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再世为人,兄弟相认(下)
    和小兰陵的情况一样,赤精子大仙留给郑海冰的机缘,也需要元始天尊的画像建立联系,最终才能够完全获得。

    或许郑海冰前世的记忆,也只有和元始天尊的画像建立联系,才能够完全恢复。

    小兰陵有这个经验,所以这会儿当我指着元始天尊的画像,让郑海冰坐在蒲团上和元始天尊去建立联系之时,小兰陵就急不可耐的在一旁催起了郑海冰。

    “海冰,你赶快听你师父的,坐到蒲团上面去!你只要静心凝神的想着元始天尊他老人家就行了!”

    在听到小兰陵这话之后,郑海冰一脸懵逼的看了我一眼,见我点了点头,他就默默的坐到了那个蒲团之上。

    接下来郑海冰就双腿盘坐,眼观鼻,鼻观心,心无杂念的去和元始天尊他老人家之间建立联系。

    片刻之后,或许是从不知道距离有多么遥远的空间外感受到了郑海冰的存在,也或许是赤精子大仙留下的禁制被郑海冰所触动,从元始天尊的画像上,突然有金光投射了下来,投射在了郑海冰的身上。

    被这金光所笼罩之后,三大天尊之一的元始天尊,就用他的无上之法,帮郑海冰脱胎换骨,恢复他前世的记忆。

    这个过程持续了有差不多三十分钟左右,等到金光散去,元始天尊的画像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之时,郑海冰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此时此刻的郑海冰,已经恢复了他前世的记忆,已经想起了他前世的一切。

    当然,恢复了前世记忆的郑海冰,并没有忘记他这一世的记忆,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影响。

    所以在看了我一眼之后,郑海冰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抹愧疚之色,随后他走到了赤精子大仙的主洞府之中的一个石凳之前。

    当年郑海冰的前世殷洪,跟随赤精子大仙学艺之时,赤精子大仙通常就坐在这石凳之上,给他讲述天地之力,讲述神仙之道,讲述修炼之法。

    一幕幕的往事,瞬间就在郑海冰的脑海之中浮现。

    尤其是他离开洞府之前,跪在这个石凳之下,跪在他师尊赤精子大仙的身前,所发下了誓言,此时此刻由历历在耳一般。

    “师尊,我要是做出了背叛师门的行为,要是助纣为孽,去帮助那个害死了我母亲,差点儿杀死了我和我大哥的无道昏君,就让我化为飞灰而死!”

    “傻孩子,誓言可是不能乱发的,你发下了这样的重誓,万一要是出了问题,到时候叫为师如何是好?”

    “你要是化作飞灰而死,那我太华山云霄洞一脉,从此之后就没有传人了!”

    想至此出,想到了赤精子大仙当时那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想到了他在太极图之中跪在了地上向赤精子大仙求饶之时的场景,郑海冰竟然有一种心如刀绞的感觉。

    “师尊,徒儿知错了,求求您放过徒儿,不要让我化为飞灰好吗?”

    “殷洪吾徒,不是为师心狠,这实在是天命使然,天要亡你,就算是为师也救不了你啊!”

    “可怜我太华山云霄洞一脉,从此就没有传人了!”

    “你我师徒两个,将永无再见之日了!”

    郑海冰越是回想起的场景越多,就越感到他当年的所作所为对不起养育他长大成人,对他如师又如父的赤精子大仙。

    “师尊,我对不起你啊!”

    “师尊,我真蠢啊!”

    “师尊,我真是不应该啊!”

    一边嚎啕大哭着,一边忏悔着,一边狠狠的抽打着自己嘴巴子,郑海冰一边砰砰砰的冲着那个石凳猛的磕起了头。

    而见此情形,我们所有人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没有去打扰郑海冰,让郑海冰一次性的发泄个够。

    小兰陵这会儿已经完全能够肯定,郑海冰的前世,就是他前世的弟弟殷洪。

    这会儿的小兰陵因为受到了郑海冰的影响,同样也想起了他的师父广成子大仙。

    可以说赤精子大仙对郑海冰的感情有多深,广成子大仙对他的感情就有多深。

    想到了这些,想到了自己前世的所作所为,小兰陵也跪在了郑海冰的身边,同样也磕起了头,同样也狠狠的抽起了自己嘴巴子。

    “师尊,我做出了背叛师门,背叛你的事情,甚至我还用番天印来对付你,我真是猪狗不如,我真是一个混蛋啊!”

    “师尊,难道我们师徒两个,将永生永世,真的再无再见之日了吗?”

    “师尊,我真的好想你啊!自从恢复了记忆之后,我不知道有多少次睡到半夜之时会梦到你啊!”

    就这样,在郑海冰和小兰陵两个人跪在赤精子大仙的那张石凳前忏悔了许久,磕了许久的头之后,这两个人终于停止了忏悔,停止了磕头。

    慢慢的,郑海冰和小兰陵两个的目光相对到了一起。

    在这一刹拉,时空交错,郑海冰和小兰陵,仿佛回到了几千年之前。

    就在几千年之前,他们两个还是两个未成年的孩童,他们兄弟两个的母亲被人刺瞎了眼睛,被人残忍的折磨致死。

    这兄弟两个义无反顾,想用自己那微弱的力量,给他们的母亲报仇。

    然而他们那狠心的父亲,不仅阻止了他们兄弟两个给自己的母亲报仇,还狠心下令要把他们兄弟两个推出午门斩首。

    而就在他们两个怨气冲天的怒吼着天道不公之时,从天上的云彩之中,降落下来了一个神仙中人。

    这位能够脚踏虚空,驾云而行的仙人,就是小兰陵前世殷郊的师尊广成子大仙。

    被广成子大仙所救之后,广成子大仙抱着年幼的殷郊和殷洪兄弟两个,脚踏祥云来到了太华山云霄洞。

    就在这太华山云霄洞,殷洪被赤精子大仙收为徒弟,然而就在这太华山云霄洞,他们兄弟两个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殷郊之所以会被申公豹忽悠和蛊惑,是因为他的身份是殷商太子,申公豹告诉他,说如果他帮着西岐攻打殷商,就等于断送自己祖先的江山。

    而殷洪之所以会被申公豹忽悠和蛊惑,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申公豹告诉他,说他相依为命的大哥殷郊,就是被西岐的姜子牙他们所杀死。

    为了给他大哥报仇,殷洪才做出了背叛师门,忤逆师父的事情。

    而此时此刻,就在和小兰陵这相顾对视的片刻,所有的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洪弟,你是洪弟吗?我是你大哥,殷郊啊!”

    看着郑海冰,就好像几千年之前,看着自己的弟弟一样,小兰陵双目之中饱含着泪水,声音哽咽着道。

    “大哥,我是殷洪,我是你的兄弟殷洪!”

    郑海冰同样声音哽咽着,在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和小兰陵抱头痛哭了起来。

    几千年的时间,恍如一梦,但当这前世的兄弟两个,再次见面之时,却已经再世为人,换了另外一个身份。

    正所谓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此时此刻的小兰陵和郑海冰,除了流泪,除了痛哭一场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发泄他们两个的情感。

    不过仔细想想,小兰陵和郑海冰也算是有缘,他们前世是亲兄弟,在这一世却能够机缘巧合的做了同学和朋友。

    可以说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

    如果说唯一有些让人尴尬的是,小兰陵在辈分上来说是我的兄弟,但郑海冰却是我的徒弟。

    现在小兰陵和郑海冰兄弟相认,这让小兰陵和我之间的辈分关系,就有点儿尴尬了!

    要是从郑海冰那里论,小兰陵得管我叫一声师父。

    这叫小兰陵情何以堪!

    而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在和小兰陵抱头痛哭了片刻之后,郑海冰终于止住了哭声,把目光投向了我。

    “师父,赤精子大仙是我上一世的师尊,但上一世是上一世,这一世是这一世,对我郑海冰而言,我永远是天机一脉的弟子,永远是你的徒弟。”

    说这话之时,郑海冰依然跪在地上,表情极度的凝重和认真。

    而见此情形,我伸出双手,把郑海冰从地上扶了起来。

    “海冰,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师徒,也可以说是朋友,是兄弟,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再也清楚不过来了!”

    “你无须跟我解释,也无须跟我多说!”

    听到我这番话,郑海冰显的更是感动,只见他把手一扬,一个四方四正金黄色的玉盒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用双手把这个金黄色的玉盒捧在了手心,郑海冰毕恭毕敬的对着我道:“师父,这是我前世的师尊赤精子大仙留给我的另外一个天大机缘。”

    “我在这里借花献佛,想把这个机缘转送给你,还请你一定要收下!”

    听到郑海冰这话,看着郑海冰那一脸认真,毕恭毕敬的样子,还有他捧在手中的玉盒,我感到很是奇怪的问着他道:“海冰,这玉盒之中装的是什么?”

    “既然这是你前世的师尊赤精子大仙留给你的天大机缘,那你完全没有必要转送给我啊!”

    我这话一说出口,郑海冰却连连摇着头道:“师父,我们天机门目前最需要提升实力的人是你,只有你变的足够强大,才能让我们其他人获取到更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