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杀!
    九龙之巅下,万军列阵,宛若一座钢铁长城,一眼望去,映照入视线之中的,皆然是冷冽森寒的兵锋,肃杀之意,宛若寒冬掠境,十方皆寂。

    忽闻风声骤起,远方一人身影缓步踏来,肃冷的风呼啸着,手中殷红如血的枪身之上,鲜红的缨带随风飘扬,无边凶煞之气奔腾而现,在虚空之中遗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不疾不徐的步伐,此刻却是重若泰山一般,踏在众人心中,压得人难以喘息,甚至连身躯都不由颤抖。

    万军阵中,统军妖界冷然注视着那缓步踏来的人,眼神不由一凝!

    枯竭削瘦的血肉,黯淡无光的眼眸,萦绕在周身的腐朽垂暮之气,都让人觉得他已经半步踏入了死亡之中。

    但哪怕如此,此时此刻,他给予人的感觉,却是无比的恐怖,就好似一头隐藏在黑暗深渊之中的禁忌凶兽,在这黑暗渐渐散去的时候,终于显露了面容一般。

    极度的不安,还莫名的恐惧,忽然在心中蔓延开来,妖将眼神渐渐凝重,紧握住了手中的战刀,随即沉声怒喝道:“杀!”

    不再多言,此刻也无须多言半句,在祭天之仪开始之后,帝妃便下令全军戒备,无论何人,胆敢在此时踏入九龙之巅,都将被列为必杀的目标,更不要说眼前这人明显来者不善。

    “杀啊!”

    随着妖将一声令下,数万妖族精锐战兵狂啸杀出,随即军阵变转,不过顷刻之间,便已填补了这部分空缺,不见丝毫空隙。

    这祭天之仪,事关自身生死存亡,因此帝妃已经下了禁令,祭天之仪开始之后,决不能让人跨过九龙颠一步,这妖族十大皇脉麾下的十方禁军,便是守护这九龙颠的第一重屏障。

    这十支禁军,是十大皇脉挑选妖族之中战族精锐组建而成,又以妖族秘法培养训练,不仅仅悍不畏死,战力都是十分强横,当初帝妃在北域之中训练的那五大禁卫军团与其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这般的精锐,十万之数便已不可小视,而现如今驻守在这九龙颠外的,是整整百万雄狮。

    百万妖族精锐,再加上九龙之巅的禁空之力,军中还有出自十大皇脉的高手,谁人能够撼动这百万雄狮组成的不破壁垒?

    杀声响起,震撼十方,数万妖兵如蚁齐聚,怒啸杀出,军势浩荡,宛若怒海掀涛一般席卷而来,似要将眼前的一切尽数摧毁碾碎,吞噬淹没。

    对于生性彪悍的妖族来说,进攻便是最好的防守,哪怕对手只有一人,他们也不介意倾尽全力的将其碾碎!

    万军杀来,踏起黄沙滚滚,大地颤抖,似都难以承受,震天杀声,将人震得心惊胆裂!

    抬眼望去,只见兵锋满目,耳旁杀声回荡,望不见生路,看不到尽头,试问一人,如何能够抗衡这千军万马?

    人,依旧无声无言,枪,更是煞气腾动,那不疾不徐的脚步不见丝毫停缓,最终一步重踏而出,大地轰鸣一震之间,体内无形罡元骤然爆,不顾这枯竭的肉身是否能够承受,强行催动,注入周身经脉,四肢百骸!

    雄厚罡元运行之间,宁渊一身枯瘦的血肉顿时充盈了起来,只不过这血肉充盈之间,却见一道道裂纹浮现,其中已是渗出了点滴殷红的血。

    失去了蚩尤之血,生机本源又折损了大半,这一具枯竭的肉身,根本承受不住宁渊丹田之中雄厚的罡元运行。

    如今宁渊强行催动罡元运转,只会让这具肉身因承受不住而走向崩溃,便是那一颗生机造化丹都难以挽回。

    然而他却是不管不顾,不断催动体内罡元运行,随后这四肢百骸当中,便传来了难以形容的剧烈痛楚。

    剧烈的痛楚,让那一双浑浊黯淡的眼眸之中泛起了一道猩红如血的光芒,原本虚弱无力的躯体,也是再一次爆出了无比狂暴的力量。

    踏入这生死极端的同时,一声凶狂怒啸响起,猩红如血的枪锋已是撕裂了虚空,好似一颗血色陨星坠落而下,轰入那千军万马凝聚而成的怒浪惊涛当中。

    “砰!”

    一声轰鸣,掺杂着声声哀嚎悲鸣,这席卷而至的惊涛怒浪,仿佛一头撞在了万仞山壁之上,顿时怒涛粉碎,化作血色的浪花四处飞溅,触目惊心。

    一枪裂空横扫,势若泰山倾倒,霸道无匹,血色枪锋乱舞之间,无边煞气奔腾而现,好似狂龙怒啸,横扫十方。

    刀锋错乱,剑光纵横,错乱了眼前视线。

    长啸悲鸣,杀声咆哮,淹没了一切声响。

    一片混乱之间,但见血光飞舞,鲜血飞溅,入目之处,皆是断裂的残肢血肉,形成了战场之中最为残酷与血腥的景象。

    宁渊枪势霸道,雷霆万钧,血色枪锋横扫腾动,收割一条又一条生命。

    然而数万妖兵围杀而上,皆是悍不畏死,不止不休,飞溅的鲜血与倒下的尸身,无法让这些妖族战兵感到畏惧,反而是越的凶狂,一人倒下的同时,十人,百人,再一次冲杀而至。

    但不管这妖兵攻势如何疯狂,宁渊的脚步始终不见停缓本分,一步接连一步,踏在这鲜血与尸体堆积的道路之上前行。

    不管片刻,宁渊手中的血龙胆已是变得猩红一片,不仅仅是因为原本便是血色,更是因为那沾染在枪身之上的无数鲜血与亡魂。

    似感主人已是踏在生死极端,血龙胆长啸不断,无边凶煞之气疯狂涌现,横扫卷动,在这人群之中掀起一道道血色的浪涛!

    杀!

    杀啊!

    接连不断的杀声淹没了一切,血腥涌动的战场,让眼中只剩下的猩红一片,心中唯存的,也只有无边的杀意!

    杀,唯有杀,在这百万军中,在这死亡绝境,杀出一条生路!

    “十方无敌破军!”

    一声冷喝,饱饮鲜血的血龙胆猛然一震,血光飞洒之间,枪锋之上无比煞气爆,化出一头血色凶龙狂啸煞气,掀起一片血色浪涛之间,数千妖兵连哀嚎都来不及,便被这一道血光贯穿,身躯爆碎开来。

    不过只是眨眼之间,便已残尸满地,猩红的血液在大地之上横流着,浸染成一片暗红。

    “该死!”

    见此一幕,统领妖兵杀来的一位妖将震怒不已,一声狂啸之间,已是纵身杀入战场,手中战刀爆出一道猩红刀光,以力劈华山之势怒斩而下!

    这百万妖兵乃是十大皇脉麾下,其中妖将绝大部分都是皇脉之人,虽不是嫡血,但也是分支旁系,身怀皇脉之血,实力自然不弱。

    例如眼前这妖将,便是出自战虎皇脉,血脉之力已是不凡,一身修为也达到了先天道境,此刻倾力一刀怒斩而来,隐有虎威狂啸,刀势无匹,真有一刀开山之威。

    一刀怒斩之下,却见宁渊步伐不停,更是无守无退,血龙胆反扫而出,宛若一道血色雷霆,撕裂长空,重重的轰击在了那猩红刀光之上。

    “砰!”

    两口兵器碰撞,顿时震起一声铿锵轰鸣,随后便刀光崩散,那战虎皇脉的妖将被震退数步,手中战刀更是刹那崩碎出一道道裂纹,从中断裂开来。

    “什么……!”

    一击无功,反受重创,这妖将不由惊骇失声,但这一声话语还未结束,便见一道猩红血光横空而至,在那一双尽是骇然的眼眸之中,映照出了一道死亡的痕迹。

    下一瞬,如血枪锋,贯入了妖将的胸膛,随即猛然一转,煞气喷涌之间,又是血肉爆碎,平添一条亡魂哀嚎。

    “将军!”

    “杀啊!”

    妖将身死,却并没有让这些妖族战兵溃散,反而是越凶狂,个个悍不畏死的冲杀而上,便是拼尽性命,也要将眼前这人族斩在阵中。

    杀声不断,飞溅鲜血亦是从未停止,宁渊无语,身躯已是被鲜血染红一片,分不清是他的,还是那些妖兵的。

    血染战躯,脚步却是从未停止,一步又一步的前进,让一具又一具的尸身倒下,纵是千军万马,也挡不住这区区一人的脚步,一人一枪,在这浩荡军阵之中,开出了一条血迹斑斑,残尸满地的道路。

    杀声震天,响彻十方,九龙之巅上的众人自然察觉到了这陡然惊变,心中惊讶之间,回一望,便见到了那一片血腥残酷的战场。

    “竟然有人要闯这九龙颠,有趣了!”

    “看来这一次女帝称皇,还要闹出不少风波来啊。”

    “怎么只有一人?难不成暗中还隐藏着什么手段么?”

    注视着下方战场,神州各方传承的使者心中猜测不断,妖族各脉之人心中也是惊疑不定,注视了九龙颠下的战场片刻之后,都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转而望向了九龙之巅,静候着那位女帝的反应。

    他们只是前来观礼的看客,并不是帝妃的人,妖皇登位之事关系重大,牵扯甚多,妖庭妖地,无尽之海龙神殿,神州四大神宗,这三方搅在一起,就好似一个巨大的漩涡,神州之人都不想牵扯其中,妖族不少族脉也不愿冒着风险趟这趟浑水。

    ps:第一更到,现在双倍月票,有的就投一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