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房产大玩家 > 正文 825.影帝飙戏!(万字求订阅!)
    虽然陈晋这么了,但两个人也并没有放松多少,心中反而莫名的多了一层压力。

    陈晋,可是陈晋啊!

    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愿意五体投地跪舔他?

    所以陈晋让他们喊一声哥,就已经是关系非常近了。他们可不敢僭越造次。他们都是从社会的最底层爬出来的人,现在的机会,他们很珍惜……

    只不过陈晋似乎像是完全洞悉了他们的这种心态,有些郁闷的开口问道:“难道我在你们心目中,就那么的不近人情吗?”

    查木林和吴小军都不敢开口应话。

    这事情起来挺诡异的,其实陈晋并没有比他俩大多少,吴小军早几年还跟陈晋一起打过架喝过酒,按关系真的非常近了。

    可是……

    见状,陈晋也是轻叹一口气,有些无奈。

    财富、权力、地位……这些东西所有人都在追求。可是一旦真到了一定的程度,任何跟他相处的人,或轻或重都会有一些压力。

    “只能慢慢来了。”陈晋心道:“我可不能变成孤家寡人呐。”

    念及此,他再次道:“有什么想问的?问吧。”

    “还是之前的问题……”吴小军认真的应道:“另外,刚才在医院里……”

    “嗯。”陈晋点点头:“我大概明白了。”

    “你是想,我为什么不直接给他们一家人一些钱,就能很轻松的解决他们现在的困境,对吗?”

    吴小军颔首。再一次很陈晋接触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看不懂陈晋了。

    可他知道陈晋是真的有钱,很有钱!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用最简单的办法呢?

    他想着,补充道:“我们现在就有专门送盒饭到公司的合作饭店……并没有准备开食堂。”

    “有没有准备……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吗?”陈晋笑了。

    他接着道:“我先回答你之前的问题吧,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员工拿好处,反而还要给不相干的人?而且我自己还得每跑一家门店,累得半死对吧?”

    “太深的考虑,我就不跟你解释了,你现在还听不懂。”

    “最简单的道理,如果我真的那么干了,纸是包不住火的。更何况现在的网络人头这么厉害!”

    “另外,每一个员工,都不可能做到绝对的保密,家人总会知道吧?好兄弟总会知道吧?”

    “现在这件事的热度这么高,影响这么大。一个不小心泄露出去,立刻就会从正面形象变成丑闻了!”

    “现在的晋涵集团,可是在风口浪尖上呐!是坚决不允许出现丑闻的。”

    “但是真正去找陌生人成交的话,就完全没有这种问题了。毕竟都是会做宣传的。”

    “很多人都会看见~那些幸运客户的家人、同事、朋友。”

    “要知道那可是一套房子呢!只要看见了自己认识的人,谁都会去问一问吧?然后,我们的宣传属实就会传播开来。”

    “这样一来,也就从侧面证明了我的决心,明白了吗?”

    听完陈晋的解释,查木林和吴小军对视了一眼,有些明白过来了。

    但查木林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陈总,那你深一点的考虑,是什么呢?”

    陈晋呵呵一笑,应道:“你们跟我跑了三了,应该也明白房产经纪人这行有多难了吧?每次我卸妆之后,那些人可没少巴结你俩~”

    “嘿嘿~”查木林讪笑道:“是跟他们聊了一些。陈总,所以我们更佩服你了。他们可都了,干这行基本是看吃饭。好的时候,风光无限,差的时候,温饱都够呛!”

    “可你真的每都能签一单呢!他们都你简直就是神仙下凡了。”

    陈晋道:“这不就对了?如果深一些的考虑,一方面是建立我自己在员工面前的形象。另一方面嘛……你们俩这两有没有看那些微博?”

    “有看。”这次是吴小军应道:“有不少评论家、观察员什么的,都你这完全是炒作,幸运客户也是暗箱操作的……还,这个行业根本不可能每都开单,所以我们的宣传都是虚假宣传。”

    “对手的负隅顽抗罢了。”陈晋笑道:“我拿脚指头都能猜到是中原地产干的。只不过,这样反而帮了我……”

    “你们俩想想看,如果我同时证明了客户是随机的,不相干的,并且还真的连续一百开单……到了那个时候,我会是什么样的形象呢?”

    “…………”

    两个人都惊呆了!

    每陈晋化妆假扮经纪人的时候,他们俩都是呆在一起的,所以私下里其实也会交流。

    通过跟其他经纪人的聊,他们知道了这个行业的难度所在,于是心底里也并不认为陈晋真的能做到……

    可是陈晋话的样子,可不像是没有信心呐?

    “到了那个时候~”陈晋接着道:“我根本就不需要做任何事,中圆地产都会垮掉。我们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东海市的行业龙头了!”

    两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里面的门道太多了,他们一下子还理不清头绪。但最后那句话,他们听懂了……

    行业龙头!

    …………

    陈晋满意的点点头,接着又道:“至于刚才一家人嘛~并不是我舍不得。你们俩也知道,哪怕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对我来都不算什么事情。”

    “道理很简单,一方面是救急不救穷,因为穷病治不好。更何况他们也不算穷,只是因为一些事情为难住了。”

    “另一方面嘛,你们难道不觉得,如果我给钱了,更像是一种施舍吗?与其施舍,还不如给他们另外的机会呢。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欠缺的只是机会。如果给了机会还抓不住的话……我也就没办法了。”

    “最重要的一点,欲壑难填!升米恩斗米仇,明白了?”

    言罢,陈晋闭口不语,靠下身子闭目养神,大脑却一刻都不能停歇。

    实际上这次的宣传,就是他向死而生的办法。他将要做到的这些事情,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人做到过,所以是证明他能力的最好办法。

    此外,依靠这一次的动作,完全吸引住东江市购房客户的眼球,让别人无路可走。

    因为他早就查过中圆地产的底了,明确的知道厉菲根本没办法抵抗这种大势所趋的困境。

    他就能取而代之!进而在焦启寿面前,再多获得一些话语权。

    跟当初吴德民想要用万策公司做的事情一样,厉菲一直在帮焦启寿做同样的事情。

    这个命根子一掐住,陈晋自己也就安全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陈晋还不知道焦启寿的规模有多大?

    要知道……以中圆地产集团的规模来,每的成交额至少也有几个亿……

    陈晋希望焦启寿的规模越大越好,规模越大,他就越能跟对方平等对话了。

    毕竟要重新找一个路子去做这些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

    …………

    第二一早,陈晋特意换了一身极度奢华的着装向济同大学赶去。

    到了校区里面之后,劳斯莱斯自然是回头率100%的。毕竟学校里的都还是大学生,这里也不是什么贵族学校,正准备踏上社会的人,总是会羡慕那些已经成功的人。

    到宿舍大院外接上了曹文凯之后,车子继续前行,一路直接开到了校办大楼门前,大剌剌的停在了门口,也没有丝毫要挪到车位上的意思。

    可是站在边上的保安却不敢上前驱赶……因为傅校长来的时候就交代过了,今有很重要的商务会谈。

    于是懂事的保安拿来几个塑料锥桶,把劳斯莱斯给围了起来……

    …………

    陈晋领着曹文凯一起进了门,身后不但跟着查木林和吴小军,还特意喊远本隐于暗处的整一队人都现身了,派头十足。

    毕竟他今就是来装X的嘛!

    刚进门,傅炎熙就领着江勤一起迎了上来,笑着打招呼道:“陈总,久仰大名了!”

    他试图跟陈晋握手……

    陈晋看着他伸出来的手举在半空,哼了一声,无视,擦肩而过。

    傅炎熙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要知道,他身为济同大学的常务副校长,好歹也是一个正ting级别待遇的干部。

    更何况除了他自己之外,他的人脉关系网也算遍布东海市了……

    可虽然不愤于陈晋的傲慢,但是一想到“五个亿”的数字,一长串的“0”就把他的怒气都抵消了!

    于是滞了滞之后,他又连忙转身,非常狗腿的,殷勤的给陈晋领路,一直引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边上的曹文凯始终冷眼旁观着,心中却在叹息!

    副校长如果?正ting又如何?还不就是个金钱的奴隶吗?

    只要有甜头,面子啊~尊严啊~

    不好意思!多少钱一斤?

    …………

    今是端午假期之后的第一,又是一大早人来人往的节骨眼儿上,所以这一幕还是被不少人看见了。

    只不过傅炎熙是什么作风,所有人心里都是有数的,自然也就没必要多什么。倒是陈晋这派头,这阵仗引起了议论纷纷……

    楼上的办公室里,陈晋也不等傅炎熙请,自己就大剌剌的坐在了沙发上,随后开口道:“傅校长,我时间不多,闲话就不多聊了。如果价格没问题的话,签合同吧!”

    “…………”

    傅炎熙和江勤都有些无语!

    这是连客套都省了吗?

    既然如此,傅炎熙立刻应道:“没问题没问题。”

    着,他就把桌上准备好的合同给拿了过来。

    陈晋接过来看了看,点点头道:“填吧。”

    “额~”傅炎熙有些崩溃道:“陈总,那……到底是多少?”

    “5000万嘛!曹教授没跟你们吗?”陈晋有些不悦道。

    傅炎熙眨巴眨巴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确认道:“5000万?”

    “对啊!我的,5000万之内,不用谈。”陈晋应道。

    “这不对啊!”边上的江勤急忙道:“曹教授跟我们的是……五个亿……”

    “你什么?”陈晋一挑眉,直接吼道:“你怕不是傻缺吧?五个亿?你们这个专利撑死了也就一个亿,我拿五个亿来买?”

    “你今出门撞数上了?”

    “你……”江勤气不过刚要回嘴,却被傅炎熙一把拉住。

    他认真道:“陈总,是不是沟通环节上出了问题?曹教授跟我们的,确实是五个亿……”

    陈晋翻了个白眼:“他撞树上,你是撞猪上了吗?”

    “就是5000万!爱卖卖,不卖拉道。”

    听到这,傅炎熙和江勤也回过神来了。两人齐齐看向曹文凯……

    “两位领导,别看我!”曹文凯皱眉道:“我的就是5000万。你们自己想想啊~总价值撑死了一个亿,陈总这么精明的老板,怎么可能当冤大头嘛?”

    江勤这下真恼了:“你什么?你再一遍!昨在你家你亲口……”

    “在我家里,我亲口的,5000万啊!”曹文凯死咬着不承认。

    场面开始变得尴尬起来……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

    傅炎熙皱眉,心道不是交代过别打扰了吗?

    但他还是担心有什么急事,应道:“进。”

    “傅校长你好……”来人还没进门就高声笑道,进门才发现里面这么多人呢!

    江勤看见来人一愣,急忙上前道:“邓总,你怎么来了?我不是都……”

    来人正是邓若谷,他笑道:“江院长,我也没想到你在这呀~”

    “怎么样?是在我的那件事情吗?”

    江勤一急,忙道:“麻烦你先到外面等一等吧,现在这里还有客人呢!”

    邓若谷狐疑的环视了一圈,忽然之间就像是情商为零一般,大声嚷道:“江院长!那可不行啊!你收了我扎扎实实一百五十万,难道就不当回事了?”

    “无论如何,曹教授的专利产权,你今得给我一个法!”

    他这话一出口,傅炎熙和江勤两个人,脸直接就绿了!

    “哟?这是其他的企业吧?”陈晋不屑的笑道:“我傅校长,你们够可以的啊!这边约了我过来签合同,那边又收了别人钱?”

    “你们想干嘛?100%的专利产权,难道是要拆成一百份来卖吧?”

    还不等傅炎熙开口呢,邓若谷先炸了!

    “江勤,你什么意思?这怎么回事?好的帮我搞定呢?”

    “你~你~你~一百五十万啊!我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

    江勤忙道:“误会!误会!这都是误会!”

    他一边应着,一边用求助的眼神望向傅炎熙,希望对方能帮他缓和一下。

    但傅炎熙的心里却有了别的想法!

    好家伙!一百五十万?江勤这个王八蛋可真敢伸手啊!

    …………

    傅炎熙沉了口气,轻喝道:“都别喊了,稍安勿躁。”

    接着,他就对陈晋道:“陈总,按照你的价格,我们是没办法接受的。所以……你请回吧!”

    言罢,抬手,指门,送客。

    五个亿化为了泡影,不用是曹文凯故意的,为的就是要自己难堪!

    这股怨气呕在了他的嗓子眼里,让他处于爆炸的边缘,对陈晋也就不再客气了。

    既然邓若谷也来了,那么无论如何,得保住这个真正的买家!

    陈晋闻言,耸耸肩笑道:“傅校长,妇炎洁……”

    “傅炎熙!!!”傅炎熙直接暴跳如雷了!

    “随便了~”陈晋冷笑:“麻烦你搞搞清楚,曹教授那20%的专利产权,我可是已经签合同了。”

    “你现在不卖给我……是准备卖给这位朋友吗?”

    着,陈晋站起身来,走到邓若谷面前直视着他:“朋友,你可能不太懂法,我来跟你解释一下。”

    “这种专利产权开发应用,是必须100%收购的……”

    江勤的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

    陈晋继续道:“你要是只买他们的80%,照样是不能开发的。除非……你愿意再把我手上这20%买走!”

    邓若谷听完,扭头看向了江勤……

    “江勤,这怎么回事?你不是保证曹教授的20%也卖给我吗?”

    “我什么时候保证过?”江勤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邓若谷恼道:“你们这就是坑人啊!他妈的~”

    他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又对陈晋问道:“朋友,那你手里的20%……开个价吧!”

    “20个亿!哈哈哈……”陈晋大笑起来,猖狂至极!

    “艹~”邓若谷骂了一句:“你不如去抢银行好了!哪家银行也没有20个亿现金~”

    傅炎熙这时也开口道:“陈总,你别装了!”

    他也冷笑道:“专利文件都还在我手里呢!曹文凯如果在没有拿到专利文件的情况下跟你签合同,就属于无效合同。”

    “更何况,我敢断言,你也一定还没跟曹文凯签合同。”傅炎熙看向曹文凯:“我得对吗?”

    他之所以敢这么,也是对曹文凯的脾气相当了解了,更是结合了这两曹文凯的表现。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20%的专利产权,曹文凯肯定是要捏在手里当摇钱树的!

    曹文凯抿了抿嘴:“是的,你得没错。”

    “可那又怎么样呢?”

    一句话,就把傅炎熙噎死了!

    这是一个死局!只要曹文凯不卖,学校这80%的专利产权也就等于砸手里了。

    这可是今年最重要的一个专利产权了!就连校长都专门打电话来关照过呢,这笔钱学校是有大用的。

    更何况,巡视组也快来了……

    砸手里?

    傅炎熙不敢想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