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你该死!
    悠悠转醒,房内却是一片寂静,回荡耳旁的箫声,不知何时停息了。

    “我竟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抱歉……”有些疑惑的宁渊坐起身来,眼神扫过周遭,却是不见君青衣的身影。

    “去了哪里?”宁渊心中疑惑之间,忽然感到手中似乎握着什么,低头一看,一支玉箫正被他握在手中。

    “碧海潮生,我到底睡了多久?”见此,宁渊眉头不由一皱,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从床上站起了身。

    但方才站起,体内便感到一阵虚弱传来,让宁渊的脚步不由得一阵踉跄,好一会儿方才站稳了脚步。

    这让宁渊不由得摇了摇头,这段时间的修养的确让他的伤势恢复了不少,但这只是表面上的,本源的损伤以及肉身神魂的枯竭仍旧十分严重,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伤势就算不死也没几天能活了。

    只不过赢风月拿出了一颗生机造化丹让宁渊服下,以丹药之中的磅礴生机源源不断的填补宁渊枯竭的肉身,这才保住了他一条性命。

    但就是这生机造化丹,也无法恢复宁渊损伤的本源与枯竭的肉身神魂,这就好像一个满是漏洞的水桶,无论往其中灌注多少水,最终还是会从漏洞之中流失,生机造化丹的作用,只能为宁渊保存体内残存的生机不散罢了。

    站稳了脚步,随后宁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血肉枯瘦,皮肤松弛,转身走到一面镜子面前,其中映照出了一张形容枯槁,颜色憔悴的脸庞,黑白交织的丝之下,一双眼眸更是黯淡无光,甚至有些浑浊。

    这般模样,不要说别人,就是宁渊自己都差点认不出这是谁了。

    “看来这下子玩大了。”

    见此,宁渊不由得出了一声苦笑,随后仔细查探了一下自己的躯体,这枯竭的肉身状况虽不容乐观,但好在丹田无损,十二武脉铸就的雄厚根基仍在,只不过这血肉枯竭的肉身实在无法承受这罡元的运行,以至于这罡元都储存在了丹田之中,没有罡元的支撑,身躯枯竭之下,宁渊自是站都站不稳了。

    想着,宁渊催动了一下体内的罡元,结果这无形罡元方才运转一瞬,体内便猛地传来了一阵剧烈无比的痛楚,让宁渊不得不停了下来。

    罡元运行停止,那剧痛终是减缓了几分,紧接着宁渊便感到一阵冰凉却充满生机的力量自从心口之处涌现,让他体内的伤痛迅的平复了下来。

    这一股生机之力,便是来自于那一颗维持着宁渊体内生机不散的生机造化丹。

    宁渊虽不知道自己服下了这生机造化丹,但心口之中传来的那一股生机之力的确让他感觉好受了不少,舒了一口气后,宁渊转身走向房门,打算去寻君青衣。

    当时君青衣将这碧海潮生交予自己的时候,宁渊便感到有些不对,只不过君青衣没有提起的意思,宁渊也就没有追问,打算等自己伤势恢复之后再去看看怎么一回事。

    如今一睡醒来,不见君青衣的身影,只剩下这碧海潮生,使得宁渊心中隐隐感到了一阵不安,所以他决定先去找君青衣问问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砰!”

    不等宁渊走出房间,房门就被人撞开了,一道小小的身影跑了进来,随后便四处张望着,神色十分慌乱的模样,口中还不住喊道:“公子,你在哪?”

    “虎儿?”见此,宁渊一怔,随后走上前去说道:“怎么了?”

    不见君青衣,小虎儿神色更是慌乱了,跑上去来抓着宁渊的衣角喊道:“你看到公子了么?”

    “青衣?”宁渊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方才他在这里,还吹了一曲子,现在应当没有走远吧。”

    听此,小虎儿方才注意到宁渊手中握着的碧海潮生,神色不由一变,颤声道:“碧海潮生,公子从不离身的,为什么会在你这里,为什么……”

    话语之中,小虎儿竟是瘫坐在了地面之上,深深的低下了头。

    “嗯。”见此,宁渊不由皱起了眉,将小虎儿扶起来,却见她脸庞之上已满是泪痕,眸中泪光闪动,梨花带雨的模样,楚楚可怜,让人心中不由一疼。

    见此,宁渊摇了摇头,给她擦了擦眼泪,方才说道:“别哭,究竟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小虎儿十分激动的喊着,随即又抽泣了起来,失魂落魄的说道:“公子给我喝了一杯千梦醉,醒来之后他便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公子不要我了,为什么,为什么啊!”

    话语声中,小虎儿不由得扑到了宁渊怀中大哭起来,身子不住的颤抖,好似一只被抛弃的猫儿。

    听此,宁渊眼神一凝,问道:“所有地方你都找过了么?”

    小虎儿抽泣着说道:“找过了,但是全都找不到,公子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带着我……”

    宁渊沉吟了一声,道:“你先别着急,我去找其他人打听看看,也许青衣只是有什么事情离开了也说不定。”

    听此,小虎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来,说道:“对,没错,那个女人一定知道公子去了哪里,她一定知道的,快走。”

    说罢,小虎儿也不解释什么,转身就跑了出去。

    见此,宁渊心中十分无奈,但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走出房间之后,宁渊现这里似乎是一座宫殿,规模宏大,形象壮丽,古老沧桑之中,透着一丝岁月积蕴的雄沉威严。

    只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这宫殿之内却不见什么人,安静得有些死寂。

    不过宁渊一时之间也没有想那么多,一路追着小虎儿的脚步,来到了正殿之前,但之后,宁渊却猛然止住了步伐。

    停步,是因为宁渊终于见到了人,一个不算熟悉,但也绝对不陌生的人。

    灵星仙子!

    星月神宫!

    见到此人,宁渊眼神一凝,止住了步伐,但小虎儿却是停也不停,直接跑了上去,对那灵星仙子喊道:“我家公子呢!”

    灵星仙子神色平静,扫了小虎儿一眼之后,便望向了宁渊,冷声道:“殿下要见你,走吧。”

    说罢,灵星仙子也不理会宁渊与小虎儿的反应如何,直接转身往殿内走去。

    “喂,你没有听到我说话么,我家公子呢!”见此,小虎儿不由喊了起来,便要冲上去继续追问。

    但宁渊却拦在了她面前,说道:“你先在这等着。”

    “可是……”小虎儿仍是有些不甘。

    “我会问清楚的,你呆在这里。”话语之间,宁渊抬头望了一眼那灵星仙子离去的身影,眼神微微变幻了一阵,随即踏开步伐,往那大殿之中走去。

    方才进入大殿之中,宁渊便感到一阵沉重压迫感迎面而来,让他脚步不由一顿。

    不过好在,这威压之力并非是主动释放,而是这神殿之中日月积累的庄严威势,习惯之后便化消为无。

    身躯感受的压力渐渐消散,但心中的压迫却是越加沉重,宁渊扫视了周遭一眼,现这大殿布置十分简单,没有什么神像壁画,也不见香火供奉,只是在那大殿穹庐之上,有漫天繁星闪动,够了出一道道星图,变化万千,透着无上道韵,一眼望去,甚至有一种让人迷失其中的感觉。

    千万繁星之中,可见一轮圆月高挂,月色华光落下,让这大殿置身于银色月华之中,宛若月之神境,如梦似幻。

    月色之下,有琴音回荡,琴声幽幽,透着一丝掩不住的哀伤之意,纵是不懂音律之人,也能听出这琴中之音。

    听这琴音,宁渊微微皱起了眉,循着琴音望去,便见大殿中央,一人静默不语,面前放着一张古琴,指波弦动之间,声声琴音婉转,其中是诉不轻的哀怨忧伤。

    琴音动人,素手如玉,一举一动之间,皆是透着琴道大家之风,只不过她周身神光闪动,遮掩了视线,让人无法看清她的面容,气息飘渺,似有似无,更是难以捕捉,甚至让人有一种近在眼前,但实际却是咫尺天涯的感觉。

    见此,宁渊眼神不由一凝,这女子气息虽是飘渺不定,但在她面前,却让人有一种心神尽数被洞悉,一切隐秘都被勘破,无可遁形的感觉。

    这般的气质,再加上躬身静立于一旁的灵星仙子,不难猜出她的身份。

    星月神女。

    星月神宗的执掌者。

    明白她的身份之后,宁渊心中那一丝不安更是加重几分,随即迈开了脚步朝她走去。

    见宁渊临近,那忧伤婉转的琴音随之一停,随后一声冰冷的话语响起:“灵星,下去吧。”

    “是,殿下。”灵星仙子点了点头,随即退出了大殿。

    一时之间,殿内只剩下了宁渊与星月神女两人,星光月华之下,四目相对,却是一时沉默无声。

    然而,这般的沉默却没有能够维持多久,不过片刻之后,死寂,便被一声冰冷的话语打破。

    “你该死!”

    森冷话语之中,是没有丝毫掩饰的杀意,还有汹涌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