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秦家的交代(上)
    当初秦家为了集齐远古八族的血脉精华,算计了我身边的这帮兄弟,把他们全都抓了起来,镇压了他们的灵魂,用他们的身体在秦家的实验室之中做了很长时间的研究。

    就算是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秦家的实验室拿远古八族子弟的血脉究竟做了什么实验?究竟研究出来了什么?

    在小兰陵他们被放了出来之后,因为受到秦家的威胁,我一直都无法把小兰陵苏天他们被秦家抓走的情况告诉他们。

    再到后来,考虑到秦楚楚和我之间的关系,以及秦楚楚和小兰陵他们之间的关系,我还是没有把秦家对小兰陵他们所做的事情说出来。

    直到秦楚楚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了我,乃至害死了黎月之后,我才把秦家对小兰陵他们所做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那个时候的小兰陵他们,算是勉强有一点自保之力,但以我们天机门的综合实力,却无法跟秦家来算这笔账。

    至于天道门三大家族中的周家和姚家,以他们两家和秦家之间的关系,就算是知道秦家一直在算计他们两家,恐怕也不会跟秦家直接翻脸,跟秦家清算总账。

    就这样,这两年多以来,我们一直都把对秦家的怨恨压制在心头,一直都没有发泄出来。

    一来是考虑到了一部分秦楚楚的面子,毕竟秦楚楚和我们天机门的许多人关系不浅。

    二来是我们天机门还没有相应的实力和恰当的时机。

    但此时此刻,我们天机门已经拥有了足以硬撼秦家的实力,当前的时机,也非常适合。

    不管苏樱雪她愿不愿意跟随我们返回天机门,我们这帮人跟秦家之间的旧账,是很有必要清算一下的。

    在听到我掷地有声的说出的话之后,秦家老祖故意揣着明白装着糊涂道:“姜门主,我们秦家可是对你不薄啊!要不是我们秦家,你能在短短的几年时间之内,成长到现在的这种程度吗?”

    “我们秦家的天命之女被你占尽了便宜,给了你那么大的帮助,你竟然还要跟我们秦家算旧账!”

    “姜门主,你还讲不讲道理了?”

    据说在西方世界有一门学问非常流行,在上流社会之中为许多人称颂,这门学问叫做厚黑学,意思就是一个人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脸皮要厚,心要黑。

    此时此刻,我不得不感慨万千,这位秦家老祖的脸皮还真够厚的,心还真够黑的。

    他能够说出这种话,竟然一点都不脸红,脸皮之厚,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但话又说回来,对于秦家老祖所说的这些话,我却没有办法反驳。

    因为从表面上来看,抛开我心理上受的伤害和打击来说,他说的这些话却并没有错。

    在这种情况之下,对秦家老祖这种脸皮厚心黑的人,我就只能跟他采取蛮不讲理耍流氓的方式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当你讲道理讲不过人的时候,就只能采取耍流氓的方式了。

    枪杆子里出政权,拳头大才是硬道理,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一念至此,我对着秦家老祖道:“对你们秦家这样的流氓家族,我们只能用我们独有的方式,跟你们来讲道理!”

    随着话音一落,我就没打算跟秦家老祖纠缠,直接把打神鞭祭了起来,对着秦家洞天门前的十二金人轰了过去。

    而见此情形,小兰陵把他的平天印也祭了起来,化作了一方小山丘一般大小的大印,同样向着秦家洞天门前的十二金人砸了过去。

    还有武顺和天机门的其他人,也全部都汇聚了自身的所有力量,或者出拳,或者动用法宝武器,向秦家的十二金人悍然袭去。

    当然,秦家这边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从秦家老祖,到秦家的每一个人,全部都全力以赴,利用秦家的护族大阵,把力量集中到了一起,来应对我们天机门一方发动的这悍然一击。

    “轰!”

    两边的力量碰撞到了一起,所发出的声响简直惊天动地。

    秦家十二金人之中,竟然有三个金人,因为无法承受我们这边的力量,被轰飞倒退而去,撞倒了一大片秦家之人,最终撞在了秦家洞天的山门之上。

    仅仅这第一波攻击,就打乱了秦家的阵脚,让秦家的护族大阵出现了破绽,如果我们天机门这边再发动第二波攻击,那秦家这边肯定会更加乱上加乱。

    等到秦家的十二金人全部都被我们打散,当秦家的护族大阵失去了作用之后,就是秦家的末日降临之时。

    到了那个时候,小兰陵只需要不断祭出他的落魂钟和平天印,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一的秦家,恐怕除了秦家老祖之外,会有大量的人员伤亡。

    在这种情况之下,秦家老祖又岂能不紧张和慌乱?

    “姜门主,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们不要用这种方式好不好?”

    “樱雪,你赶快劝一下你师父啊!让你师父他们再这样折腾下去,咱们秦家就要完蛋了!”

    听到秦家老祖这话,苏樱雪往前走了一步,用她那张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脸看着我,表情冷漠的对着我道:“姜门主,当初要不是我选择来到秦家,你可能已经死在了大长老的手下。”

    “按照你们天机一脉的说法,你算是欠了我的因果。”

    “就看在我当初救了你的份儿上,你是否能够带着你的这帮兄弟离开秦家?”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我,但如果你拒绝了我,我秦樱雪一定会死在你的面前。”

    “那你这辈子欠我的因果,就只能下辈子还给我了!”

    说到这里,苏樱雪又把那把短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又特么的威胁起了我。

    从苏樱雪所说的话来看,她的理智应该是非常清楚的,对于以往的一切,她一丝一毫都没有忘记。

    就连她在我们天机一脉所学到的东西,对我们天机一脉的了解,她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但唯一让我感到很是郁闷的是,苏樱雪这死丫头,她竟然忘了我对她的好,忘了我们天机门的所有人对她的宠爱。

    就连她的本家叔叔苏天,她小时候的玩伴蛋蛋,她都当成了陌生人一样。

    无论是通过秦楚楚还是其他方面,秦家的人自认为对我的了解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所以这会儿当苏樱雪又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威胁起了我之时,在秦家老祖看来,我肯定会投鼠忌器,为了不让苏樱雪受到伤害,放弃跟他们秦家清算旧账。

    但出乎了秦家老祖意料之外的是,面对着一脸决绝用死亡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威胁我的苏樱雪之时,我却不为所动,表现的淡定自若,云淡风轻一般。

    看着一脸决绝的苏樱雪,我对着她正色说道:“樱雪,你觉的你用这种方式,就能威胁到你师父我了吗?”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只能说明,你对师父我并不了解!”

    而听到我的话之后,苏樱雪冷笑了一声道:“哼!如果姜门主你可以置我的生死于不顾的话,那只能说明以前我认识的那个姜门主,他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苏樱雪明显是在讽刺我,但以她对我的了解,却很清楚的知道,我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我的面前的。

    就在这时,我拿出了一个装着功德金丹的玉瓶,把这个玉瓶放在了手掌之中。

    接下来我对着苏樱雪道:“樱雪,作为我们天机一脉曾经的弟子,你应该知道,我们天机一脉的造化仙丹,可以生死人,肉白骨。”

    “只要你没有魂飞魄散,尸体粉碎,那怕是你的阴魂去了阴曹地府,只要有一颗造化仙丹,我就能让你顷刻之间就变的活蹦乱跳的。”

    “我手中的这个玉瓶里,所装着的功德金丹,比造化仙丹的功效还要更胜一筹!”

    听我说到这里,秦家老祖和秦家的几个核心人物,看着我手中的玉瓶的眼神,就好像饿狼盯着绵羊,蚊子盯着腊肉一般。

    作为秦家这个传承了几千的家族的核心人物,对于仅次于九转金丹的功德金丹的功效,秦家的这些人又岂能不清楚?

    一旦给他们服用一颗功德金丹,那他们的实力肯定会更上层楼,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一刻,秦家老祖和秦家的几个核心人物,只恨不得从我的手中把功德金丹抢走!

    当然,秦家老祖他们也很清楚的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实力。

    而就在秦家老祖和秦家的几个核心人物看着我手中的功德金丹,感到很是无可奈何之时,我继续说道:“樱雪,就算是你会死在我的面前,我还是要跟秦家清算我们之间的旧账!”

    “等到我们跟秦家清算了旧账,到时候师父我再给你服下功德金丹把你救活,而且还能够让你的实力等级,往上提升一级。”

    听到我这话,无论是苏樱雪,还是秦家老祖,全都傻了眼了!

    既然苏樱雪的死都威胁不到我,那岂不是说明我下定了决心要跟秦家清算旧账?

    那我会用什么方式跟秦家清算旧账呢?

    一旦被我们破了秦家的护族大阵,打败了秦家的十二金人,那拥有着几千年底蕴,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一,女娲族亲自指定的远古八族之一的秦家,会被我们这帮人给灭掉吗?

    秦家老祖简直不敢想象!

    如果秦家在他的手中被我们给灭掉了,那他有什么脸面,去见秦家的列祖列宗?

    一念至此,秦家老祖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秦楚楚的身上了。

    “楚楚,你赶紧劝一下姜门主,让他息了雷霆之怒,一切都好商量好吗?”

    在秦家老祖说出了这番话之后,秦楚楚就身形一晃,站在了秦家众人的前面,和我来了一个相顾而立。

    接下来秦楚楚对着我道:“姜一,不是我想介入你和秦家之间的事情,但我觉的如果你和秦家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板着个脸反问着她道:“难道你有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吗?”

    “你能让苏樱雪心甘情愿的跟我返回天机门,继续做我的徒弟吗?”

    “你能让秦家对他们当年所做的事情,给我和我的兄弟们一个交代吗?”

    而面对着我的质问,秦楚楚在看了一眼秦家老祖之后道:“姜一,樱雪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就连我都搞不清楚原因。”

    “但对于秦家当年所做的事情,我却有个办法可以给你们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