众人眼神亦是不由得一凝,他们虽不清楚这龙巅上生了什么变故,但也看得出来,如今宁渊与凤莹月这一战,是生死之战。

    胜者生,败者死,又或者同归于尽,玉石俱焚,除此之外,不会出现第三个可能,因为此时此刻,无论是宁渊还是凤莹月,都已经没有了退路。

    肃杀宁渊的氛围,让众人心中不由一凝,没有人能够想到,今日这祭天之仪,妖皇登基大典,竟然会因为区区一人而变得面目全非,甚至让这原本要登基称皇的女帝,亲身面临一场生死之战。

    众人一时无声,天坛之上也是一片死寂,静立在天龙九鼎旁,君青衣不语,目光凝望着与凤莹月相对而立的宁渊,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碧海潮生。

    就如若凤莹月先前所想的一般,这一切,的确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算计,一场精心策划的布局。

    天龙九鼎的确是无上至宝,但是它却不能让人获得无上的力量,因为这天龙九鼎存在的意义,是留存天龙一族延续的一线生机。

    当初为了抵挡那一场上古神战而导致倾世浩劫,天龙一族上下,九十九头天龙牺牲自我,方才能让这天龙九鼎融为一体,显化出始祖天龙,以混沌创世之能,稳定五域,平复四海,拯救了亿万生灵。

    天龙一族因此牺牲,但是也留存下了一线生机,那就是君青衣,还有这分别镇入五域四海之中的天龙九鼎。

    当时祭献自我的九十九头天龙,肉身虽毁,但龙魂仍在,便沉睡在这天龙九鼎之中,并且借助这九鼎之力,日夜吸收天地灵气精华,让这龙魂不断壮大,近乎达到了不朽不灭的地步。

    只要能够唤醒天龙九鼎,这九十九道天龙之魂便能随之苏醒过来,然后脱离九鼎,进入六道轮回之中,以不朽龙魂抵挡六道轮回之力磨灭,保留着记忆与自我轮回转世。

    只要这九十九道天龙之魂转世成功,天龙一族便能继续传承延续下去,甚至再现上古之时的辉煌,执掌无尽之海,统御亿万海族。

    这就是天龙九鼎存在的意义,而天下之间,能够唤醒天龙九鼎的,只有一人,那便是天龙一族唯存的血脉,君青衣。

    只是上古之后,沧海桑田,岁月演变,天龙一族的辉煌已成了过往,现如今,无论是如今统御无尽之海的龙神殿,还是曾经被天龙皇镇压在北极之海的应龙一脉,甚至连与天龙一脉世代联姻的真龙一脉,都不希望这无尽之海再多出一个主人。

    所以才有了这一场精心谋划的布局。

    君青衣与四大神宗结盟,寻找机会,借助四尊天龙鼎的力量,将无尽之海当中的龙神殿封禁,而四大神宗,则出手牵制住龙神殿在神州之中的众多强者。

    随后,君青衣将会前往星月九岛,在赢风月的安排之下,借故与四大神宗决裂,四大神宗也会抓住这个机会,将君青衣擒下,再与妖族结盟,前往妖庭取出最后一尊天龙九鼎。

    接下来,便是以四大神宗的口,编织出一个天龙祭鼎的谎言,让遭受龙脉之力反噬,已是生死一线的凤莹月不得不抓住这最后的希望,开启祭天之仪,布下龙脉结界,以君青衣作为祭献,唤醒天龙九鼎。

    到这个时候,便能够完成整个布局最为关键的一步,君青衣借助凤莹月的龙脉之力,弥补自身修为不足的缺陷,唤醒天龙九鼎,从而将九十九道天龙之魂送入六道轮回之中。

    这是一场君青衣与赢风月联手谋划的局,其中,龙神殿是棋子,四大神宗是棋子,妖族与凤莹月,同样也是棋子!

    唯一的变数,只有一人,那便是宁渊。

    若不是宁渊,事情就不会掀起那么多的风波,君青衣离开龙神殿之后,四大神宗会理所当然的背离盟约,也会理所当然的与妖族联手,而因龙脉之力也遭受反噬,已经是生死一线的凤莹月,也必然抓住这最后的希望,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但宁渊的出现,却打乱了一切,从星月九岛开始,到如今这九龙之巅上,他把事情推动到了所有人都料想不到的地步。

    这是一个谁也没有料想到的变数,帝妃如此,赢风月如此,君青衣也是如此。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变数,无论凤莹月还是君青衣,此刻都失去了对于局势的控制。

    现如今这天龙九鼎已经吸收了大量龙脉之力,必须由天龙之血唤醒,所以君青衣不能离开这天坛半步,一旦离开,这天龙九鼎就会重新陷入沉睡之中,所吸收的妖族龙脉之力也将归回凤莹月体内,一旦妖族龙脉归体,那么结局如何,无须多说了。

    因此,就算明知道此刻的宁渊已是生死一线,君青衣也没有办法出手。

    君青衣不出手,宁渊对上身怀三成妖族龙脉之力的凤莹月,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半点胜算。

    那妖族龙脉的力量太过恐怖了,哪怕只剩三成,也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抗衡的存在,更不要说宁渊此刻已是身受重伤,面对倾尽全力,一心绝杀的凤莹月,胜算只能用渺茫了形容。

    心想至此,君青衣眼神不由一凝,落在天龙九鼎之上的手掌微微一握,殷红的鲜血迅滴落而下,不然被那天龙九鼎吸收吞噬。

    一切说来虽长,但实际不过一瞬之间,凤莹月冷然注视着宁渊,心中十分清楚,此刻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旦君青衣彻底唤醒了那天龙九鼎,那么她体内的龙脉之力将彻底被天龙鼎吞噬,届时,她就再也没有半点机会。

    心念至此,凤莹月不做多想,也没有半句言语,催动体内的妖族龙脉之力瞬间爆,随后,只听一道龙吟之声怒啸而起,同一时间,凤莹月身影瞬动而出。

    放手生死一搏,不顾龙脉之力对于自身的反噬,凤莹月的实力达到了惊人的地步,不过只是眨眼之间,那一道凤影便杀到了宁渊面前,手中风纹龙剑一斩而下。

    剑锋之上金色神光闪动,隐隐凝聚成三道龙影翻腾不断,正是那妖族龙脉之力加持。

    浩瀚磅礴的龙脉之力注入剑锋之中,让这一口本就是顶级先天神兵的风纹龙剑威能更是恐惧,一剑横空,在虚空之中斩出了一道金色轨迹,直取宁渊头颅而去。

    寒锋斩破虚空,一剑绝杀之下,宁渊身躯微微一颤,紧接着,竟是没有丝毫动作。

    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动弹丝毫了,这一具身躯之中,最后一丝生机悄然散去,只剩下一具伤痕累累的躯体,僵立在大地之上,一双眼眸之中已是彻底黯淡,再也不见半点光彩。

    这肉身早已枯竭,纵然拥有着战神不败的意志,也无法脱身体的绝对极限,一路血战至此已是奇迹,现如今,终是彻底支撑不住了。

    虽然眼前之人已是消亡,但凤莹月的剑势仍旧丝毫不停,反而更快三分,势必要将眼前这人的头颅斩下。

    这不仅仅是因为心中的愤怒,更是因为那不住蔓延的恐惧!

    眼前这一个人,对于凤莹月而言,曾经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微不足道。

    但就是这么一个渺小得微不足道的人,让她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从北域到这妖界,从人皇之争到这妖皇之位,一步步的将她逼到了这绝境!

    这一个原本随手便能碾死的蝼蚁,如今竟变成了最为恐怖的梦魇!

    他凭借着一具残躯,一路血战,破阵斩将,直杀上这龙巅,血凌,死了,乾忘轩,死了,自己手下的一众精锐战将,也死了!

    这个人,仿佛不知死亡也伤痛,更永远都无法倒下一般,就是死了,都能从那九幽冥域之中冲出来。

    这让恐惧在凤莹月心中蔓延着,如何都压制不住!

    所以,就算此刻他已经是生机全无,只剩下了一具尸体,凤莹月剑也没有停下,似乎只有将这一刻头颅斩下,方才能让她心中的恐惧平息几分。

    一剑横空,杀意与恐惧加摧之下,剑势更为凌厉剑锋,连虚空都被斩出了一道深深的剑痕,可见这一剑的威能。

    但最终,这一剑仍旧停了下来,不得不停了下来!

    风纹龙剑,落在了宁渊颈脖之间,只差一寸,便能斩入血肉之中,但就是这最后一寸,却成了天堑,如何都跨越不过。

    剑锋在颤抖着,剑身之上的三道龙影更是怒啸不断,翻腾着身躯,妖族龙脉之力不断爆,似要挣脱开这无形的束缚。

    但最终仍是徒劳无功,不断颤动的剑锋,始终无法向前突进丝毫,狂啸爆的龙脉之力,反而让这一口位列顶级先天神兵的风纹龙剑出了一声悲鸣,剑身之中崩裂开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纹。

    “你……!”

    陡然惊变,让凤莹月的眼神不由一凝,身躯竟是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眼眸之中,是话语难以形容的恐惧与慌乱。

    她的身躯,无法动弹!

    就仿佛被冰封了一般,思维还能运转,但这一具躯体,却如何都无法动作。

    不,不是被冰封,而是时间,停止了流动!

    狂风卷起的落叶,停留在了风间,久久未曾落下,飞溅的鲜血,凝结在了虚空之中,宛若一颗颗血珠,周遭众人,僵硬在了原地,好似一尊尊雕塑,眼眸之中的神情凝结着,不见半点变幻。

    仿佛在这一瞬之间,天地陷入了永恒的死亡,万物禁绝,时空静止。

    在这样的世界之中,唯一能够动弹的,只有凤莹月体内的龙脉之力,但就是这妖族龙脉的力量,也挣脱不开那封禁天地的力量,只能在她躯体之中不断震动着,让她的身躯与与手中的风纹龙剑不住的颤抖。

    生了什么,究竟生了什么?

    恐惧,难以形容的恐惧,在凤莹月的内心之中涌现,静止的时光之中,她却感到死亡宛若潮水一般席卷而来,要将她彻底淹没,吞噬!

    那死亡的窒息,让她的眼神不住的颤抖着,就如若手中颤抖着的剑一般,仿佛也要随之崩溃。

    天地死寂,万物禁绝之中,忽闻千万剑吟之声响起,千万道剑光划开静止的时空,万剑纵横之间,竟是浮现出一道虚幻的身影。

    “是你!”

    瞬间,凤莹月便认出了那一道虚幻身影的身份,心中出一声惊怒交织的尖叫,倾尽全力的催动体内妖族龙脉。

    似也明白此刻已是生死关头,在凤莹月那不顾后果的催动之下,只听一声龙吟怒啸而起,凤莹月周身绽放出耀眼夺目的金色神光,不过眨眼之间,一道龙影在她身后凝聚而现,散着无上皇者威严之气。

    正是这一道龙影,悍然抵挡住了那禁锢时空的力量,随后更是狂啸一声,撕裂开那静止的时空,直朝置身于万剑纵横之中的那一道虚影冲击而去。

    然而下一瞬,剑吟之声便掩盖了这怒龙狂啸,只见虚空之中,千万道剑光纵横交错,有形无形,刹那融为一体,凌厉剑锋,直指那狂啸而来的金色神龙。

    “剑二三!”

    一声剑吟之间,极尽天地之剑,再现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