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讲故事
    神圣教廷的天使,可以说是神圣教廷实力最强大的人物了。

    尤其是当天使发动了大预言术之时,在天使的那强大无比的精神力的攻击之下,就算是实力再强大的人物,也会被天使所洗脑,从而改变自己的信仰,成为神圣教廷最虔诚的信徒。

    据说当年在黑暗时代,神圣教廷信仰的那位伟大的主,只要一发动大预言术,那怕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黑暗生物,也会被彻底净化,失去战斗力和破坏力。

    就算是黑暗议会的那两位会长,面对着身上教廷的天使之时,对他们都充满了忌惮。

    然而小兰陵和武顺,却在一个照面之间,就把神圣教廷的两个天使,变成了两只死鸟,这是教皇之子根本就无法接受的。

    不过就算是无法接受,教皇之子却无可奈何。

    在洞天福地内就是这样,输了就是输了,死了就是死了!

    小兰陵和郑海冰的前世都是凶神恶煞一般的人物,死在他们手下的天线金仙之流不计其数,用生死镜和落魂钟杀死两个神圣教廷的天使,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就在干掉了神圣教廷的两个天使之后,小兰陵站在那里无比嚣张的道:“还有谁想来送死?”

    “你池爷爷我的番天印还没有用呢!”

    郑海冰直接把他的水火峰祭了出来,同样无比嚣张的道:“还有谁不服?就过来体验一下你郑爷爷的水火峰和阴阳镜的厉害!”

    阴阳镜和番天印无论是在天道门三家十派还是在四神兽家族,可都是两件凶名赫赫的法宝。

    这会儿见郑海冰和小兰陵掌控了这两件法宝,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就再也没有任何和郑海冰小兰陵为敌的念头了。

    要知道,当年封神大战之时,为了对付殷郊,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可是凑齐了五方旗这五件先天灵宝,才破了殷郊的番天印。

    而为了对付殷洪,他的师父赤精子大仙可是专门借了道德天尊的先天灵宝太极图,才破了殷洪的阴阳镜。

    现如今番天印和阴阳镜这两件最顶级的后天法宝,被小兰陵和郑海冰所掌控,叫他们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如何去对付郑海冰和小兰陵?

    要想对付郑海冰和小兰陵,那他们天道门三家十派,必须有几件先天灵宝才行,但先天灵宝乃是混沌宇宙之中孕育而成,那有那么容易得到?

    甚至就算是能够得到先天灵宝,也未必能够被先天灵宝所认可。

    先天灵宝全都是通灵之宝,如果不被先天灵宝认可,那先天灵宝所发挥出来的威能,和一件普通法宝之间的差距,不会大到那里去的。

    而就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看着郑海冰和小兰陵两个,脸上的表情有些绝望之时,奥林匹斯神殿的神王宙斯和其他诸神,却面带着杀气走上前来。

    番天印和阴阳镜的赫赫凶名天道门三家十派和四神兽家族全都知道,但奥林匹斯神殿的诸神毕竟是西方人,在对番天印和阴阳镜并不太了解的情况之下,神王宙斯还是决定率领着奥林匹斯诸神和我们天机门拼力一战。

    毕竟这两年多来他们奥林匹斯诸神彻底吸收了前世留下来的神力,实力已经强大到了让他们足以傲视群雄的程度。

    神王宙斯和奥林匹斯诸神本来就是骄傲无比的人物,以前在我的手下吃了好几次大亏,现在实力大增,在对自己信心百倍的情况之下,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可以说这一次进入洞天福地之中,奥林匹斯诸神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夹龙山飞云洞,并不是为了惧留孙佛曾经的道场之中会留下来的东西。

    奥林匹斯诸神的目的和石原家族一样,是想置我于死地,想灭了天机门。

    “姓姜的,对你们东方仙人留下来的东西,我们奥林匹斯诸神并不感兴趣!”

    “我们这次进入洞天福地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和你们天机门决一死战!”

    神王宙斯跟我说话之时,眼神里流露出了刻骨铭心的仇恨,身上杀气腾腾。

    奥林匹斯诸神的其他人,同样也是如此,尤其是那什么太阳神阿波罗,或许是因为闻人倾城和秦楚楚这两大绝世美女都站在我身边的缘故,他看着我的眼神里的阴寒之色,比神王宙斯还要浓烈。

    不过太阳神阿波罗这种人物,对我来说只能算是一个小角色。

    倒是神王宙斯这货,却让我想起了一个只要一想起来,就让我忍俊不禁的笑话。

    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既然这个笑话让人如此的愉悦,那我觉的我非常有必要把这个笑话分享出来。

    一念至此,我就对着神王宙斯道:“宙斯阁下,你们奥林匹斯诸神想和我们天机门决一死战,这我完全可以答应!”

    “但在我们开战之前,能不能让我先讲一个故事?”

    神王宙斯本来已经准备好了和我们天机门的人决一死战,但我这会儿却要讲一个故事,这就让神王宙斯感到很是意外了。

    按照神王宙斯对我的了解,我不太像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啊?

    难不成是我认为天机门的实力不够,故意想用这种方式来拖延时间吗?

    但我讲一个故事,能拖延多长时间呢?

    而且就算是拖延了时间,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难不成我拖延时间的目的,是在等待一个实力强大的帮手?

    可是以神王宙斯对我的了解,并没有什么人能够帮助我啊!

    就这样,在百思不得其解之下,神王宙斯点了点头。

    “行吧,那我就让你来讲这个故事!”

    “我倒是想看一下,在死到临头之前,你能给我讲出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来?”

    在实力恢复之后,神王宙斯可以说是无比的自信,他认为凭借他能够调动天地间的雷电之力的本事,这天下间能够做他的对手的人并没有几个。

    而见神王宙斯没有意见,我就微微一笑,开始讲起了这个故事。

    只见我说道:“当年在上古之时,在我们最早的东方文明之中,有一个种族叫九黎族。”

    “这个九黎族的族长名字叫蚩尤,他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远古之时巫族一脉的传承。”

    “而就在修炼了巫族一脉传承下来的各种法术和手段之后,九黎族的这位族长蚩尤,他的实力变的无比强大。”

    “在当时他的年代,他的实力可以说冠绝天下,普天之下,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西方人本来就崇拜强者,在听到我对大魔王蚩尤的形容之后,神王宙斯和奥林匹斯诸神一个个的脸上流露出了明显的羡慕之色。

    可以说包括神王宙斯在内的奥林匹斯诸神,没有一个人不想让自己成为大魔王蚩尤那样的人物的。

    这时我接着说道:“实力催生了野心,在实力达到了天下第一之后,九黎族的族长蚩尤,就率领着他的八十一个兄弟,还有九黎族的所有青壮年男子,组成了一支浩浩荡荡军队,向当时的天下之主,人皇轩辕氏发起了挑战。”

    “但我们东方人有句话叫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九黎族的蚩尤生性残暴,视人命如草芥,像他这样的人,肯定是不会得到成功的。”

    听我说到这里,神王宙斯听的津津有味的,对大魔王蚩尤没有成功反而露出了一些惋惜之色。

    这时我继续说道:“蚩尤虽然你被人皇轩辕氏和地皇神农氏还有广成子大仙联手打败,但蚩尤修炼成了巫族之法,要想杀死他却很难做到。”

    神王宙斯对蚩尤并不是很了解,但对广成子大仙他可是记忆深刻。

    可以说他之所以能够成功奥林匹斯山的神王,就是拜广成子大仙所赐,但就在他最强大的时候,却被广成子大仙所杀死,在几千年之后才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对广成子大仙,他可以说是又感激又仇恨!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我说到了广成子大仙之时,神王宙斯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是复杂。

    接下来我继续道:“在无法彻底杀死蚩尤的情况之下,广成子大仙和人皇轩辕氏就用轩辕氏的轩辕剑把蚩尤的身体砍成了七截。”

    听到我这话,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之中有许多人感到很是奇怪,因为按照他们所了解的历史,人皇轩辕氏明明把蚩尤的身体给砍成了六截,怎么到我这里就成了七截呢?

    就在这些人以为我说错了,正打算提醒我一下之时,我却刻意把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的道:“头颅,躯干还有四肢,这总共是六截。”

    “至于另外一截,我想不用我说,宙斯阁下你应该能够猜到是什么吧?”

    听到我这话,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全都露出了一脸的恍然大悟之色,一个个连连的点头。

    神王宙斯也反应了过来,脸上浮现了一抹笑意,点着头道:“姜门主,如果我连这么简单的情况都猜不到,那我就不配做你的对手了!”

    这时我脸上的笑容看上去有些诡异和邪恶,坏坏的笑着对神王宙斯道:“宙斯阁下,你想知道广成子大仙他拿着人皇轩辕氏砍下来的蚩尤右腿,和蚩尤的第三条腿去了那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