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逆上九龙颠!
    虚空之中不断变幻的景象,那被鲜血与尸身掩埋的无躯体,让龙巅上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众人沉默不语,气氛更是变得空前的压抑。

    如果只是一个血凌的死,不至于让气氛变得如此凝重,但现如今,不仅仅是死了一个血凌的问题,还有帝妃丢失的颜面。

    众人沉默,凤莹月亦是没有言语,眸中却是泛起了几分冷厉杀机,冷眼望向天坛之上的君青衣,却依旧沉默无言。

    这般的寂静之中,气氛变得更是压抑,片刻之后,终是有一妖将上前,半跪在地,言道:“陛下,末将请命出战,必然为陛下取回这人族的级。”

    “退下!”听此,凤莹月冷然一声,喝道:“下令全军戒备,严阵以待,胆敢擅离职守者,斩!”

    一声冷然话语之中,是没有丝毫遮掩的凌厉杀机,身后众人听此,心中皆是不由得感到一阵寒意,当即低头应道:“是!”

    “哼!”凤莹月眸中一道冷光闪过,随即转眼望向君青衣,心中寒声道:“我要看看,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手段来逆转此刻的局势。”

    凤莹月没有下令出战,这不是她怕了宁渊,区区一个血凌的死,还不至于让这位帝妃感受惊惧。

    她真正忌惮的,仍旧是君青衣,而现如今一切的关键,也在君青衣身上。

    自始至终,宁渊都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就算他杀了血凌又如何,难道他还能穿过这百万妖族战兵组成的军阵么?

    就是能,等他从这百万妖族战兵之中杀出一条血路的时候,一切也都尘埃落定了。

    因此宁渊根本不是什么威胁,凤莹月之所以下令全军严阵以待,只是为了应对君青衣隐藏的后手。

    心思之间,一阵剧烈的痛楚自从凤莹月体内传来,打断了凤莹月的思绪,也让她的躯体不由微微一颤,脸色也变得苍白了几分。

    体内的变化,让凤莹月内心之中不由得感到了一阵莫名不安,但随即便被她强压了下去。

    抬起头来,凤莹月注视着将君青衣与天龙九鼎笼罩在内的龙脉结界,眼眸之中,神情变幻不定。

    妖族龙脉的力量强大得远想象,当初凤莹月在北域之时,不过只是堪堪踏入神境三重的修为,就是和赢孤鸣相比都有些不如。

    但是自从她得到妖族龙脉之后,一身实力便达到了近乎无敌的境地,连吞海龙鲸这等深海巨兽之中的霸主都难以与之抗衡,被她以龙脉之力一击轰入了无尽之海当中。

    如此可见,这妖族龙脉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

    只不过凡事有利有弊,这妖族龙脉虽然强横无比,但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掌控的。

    龙脉乃是汇聚苍天气运,纳大地灵脉而成,唯有拥有皇者命格,方才能够驾驭住这龙脉的力量。

    妖族龙脉更是如此,当初妖族天地双皇以无上神通强行凝聚神州十方地脉,乃是逆天之举,虽让这妖族龙脉拥有了无比恐怖的力量,但也使其更为桀骜不驯,没有真正的皇者天命,根本不可能掌控这龙脉的力量。

    凤莹月出身凤族,虽是妖族皇脉之一,但并没有真正的皇者命格,根本不能掌握这妖族龙脉的力量。

    只不过这妖族龙脉并不完全,只有一截,并非是整条龙脉,而凤莹月谋划了千年,最终以赢孤鸣这位大秦始皇的血肉精魄作为祭献,再将秦皇陵凝聚而成的九道龙脉之气注入其中,方才能够勉强掌握这一截妖族龙脉的力量。

    之所以说勉强,是因为吸收了这龙脉之力后,凤莹月时时刻刻都遭受着龙脉之力的反噬,从离开北域到现在,只不过短短一月的时间,她的身体就达到了承受极限,如果再不将这龙脉之力释放,那么她的下场不会比赢孤鸣好到哪里去。

    只是一个人掌握了近乎无敌的力量之后,如何舍得轻易放弃?

    更不要说凤莹月苦心积虑谋划了千年,付出了巨大的心血与代价,方才得到了这妖族龙脉,让她放弃,不亚于要她舍弃自己的性命。

    就是此时,君青衣与天龙九鼎的出现让凤莹月看到了希望。

    妖族龙脉的反噬,是因为凤莹月没有皇者命格,一身修为根基也太过薄弱,方才承受不住这妖族龙脉的力量。

    而这天龙九鼎之中有始祖天龙的一成本源之力,作为混沌之中诞生的创世之龙,始祖天龙的本源力量,完全能够弥补皇者命格,甚至还能让凤莹月修为大进,彻底掌握这妖族龙脉的力量。

    这是唯一的希望,也是唯一的生路,为此,凤莹月不留余力的促成了妖族与四大神宗的联盟,手握龙脉的她也得到了妖族的倾力支持,甚至不惜动用了隐藏在龙神殿之中的底牌,用那一头吞海龙鲸将君青衣带到了妖界。

    之所以要君青衣,是因为这天龙九鼎必须由天龙血脉方才能够唤醒,若非如此,龙神殿与四大神宗手中的八尊天龙九鼎,也不会被一直当成摆设放了几千年。

    有了君青衣,凤莹月便能够唤醒天龙九鼎,然后借助妖族龙脉的力量将天龙九鼎炼化,吸收其中那一成始祖天龙的本源。

    一旦成功,凤莹月便能真正掌握这妖族龙脉的力量,又拥有始祖天龙本源之力,届时放眼天下,五域四海,谁人能可与她并肩?

    不过在此之前,君青衣不能死,因为君青衣若是死了,那天龙之魂便会进入六道轮回之中,之后世间再也无人能够唤醒天龙九鼎,所以就算凤莹月对君青衣是忌惮万分,她也一样无法下杀手。

    但再过一段时间她就能了,只要等这龙脉之力结界完成,以祭天之仪承接无上妖庭气运,这龙脉结界便能封锁空间,禁绝六道。

    如此一来,凤莹月就算将君青衣杀了,那天龙之魂也不可能穿过这龙脉之力的结界封锁。

    届时,凤莹月便能放心动手,以君青衣的血魂精魄来唤醒这天龙九鼎,然后将其炼化,一切便尘埃落定,放眼天下,还有谁能够阻挡这位妖族女帝的崛起?

    现如今,这龙脉结界即将彻底完成,那祭天之仪也到了关键,凤莹月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是同样,君青衣的时间也不多了,这一场博弈,谁胜谁败,谁生谁死,很快便能决出答案。

    这最后的角逐,是生死交锋,双方都没有半点余地能可回转,只能倾尽全力。

    凤莹月不知道君青衣还有什么底牌,所以她决定以不变应万变,竭尽全力防守,只要待这祭天之仪成功,那么便是她胜了。

    为此,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心思一定,凤莹月负手而立,注视着九龙之巅下血腥一片的战场,神色平静,冷漠彻骨。

    天坛之上,君青衣静立着,凝望着虚空之中那已是被血染得一片鲜红的人影,眸子神情,一时难以用言语形容。

    与此同时,九龙颠下,战场中,仍是杀声掩天!

    浴血而战,踏尸而行,宁渊枪下不知道增添了多少亡魂,但是眼前,仍是看不到生路!

    百万妖族战兵组成的军阵,宛若怒海汪洋,无穷无尽,悍不畏死的妖族战兵,根本不知恐惧为何物,这军阵攻势,更不见丝毫停止。

    不止不休的杀戮,宁渊的步伐渐渐变得沉重起来,然而眼前汹涌的人潮,却始终没有尽头。

    一人,在这百万雄师面前,实在太过渺小,渺小到了随时都会被这千军万马淹没。

    骤然,宁渊止住了脚步,抬头望去,印入视线的,赫然是那九山龙之巅,还有那冲入云霄之中的金色光柱。

    “足够了!”

    宁渊喃喃一声,话语之间,忽见天穹风云骤变,殃云涌动,遮天掩日,其中道道雷霆轰鸣绽放,宛若狂龙怒啸,撕裂苍穹。

    殃云掩日,风雷怒啸,宁渊手中血龙胆暴起一声长啸,殷红如血的枪身之上,骤然绽放出一道道银色月华之光。

    银血光芒交错,风雷惊动之间,宁渊手中之枪幻化成戟,无比恐怖的力量肆虐开来,直让枪身周遭虚空崩毁,露出了一片黑暗无际的虚无世界。

    正是上古禁忌神兵天之血!

    “轰!”

    随着天之血现世,天穹之中电光闪动,一道道惊雷轰击而下,落入战场之中,肆虐十方,无数妖兵被雷霆轰击,让宁渊周遭顿时清空一片。

    与此同时,一道白衣霜冷的身影浮现在宁渊身后,剑引风势,再现风之极意。

    “风尽残痕独凭剑!”

    狂风呼啸而起,剑光纵横交织,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风之漩涡。

    “龙陨!”

    狂风之中,只见宁渊腾身而起,天之血昂然怒啸,一枪迎天轰出。

    下一瞬,便见璀璨银血之光交错,在虚空留下了一道绚丽无比的痕迹,天之血宛若一头凶龙出渊,在无尽风势助力之下,强行撕碎九龙颠龙脉禁空之力,逆上天穹。

    ps:求下月票,求下个月国庆保底月票,双倍不投就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