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功德神器显神威(下)
    周贺的风雷双翅,本身就带着风雷之力,他的风雷棍,同样也是如此。

    所以当他居高临下的借助风雷双翅和风雷棍的力量,向着我的头顶脑门上砸下来之时,他的这一棍,可以说是重逾万钧。

    我估计要是被周贺的这一棍砸到,就算是武顺这样的下品金仙,都会被周贺一棍给打死。

    小兰陵那怕是穿上了八卦紫绶仙衣,恐怕也未必能够抵挡的住周贺的这一棍。

    而且在这同时,不仅周贺居高临下的对着我一棍砸了下来,就连周杰都双手握着周家的轩辕剑,对着我的后背处,一剑砍了下来。

    要知道,当年的大魔王蚩尤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却被轩辕氏的轩辕剑给砍成了七截。

    所以此时此刻,周家的大长老周天棋还是报了一定的希望,他希望周贺和周杰这前世的兄弟两个,能够联起手来,把我给打死,替他们周家的老祖宗报仇。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而残忍的。

    周贺的风雷棍带着风雷之力,如同雷霆万钧一般,周杰的轩辕剑光芒四射,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可就在风雷棍即将砸中我的脑袋,轩辕剑快要劈到我的后背之时,我手中的功德神旗却发出了耀眼夺目的金光,在我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金色光芒所构成的金色防护罩。

    被这金色防护罩笼罩起了我的身体之后,周贺的风雷棍就被挡在了外面,周杰的轩辕剑,同样也被挡在了外面。

    “嘭!”

    “嘭!”

    无论周贺怎么用力,他的风雷棍却始终无法穿破功德神旗的防御。

    周杰即便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让他的轩辕剑触碰到我的身体。

    除了发出了几声听起来有些沉闷的响声之外,周杰和周贺兄弟两个所发动的攻击,对我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当然,周贺和周杰兄弟两个,肯定不会轻易放弃的,他们一棍又一棍,一剑又一剑的对我发起了攻击。

    而对于我来说,只需要不断的用功德之力催动功德神旗,就能够抵挡住周贺和周杰兄弟两个所发动的攻击。

    当然,我的功德之力也是有限的,如果当我的功德之力耗尽之时,周贺和周杰兄弟两个还有力气的话,那说不定他们就会突破功德神旗的防御,攻击到我的身体。

    不过就算是攻击到了我的身体,以他们两个目前的实力,恐怕是无法对我的功德金身造成伤害的。

    就这样,在周贺和周杰兄弟两个持续不断的对着我攻击了片刻之后,我的身体闪耀着金光,看上去简直就好像天神下凡一般,雄壮而威武,威武又霸气,看的其他人眼睛都直了。

    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简直就不敢相信,实力级别看上去仅仅才下品地阶的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手段和实力?

    不要说我们姜氏一族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杏黄旗了,就算是五方旗之一,元始天尊的杏黄旗,在一个下品地仙的手中,也不会有这么牛逼的功效吧?

    昆仑派的人对杏黄旗算是最了解了,这会儿的昆仑派大长老,韩毒龙薛恶虎这些人,一个个全都被雷成了狗。

    “杏黄旗?他的这是杏黄旗吗?姜家的杏黄旗有这么厉害吗?”昆仑派的大长老瞪大着眼睛看着我,一脸不可思议的自言自语着道。

    听到昆仑派大长老所说,韩毒龙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的道:“不,这不是杏黄旗,杏黄旗是一面杏黄色的旗子,而这面旗子的颜色,那有一点是杏黄旗的样子?”

    “当年我可是亲眼见过掌教师祖的杏黄旗的,绝对不是这个样子!”

    韩毒龙的话音刚落,薛恶虎连连的点着头道:“毒龙师兄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当年也见过师祖的杏黄旗的,绝对不是这个样子!”

    薛恶虎的话刚说完,昆仑派的崔鸿基就刻意提高了嗓门,然后强调着道:“姜一的这不是我们昆仑派的杏黄旗,而是用他们姜氏一族的独门功法,修炼出来的杏黄旗。”

    “不过姜一现在所修炼出来的杏黄旗,和他以前所修炼出来的杏黄旗之间,好像有着特别大的变化一样。”

    “以前的杏黄旗,确实是杏黄色的,但现在的杏黄旗,却成了金黄色。”

    “而且以我的判断,姜一以前所凝聚出来的杏黄旗,是不可能抵挡住周贺和周杰兄弟两个的。”

    “但现在这杏黄旗的防御,我看周杰和周贺兄弟两个,是没有可能会破开的!”

    “除非他们两个的实力级别提升到天阶七品,那或许才有一定的可能。”

    说到这里之时,崔鸿基表情复杂的看着金光笼罩的我,却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其实崔鸿基想说的是,那怕是周杰和周贺兄弟两个全都突破到天阶七品,甚至天阶八品,恐怕还是奈何不了我的。

    因为崔鸿基可是亲眼所见,实力级别和天阶八品一个档次的八品鬼中至尊,根本就奈何不了我。

    要说以前的崔鸿基,可能对我还有点不服气,但现在的崔鸿基,他简直把我当成了一个妖孽一般的人物。

    在崔鸿基看来,他这辈子那怕是再努力,再拼命,恐怕永远都追不上我的脚步了!

    崔鸿基的自信心,已经被我给彻底摧毁了!

    甚至不仅仅是崔鸿基,欧阳寒洛同样也是如此。

    和我在阴曹地府的那段经历,让欧阳寒洛更加清楚的认识了我,也更加清楚的认识了他自己。

    当然,那怕是认为他和我之间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但欧阳寒洛对秦楚楚的心,却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无论秦楚楚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心甘情愿,万死不辞。

    而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我被周贺和周杰兄弟两个用各自的武器发起了至少五十次攻击,但却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不过周贺和周杰兄弟两个却好像铁了心的要试探出我的底限一样,一直都不肯停下来。

    那怕是已经有些后继乏力了,但他们还是连任何停顿都没有,一次又一次的向我发起着攻击。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感到有些烦了。

    大家的时间都很忙,我们到这里来是冲着赤精子大仙的洞府来的,我有必要跟周贺和周杰兄弟两个浪费时间吗?

    周贺和周杰兄弟两个想试探出我的底线,其实我也想知道我刚刚练成的功德神器有什么功效和威能?

    既然功德神旗的功效和威能我已经心中有数了,那功德神鞭的威能,我就要在周杰和周贺兄弟两个的身上来体验一下了。

    所谓来而无往非礼也,他们兄弟两个对着我来了好几十下,我要是连一下都不回击,那也显的我太弱势了一点。

    作为天机门的门主,无论是为了我个人,还是为了天机门的面子,我都有必要向周杰和周贺兄弟两个发起反击。

    一念至此,我用意念力控制着功德神鞭,让功德神鞭高高的悬挂了起来。

    三尺六寸五分,二十一节的功德神鞭,可以说金光灿烂,璀璨无比。

    而当看到功德神鞭高悬了起来之后,周贺和周杰兄弟两个停止了对我的攻击,脸上的表情显的无比凝重。

    因为周杰和周贺这会儿已经很清楚的知道,既然我祭起了功德神鞭,恐怕就到了我主动反击的时候了。

    就在这时,我很装逼的对着周杰和周贺兄弟两个说道:“周杰,周贺,其实我最不想和你们兄弟两个做对手,做敌人,我想和你们做永远的兄弟和朋友!”

    说到这里,我语气一变,话锋一转,紧接着道:“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不杀人,人要杀你!”

    “既然你们把我当成了敌人和对手,我总不能没有任何表示吧?”

    “既然你们两个想试探出我的实力,那接下来我会全力以赴的发起反击,也好让你们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随着话音一落,我的眉头一皱,在我的意念力的控制之下,高悬在半空之中的功德神鞭,就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着周贺砸了下去。

    周贺自然是用他的风雷棍全力以赴的抵挡,但我的这一鞭下去,那怕是周贺用尽了全力,也根本就低挡不住。

    我这吸收了无穷无尽的功德之力所炼就的功德神器,果然非同凡响。

    就这样,在功德神鞭的压力之下,周贺整个人从半空之中坠落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就连他的风雷棍,都从他的手中掉落在了地上。

    其实这还是我手下留情的结果,如果我这一鞭砸在了周贺的脑袋上的话,肯定会把周贺的脑袋,砸一个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毕竟我在内心深处还是把周贺当成了兄弟,当成了朋友,让我对他下狠手,这种事我是做不出来的。

    接下来和周贺一样,对周杰我同样也用功德神鞭给他来了一鞭,打落了周杰的轩辕剑,让周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

    不过虽然看上去比较狼狈,周杰却并没有受什么伤。

    当然,这肯定也是我手下留情的结果。

    而就在两鞭收拾了周贺和周杰兄弟两个之后,我那凌厉无比的目光从天道门三家十派的核心人物脸上一一扫过,霸气而威武的道:“你们想知道,秦家为什么会把名额让给天机门的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