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等我们回来
    “你该死!”

    一声话语之中,带着宛若寒冬般冷冽的肃杀之意,还有掩不住的汹汹怒火。

    若是熟悉赢风月的人见此一幕,心中定是会震惊不已,到底生了什么,竟然能让这位向来智慧冷静的星月神女如此失态?

    宁渊对赢风月并不熟悉,但也感受得出她话语之中乎寻常的怒火与杀意,因为在她话语声中,大殿穹庐之上的星光骤然一凝,漫天繁星宛若千万口森寒利剑,将宁渊死死锁定,仿佛下一瞬便会斩杀而下。

    如此肃杀剑锋之下,宁渊神色仍是平静,注视着赢风月,眸中不见半点波澜。

    “你还能如此处之泰然?”见此,赢风月心中怒意更甚,冷喝一声之间,便见一道星光坠落而下,化作一口冷光森寒的长剑向宁渊一斩而去。

    剑锋怒斩,势在逼命而来,但宁渊仍是静立不动,没有避让,也没有抵挡的意思,任由这一剑朝自己斩来。

    冷厉剑光横空而至,却不见鲜血飞溅,只有一缕断落下,那口星光凝聚而成的长剑横斩而至,堪堪停在宁渊颈间,凌厉的剑气在皮肤之上切开了一道淡淡的血痕,但最终还是没有真正斩下。

    冰冷的剑锋横在颈脖之间,宁渊却是视而不见,眼神平静的注视着面前的赢风月。

    赢风月亦是冷冷的凝望着他,眼眸之中神色变幻不定,片刻之后方才归于平静,随即寒声道:“你该死,万分该死!”

    对此,宁渊却仍是沉默不语,似乎察觉不到这话语之中冰冷的肃杀之意。

    宁渊的沉默,让赢风月的眼神更是冷漠的几分,心中杀机更甚,但最终还是被她强压了下去,言道:“我答应了他,放你一条生路,所以这一次,我不杀你!“

    冷喝之间,横在宁渊颈脖之间的长剑骤然破碎,化作道道星光在虚空之中消散。

    剑锋散去,宁渊却是没有离开,反而出声问道:“君青衣在哪里?”

    听宁渊提及君青衣,赢风月心中强压下的愤怒与杀意不由得升腾了起来,冷冷扫视了宁渊一眼,寒声道:“这与你无关,你也不需要知道,珍惜这条别人为你求来的性命,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离开这里!”

    宁渊似没有听到赢风月的话语,竟是再次问道:“君青衣在哪里?”

    “你……”赢风月冷眼注视着宁渊,话语之中冷意更甚三分:“我再说一次,离开这里!”

    “君青衣在哪里!”

    “宁渊!”

    两声话语,一前一后,接连响起,回荡在这大殿之中。

    前者平静如水,听不出丝毫波动。

    后者却是汹涌如浪,那愤怒之意决堤而出,似要淹没一切。

    话语声中,只见赢风月怒然拨动面前古琴,指挑弦动,数道无形剑气刹那撕裂虚空,直袭宁渊而去。

    无形剑气裂空而至,但却尽数与宁渊擦肩而过,在大殿之中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剑痕,却没有一道落在宁渊身躯之上。

    随后琴音狂乱,似无边的愤怒与痛楚终于寻找了可以宣泄的地方,赢风月指尖拨动古琴,没有丝毫章法,只是将心中积蕴了许久的愤怒与痛楚以此尽数宣泄出来。

    一时之间,琴音不断,剑气如雨飞射,将宁渊笼罩在内,但却又与他擦肩而过,在地面与石柱之上斩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最终,一道剑气横空而至,在宁渊脸庞之上切出了一点浅浅的剑痕,一缕鲜血随之飞落而下,那若狂风骤雨一般的琴音方才停止。

    琴音停下,是因为那古琴的琴弦已然断裂,琴身之上,更是多出了几滴触目惊心的鲜红,赢风月的手已是被鲜血染红一片,不住的颤抖着,但却不是因为那点微不足道的伤痛。

    “你该死!”

    “你万分该死!”

    “若不是你,我能布置好一切,青衣会听我的劝说,放弃那十死无生的选择,事情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但是因为你的出现,打乱了我所有的布局,也是为了保住你这条性命,青衣不得不前往妖庭,让局势陷入了无可挽回的境地!”

    “你该死!”

    “你万分该死!”

    心中无边的愤怒与伤痛,尽数化作了一声怒喝,随后便见漫天星光凝聚,再次化作了一道森冷剑光怒斩而下。

    然而这一剑,最终还是停了下来,落在宁渊颈间,剑锋微微颤抖着,是因为那握剑之人的手也在颤抖。

    注视着眼前艰难维持着最后一分冷静与理智的赢风月,宁渊神色仍是一如先前的平静,再一次问道:“他在哪里?”

    一声话语,似震入了内心,赢风月握剑之手不由一颤,凝望着眼前的人。

    ……

    许久之后,赢风月放下了手中的剑,转过身去,冷声说道:“你走吧,离开这里,带着那小丫头回北域去。”

    似没有听到她的话语,宁渊继续问道:“妖庭是么?”

    听此,赢风月不由得转过身来,话语愤怒的说道:“你没有听懂我说的话?”

    宁渊仍是问道:“是么?”

    “你……”看着这完全没有听进自己话语的人,赢风月不由怒道:“是又如何,你要去送死么?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一个半死不活的废人,你想做什么,你又能做什么,安安分分的回到北域去,否则,我不介意……!”

    赢风月话语未完,便见宁渊转过了身,直接往大殿之外走去。

    “你……”见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自己,赢风月此刻是难以形容自己的感受,她忽然觉,自己先前根本不应该放下剑!

    “站住!”

    “你给我站住!”

    “宁渊!”

    ……

    宁渊走出大殿之后,小虎儿立即迎了上来,一手扯住他的衣角,那还带着泪痕的小脸满是期盼与紧张的问道:“有消息了,公子在哪里,怎么样了?”

    宁渊摸了摸小虎儿的脑袋,说道:“放心,你的公子没事。”

    “真的?”小虎儿一喜,连声追问道:“那我们快些去找公子。”

    宁渊摇头一笑,轻声说道:“你在这等着,等我回来,不,是等我们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