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英雄系统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天命
    混沌空间之内,仍旧是一片亘古不变的黑暗,混沌之力涌动着,将一切事物侵蚀,分解,化为最为原始的力量。

    黑暗之中唯一的光明,便是那一处结界所在,九道龙影腾游之间,金色神光闪动,将不断涌来的混沌之力抵挡。

    结界之中,一时无声,宁渊静坐着,君青衣靠在他身上,眉宇之间死气缭绕,气息变得更是微弱,仿佛风中不断变幻的烛火,似乎随时都会扑灭。

    本源,性命之本,根基之源,寻常人若是损伤了一成本源,最少都要大病一场,若是损伤三成,那便会有寿元折损的危险,若是损伤了五成,那纵然不死,怕也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

    而现如今,君青衣损伤了整整七成的本源之力!

    先前强行穿过星月九岛的天地神阵,便伤了一成,之后被吞入这混沌空间,又损伤了五成本源来绘制这九龙结界,方才为了恢复宁渊体内的伤势,又喂给了宁渊不少天龙真血,再耗费了一成本源。

    本源损伤七成,唤作常人怕早已是油尽灯枯了,也就是天龙血脉不凡,君青衣方才能够勉强支撑。

    但也仅仅只是勉强支撑而已,损伤了整整七成本源,君青衣体内的生机已是消散了大半,并且失去了自我恢复的力量。

    这也就是君青衣眉宇之间死气萦绕的原因,体内生机的不断消散,象征着死亡正在逐渐吞噬君青衣的生命。

    这是永久性的伤害,如果不想办法尽快恢复体内的本源之力,那么君青衣就是能够保住性命,这一身修为也要尽数毁去,并且永生永世都无法重修。

    这道理就好似一个破裂的水桶永远不可能装满水一般,本源的损伤,让君青衣连自我恢复的力量都失去了,可见对身体造成了何等严重的伤害。

    这样的情况下,除非能恢复损伤的本源,否则的话,修为尽毁还是小事,甚至连性命都有可能保不住。

    但这世间又有什么东西能恢复天龙本源呢,就是有,也不存在这混沌空间之中。

    所以这一切,已成定局,无可逆改!

    这一点,宁渊清楚,君青衣更是了然,所以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沉默了片刻,宁渊深深的吸了一口,转而望向怀中,现君青衣已是微微闭上了眼眸,呼吸也变得有些微弱了起来。

    见此,宁渊眼神不由一凝,失声喊道:“青衣。”

    “嗯?”听宁渊这一喊,君青衣也睁开了眸子,见他一脸掩不住的担忧之色,不由一笑,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话语之中,君青衣仰头望向上方,注视着那一望无际的黑暗,喃喃说道:“便是死,也不应该死在这里。”

    “啊……”宁渊眼神不由一凝,颤声说道:“是我连累了你!”

    君青衣是天龙,这诞生于混沌之中的先天生灵,天生便不受混沌之力的影响,哪怕被吞海龙鲸吞入这混沌空间之中,也不会受到半点伤害。

    龙神殿之所以放出了九头蛟之后又把吞海龙鲸放出来,就是不想伤及君青衣的性命。

    但怎曾想到,这吞海龙鲸把宁渊也吞入了混沌空间之中,为了保住宁渊不受这混沌之力的侵蚀,君青衣才耗费了五成本源布下这九龙结界,没有这五成本源的损伤,君青衣怎有可能变成这般模样?

    还有先前,若不是因为他,君青衣何以至于与四大神宗对立,不得不强行穿过星月九岛的天地神阵?

    若是没有君青衣与四大神宗翻脸,那么身处于星月九岛之中,怎有可能受到吞海龙鲸的威胁?

    事情变成这样,宁渊要但下九成的责任。

    两人相识不过几日,若不是因为小虎儿,说是路人都不为过,君青衣为自己落入如此境地,宁渊如何能不自责?

    听宁渊这满是愧疚的话语,君青衣轻笑,话语平静的说道:“天意如此,你无须自责。”

    “天意?”宁渊喃喃一声,随后摇了摇头,言道:“什么是天意?”

    君青衣唇角微勾,轻笑依旧,言道:“你我相遇,便是天意,此时此刻,也是天意,同样,在这宿命未完之前,天意不允君青衣死。”

    “天意,宿命……”宁渊注视着君青衣,沉默了片刻,终是出声问道:“现在,能告诉我你的宿命是什么嘛?”

    听此,君青衣也是沉默了下去,渐渐黯淡的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神色,似追忆,似感叹,复杂得难以言喻,难以明悟。

    在意识苏醒时候,那源自于血脉的传承,便成了君青衣最为初始的记忆。

    作为世间最后的天龙血脉,需要承担的太多太多,若是人生如戏,那么君青衣的人生,一开始便已注定了结局!

    所以不管是天意,还是宿命,都不重要,因为君青衣未曾想过去抗衡,也寻不到抗衡的理由。

    生为如此,死为如此,便如若夜空之中绽放的焰火,所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那璀璨夜空的一刻。

    心思之间,眼神渐渐归于平静,抬头望向宁渊,君青衣微微一笑:“你我相遇,这便是宿命。”

    不算回答的回答,让宁渊眼神变幻了一阵,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道不出一句话来。

    见此,君青衣仍是轻笑,靠在宁渊怀中,轻声道:“许久未曾有过这样的平静了,多谢……”

    喃喃声中,君青衣缓缓闭上了眼眸,似沉睡了下去,但眉宇之间萦绕的那一缕死气却是在不断吞噬生机,磅礴壮大,让君青衣的气息变得越的微弱了起来。

    本源损伤之后,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肉身,还有神魂,君青衣此刻之所以会昏睡过去,是因为神魂也开始消散了。

    生机消失,神魂散去,这样下去,后果是什么不用想都明白。

    见此,宁渊眼神一凝,注视着君青衣,冷声说道:“我不知道这天意如何,但是这一次,我不允你死!”

    话语之中,宁渊强行催动体内蚩尤之血,血脉之力运行之下,引动宁渊一身气血奔腾,直让他周身泛起了一阵阵鲜红血光。

    现如今宁渊体内的蚩尤之血已是觉醒了六成,这源自于上古魔神的血脉,让他拥有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生命力,无论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都能够迅的恢复过来。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宁渊体内的蚩尤之血,也是一种至宝,其中蕴含磅礴的造化生机,就是拿来炼制先天神丹都足够了。

    所以这蚩尤之血,是宁渊现在唯一能救君青衣的办法。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只要有一丝机会,就值得一试。

    随着宁渊的催动,蚩尤之血开始在他体内奔腾运行,与他体内气血结合,激出源源不绝的造化生机,以此恢复宁渊身体之中的伤势。

    但在宁渊心念控制之下,体内的蚩尤之血开始渐渐的凝聚,最终与其他血液分离,汇聚到了他右臂之上。

    随后宁渊探出手来,以指为刀,在右臂手腕之上一划,伤口化开之上,血光绽放,一滴鲜血缓缓流淌而出。

    虽只是一滴血,但却散着猩红璀璨的光芒,其中生机涌动,血气磅礴。

    这就是蚩尤之血!

    一路走来,宁渊历经一场又一场的血战,不知道多少次生死一线,但最终还靠着蚩尤之血硬生生的撑了过来。

    可以说,在这么多英雄卡之中,给予宁渊最大助力的,就是这蚩尤之血!

    现如今,宁渊也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这蚩尤之血上面。

    天龙一族是混沌之中诞生的先天生灵,生命的层次太高,所以想要恢复天龙本源,一般的丹药或者珍宝根本做不到。

    这但蚩尤之血,源自于蚩尤,这一位传说之中的上古魔神,乃是巫族,而巫族,为盘古精血所化,论生命层次,绝对不逊色于天龙一族。

    按照道理来说,蚩尤之血应当能够恢复天龙本源!

    只不过宁渊的蚩尤之血才觉醒了六成,无论是力量还是血脉的纯粹程度,都远远不如魔神蚩尤,谁也不知道能不能起到作用。

    但宁渊现在显然没有想那么多,将手腕移到了君青衣面前,随后催动体内的蚩尤之血,那原本在宁渊血肉之中缓缓渗出的血液骤然加快涌出,最终化出一滴血珠落下,滴在了君青衣唇边。

    血珠滴落,磅礴的造化生机随之逸散开来,自主往君青衣口中落去。

    虽因神魂损伤而陷入了沉睡,但如若先前宁渊那般,在身体的求生本能之下,君青衣缓缓张开了口。

    见此,宁渊加快了对蚩尤之血的催动,一滴滴宛若红宝石一般的鲜血落下,不断融入君青衣体内。

    随着蚩尤之血的不断吸收,一道道血光缓缓浮现开来,在君青衣周身运行,不断涌现生机,让那微弱的气息开始渐渐的增强,眉宇之中萦绕的死气也消散了些许。

    这正是蚩尤之血产生作用,开始为君青衣的身体补充生机,恢复本源。

    “有效!”

    见到蚩尤之血起了作用,宁渊眼神之中多出了一丝喜色。

    但还不等宁渊高兴多久,那游走在君青衣周身的血光就开始缓缓消散,很快便消失不见,随后君青衣那微微加强的气息又开始变得微弱起来。

    见此,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很快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宁渊体内的蚩尤之血,的确能够恢复君青衣损伤的本源并补充生机,但因为蚩尤之血才觉醒六成,不够纯粹与强大,因此效果不佳。

    若是这蚩尤之血源源不断,也许能够为君青衣恢复大半本源,但宁渊如今伤势未愈,催动体内的蚩尤之下已是艰难,如何可能源源不断的供给?

    就算宁渊能,以这蚩尤之血的恢复效果,让君青衣恢复本源之后,他体内的血怕是也要流干了。

    届时,宁渊就算不死,这历经一场场血战方才觉醒的蚩尤之血也要彻底消失。

    硬生生耗尽体内血脉,又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明白其中后果,宁渊神色仍是平静,右手更没有移动半分。

    不要说这区区血脉之力,便是舍了这条性命,今日他也要救君青衣。

    手,不曾移动,而是更是加摧了体内运行的血脉之力,一滴滴殷红的血珠,落入君青衣口中,不断的补充着损伤的本源与消散的生机。

    也是因为如此,宁渊体内的生机开始消散,面色渐渐变得有些苍白,身体血肉也开始枯瘦起来,甚至连满头黑之间都浮现出了几丝银霜。

    以自补他,消散的生机,让宁渊体内的本源也开始折损,最为明显的体现,就是这寿元加快的流逝。

    丝渐渐苍白,腐朽垂暮的气息涌现,开始侵蚀宁渊的躯体!

    一片黑暗的混沌空间之中,沉默着,只有那微不可查的血液滴落之声,始终没有停止。

    ……

    黑暗,仍是无边无际,谁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时间在这个地方似乎已经无法流逝,因为不管如何,这始终是一片黑暗,吞噬一切。

    “吟!”

    忽然,一声似龙吟又似象吼的长啸之声响起,震撼十方。

    吞海龙鲸的长啸!

    刹那,宁渊眼神一凝,左手之上血光绽放,煞气汹汹爆,眨眼之间,血龙胆已是落入手中。

    与此同时,龙象长啸之上,黑暗无际的混沌空间便是变幻,无边黑暗凝聚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囚牢,只不过这囚牢的墙壁是一块猩红的血肉,血肉之上还有一道道扭曲的纹路,不断闪动着。

    混沌空间,终是化虚为实!

    也就是说,现如今宁渊所在,已经不是那虚幻的混沌空间,而是这一头吞海龙鲸的内部。

    见此,宁渊没有丝毫迟疑,强撑着虚弱无比的身躯站了起来,手中血龙胆长啸一声,之上银血之光绽放,上古禁忌神兵之力再催。

    随后,但见宁渊手持天之血,一枪怒然轰杀而出,倾尽一身之力,重重的轰在了那血肉之上。

    “吼!”

    血肉粉碎之中,一声凄厉无比的怒吼响起,惊天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