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级奶爸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这就是命
    “好,下一场。”

    李木冷冷的看了眼无名,其表情已经再,他不打算让无名离开。

    “下一场该我的人出手了。”

    虎彬对身后一人挥了挥手:“岸门,去杀人。”

    “是!”

    身后红衣长发的男子向前走去。

    走着的途中,他的鞋子、裤腿上绑着的物品,突然延伸变大,渐渐将他覆盖,形成一个贴身机甲。

    “我来!”石锋候。

    “我上!”叶龙渊也了句。

    “这就是械武者?还是让给我吧。”苏北木道。

    无名:“我还在这呢,我一人挑翻他们。”

    嗖!

    光不练假把式,言尘的动作飞快,站在了无名的身前,清淡的:

    “你还是下去吧,等会惹对面的高手杀你,你还要找正主庇护。”

    言外之意就是在,你惹怒了对面,打不过的话,还不是要找张寒阳?

    无名也知道这一点,撇了下嘴,慢慢退下。

    他这一离开,虎彬和李木的神色略微缓和一些,准备看第二场战斗。

    “杀你者,虎符王室,岸门。”

    那红衣男子在机甲中话,声音也变成了带有电子的声音,冷漠无情。

    言尘没有作声,默默地看着前方的械武者。

    那可是代表发达科技的械武者啊,第一次对敌,言尘神色依旧平静,但内心却是极为警惕的。

    鞥鞥......

    场上一片寂静,只有岸门走路时,伴随的些微机械声。

    当他走到言尘身前三十米。

    滋啦!

    刹那间,从岸门右手的机械臂上,发射出一颗电光闪烁的珠子。

    珠子犹如一颗火石,突然升腾起火焰。

    只听‘砰’的一声,石头碎裂开来,化作一道道细小的子弹,伴随炽热的火焰,飞速袭击向言尘。

    可以,械武者的每一颗子弹,都有着不俗的杀伤力。

    但对于言尘来,却是眉头一抬。

    怎么有些雷声大雨点小?

    挥手打出三尺淡黑霞光,将那些子弹抵挡。

    就在这时,让人意外的画面出现。

    那数百颗子弹,被阻挡时,出现了瞬间的停滞。

    滋啦!

    顷刻间,在每个子弹上,突然射出道道电弧,相互牵连,形成一张大网,将言尘覆盖。

    “嗯?”

    言尘目光一凝,这一道电网,攻击强度甚至接近金丹巅峰。

    “当科技发达到一定程度,不容小觑。”

    言尘双眼闪烁起一丝黑雾,双手向上一抬,狂卷的能量汇聚在掌心,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汇聚成两团能量极点,伴随攻击的成型,周围扬起了风。

    大风起兮云飞扬,仿佛要吞噬这一方地。

    数百电弧,随同子弹,尽数被粉碎,化作巨大的波动,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在场众人纷纷扬起防护层,阻隔余波。

    但广场两侧的看客,却有些内心发寒:

    “这人的实力也很强,连岸门都能挡得住,他真的是金丹后期?”

    诸多惊疑不定的目光下。

    岸门再次打出一道攻击。

    嗖嗖嗖!

    在机械臂上,突然折射令人心惊的寒芒,三颗巨大的子弹升空十余米,猛地爆裂而开,化作万千冰弹,铺盖地的覆盖而来。

    “这种招式就不用再拿出来了。”

    言尘目光平淡,双手掐诀,只见一轮淡青色的巨大圆形印记出现,圆形的中央刻画着一直烈马,仿佛是某种跑车的标志。

    滋......

    万千冰弹被消融,化作雾气,将战圈覆盖。

    一秒钟,两秒钟......当五秒钟过去后,雾气缓缓消散。

    取而代之的画面,让言尘都忍不住愣了下。

    “面对一个械武者,你不应该让我掌握战斗的主动权。”

    岸门了一句话。

    “是吗?”

    言尘目中战意缭绕,看了眼在岸门侧身,出现的七八十个各种各样的机械军团。

    这才是真正的械武者吗?

    有意思。

    “呵呵呵。”

    岸门笑了一声,他拍了一下手掌,仿佛代表着战争的开启。

    轰轰轰.....

    空中飞的,地面上快速爬动的,定点射击的,各种各样的机械,全都释放了它们的怒火,无尽的火力打击,倾泻而来。

    饶是如同言尘这等资卓越之辈,也感到有些棘手,不断的打出各种防御招式。

    砰......

    各种闷响声传出,一场高强度的火力打击开启。

    对于械武者,在场大多数人都已经熟悉,并不感觉多震惊,可赵风、沐雪、幽火等等,却看得目瞪口呆。

    “呐。”刘教官呆呆的道:“地球上的科技武者同这个相比,简直弱爆了,除非动用核武,不知道他们的终极科技力量有多强大。”

    “主舰炮。”妮娜轻声回答:“一般在舰队中,主舰炮的威力极大,小型的星球,一炮下去便能摧毁。”

    “这......”刘教官脸色一僵,但同时目光也愈发嘹亮。

    “同阶的话,这样一直高强度的攻击,怕是谁也防御不住,械武者难道优势这般大?没有什么弱点吗?”张木脸色极其凝重,话间他看向张汉。

    回来这些时日,他也习惯了,有什么不懂的,问张汉就是,他们不懂的很多,张汉不懂的几乎没有,让他也觉得颇为奇怪。

    “弱点......”妮娜略微沉吟,在措词,想要将情况简单明了的出来。

    然而张汉却直接道出:

    “灵魂,和更具有破坏力的攻击。”

    “灵魂?”众人若有所思。

    “对,他们本身修为,看上去还可以,但只是点皮囊罢了,正面交战,言尘一击可杀了对方,普通的机械师,只凭借强大的机械,械武者,本身拥有实力,可机械始终是机械,零件坏了一个,便能影响全局,他们的弱点就在灵魂防御上,言尘是离魂宗的,精通于此,他可能已经发觉,只是想要对械武者有更多的了解。”

    张汉给大家解答道:

    “第二点,更具有破坏力的攻击,属于单点爆发,专攻一点,破坏掉了,离胜利就不远了。”

    完这些,张汉自顾自的喝了口清茶。

    身旁的妮娜看着他,目光有些呆愣。

    ‘张叔懂的好多啊。’

    “单点爆发......”沐雪、赵风、陈常青等等全部沉思了起来,换位思考,如果站在言尘位置的是自己,会有几种办法来对敌呢?

    貌似也有不少。

    言尘看上去有些忙碌,实则稳如老狗。

    终于,在这种高强度的火力压制下,岸门开了口:

    “有些水平,那就让火力来的更猛烈些。”

    嗡嗡!

    他的双臂再次向两侧伸展,一块块铁片从机甲上飞离,飘出身体后,铁片一分二,二分四,随之不断变换,像是气球被吹起般,不断膨胀,变成一批又一批的机械军团,数量比之前多了整整三倍。

    “享受恐惧吧。”

    岸门声音冷漠,站姿仿佛在嘲笑言尘般。

    这时,两侧诸多势力的吃瓜群众,连连发出声音:

    “岸门能掌控的机械军团又多了。”

    “不要金丹后期,就算是金丹巅峰,面对数量庞大的机械军团,都要无比谨慎。”

    “岸门也是虎符王室有名的强者,曾经叱咤风云数年,连区区一个不知名的毛头小子都拿不下,那才是笑话,他赢很正常,没什么好惊讶的。”

    在众人看来,刚刚晕死过去的是意外,那这一次,是百分百能胜利的。

    为什么?

    因为虎彬已经生气了,在海中星区,凡是上得了台面的人,谁没听过虎彬的名头,谁不知道,他若生气,血流成河?

    岸门作为虎彬的手下,怎能不知这些,全力出手之下,有几个同境界的能是对手。

    所以这些人极其自信。

    只是没想到,言尘已经不想和对方继续玩下去了。

    机械军团,了解下就好,这样一直挨打,等他体内能量消耗的差不多,真的会玩死人。

    “噬魂风!”

    言尘双眼刹那间绽放光芒。

    淡黑色的狂风,从他身旁呼啸而去,穿过各种压制的活力,袭向岸门本体。

    “中级防御!”

    嗡!

    岸门身上扬起层层纹路。

    但言尘一出手,怎能罢休?

    “魂破极!”

    “毒魂锥!”

    左右双手,各自打出一记秘术。

    令人心悸的能量气息快速袭向红甲岸门。

    这一刻。

    卫帆目光一凝:

    “此子精通灵魂秘法!”

    “你敢!”虎彬眼睛一瞪,心中暗道不妙。

    他知道岸门的弱点,这几道灵魂秘法,他未必扛得住。

    正要施以援手,他右手出现的枪,刚刚绽放光芒时,言尘的攻击已然降临。

    嗡!

    嗡!

    嗡!

    红甲岸门身上涌现出众人感受得到的波动,是他的防御,和言尘的攻击相互碰撞而出,仿佛在这个瞬间,地变色,万物沉寂。

    唯有在场精通灵魂秘法的人,才能感受到,岸门的灵魂,仿佛被一只大爪死死的拍在地下,锋利的爪子,将其刺破,碾碎。

    滋滋滋......

    红甲上传出一些电流的声音,各处的灯光,顷刻间熄灭。

    岸门、卒。

    灵魂泯灭,或许肉身还能活一阵,但其实已是个活死人,或者是植物人。

    砰!

    虎彬心中震怒,猛地将身旁的椅子扶手拍碎,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椅子,不能维持悬浮,从空中掉落在地。

    “你找死!”

    虎彬睚呲欲裂,杀人的欲望从未向此刻这般强烈。

    “呵、”

    言尘没开口,石锋候却忍不住冷笑半截,嘲讽的语气道:

    “你们不是派人轮番上阵吗?怎么?死了一个就坐不住了?我还没有动手,难道你们这些所谓海龙星域有来头的势力,没人了吗?”

    “好啊,你想打,我来奉陪。”虎彬杀气凛然,意念一动,在广场四面八方,突然多出数量不低的机甲,四个方向的空中,漂浮着十几米高的红色机甲,彰显他对几人必杀的年头。

    这时候,卫帆再度开口:

    “他们就在这里,又跑不掉,何不将这场游戏继续?虎彬王子稍安勿躁,砧板之鱼,你等会杀也不迟。”

    “是的。”李木突然笑出声:“难道你不好奇,他们没出手的几个,会不会带来精彩的战斗呢?”

    “继续吧。”银翼堂分堂主仲安只道了两个字。

    虎彬皱着眉头,足足两秒钟,才挥手让手下将椅子送来,重新坐下,冷漠的道:“继续。”

    完,他又指了指言尘:“他的命,我预定了。”

    “他们不是喜欢打么?”卫帆漏出笑眯眯的神色:“那就让他们打好了,这边有这么多人,轮番打,看他们什么时候,还能这样坦然。”

    “车轮战?”石锋候不等别人,身形一动,立于最前方,道:“行啊,来,你们不怕手下死的多,那就继续。”

    “竖子狂妄!”

    银翼堂的方向,一位老者快速冲来。

    见到这人,在场传出不少惊叹:

    “竟然是石和,他怎么亲自出来了,身旁还有好几个金丹后期的晚辈呢。”

    “看来是他们那边急需一场胜利,不然石和肯定不会亲自下场。”

    “是啊,十几个势力的联盟,连几个不知道那个犄角旮旯钻出来的人都打不过,的确很丢脸。”

    “今要是不赢,真成了笑话,只是那几个人,也真的够强悍,同阶中,应该属于最顶层的一批,看上去年岁也不大,怎么没有听过名头呢。”

    议论声很多,只是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议论,所有目光全部汇聚在场上。

    “记住我的名字。”

    石和穿着一身布衣,双目阴冷,明显动了杀心,他缓慢低沉的道:“吾名石......”

    嗖、噗嗤!

    “石、石、石.......噗。”

    噗通。

    “我叫石锋候。”

    石锋候目光淡然的退了场。

    整个过程,不到零点一秒钟。

    甚至众人都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就见石和身上迸射出一片血雾,身体在五米空中摔落在地。

    死了?

    场上一片死寂。

    这特么还是战斗吗?这简直就是秒杀。

    虎彬在这一刻愣住了,包括李木,包括仲安,包括在场一些金丹巅峰的角色,目光全都漏出了凝重。

    如果换做他们,面对那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该怎么防御?

    怕是要动用压箱底的功夫,才能化解,甚至还要受伤。

    “好快的速度!”

    妮娜也是目瞪口呆,没想到一个人的瞬时速度竟会这般快。

    “哦?”

    元婴期的卫帆也漏出异色:“速度很快,攻击刁钻,凌厉,一击必杀,不错,不错,是个苗子,只是可惜了,你们留在这里,也根本活不了,只能充当我的调味剂。”

    “少特么废话,该我了!”

    叶龙渊早已经忍不住,快速上场。

    他算是明白了,无名这几个家伙,一点也不慌,还不是因为张寒阳在旁边坐着?

    听无名和张寒阳有些交情,更何况自己和石锋候还欠他钱,在加上他们都来自于地球,帮忙出手也在情理中,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殊不知,这一句话,让元婴期的卫帆右手突然一抬,一秒钟后,才收起杀心,淡淡的道:

    “那就继续吧,不要在上一些废物了。”

    赤裸裸的嘲讽,十几个势力加在一起,还一场都赢不了?

    后侧坐着的不少金丹后期,正了正身子,有些闻名已久的人,也坐不住了,准备亲自动身,最起码他们要赢一场。

    嗖!

    其中一人快速飞来,二话不,便拿出一把弯钩武器,武器上闪烁幽芒,伴随他的秘术呼啸而来。

    “哈哈哈,记住了,爷爷叫混世魔王叶龙渊!”

    叶龙渊突然狂笑一声,在两人碰撞的瞬间,冲击的波动将地面都震出道道裂痕。

    “铮!”

    刀、出鞘!

    一道寒芒闪过,对方的弯钩武器,一分为二。

    同时整个人也被劈成了血雾。

    叶龙渊漂浮在血雾之上,仰头大笑:

    “哈哈哈哈,谁能抗叶爷一刀?”

    嘶!

    这次连卫帆都神色惊变。

    李木、虎彬,仲安等等,十几个势力的代表,脸色微变。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刚他拿出的,是......六阶宝物?”

    李木靠在沙发上,颇有兴致的看向叶龙渊:“不是谁都可以拥有六阶宝物,你到底是哪方的人?出来或许可以免死。”

    谁知叶龙渊只是淡淡的看了李木一眼,没有搭理,转身回到言尘身旁。

    “下一位。”

    卫帆目光灼灼的看着叶龙渊,这般表情,让虎彬等人无奈。

    怕是卫帆要获得一个六阶宝物了。

    六阶宝物,那可是各大宗门掌门才拥有的至宝啊!除非大气运,否则不可获得,在海龙星域,有过半的势力巨头,宗门的掌门都没有六阶宝物。

    有的势力除了掌门,几位长老可能也有。

    要得到六阶宝物,完全看运气。

    没想到眼前这人,却有六阶宝物。

    谁能不动心?

    “动了武器,他们这下彻底不能让我们走了。”言尘无奈的笑道:“看来今,注定要流血。”

    “先别了,终于到我了,我的对手是谁?”

    苏北木闪身上前。

    “你的对手是我。”

    一位白衣男子从椅子上落下,举止优雅,他的出现,引起了更高的轰动。

    但他没有在意这些,区区一点名气,不足挂齿,而是温和的道:

    “本来我不想下杀手,可是我们这十几个势力的联盟,一场没有赢,你是那边最后一人,所以这一场,我们要赢,所以,你也会死,可能这就是命。”

    “哦,放心吧,我准备好了。”苏北木点了点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