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天意,天意!
    身体的状况虽是糟糕到了极点,但现如今宁渊的思绪还有些混乱,根本无暇顾及身体的状况,睁开眼眸之后便要寻君青衣。

    宁渊的思维虽是有些混乱,但昏迷之前的事情还隐约记得,他带着君青衣自从吞海龙鲸体内冲出,之后便遇上了一群妖族,而在这妖族之中,竟有一个宁渊如何都没有想到的人。

    帝妃!

    在北域之中谋划了千年,终于得到了妖族龙脉的帝妃!

    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女人,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心计,更是因为她所掌握的妖族龙脉,那龙脉的恐怖威能,至今宁渊还历历在目。

    正是因为如此,哪怕当时的宁渊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但还是认出了帝妃,同样帝妃也是认出了宁渊。

    若是落入了这个女人手中,那情况可就是万般不妙了。

    心思之间,宁渊撑起虚弱无力的躯体,欲要寻找君青衣和查看周遭的情况,但他却错估了自己身体的状况,艰难支撑着身体想要站起,但方到一半,体内便传来了一阵虚弱与无力,让他不由得倒了下去。

    “小心。”失声话语之间,一人接住了宁渊倒下的躯体,随后扶着他重新坐回了床上,同时说道:“你的伤势还十分严重,不能随便走动。”

    “青衣。”听这熟悉的话语声,宁渊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问道:“你没事了?”

    “没事了。”君青衣点了点头,扶着宁渊在床上做好,随即说道:“反倒是你,本源大损,肉身与神魂枯竭大半,需要好好静养,不可乱动。”

    “静养?”听此,宁渊眉头一挑,扫视了周遭一眼,才现这里不是囚牢,而是一间幽静雅致的房间,布置不显奢华,却极为精妙,朴素之中透着大雅之气,一看便知是出自名家手笔。

    这倒是让宁渊有些意外,转而对君青衣问道:“这里是哪里?”

    君青衣一笑,道:“妖界。”

    “妖界,怎会这样?”听此,宁渊更是意外了。

    按照道理来说,那吞海龙鲸将他与君青衣吞噬之后,应该回归龙神殿复命才是,而龙神殿所在,乃是无尽之海的中心,距离东方妖界上千万里,这吞海龙鲸怎么会跑到妖界来呢?

    君青衣摇了摇头,道:“那吞海龙鲸不知道为何失去了控制,并未前往龙神殿,反而穿过了无尽之海,来到了这妖界。”

    “原来如此。”宁渊点了点头,但随即又皱起了眉来,转而望向了君青衣,问道:“这么说来,一切无事了?”

    君青衣点头一笑,道:“对,一切无事了,唯一有事的就是你。”

    话语之间,君青衣眼神扫过宁渊周身,见他那黑白交错的丝,眸中神情一阵变幻,但却没有出声言语。

    似察觉到了君青衣的视线,宁渊一笑,道:“放心,小伤罢了,过几天都好了,啊……”

    话语未落,宁渊不由得出了一声低吟,脑海之中一阵剧烈痛楚传来,让他的视线随之扭曲,忽明忽暗,幻灭不定。

    见此,君青衣从桌上取过了一杯酒,递到宁渊面前,说道:“快些喝了。”

    “嗯!”宁渊点了点头,接过了那杯百花酒,一饮而尽之后,脑海之中的痛楚方才减缓了几分,扭曲视线也恢复了过来。

    听此,君青衣摇了摇头,道:“你神魂枯竭太过严重,这百花酒只能够勉强缓解,无法彻底恢复。”

    话语之中,君青衣从取下了那一支玉箫,交到宁渊面前。

    这玉萧通体青绿,碧玉通透,其中似有浪涛翻转,隐隐可见一道天龙之影若隐若现,散着淡淡荧光,神异不凡,一看便知是至宝。

    见此,宁渊也是一怔,对这玉萧他也有几分影响,当初在海中洞天内,海族各脉高手杀至,君青衣便是以这玉萧吹奏了一曲,便硬生生将十余位先天神境以及数十位先天道境的海族高手困住。

    这其中固然有君青衣修为不凡的原因,但这玉萧的神异也是功不可没。

    不过此刻君青衣拿出这玉萧来是什么意思?

    心思之间,宁渊神色讶异的望了君青衣一眼,道:“做什么?”

    注视着宁渊,随后又望了手中的玉萧一眼,君青衣眸中浮现出了一丝追忆神色,喃喃道:“它唤作碧海潮生,原本是天龙一族的传承之物,其中蕴有一道龙魄,你带在身边,这龙魄之力能滋养你的神魂。”

    “天龙一族的传承之物?”听此,宁渊不由一惊,将这碧海潮生推了回去,道:“既是传承之物,你给我做什么。”

    见此,君青衣摇了摇头,道:“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收下吧,这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嗯?”宁渊挑了挑眉,注视着君青衣,没有收下这碧海潮生,而是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君青衣一笑,轻声说道:“若是有缘,这碧海潮生能让你我再次相遇。”

    “再次相遇?”宁渊眉头一皱,问道:“你要离开了?”

    君青衣点了点头,道:“这里已经是妖界了,你要回北域,我也要去办我的事情,分别在即,这碧海潮生便当做纪念吧。”

    “这……好吧!”宁渊沉默了一阵,最终还是从君青衣手中接过了这碧海潮生。

    玉萧入手,还带着一缕暖意,随后便听萧中传来了一声龙吟,浪涛之声响起,接连不断。

    宁渊看了看手中的玉萧,随后摇了摇头,对君青衣说道:“你把它交给我,真的是有些浪费了,我可不会吹这东西啊。”

    “那我吹给你听。”君青衣微微一笑,从宁渊手中接过了碧海潮生,随即在床边坐下,轻声问道:“你喜欢听什么曲子?”

    “嗯?”宁渊挠了挠头,道:“随便吧,你喜欢就好。”

    君青衣摇了摇头,凝望着手中的玉萧片刻,最终一笑,对宁渊说道:“有一曲子,唤作天意,来自于海族的传说。”

    “什么传说?”宁渊问道

    君青衣微笑,却没有回答,将玉萧放到了唇边,随后箫声响起,先是女子轻泣,声声如雨,清幽婉转,随后箫声一变,似雷霆骤起,浪涛怒啸,慷慨激昂之中,带着一丝莫名悲壮,随箫声回荡,直入人心。

    宁渊虽不懂音律,但此时此刻,竟也是不由沉入这箫声之中,心中更是莫名一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箫曲终了,君青衣放下玉萧,望向宁渊。

    而宁渊,此刻竟是双眼紧闭,陷入了沉睡之中。

    见此,君青衣微微一笑,将碧海潮生放在了宁渊手中,轻声道:“若是真正有天意,便让来世,你我再会!”

    话语之间,君青衣站起身来,转而往屋外走去,脚步平静,纵是知晓这一离别,将会是生死永隔,也未曾停下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