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最后的请求
    黑暗,仍是无边无际,唯存的最后一点光明,却如若风中的烛火一般不断摇曳,忽明忽暗,好似虽是都有可能被这无边无际的黑暗所吞噬。

    这便是宁渊此刻的真实写照,油尽灯枯的肉身,枯竭大半的神魂,让他的意识已是沉入了一片黑暗无际的深渊之中,不断沉沦,似乎要直坠入九幽冥域,埋没在死亡之中。

    宁渊昏迷者,房间之中是一片沉默,君青衣静立着,脸色虽是还有些苍白,但眉宇之间萦绕的那一丝死气已是尽数消散,起色看起来好了许多。

    君青衣站在床边,注视着现如今仍旧昏迷不醒的宁渊,眸中神情不断变幻,久久没有言语。

    在君青衣身旁站着一个女子,只是她周身闪耀着星月神光,朦胧梦幻,遮掩了她的身形与面容,让人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遗憾来。

    两人静立,却是一时无声,君青衣注视着宁渊,那女子却是一直注视着君青衣,无声沉默之中,这房间的气氛变得有些莫名与微妙了起来。

    这般的平静维持了许久,片刻之后,那女子方才上前了一步,对君青衣轻声道:“青衣,你不必太过忧心,他虽本源大损,但有那一颗生机造化丹在,足以维持住了他体内生机不散,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这话让君青衣终是回过了神来,转而看向了身旁的女子,轻声道:“风月,多谢了。”

    听此,赢风月微微皱起了眉,不由说道:“你我之间,何时说起这些了?”

    君青衣微微一笑,对赢风月点了点头:“无论如何,都要谢你救了他。”

    “哼!”听此,赢风月不由冷哼了一声,解释道:“我救他,是因为他舍命救你,虽然他这么做愚蠢至极的辜负了你一番心意,但凭此,也值得我保住他一条性命了。”

    话语之间,赢风月似想到了什么,凝视着君青衣,不由得问道:“反倒是你,真的要如此么?”

    君青衣没有正面回答赢风月的话语,反是转而望了一眼仍旧昏迷不醒的宁渊,轻声道:“风月,能否答应我最后一件事?”

    “青衣……”听这话语,赢风月声线不由一颤,片刻之后方才冷静下来,沉声道:“说吧,只要我能办得到,一定答应你。”

    “你能。”君青衣淡淡一笑,注视着床上的宁渊,言道:“待他伤势恢复之后,请你将他送回北域。”

    “你……”听此,赢风月眼神不由一凝,随即不由冷声喝道:“事到如今,你为什么还将心思放在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身上,你便不能想一想自己,那六道轮回是何等凶险,虽然你身怀天龙之魂,但始终没有真正修成元神,一旦落入六道轮回之中,也未必能够保全元灵不灭……”

    话语之间,赢风月似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与智慧,语气之中更是罕见的多出了几分愤怒与不甘来。

    见赢风月如此激动的模样,君青衣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现如今他本源大损,体内血脉也近乎枯竭,一身修为根基近乎毁了五成,甚至永生永世都不可能重修复原,对于你们而言,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威胁,放过他吧。”

    “君青衣!”赢风月冷然一声,喝道:“你应当明白,此刻我要与你说的不是这些。”

    听此,君青衣一笑,话语平静:“但现如今,我要说的只剩这些了。”

    “你……”接连无语,赢风月注视着君青衣,眸中神情不断变幻,似慌乱无措,似无奈无力,还有愤怒与痛惜交织,一时之间,复杂得难以形容。

    片刻之后,赢风月方才冷静了下来,缓缓闭上了眼眸,冷声道:“好,我答应你,将他安然无恙的送回北域,这样你可是满意了。”

    “多谢。”君青衣微微一笑,随后对赢风月躬了躬身,轻声道:“风月,这一世是君青衣负了你,来世……”

    “够了!”此时,赢风月却是骤然打断了君青衣的话语,冷声说道:“我不需要你还,只要你记着这一切,记着你是君青衣,记着我是赢风月,便是入了那六道轮回,也不能忘!”

    听此,君青衣不由沉默了下去,片刻之后,对赢风月微微一笑,言道:“永生不忘。”

    听这四字,赢风月身子却是微微一颤,许久之后方才说道:“凤莹月此人心计深沉,如今又执掌妖族上古龙脉,自号帝妃,势欲问鼎妖皇之位,妖庭与妖界已是打算倾力支持,你此番前去,千万要小心。”

    君青衣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啊……”

    两人话语声中,昏迷着的宁渊忽然出了一声低吟,紧闭着的双眼微微动弹了一下,似要苏醒过来了。

    “嗯!”见此,赢风月眼神一冷,转而望向君青衣,冷声道:“我先离开了。”

    说罢,赢风月也不待君青衣回答,直接转身离开了房间。

    于此同时,宁渊也渐渐苏醒了过来,只不过悠悠转醒之后,他先感受到的是这一具躯体之中传来的虚弱与无力。

    那种感觉,就仿佛龟裂的河床一般,在烈日暴晒之下,生机一点点的消散,陷入枯竭之中。

    这就是宁渊此刻的感受,甚至于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缺失了什么,正是缺少的这东西,让他的血肉骨骼,还有神魂意志都变得虚弱无力,尤其是体内的气血,连最基本的运行都变得十分缓慢。

    这让宁渊觉得,自己一睡就沉眠了数百年一般,以至于苏醒过来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夕阳迟暮的老者。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受,甚至于十分可怕。

    十八岁的身体有着八十岁的心不是什么问题,但十八岁的心却有着八十岁的身体,那就很严重了。

    现如今宁渊就是后者,体内蚩尤之血的耗尽,让他本源大损,寿元流失,肉身与神魂都陷入了严重枯竭之中,和一个垂暮的老者没有什么区别。

    就如若君青衣方才所说的那般,现在的宁渊,一身根基修为可谓是废了五成,日后不要说更进一步,就是想要恢复原先的修为都不太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