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我不信!
    一步接连一步,沉重的脚步之后,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鲜红痕迹,殷红的鲜血,自从这一具已经临近崩溃的躯体之中不断流淌而出。

    就如若乾忘轩先前所想的那般,现如今的宁渊,的确已经到了垂死边缘,本源生机损伤大半,蚩尤之血也接近消散,让他的肉身早已枯竭,之所以能一路战至如今,是因为拥有那十二武脉铸下的浑厚根基作为支撑。

    丹田之中磅礴的罡气注入这枯竭的肉身,让宁渊在一段时间内恢复了战力,但是这雄厚的罡气运行,会对他枯竭的肉身造成极其严重的负担,直至崩溃,哪怕有那一颗生机造化丹的生机之力不断填补,也一样是于事无补。

    走到这里,宁渊体内的生机之力已是散去了九成,那一颗生机造化丹的力量随之消耗殆尽,

    这肉身也达到了濒临破碎的边缘,就是神魂,也因动用最强状态的天之血,而受到了无可挽回的伤害。

    如此严重的伤势,已经彻底出了肉身与神魂能够承受的极限,换做常人,怕是早已倒下,现在的宁渊,不过是凭借着最后的意志在支撑。

    思绪已是混乱,印入眼眸之中的景象,此刻也是变得扭曲了起来,耳旁也听不到半点声音,仿佛这天地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死亡如若潮水一般席卷而来,疯狂的想要将人吞没。

    但这最后的意志,维持住了仅存的那一点生机,支撑着这样的一具躯体,一步步的往龙之巅走去,区区百丈的白玉石阶,此刻因为这沉重缓慢的步伐,变得如此的遥远。

    注视着这一幕,众人沉默着,是因为不知道此刻能够说些什么,又应该说些什么。

    没有人预料到这一战的结果,麒麟一族的战神乾忘轩,竟然败了,败在了一个重伤垂死的人手中,并且败得如此直接,直接到了让人无法接受。

    只是两招,只是两枪,便分出了生死!

    战无不胜的战神,败了。

    重伤垂死的宁渊,胜了。

    结果如此的突兀,让人眼中满是错愕,但是看着白玉石阶上那缓步前行的人,那一条鲜血遗留的轨迹,这错愕便不由得散去了。

    因为此刻,无人有这个勇气,胆敢说自己能胜过那一身血染的人,纵然他已是摇摇欲坠,仿佛下一刻就会倒下!

    仍是无声无言,一步步踏在白玉石阶之上,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了众人心中,沉重,压得人难以喘息!

    龙之巅上,此刻亦是一片死寂,看着那缓缓踏上龙巅的人,所有人的眼神之中,都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恐惧,如何都掩不住的恐惧,让这气氛变得更是压抑了。

    天坛之中,君青衣静立着,目光透过了那渐渐厚重的龙脉结界,落在宁渊身上,仍是没有出声言语,只是负在身后的手紧握了起来,指甲刺入了手心之中,一滴滴鲜红的血流淌着,自从手中渗出,滴落在天坛之上,却被那金色神光吞没。

    众人沉默不语,一片死寂之中,凤莹月的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她如何都想不到,宁渊的实力竟是恐怖到了这等境地,以乾忘轩的能为,竟然连他两招都挡不住。

    现在乾忘轩死了,谁能拦住他?

    自己?

    若是有龙脉之力,那么凤莹月自然不惧,但是现如今为了完成龙脉结界,将天龙九鼎炼化,她早已经将体内的龙脉之力注入天坛之中,根本没有办法收回。

    失去了龙脉之力的她,不过神境三重的修为,在龙脉之力的反噬之下,这一具躯体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损伤,根本不可能战斗。

    就是有一战之力又如何,连乾忘轩都死在了这宁渊的枪下,她又能好到哪里去?

    “不能让他上来,决不能让他上来!”

    心中惊骇之间,凤莹月已是回过了神来,神色惊怒交加的对众人咆哮道:“去,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见着凤莹月如此惊慌的模样,众人一怔,随即便回过神来,也不做多言,数位妖将转身便朝宁渊冲去。

    他们是凤族的心腹,对凤莹月更是忠心耿耿,哪怕是送死,此刻也一样义无反顾。

    见数位妖将动作之后,凤莹月当即回身看向祭坛,眼神之中闪过一道决然之色,开始收回祭坛之中的龙脉之力。

    虽然这么做,会让她先前的努力前功尽弃,但现如今生死关头,若是那几个妖将拦不住宁渊,没有龙脉之力的凤莹月便是任由宰割的羔羊。

    凤莹月自然不会将自己的生死寄予他人,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收回了天坛之中的龙脉之力,只要龙脉归体,她便能将宁渊斩杀,一切都有重来的机会。

    随着凤莹月的动作,天坛之中骤然传来了一声震撼龙吟,道道金色神光飞出,注入凤莹月体内。

    同一时间,那数个妖将已经杀到了宁渊面前,几人眼神交错一瞬,随后默契出手,自从八方攻杀而至,一时之间刀光剑影交错,将宁渊笼罩在内。

    此时却见,一道银血光芒绽放,横扫方圆,顿时将一切光影粉碎,随后便见鲜血飞溅而出,一颗颗头颅抛飞而起,宁渊脚下,又是多了数具无尸身。

    虽然现如今,这肉身已经濒临崩溃,但只要宁渊意志不灭,不败之意的力量就不会消散,在这一具肉身彻底崩溃,生机湮灭之前,他不会倒下。

    在以天之血的威能,斩杀几个妖将,绝不是什么难事。

    飞落的鲜血之间,宁渊终是踏上了这龙之巅。

    而见着那数个妖将的惨死,其余众人神色不由一变,神色惊恐的挡在凤莹月前方,一时不敢动作。

    宁渊却是没有理会他们,抬头望向了天坛,眼中扭曲的景象终是清晰了几分,透过那金色神光闪动的龙脉结界,终是见到了那熟悉的身影,随后便见他探手在腰间一抹,一道青翠如玉的光芒闪过,随手飞出,直落向那天坛。

    惊恐的众人一时来不及阻止,便见这青绿光芒穿透了渐渐稀薄的龙脉结界。

    君青衣伸出手来,那一道青绿光芒便落入了手中,化作了一支青翠碧绿的玉萧。

    碧海潮生!

    见此一幕,君青衣握着玉萧的手不由微微一颤,抬头向前方看去,正是迎上了宁渊的视线。

    四目相对,一时无声,随后宁渊竟是一笑,一手指向天坛,道:“我不信这天意,更不信这宿命!”

    话语之间,天之血横空一扫,直至众人重重护卫之中的凤莹月。

    “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