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元界传记 >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两难
    羽霆坐在桌前,看着桌子上的一堆文件,不由得感到一阵头疼。p

    人兽之战虽然已经结束有一段时间了,但这场战争带来的问题却还有很多都没有解决。p

    像是伤亡统计、战后重建、安抚受伤元兽等等……除此之外,还有元兽战场抗命,违反戒律吸食灵魂等等更加严重的问题有待处理。p

    不过,在现在的羽霆看来,这些问题都比不上他正遇到的另一个问题——p

    他的女儿,观水怀孕了!p

    一想到这个,羽霆就恨不得马上撕破空间跑到那小子所在的地方,将其撕成碎片!p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p

    羽霆立马平复了情绪,回道;“进来。”p

    门开了,来的人是七长老蛇狱。p

    羽霆只是看了对方一眼,显得并不是很高兴,面无表情地问道;“七长老来找我所为何事?”p

    这次的元兽之战,眼前这位七长老带的队伍出的问题是最多的,不仅纵容手下元兽吸食人类灵魂,还把自己率领的大军全部葬送在了战场之上……那可是数十万的元兽大军啊,光尸体就能堆成一座颇具规模的小山了,然而现场却是干净到除了废墟再不见一滴血液。p

    元兽大军的死肯定另有蹊跷,若不是有大长老和六长老的孩子在那里为蛇狱作证,羽霆早就严刑逼问了。p

    蛇狱也感觉到了羽霆对自己的态度并不好,不过他并不在意,他走到羽霆对面坐了下来,看着羽霆道;“这几我在森林中闲逛时遇到了一件事。”p

    蛇狱的语气就像是在和一个熟人聊,这让羽霆一时间有些搞不懂对方到底想干什么,便顺着对方的话道;“什么事?”p

    “我看到了之前我们队伍随行的那位兽医。”p

    听到这话,羽霆愣了愣,随后面色如常地看着蛇狱道;“然后呢?”p

    有戏。p

    蛇狱嘴角微微向上翘了翘,露出了一个让人有些意味不明的笑容,道;“我想起来之前若水少主受伤昏迷,给他医治的正是这位兽医,所以便有些关心若水少主的身体,便问了问她,结果……”到这,蛇狱停了下来,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羽霆。p

    羽霆却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咬着牙问道;“那蠢货告诉你什么了?p

    p

    ”p

    我明明叮嘱过那位兽医!告诉了她若水怀孕的事不能到处!果然还是自己的手段太温柔了吗?!p

    蛇狱快要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了,他强自镇定了下来,但却不再接着刚才的事下去,话锋一转道;“这次的人兽之战,因为担心大长老和六长老的那两个孩子不听话,所以我在他们身上动了一些手脚,这件事应该很快就会被那两位长老察觉,到时候他们若是来找我的麻烦……”p

    听到这话,羽霆顿了顿,然后盯着蛇狱道;“你在威胁我。”p

    “这不是威胁,而是一场交易,一场互帮互助的友好交易。”蛇狱笑着道,“你帮我应付那两位长老,我帮你保守这个秘密,并除去所有知道这个秘密的人……这种事,你堂堂首领不好亲自动手吧。”p

    听到这话,羽霆沉默了下来……p

    蛇狱静等了一阵,然后道;“你不回答的话,我就当是默认了。”p

    “……”p

    “合作愉快。”完,蛇狱便笑了笑,然后起身离开了。p

    空荡荡的房间内,就只剩下了羽霆一人。p

    “哎……”p

    良久之后,响起了一声叹息。p

    ……p

    果然,就在蛇狱找过羽霆之后的第二,六长老狮王便来找到了羽霆。p

    “新峰和小龟的记忆被人动过手脚。”狮王直接开门见山地道,“大长老已经看过了,他们的精神世界中有七长老的气息。”p

    听到这话,羽霆愣了愣,这才明白了之前蛇狱过的在那两人身上动过手脚是什么意思……竟然是记忆操控。p

    那两人可是几十万大军中除了蛇狱之外仅剩的两个幸存者,现在他们的记忆被动了手脚,那么蛇狱与这件事的关系就有点耐人寻味了。p

    然而,即便知道了这点,羽霆却还是不敢轻举妄动。若水怀孕的事一旦暴露,他即将面对的就是整个家族,在那种情况下,即便是他也无法保证若水的安全。p

    一边是无故消失的几十万大军,一边是怀孕中的女儿。p

    一边是自己的职责,一边是身为父亲的私心。p

    羽霆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之中……p

    见羽霆不回话,狮王接着道;“放纵手下不管,而且还让几p

    p

    十万大军有去无回……我觉得首领可以下令对七长老进行‘内清’了。”p

    所谓“内清”,其实是长老会自我管理的一种方式,只要当长老会半数以上的人认为长老会中的某人罪大恶极不配再当长老时,便可以实施内清,撤销其职务并实施处罚。值得一提的是,首领也在内清的行列之中,不过要内清首领,必须得得到所有长老的支持。p

    羽霆沉默了良久,最后叹了口气,道;“这一次,就放过他吧。”p

    听到这话,狮王却是愣了愣。p

    在他的映像中,羽霆从来就不是个会心慈手软的人,更何况这次的事可是牵扯到了几十万元兽的性命,再怎么严肃都不过分。p

    “你!”狮王刚要开口什么,却又沉默了下来。p

    他和羽霆也认识了好几十年了,很清楚对方的为人,联想到刚才对方的沉默和犹豫,他似乎猜到了什么。p

    “你被他威胁了?”狮王问道。p

    “……”p

    “如果是的话,你可以告诉我。”狮王平心静气地道,“我可以帮你的忙。”p

    听到这话,羽霆再次沉默了下来。p

    确实他和狮王已经有了好几十年的交情,但两人之间一直都是君子之交,很少过问对方的私事,彼此之间也礼貌有加,并不是那种无话不谈的挚友。而且,狮王的孩子狮新峰对若水仰慕已久,这是整个内部森林都知道的秘密,若是现在对方知道若水怀了其他人的孩子,那……p

    想到这,羽霆摇了摇头,然后回道;“这件事我不能告诉你,不再追究蛇狱的责任,便是你对我最大的帮助了。”p

    听到这话,狮王沉默了良久,然后叹了口气,站起身离开了,临走前撂下一句话;“我可以放过蛇狱,不再追究他的责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作为‘父亲’,我还是要教训他一顿的。”p

    在到“父亲”二字时,狮王特意加重了语气,显然是已经猜到了什么。p

    羽霆无奈地笑了笑,站起身,启动机关,然后取出了藏在墙洞中的那枚水晶。p

    精神力探入其中后,那个他日思夜想的身影又再次浮现了出来。p

    “若冰,我会保护好我们的女儿的……”p

    在“首领”和“父亲”这两个身份之间,羽霆选择了后者。p

    (本章完)p

    p元界传记 51870dexht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