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妖庭
    作为远古十凶之一混沌的后裔,吞海龙鲸在深海巨兽之中绝对是霸主级别的存在,仅次于那些早已陷入亘古沉睡之中的王者。

    它那庞大至极的躯体之中,蕴含着惊天动地的力量,轻易便能破海摧岳,将一切阻挡在前的事物碾碎。

    而混沌血脉的力量,让它拥有了吞噬万物之能,体内的混沌空间如若炼狱,一旦被吞入其中,纵是修为通天,也难以抗衡那混沌之力的侵蚀,落得个被活生生炼化的下场。

    将吞入其中的事物炼化之后,混沌空间将会把一部分力量反哺给吞海龙鲸,让吞海龙鲸以此来强化自身。

    形象点来说,这混沌空间就是一个巨大的熔炉,不断融化各种材料,然后融入吞海龙鲸体内,像是铸造一口神兵一般强化吞海龙鲸的肉身,这样日积月累之下,吞海龙鲸活得越久,它的肉身就越的强横。

    就比如将宁渊与君青衣吞噬的这一头吞海龙鲸,活了整整数万年,它的肉身已经坚硬到了连顶级先天神兵都破不开一道伤口,就是破开了,也会被瞬间恢复,因为它的自愈力,一样惊人无比。

    因此,从正面进攻的话,那几乎没有什么希望打破吞海龙鲸的防御,更不要说将它斩杀了。

    就是因为如此,当年龙神殿将这头吞海龙鲸擒下之后,也一样无法将其斩杀。

    无可奈何之下,龙神殿只好把这吞海龙鲸囚禁到了囚龙窟里,然后想方设法的将其驯化。

    以龙神殿的实力,都无法将吞海龙鲸斩杀,可想而知这吞海龙鲸的肉身强横到了何等境地。

    但正所谓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吞海龙鲸肉身虽然强横得无以复加,但因为混沌空间的原因,它内部在一段时间内会变得极其脆弱,只要能够抓住这混沌空间化虚为实的机会,便可将其一举击破。

    这也就是为什么,吞海龙鲸在进食之前往往都要动龙象长啸,将猎物全部震死之后才将其吞噬,就是为了避免什么意外的生。

    但现如今,这意外却无可避免的生了。

    在九龙结界的护持之下,终于等来了化虚为实的机会,体内蚩尤之血近乎耗尽,寿元折损大半的宁渊强撑着身躯,唤出了天之血。

    蚩尤之血近乎耗尽的宁渊如今已是虚弱至极,他不知道仅凭着自己的力量还能不能打穿这吞海龙鲸的躯体,所以只能够不顾后果,消耗自身神魂之力,催动这上古禁忌神兵。

    唯一机会,生死一搏。

    天之血到底是上古神兵,不负宁渊的期望,一枪旋转轰出,便悍然粉碎了那坚韧的血肉,猩红色彩飞溅之间,凄厉异常。

    宁渊倾尽全力的一击之下,体内受创的吞海龙鲸顿时爆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咆哮。

    这混沌空间化虚为实之时,是吞海龙鲸最为虚弱的时刻,不仅仅是体内,外部也是一样,整具肉身的防御力都随之大幅度降低。

    因此,在宁渊这一枪之下,吞海龙鲸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无比剧烈的痛楚传来,让吞海龙鲸这神兵难撼的万丈躯体猛然一颤,紧接着便是狂一般的震动翻腾起来。

    宁渊自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一手抱着仍是昏迷的君青衣,一手紧握着天之血,枪锋若旋转,隐有电光雷霆闪动,将阻挡在前的血肉经络尽数粉碎。

    此时此刻,无尽海之东,妖界疆域所在的怒海岸边,有十架鸾车并立,车鸾金碧辉煌,耀眼夺目,之上明珠玉石点缀,以神骏不凡的异兽拉行,尊贵之中透着雄沉威严。

    虽然这十架鸾车看起来都是一般的奢华,但若是细看,便能现其中不同之处,尤其是车鸾之上的纹画与装饰,更是全然不同。

    有百鸟朝凤,有金狮怒啸,还有白虎踏山,各不相同,但全都栩栩如生,尽显神韵。

    若是对妖界有所了解之人在此,定然能一看认出,这十架鸾车之上的纹画,赫然是象征着妖族十大皇脉的图腾!

    妖族图腾,乃是妖族先祖之象,非是嫡血不可使用。

    也就是说,这十架鸾车之中的人物,皆是妖界十大皇脉之中的嫡血。

    皇脉嫡血,身份尊贵无比,平日见一人都难,现如今却是十方齐聚,周遭还有重军护卫,皆是十大皇脉麾下的精锐战兵,组成了一道钢铁壁垒,将十架鸾车护在中央,森森军势,凛不可犯。

    若是普通妖族见到这一幕,定然会惊讶不已,这到底是生了什么事情,竟让妖界十大皇脉齐聚,还在这无尽之海边下摆出这么大的阵势?

    原因,暂时无人知晓,静候的妖族众人更是一片沉默,静静的注视着前方的无尽之海,似在等候着什么。

    “轰!”

    居然,一声轰鸣响起,平静的海面随之震爆,浪涛翻腾之间,一道恐怖至极的身影自从怒海之中浮现,万丈之躯狂啸震动,不断肆虐之间,将海水搅得一片混乱,连数理之外的海岸都遭受这吞海龙鲸巨力波及,大地震动,直接崩碎出了一道道沟壑。

    “生了什么?”

    “是吞海龙鲸,吞海龙鲸失控了。”

    “该死,这吞海龙鲸怎会无端端的失控了,难道……”

    “小心!”

    吞海龙鲸狂肆虐,自也是将岸上等候的十大皇脉波及,大地震动之间,妖族众人阵脚不由得一乱,还未弄清楚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便听一声惊呼响起。

    “轰!”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大地剧烈的震动,身处怒海之中的吞海龙鲸在剧痛之下,竟是猛然翻腾了身躯,让那巨大无比的后尾向这岸边横扫而来。

    以吞海龙鲸那庞大至极的躯体,后尾横扫,几乎等同于一座高山横空压来,那恐怖至极的力量爆之下,破空直接被这一尾拍碎,妖族众人不及反应之间,便看到了一阵可怕的阴影降下。

    “轰!”

    又是一声轰鸣,吞海龙鲸一尾横扫而至,直接轰碎了大地,不知多少妖兵在这一尾之下被砸成粉末,那妖族十大皇脉直接从车鸾之中飞出,全力逃离之下,才勉勉强强躲过了被轰成碎片的下场。

    这就是吞海龙鲸,深海巨兽之中霸主一般的存在,那恐怖至极的力量一旦爆出来,几乎能碾碎一切,现如今已经是满目疮痍,碎肉残肢一地的东海岸,就是血淋淋的证明。

    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体内剧烈无比的痛楚之下,吞海龙鲸彻底失去了控制,狂一般肆虐了起来,万丈躯体翻腾滚动,将这东海岸撞得一片混乱。

    惊魂未定的妖族众人见这吞海龙鲸狂,自然不敢与之正面抗衡,纷纷避让闪退。

    “放肆!”

    便是一片混乱之中,只听一声轻喝响起,随后便见凤影横空,其中隐约可见一人身影,凤冠帝袍,风华绝代之间,更是透着无上皇者气度,君临天下。

    此人现身之后,风云骤然一变,大地之中响起了一声震撼龙吟,随后便见一头金色神龙长啸而出,直撞向那吞海龙鲸。

    这金色神龙怒然一撞之下,那吞海龙鲸竟是抵挡不住,万丈之躯竟是直接被撞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入了无尽之海当中,震起一片滔天巨浪。

    一击震飞吞海龙鲸后,那金色神龙又是长啸一声,欲要追击,此时却见凤影之中那人一招手,这金龙便止住了动作,出一声不甘长啸之声,金光璀璨的躯体骤然变得虚幻了起来,下一瞬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龙影消散同时,那浪涛翻腾的怒海之中,又听吞海龙鲸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悲鸣,随后便见吞海龙鲸庞大无比的身躯之上陡然爆开一道血光,血肉粉碎之间,两道身影自从其中冲了出来。

    吞海龙鲸的身躯实在太过庞大了,哪怕宁渊动用天之血全力贯穿,仍旧是耗费了不少时间,这还是吞海龙鲸陷入了虚弱状态的原因,若是它完好无损,宁渊就是用天之血打上一天一夜,也未必能够穿出一个窟窿来。

    从吞海龙鲸身躯之中破体而出后,宁渊不敢多留,催动体内所剩不多的罡元,抱着君青衣纵身飞出,竭尽全力的逃离此地。

    深海巨兽,强横的不仅仅只是力量,还有惊人的生命力,这吞海龙鲸作为深海巨兽之中的佼佼者,更是非同一般,宁渊对它造成的伤害看似严重,但实际上根本微不足道,至多也就是让它痛得狂而已,根本无法危及性命。

    宁渊好不容易才逃出来了,可千万不能再给它一口吞回去。

    “啊……”

    纵身飞驰之间,宁渊身躯不由一颤,口中溢出了血,只是这血的颜色,不在如若以往那般鲜红,而是化作了深沉的暗红色,粘稠,甚至于干枯,其中更是感受不到半点生机。

    不仅仅是血液,此刻宁渊整个人,都出现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

    一头黑,如今已是变得半黑半白,丝干枯,就好似被烈日爆嗮了三天三夜的干草一般,哪怕只是随意一扯,都会断裂大半。

    杂乱干枯的丝沾染着鲜血,之下那一张面庞也变得枯瘦无比,一双眼眸浑浊而黯淡,似风中的烛火,艰难的闪烁着最后一点光芒。

    腐朽,迟暮,浓郁的死气萦绕在他的身躯之上,好似那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的老人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结束这一段生命。

    这就是代价!

    为了就君青衣,宁渊近乎耗尽了体内的蚩尤之血,损伤的不仅仅是血脉,还有身体之中的生机本源。

    生机消散,本源受损,让宁渊的寿元也随之消耗了大半,再加上蚩尤之血的消失,让他的身体失去了那强横无比的生命力,也无法恢复消耗的生机。

    肉身如此,神魂的情况已是好不到哪里去,接连动用天之血,加重的损耗之下,宁渊神魂创伤更是严重,又无法得到肉身的温养,伤势还在不断的恶化着。

    此时的宁渊,可以说已经是油尽灯枯,生死一线了。

    现如今,宁渊是强行催动体内的罡元,再加上不败之意的力量,才能勉强支撑住躯体。

    但这样的支撑,注定维持不了多久,肉身与神魂都达到了极限,连生命本源都彻底透支了,仅凭着意志,又能强撑多久呢。

    所以,过了片刻之后,宁渊视线之中的一切就渐渐开始扭曲了起来,朦胧虚幻,难以看清,双耳旁更是一阵嗡鸣不断,只能隐约听到那吞海龙鲸的咆哮,便是抱着君青衣的手都不由得放松了。

    “什么人!”

    便是此时,一声冷喝响起,让宁渊渐渐散去的心神猛然一凝,随之落在海滩之上。

    宁渊身躯方才一落,一众妖族战兵便已冲了过来,刀兵出鞘,将宁渊围在中央,不过却没有立即动手。

    而此时此刻的宁渊,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他不知道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些妖族战兵是什么人,甚至连自己在干什么都不知道,思绪已然混乱,仅凭着最后一丝意志强行支撑,让他一手紧握着手中的枪,一手抱着君青衣。

    冷然对峙之间,形成围势的妖族战兵忽然分开的队列,随后便见一行人缓步走来。

    众人之中,为之人赫然是一位女子,身穿九龙帝袍,凤冠之下,是一张绝美容颜,风华绝代之姿,君临天下之势,直让人有一种俯跪拜的冲动。

    在她身边,其他人皆是黯然失色。

    而宁渊似也察觉到了什么,艰难的转过了头,那女子的身影映入眼中,但却变得扭曲一片,朦胧不清。

    “是你!”见他模样,那女子有些惊异。

    而宁渊听这声音,在看那朦胧扭曲的人影,也是不由失声道:“是……你!”

    话语之间,宁渊握枪之手随之一紧,但还不等他有所动作,便听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呼喊:“公子!”

    “虎儿……”

    听此,宁渊浑浊的眼神之中亮起一阵光芒,但随即又黯淡了下去,彻底的黯淡,之后,这强撑许久的躯体,终于失去了最后一分力量,无力的倒在了地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