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算计,算计!
    龙巅上,狂风呼啸,宁渊冷眼一扫众人,随即踏开步伐,天之血划过虚空,滴滴鲜血自从枪锋之上飞落,让虚空之中弥漫的那一丝血腥更是浓重了。

    眼见宁渊汹汹而来,势在逼命,护卫在凤莹月前方的众人眼神一颤,脚步不由得往后退去。

    他们只是帝妃的心腹,不是没有思想与自我的死士,真正能为凤莹月悍不畏死的人,早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剩下的这些人,若只是单论忠诚,他们可以保证,但仅仅只是忠诚,还无法让他们做到视死如归的地步,甚至连心中对于死亡的恐惧都压制不住。

    随着宁渊步步逼近,众人不由得往后退去,一步退开一步,但片刻之后,他们就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地。

    因为他们已经退到了天坛之前,再退,就是那正在收回龙脉之力的凤莹月,所以众人不得不止住了步伐,注视着一步步逼近的宁渊,眼眸之中一片惊乱无措,甚至有一人身躯在不由之主的颤抖着。

    未战先怯,胆气已失,不要说进攻,就是防守,都未必能挥出几成气力。

    见此一幕,凤莹月眼神不由一寒,心中震怒无比,喝道:“你们怕什么,他不过是仰仗那神兵之能罢了,现如今他只剩下半条命了,连身体都支撑不住了,还能够挥出那神兵几成威能,杀,杀了他!”

    声声话语之中,不仅仅只是愤怒,更透着一丝如何都掩饰不住的慌乱与无措。

    现如今,凤莹月正在竭尽全力,牵引天坛之中的龙脉之力归体,但是这妖族龙脉的力量太过强大,凤莹月又没有皇者命格,根本无法将这龙脉之力收放自如,先前自从体内释放注入天坛简单,现在想要收回来,就有些困难了。

    凤莹月需要时间,但此时此刻,逼命而来的宁渊,怎有可能会给她足够的时间去收取这龙脉之力?

    眼看着宁渊一步步的逼近而来,凤莹月心中不由得涌现出一丝慌乱,惊怒交加的喝动手下众人,希望他们能挡住宁渊。

    只要这些人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那么她就能将天坛之中的龙脉之力收回,逆转局势。

    然而凤莹月的怒喝,却无法让心惊胆战的众人上前一步。

    他们心中明白,凤莹月所言不差,宁渊的确是仰仗着手中上古神兵的威能,方才能够将乾忘轩与那数个妖将斩杀,现如今,宁渊也的确到了生死边缘,崩溃的极限。

    但那又如何,就算他仰仗的是神兵之威,就算他已经重伤垂死,难道自己等人就能将他斩杀么?

    那倒在血泊之中的无尸身,还有白玉石阶之上的残肢碎片,这鲜血淋漓的例子就在眼前,谁又有这个勇气上前?

    “该死!”

    眼见众人不动,凤莹月神色一片阴沉,冷如寒霜,随后便见她眸中闪过一丝决然之色,当机立断。

    “吟!”

    一道龙吟之声在凤莹月体内响起,只是这龙吟不同以往,是凄厉非常,紧接着便见凤莹月体内一道金光破碎开来,让她身躯猛然一颤,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天坛之中道道金色神光涌动,浩瀚磅礴的龙脉之力飞凝聚,刹那便化出了一道龙影,狂啸飞出,直接撞入了凤莹月体内。

    龙脉之力入体,凤莹月的躯体开始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口中鲜血不断溢出,滴落在那九龙帝袍之上,染成一片鲜红,一张绝美的容颜也开始扭曲了起来,似乎正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楚。

    当初在北域,身为帝妃的凤莹月为了避免三大圣地的怀疑,出策让始皇假死,借此机会建造了秦皇陵,汇聚大秦疆域十方地脉与一国气运,凝聚成龙脉之气,为始皇日后成北域人皇做准备。

    以凤莹月的智谋与心计,自是预想到了赢孤鸣失败的可能,也做好了第二手准备,当时秦皇陵中,凝聚出的龙脉之气,其实有整整十八条,但她却只交给了赢孤鸣九条,剩下九条,则被她吸纳入体。

    这就是为什么,凤莹月没有皇者命格,却能够掌握这妖族龙脉的力量。

    在妖族秘境,她谋划布局,以赢孤鸣的血肉精魄以及那九条龙脉之气作为祭献,唤醒了沉睡在秘境之中的妖族龙脉,之后,再以自身同出一源的九条龙脉之力将其牵引入体,由此掌握了这妖族龙脉的力量。

    现如今,为了迅收回这妖族龙脉之力,凤莹月不惜承受龙脉之力失控的风险,破碎了体内一道龙脉之气。

    感受同出一源的龙脉之气受损,那已经诞生出些许灵慧的妖族龙脉感受到了一丝危机,自是想要迅回归凤莹月的体内。

    只不过龙脉之气的破碎,会使得这本来就难以控制的妖族龙脉变得更为狂暴,这也就是为什么,凤莹月此刻神情无比痛楚的原因。

    越狂暴的龙脉,对这身体造成了更为严重的伤害,剧烈无比的痛楚,让凤莹月的脸庞已是扭曲了起来,但始终听不到她出一声,相反,那一双眼眸之中,正有无边杀意汹涌而现,让人不由胆寒。

    这凤莹月可谓是枭雄一般的人物,无论是心计还是手段,皆是狠辣至极,无论是与她同床共枕千年的赢孤鸣,还是对她有情有义的朝峰,皆是间接直接死在她手中,可见一斑。

    对他人狠辣,对自己也毫不留手,甘愿承受这样的风险与痛楚,取回妖族龙脉的力量。

    一旦龙脉归体,就是神境九重的顶峰强者都不是凤莹月的对手,届时杀一个宁渊,不过翻手之间!

    只要杀了宁渊,那么她就还有机会!

    心思之间,凤莹月强压痛楚,冷眼望向宁渊,开始归纳入体的龙脉之力运行,欲要一击绝杀,用除后患。

    便是此时,虚空之中猛地响起了一声凄厉无比的龙吟,凤莹月身躯随之一颤,周身道道金色神光逸散开来,那回归入体的妖族龙脉之力,竟是源源不断的自从她体内流失。

    “怎会这样!”

    陡然惊变,让凤莹月眼神不由得颤抖了起来,是不可置信,更是难以形容的恐惧。

    妖族龙脉,她最大的底牌,唯一的依仗,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竟然成了她最为致命的破绽,逼入死亡绝境的催命符!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惊恐之中,凤莹月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猛然一凝,不由得转过身去,看向了那一座天坛。

    随后凤莹月便见到,自从自己体内逸散而出的金色神光闪动,如若先前那般远远不断的注入天坛之中,只不过这一次并不是形成结界,而是往那一座天龙九鼎汇聚而去。

    在这天龙九鼎旁,君青衣静立着,一手紧握着碧海潮生,另一手则是落在了天龙九鼎之上,殷红的鲜血自从其中滴落而下,融入了天龙九鼎。

    龙血开封!

    “君青衣!”

    见此一幕,凤莹月终是彻底明白了过来,出了一声惊怒交加的尖叫,不顾体内源源不断流逝的龙脉之力,强行轰出一掌,一道龙影随之长啸而出,直袭君青衣而去。

    然而这来势汹汹的一掌,却在进入天坛之后陡然粉碎开来,其中蕴含的龙脉之力化作金光流动,落入了天龙九鼎之中。

    “你!”

    见此一幕,凤莹月不由得倒退一步,面色一片惨白,心中是无法言喻的愤怒与惊恐!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算计得最深,也是掌握着全局的那个人,但现如今她才现,自己错了,并且错得无比离谱。

    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君青衣的布局,为的,就是她手中的妖族龙脉。

    以天龙的血魂精魄作为祭献,炼化天龙九鼎,吸收始祖天龙本源之力,彻底掌控妖族龙脉,成为妖族史无前例的女帝妖皇。

    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谎言!

    而她,竟在眼前功利与生死的压迫之下,相信了这一个弥天大谎,成为了他人手中摆弄算计的棋子,直到这生死关头,方才惊醒,但一切已经无可挽回。

    一生筹谋算计,如今一步错,而满盘皆输。

    这个时候,凤莹月真正明白了一句话,善泅者,死于水!

    就这样,要她输掉所有?

    心思之间,神色惨白的凤莹月眼神一冷,猛地抬起头来,冷眼望向君青衣,寒声喝道:“君青衣,你赢了,但我也未必满盘皆输!”

    冷声一喝之间,凤莹月竟是悍然破碎体内所有的龙脉之气,只听一声声龙吟悲鸣响起,那往天龙九鼎汇聚而去的龙脉之气竟是骤然回转,重新融入了凤莹月体内。

    随即,凤莹月竟是不在理会君青衣,转身而回,手中龙脉之力奔腾涌现,凝聚成了一口凤纹龙剑,眸中无比杀意翻涌,冷眼望向前方被一众妖族高手勉强挡住的人。

    宁渊!

    凤莹月知道,自己杀不了君青衣,因为她一旦攻入那天坛,体内的龙脉之力就会瞬间散开,被那天龙九鼎吸收,根本无法对君青衣造成半点威胁。

    但是,她却能杀了宁渊,为此,她破碎了体内所有龙脉之气,以此锁住了三成妖族龙脉的力量。

    虽然只有三成,但杀一个已经重伤垂死的宁渊,仍旧是轻而易举。

    这便是她要君青衣付出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