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清算旧账
    苏樱雪的这番表现,不要说作为她大师兄的郑海冰了,天机门的所有人,全都认为她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但苏樱雪却一脸冷漠的对着郑海冰道:“郑师兄,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师兄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也很清楚的知道,我做出了一个什么样的选择。”

    听到苏樱雪这话,包括郑海冰在内,我们这边的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苏樱雪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为什么会这样?

    仅仅在秦家三年时间,她就把我们天机门的人对她的好,全部都忘掉了吗?

    就算是她忘掉了天机门对她的好,难道连她的父母亲人也都忘掉了吗?

    我认为这肯定不是苏樱雪的本意,问题肯定出在秦家。

    要不是秦家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控制了苏樱雪,就是秦家用什么方式胁迫了苏樱雪,让苏樱雪不得不跟我们断绝关系。

    想至此,我没有再理会苏樱雪,反而把目光投向了秦家老祖。

    只见我的身上杀气滔天,双目凌厉如刀,对着秦家老祖厉声问道:“你们究竟对樱雪做了什么?会让她变成这样?”

    “你们秦家要是不给我做出一个交代,就别怪我跟你们秦家新账老账一起算!”

    但谁知道秦家老祖却装作一个没事儿人一样,一本正经的对着我道:“我们秦家对樱雪什么都没有做,是她心甘情愿加入我们秦家,做我们秦家的天运之女的。”

    “姜门主,我刚才不是已经给你说了吗?我们秦家是不会阻止你带走樱雪的,但如果樱雪不愿意,你就不能迁怒于我们秦家。”

    “难道你这个天机门主,仗着实力强大,非要欺负我们秦家吗?”

    “你可不要忘了,你们姜氏一族和我们秦家同为远古八族一脉,我们两族之间,可是渊源颇深的。”

    “而且,你这个姜家的天命之子,和我们秦家的天命之女楚楚之间,还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呢!”

    我不得不说秦家老祖的脸皮真的厚到了一定程度,在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能够说出这种话来。

    什么远古八族一脉,还有我和秦楚楚的关系,如果不是他们秦家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我,我和秦楚楚之间,能够弄成这样吗?

    如果不是秦家一直在算计远古八族的其他几家,小兰陵和云若风他们会被秦家给抓起来做试验品吗?

    想到了这些,我身上的杀意竟然越来越盛,心头的怒火竟然越来越旺。

    “多余的话,我不想多说,无论你们秦家对樱雪做了什么,我都要带走樱雪!”

    “如果樱雪今天不跟着我们离开,那我们这帮人会对你们秦家做出什么事情,我就很难控制了!”

    说话间我已经凝聚出了打神鞭和杏黄旗,准备动用我最强的攻击手段。

    武顺也亮出了他的武器,小兰陵头顶的平天印已经开始高速的旋转了起来。

    如果秦家老祖敢说半个不字,或者秦家的人敢有任何异动,我们天机门这边,就会发动排山倒海一般的攻击。

    但就在这时,苏樱雪却把手一伸,亮出了一把闪烁着蓝光的短剑。

    这把剑只有一尺来长,光彩夺目,锋利无比,从剑刃上的蓝光来看,恐怕这把剑的剑刃上淬了剧毒,而且还是那种见血封喉的烈性剧毒。

    苏樱雪这丫头,她竟然把这把剑顶在了她的咽喉部位,然后用她那双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目光,冷冰冰的看着我。

    在这同时,苏樱雪对着我道:“姜门主,刚才我叫了你最后一声师父,代表着我们两个之间的缘分已尽。”

    “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跟我胡搅蛮缠,非要带着我离开秦家!”

    “作为秦家的天运之女,秦家为了栽培我,可以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如果跟着你离开了秦家,那我会一辈子都感到良心不安。”

    “所以,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报答秦家对我的栽培造就之恩!”

    “姜门主,我希望您能够带着你们天机门的人离开秦家,回到你们该去的地方。”

    “如果姜门主你不答应我,非要跟我们秦家胡搅蛮缠,非要带着我离开的话,那你能带走的,只能是我秦樱雪的尸体。”

    说到这里,樱雪这丫头竟然一脸决绝,把她手中的短剑,紧紧的贴在了她的咽喉部位大动脉处。

    我完全可以相信,如果我要强行带走苏樱雪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用那把短剑刺破她的咽喉。

    而那把短剑上的剧毒,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要了她这个天运之女的命。

    当然,我有功德金丹在身,苏樱雪想死也难,但如果苏樱雪这丫头死犟,就算是我给她服下了功德金丹,她还是用这种方式来威胁我呢?

    那就算是我有几百颗功德金丹,也没有用处啊!

    被苏樱雪这样一威胁,我还真没有招了,而秦家老祖见苏樱雪的威胁起到了作用,脸上就浮现出了一脸得意的笑容。

    双腿盘坐在虚空之中,像一个得道高人一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目光之中带着一抹不屑和鄙夷之色,秦家老祖装模作样的对着我道:“姜门主,既然樱雪不愿意跟你们离开,返回天机门,非要做我们秦家的天运之女,那我们秦家就实在是没办法了!”

    “姜门主你们远道而来,按道理说我们秦家应该款待你们一番才对,但我们秦家最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实在是抽不出人手来款待姜门主你们,所以就只能向你们说声抱歉了!”

    秦家老祖这言语之间就已经在向我们下逐客令了,而且在他看来,有苏樱雪这张王牌,就足以牵制了我们。

    只要我们顾忌到苏樱雪,不想让苏樱雪死掉,那我们就不能把他们秦家怎么样。

    秦家老祖打的是这个如意算盘,但我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的被秦家给算计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上了这么多次秦家的当,吃了秦家的这么多亏,我又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就这么放弃?

    就在秦家老祖对我们下了逐客令之时,我却缓缓的把头抬了起来,双目之中投射出了两道实质般的光芒,和秦家老祖来了一个相顾对视。

    在这同时,我对着秦家老祖一字一顿的道:“好!既然苏樱雪她非要做你们秦家的天运之女,就连她自己的姓氏都不要了,那我们天机一脉,就当没有收过她这个徒弟!”

    说这话之时,我刻意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苏樱雪,如果苏樱雪她还没有完全被秦家控制,她还有一丝一毫属于自己的理智的话,她脸上的表情应该会有所反应。

    但让我无比失望的是,曾经把自己天机一脉外姓门人的身份无比骄傲的苏樱雪,这会儿听到我说就当没有收过他这个徒弟,苏樱雪脸上的表情,竟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好像天机一脉外姓门人的身份,和曾经的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虽然拥有着苏樱雪的记忆,但我完全能够肯定,现在的苏樱雪,和以前的那个天真可爱的苏樱雪,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

    秦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对苏樱雪的控制,达到了如此彻底的程度!

    苏樱雪对秦家的忠诚度,简直可以说达到了死心塌地,和古代的那些家族死士有的一拼的程度!

    秦家老祖本来以为既然我这样说应该是打算放弃苏樱雪离开秦家的节奏,但让秦家老祖没想到的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接下来只听见我说道:“苏樱雪的这笔账,可以就此揭过了,但我,和我的这帮兄弟,和你们秦家之间的旧账,看来有必要清算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