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惧留孙是我的晚辈
    我这会儿完全可以肯定,高兰英的父亲,一定是西方教的人。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西方教的人在背后算计。

    甚至我还做出了一个猜测,当年那所谓的高兰英的父亲,很有可能并不是高兰英真正的父亲,他很有可能是西方教的某个大能人物。

    因为只有大能者级别的人物,才能在几千年之前,就做出这样的算计。

    先通过高兰英让张奎和惧留孙师父反目,在通过张奎给惧留孙的心里面留下一定的阴影,让惧留孙在收土行孙为徒之时,不会全心全意的对待他。

    等到后来,土行孙却因为惧留孙没有全心全意的对他而死,这就让惧留孙欠下了一定的因果,在心理上有了一定的破绽。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抓住了惧留孙的这个心理破绽之后,西方教的那两位大超级大能者,才能把昆仑派十二金仙,元始天尊门下的亲传弟子给度化,最终让他成为了佛门中的惧留孙佛。

    而既然张奎的妻子高兰英和西方教有渊源,张奎在和惧留孙解除了师徒关系之后,和高兰英结合之后,加入西方教那就成了必然。

    帝天的前世是西方教的人,他之所以轮回转世,觉醒记忆,甚至成为天命之人,恐怕和西方教也有很大的关系。

    惧留孙后来加入了西方教,成为了惧留孙佛,张奎不仅和他有师徒之份,而且还同为西方教之人,这样一来帝天说他是惧留孙的有缘人,就有着很大的可信度了!

    此时此刻,当听到帝天这样说之时,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基本上已经相信了帝天,认为他才是夹龙山飞云洞的有缘人,恐怕只有他才能够破了指地成钢之法,进入到洞府之中去。

    既然帝天是夹龙山飞云洞的有缘人,那其他人就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而就在许多人产生了这个想法之时,我却仔细的把张奎,土行孙,惧留孙他们三个之间的因果思考了一番,最终却还是坚信我自己的想法。

    在我看来,无论是道门一脉还是佛门一脉,都是很讲究因果的,甚至佛门一方对待因果的态度,有时候比我们道门一脉更要重视。

    即便是惧留孙他成了佛,就算是帝天的前世张奎属于佛门一脉,但惧留孙真正欠下的因果的,却是土行孙而并不是帝天的前世张奎。

    至于帝天的前世张奎,因为他亲手杀死了土行孙的缘故,他和土行孙之间,肯定牵扯到了巨大的因果。

    如此一来,帝天的前世和惧留孙佛全都欠下了土行孙因果,如果土行孙已经轮回转世了的话,那夹龙山飞云洞的有缘人,就没有任何可能会是张奎转世的帝天。

    如果说土行孙转世之人在我们天机门的几个人之中,那这个人就很有可能,会机缘巧合的破开指地成钢之法,带着我们进入到夹龙山飞云洞之中。

    想至此,我态度坚决的摇了摇头,然后对着帝天道:“帝天,无论你怎么说,就算你真的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我们天机门的人,也要先做一番尝试才行。”

    听到我这话,面对着一脸坚定的我,帝天脸上的表情无比得意和嚣张的道:“姜门主,我没有阻拦你们天机门的意思啊!我只是提前告诉你,这惧留孙的洞府,你们天机门的人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看着帝天那嚣张得意的样子,我只恨不得在他的脸上给他狠狠的来一拳。

    但帝天和帝家的人,以及东方家族的人没有阻拦我们的意思,我就没有必要再搞事了。

    帝天表现的如此嚣张和得意,如果我们天机门之中有人是土行孙转世,破了这洞府的指地成钢之法,那帝天恐怕就要被强势打脸了!

    而且要是土行孙转世的话,那这个土行孙转世之人,岂不是和帝天之间,成了前世的仇敌关系?

    站在我们天机门的角度,岂不是要替兄弟报仇,了结了他们两个之间,前世的仇怨!

    想至此,我冷哼了一声,把目光投向了黑暗议会的那三个人。

    在这同时,我对着黑暗议会的那三个人道:“如果你们三个没有意见的话,那我们天机门的人,就要先尝试着去破开被指地成钢之法封锁住的这座洞府了!”

    黑暗议会的两位会长,并没有被我放在眼里,至于那个年轻男子,虽然两位会长在他的面前表现出了一副极度恭敬的样子,但我还是并没有太把这个年轻男子放在眼里。

    如果说唯一让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这个年轻男子他为什么会长着一副典型的东方人的面孔呢?

    黑暗议会的这两个老蝙蝠,对一个长着东方面孔的年轻男子如此的恭敬,看上去简直就好像他的仆人奴才一样,这个年轻男子,是不是拥有着极度强大的背景呢?

    可是除了四神兽家族之外,在当前的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个家族的人,会让黑暗议会的两大会长,在他的面前表现出一副这样的态度呢?

    最关键的一点,这个穿着欧洲贵族服装的年轻男子,从他的身上,我竟然感受不到任何能量波动。

    这说明这个年轻男子,他要么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普通人,他要么是一个境界和实力达到了我无法想象的高度的绝世高手。

    还有一种可能,说明这个年轻男子,他在以一种我所不能理解的状态存在!

    他不是普通人,也不是实力强大无比的绝世高手!

    而就在我看着那个穿着一身欧洲王室的贵族服装的年轻男子,试探性的对黑暗议会的他们三个说出了这番话之时,那名年轻男子的神情却表现的很是不屑。

    在看了一眼距离我不是很远的蛋蛋之后,那年轻男子的眼神之中投射出了两道无比贪婪的目光。

    随后这男子大大咧咧的对着我道:“姜家小子,如果你能够答应我一个条件,惧留孙的这夹龙山飞云洞,我就让你们天机门占据又何妨?”

    听到黑暗议会的这年轻男子所说的话,无论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还是四神兽家族的人,以及四九城帝家人,全都认为这年轻男子的牛皮吹的太大了一点。

    要知道,惧留孙佛在被度入佛门之前,已经是大罗级别的存在了,他用指地成钢之法所封锁住的洞府,又岂能是那么容易破开的?

    黑暗议会的这年轻人竟然说出这话,他也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但要说在场的众人之中,恐怕只有黑暗议会的那两位会长百分百的相信了这名年轻男子所说的话了!

    因为这名年轻男子,是他们十三家吸血鬼家族的老祖宗,是他们血族唯一的皇者,是一个能够扭转乾坤,有着惊天动地之能,超凡入圣手段的大能人物。

    而此时此刻,面对着黑暗议会的这名年轻男子,虽然对他所说的话并不是很相信,但对他所提出的条件,我却感到有些好奇。

    于是我问着他道:“你需要我答应你一个什么条件?才会把惧留孙佛的洞府让我们天机门占据呢?”

    说到这里,我生怕这年轻人对惧留孙佛不了解,所以就刻意给他强调着道:“你要知道,惧留孙佛他可是大罗级别的存在,他用指地成钢之法封锁起来的洞府,是没有那么容易破开的!”

    然而面对着我之时,黑暗议会的这名年轻男子却表现出了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只见这男子说着道:“惧留孙算起来是我的晚辈,就算他是大罗级的存在,你说以我的手段,能不能破开他的那什么指地成钢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