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麒麟战神
    枪碎虚空,接连突破九山之势,逆上龙之巅,银血光芒璀璨绽放,在这万丈雄峰之前撕裂开了一道猩红如血的痕迹,触目惊心!

    “这……!”

    陡然之变,身在其余八峰之上观战的众人不由一惊,神色错愕的看着那逆上龙之巅的银血光芒。

    他们不曾想到,宁渊还有这样的手段,竟强行突破了这九山之中的龙脉禁空之力,直冲这九龙之巅。

    只不过,他冲得上去么?

    这九龙之巅的禁空之力,源自于九龙山势与其中的龙脉之力,虽然现如今那妖族龙脉被凤莹月注入了天坛之中构建龙脉结界,但剩下的九龙山势也不可小觑,更不要说这九龙颠上还有一座无上妖庭。

    这曾经象征着妖族无上皇权的妖庭,哪怕如今不复昔日辉煌,但仍旧承载着一部分妖族气运,与这九龙山势接连,就好似一座巨大的阵法,强行冲上这九龙之巅,便是以一人之力抗衡这大阵之能。

    重重镇压之下,他又能支撑多久?

    龙巅上,祭天之坛前,看着下方逆冲而上的银血光芒,众人惊怒不已,凤莹月眼神亦是随之一凝,神色冷然一片。

    “不自量力!”

    只听一声冷然话语,凤莹月探手一落,一道龙影自从她掌中长啸而出,注入大地之中。

    紧接着,众人只感到脚下的九龙颠猛然一震,九山之中猛然响起了一声震撼龙吟,随后便见一道金色龙影自从龙巅山体之中长啸飞出,龙影翻腾,直往那冲击而上的银血之光撞击而去。

    汇聚九龙山势,再有凤莹月注入的一丝龙脉之力,这一道金色龙影威势惊人,自从龙巅上长啸而下,宛若一颗金色陨星,在虚空之中撕裂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然而那一道银血之光却是不闪不退,狂风怒啸之间,助力枪势,天之血宛若凶龙怒啸,破碎虚空,与那金色龙影正面对撼。

    “轰!”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响起,十分震撼,连高达万丈了龙之巅都猛然一震,雄伟山体之上,竟是崩碎出一道道狰狞无比的裂痕,无数碎石崩塌而下,仿佛这屹立无尽岁月的龙巅就要崩毁塌陷。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又听一声凄厉悲鸣响起,那金色龙影竟是被一道血光贯穿,随后金光破碎,在虚空之中缓缓湮灭。

    贯穿那一道金色龙影之后,银血之光也渐渐消散,宁渊身影浮现,踏在那满是裂纹的山体之上,直往龙之巅冲去。

    “人族,妖族皇庭之地,岂容得你在此放肆!”

    便是此时,忽闻一声冷喝响起,天穹之中现出一道麒麟虚影,周身祥瑞神光绽放,狂啸一声,麒麟双蹄猛然抬起,顿时雷火翻腾,随后重踏而下。

    双蹄如山,又有雷火之力加成,践踏之势雷霆万钧,直将宁渊笼罩在内。

    然而宁渊奔腾之势仍是不止,一步踏在山壁之上,身躯借力腾飞而起,手中天之血回旋反复,血光绽放之间,一枪横空而过。

    “轰!”

    下一瞬,又是一声轰鸣响起,麒麟之影被天之血一枪破碎,宁渊随之坠落,终是踏在了大地之中。

    一步落地,宁渊抬头望前方望去,只见到一条百丈玉石阶,阶梯之上,便是那九龙之巅,还有那祭天之坛!

    最后百丈,只要越过了这条百丈玉石阶梯,便能登上龙之巅!

    只是此刻,在这百丈玉石阶上,却伫立着一人,冷眼俯视着阶梯之前一身染血的宁渊。

    这是一个青年男子,身穿一袭紫色长袍,面容俊逸非凡,满头紫之间,可见两根麒麟角昂扬向天,其中有道纹若隐若现,玄妙无尽,神异非常。

    此刻他立身于白玉阶梯之上,双手背负在身后,衣袂随风飘扬,身姿若渊,从容不迫,尽显强者风姿。

    无疑,方才出手唤出麒麟虚影,一击拦下宁渊的人,便是他!

    见到此人,在八峰之上观战的众人皆是一惊,神州各大传承的使者更是集体失声。

    “乾忘轩!”

    “竟然是他。”

    “麒麟战神,乾忘轩!”

    “看来麒麟王对这位女帝十分看重了,竟是连乾忘轩都动身前来,难不成以后麒麟族与凤族要同坐一条船了?”

    “这人也是倒霉,遇到谁不好,竟然遇到了这位,听说这一代神州各方传承天骄之中,此人可入前十,虽还只是人劫顶峰的修为,但却拥有与地劫争锋的实力,这麒麟战神之名,可是乾忘轩硬生生打出来的,半点不虚啊!”

    “结果都是一样,遇上乾忘轩也就是提早结束这场闹剧罢了,除非……”

    “嗯……”

    麒麟战神现身,观望的众人心中惊讶的同时,也将目光放在了宁渊身上,注视着那被鲜血染红的躯体,一时无言。

    麒麟一族,乃是妖族十大皇脉之一,族内可谓是高手如云,天才无数,能在自从其中脱颖而出,并且被当成未来麒麟王培养的天之骄子,乾忘轩自然更是非同一般。

    他少年之时便显露峥嵘,一现惊世,挑战神州各大传承天骄,百战连胜,未曾一败,因此得麒麟战神之名,在神州之中是仅次于三教道子之下的人物。

    原本以乾忘轩的身份,是不会离开神州前来妖界的,但这一次凤莹月手握妖族龙脉,欲要成为女帝妖皇,麒麟王对其尤为重视,打算与凤族交好,所以才会将乾忘轩派来妖庭。

    不仅仅是麒麟王,妖族十大皇脉全都派出了人,其中不乏皇脉嫡血,天之骄子,只不过和乾忘轩比起来,他们难免有些黯然失色。

    而乾忘轩能够出现在龙巅下的百丈玉石阶上,也说明了凤莹月对他的看重,毕竟这祭天之仪事关生死,而失去龙脉之力后凤莹月实力大大降低,能让乾忘轩守在这百丈玉石阶上,已是无比的信任了。

    而乾忘轩似也不负凤莹月的看重,一出手,便将突破了九龙山势的宁渊拦了下来。

    见着乾忘轩挡在玉石阶上,龙巅上众人紧张的神情方才缓解了几分。

    “乾殿下乃是麒麟族第一天骄,深得麒麟王陛下喜爱,听说已经传下了麒麟圣决前三式,这无上战法,也不知道拥有何等威能!”

    “此人强闯军阵,又扛着九龙颠禁空之力逆冲而上,一身战力已失五成,杀他,哪里能让乾殿下动用麒麟圣决三式?”

    “也是,此人不足为惧,但我等还需提防其他变数,一人孤身杀来,说不定是有人背后操控,还得小心才是。”

    众人低声议论之间,天坛之下的凤莹月也为微微一笑,不得不说,宁渊能冲上这九龙颠,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甚至让她感受到了一些威胁。

    但有乾忘轩在,宁渊就没有什么威胁了,对乾忘轩的实力,凤莹月是十分自信,能在天骄如云的神州之中争得麒麟战神之名的人物,岂会是弱者,又如何能入得了她凤莹月的眼?

    凤莹月看人的目光极其精准,尤其是对于男人,更是从未出现过差错,赢孤鸣如此,朝峰如此,这乾忘轩也是如此。

    心思之间,凤莹月回望去,只见天坛之上,冲入天穹的金色结界,此刻已是浮现出九道龙影,在金光之中翻腾游转,开始封锁空间,禁绝六道!

    快了!

    见此,凤莹月唇边勾起了一丝轻笑,平静的眼神之中不由得多出了一分激动。

    千年筹码,不世之功,上古之后妖族第一位妖皇,必然是她,也只会是她!

    各方心思之间,百丈玉石阶梯之上,乾忘轩负手而立,紫色神光流转的眼眸之中隐隐透出一丝傲然,睥睨的眼神,更是让人感受到了极为沉重的压力。

    俯视着下方的宁渊,乾忘轩打破了沉默,淡声说道:“孤身一人竟敢杀上此地,这般的勇气值得赞许,如此……”

    话语之间,乾忘轩淡声一笑,负手言道:“三招,我给你三招的机会,三招之内,你若是能让我退开一步,今日,你便能活!”

    话语之间,尽显狂傲,随后,便听一声声雷霆轰鸣响起,乾忘轩周身陡然浮现出一道道紫色雷霆,散出无边毁灭之气,不断之下,竟是连周遭空间都难以承受,在这紫色雷霆之中不断破碎湮灭。

    “来!”

    一声轻语,乾忘轩探出一手,直指下方一身血迹斑斑的宁渊。

    战躯染血的人静默不语,只是握紧了手中的枪,随后踏开了步伐。

    一步接连一步,沉重,无比的沉重,好似每一步,都倾尽了他所有的力量,身后遗留的脚印,一片血红,那粘稠的血液透入泥土之中,缓缓的扩散着,让这不知道多少岁月未曾沾染鲜血的妖庭,增添了一缕鲜红。

    终于,那沾染这鲜血与泥土的脚步,踏在了洁白通透的白玉石阶之上,猩红的色彩扩散开来,触目惊心,分外凄厉!

    也就是宁渊一步踏上白玉石阶,手中那银血光芒交错的枪,骤然爆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

    “燕去燕返燕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