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章 红尘炼心,入世修行
    此时此刻的我,只恨不得把我所能想到的所有赞美之语,全部都用到她的身上。

    她的美丽,她的善良,她的贤惠,她身上的母性光辉,她所有的一切。

    其实不要说陈婉秋了,就算是我都不止一次的想过,我和陈婉秋什么时候能够拥有一个流淌着我们两个血液的后代呢?

    不管是男是女,甚至我喜欢女孩还多过男孩儿,我是多么的希望,陈婉秋能够给我生一个像她一样美丽贤惠,善良,温柔,可爱的小丫头呢?

    但是,让我很是尴尬,简直无法理解的是,我和陈婉秋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我们两个却一直都没有成功的孕育出下一代来。

    这会儿陈婉秋向我提出了这样的一个要求,我又岂敢说半个不字?

    但对于我是否能够做到,我却一点信心都没有。

    也不知道是因为我修炼了功德金身,还是其他原因,想为我们姜家孕育出下一代,对我而言简直比提升相师等阶还要难上百倍。

    这一天晚上,我可以说是竭尽全力,但具体是否有效果,我就不得而知了!

    天边刚刚出现鱼肚白之时,努力了一个晚上的陈婉秋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但我却轻轻的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换上了衣服。

    既然闻人倾城说我想去那里就去那里,那我就决定去洞天福地之中。

    如果说除了阴曹地府的无尽地狱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有地方能够让我收获到大量的功德的话,那我觉的洞天福地肯定是这个地方之一。

    洞天福地之中有我的一帮兄弟,还有我的小徒弟等着我去把她接回来,还有太多太多的秘密需要我来解开,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我去做。

    穿上了衣服,收拾停当之后,我深情的凝视了片刻眯着双眼,沉沉睡着的陈婉秋,虽然很是不舍,但我却又不能不舍。

    最终当我咬了咬牙狠下了心转过身子,轻轻的打开了房门之时,我却并没有看到,在陈婉秋的双目之中,有两行泪水,潸然流下。

    陈婉秋其实并没有昏睡过去,这个温柔善良,贤惠美丽的女人,她任何时候都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任何时候都不想让我难过。

    当然,我并没有看到陈婉秋脸上的泪水,如果说我看到了的话,能不能狠下心离开?我就很难确定了。

    因为蛋蛋这家伙跟着武顺和小兰陵早就去了洞天福地之中,所以我不需要带着蛋蛋,独自一个人小心翼翼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但就在我走到了玉华小区的大门口之时,却看到穿着一身干净而又整洁的土黄色僧衣,精神矍铄,慈眉善目的禅真大师,手里握着九环锡杖,站在玉华小区大门口的正中央。

    这禅真大师可是地藏王菩萨的真身,即便是他现在法力耗尽,从实力上来说连天阶都没有达到。

    但无论如何,地藏王菩萨是佛门的顶级大能者,这是不争的事实。

    只要是佛门的顶级大能者,佛门的五眼六神通之术,对地藏王菩萨而言,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五眼六神通之术中的佛眼一开就可以看到过去未来之事,他心通漏尽通,让这世间的任何人和任何事情,都很难不为禅真大师所知道。

    这会儿禅真大师挡在了玉华小区的门口,恐怕他十有八九,想跟着我一起去洞天福地。

    其实我一直都很难想通,禅真大师这个佛门顶级大能者,不去找个地方静心修炼,提升实力,为什么要跟随在我的身边呢?

    总觉的禅真大师不怀好意,没安好心,所以我并不想让禅真大师跟随在我的身边。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起了一个大早,打算偷偷的独自一个人前往洞天福地之中。

    但这会儿被禅真大师堵在了玉华小区的门口,看样子我就算是很不想带上禅真大师也不行了。

    就在这时,禅真大师念了一声佛号:“南无阿弥佗佛!”

    念完这声佛号之后,禅真大师双手合十,然后对着我道:“姜施主,早啊!”

    我一脸无奈的对着禅真大师道:“大师您也早,既然这么巧遇到了你,那不如在一起吃个早餐。”

    禅真大师点了点头道:“阿弥陀佛,既然姜施主有请,老衲我岂有拒绝之理?”

    说完这话,禅真大师竟然一点都没有跟我客气,直接走向了玉华小区门口的那一排小吃摊。

    其实我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但谁知道禅真大师这人竟然这么实诚?

    在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之后,我跟随在禅真大师身后,坐在了一个小吃摊上。

    考虑到禅真大师是佛门中人,我就要了一些全是素菜的早餐。

    比如豆浆,纯菜馅儿的包子,油条,等等这些。

    禅真大师竟然一点都没有跟我客气,别看他瘦瘦弱弱的,这一顿早餐竟然被他吃了八根油条,三碗豆浆,十五个菜包子。

    可以说禅真大师这一顿早餐,吃的东西足足有我的五倍之多。

    这让我感到很是奇怪,就问着禅真大师道:“大师,到了您这个修为境界,难道还需要吃这么多的食物吗?”

    只见禅真大师看上去有些高深莫测的对着我道:“阿弥陀佛,姜施主,既然我重新来到了这凡尘俗世之中,那我就需要把自己当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凡尘俗世之人,以一个普通人的心态重新来体验这凡尘俗世,才能让我进一步的领会到这天地间的玄妙之处。”

    “你们道门一脉所谓的红尘练心,入世修行,其实还是很有几分道理的!”

    听着我和禅真大师的对话,小吃摊上的其他几个顾客和小吃摊的老板,看着我们两个就好像看着两个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一样,估计我们两个再聊一会儿,恐怕都有人会打电话报警了。

    但禅真大师所说的话,却让我感触颇深。

    我们姜氏一族世世代代都尽可能的保持着普通人的本分,从来都不让我们姜氏一族的族人产生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心态,难道说正是因为这种普通人的心态,才能让我们以更低的位置,看到这个世界的不同之处,理解到这方天地的玄妙之处?

    虽然站的高看的远,但要是站的太高,就会看不清楚。

    站的低固然看不远,但却可以看的最清楚,看的最透彻。

    这世间的任何事情本来就是如此,但凡有利的一面,必定会存在一定的弊端。

    所谓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阴阳相生相克,还有其他很多方面,其实都是同样的道理。

    而就在我联想到了许多,心境修为上竟然势如破竹一般接连突破之时,禅真大师却突然对着我念了一声佛号:“南无阿弥佗佛!”

    就在被这一声佛号打断了我的思维之后,禅真大师面带着笑容对我说道:“姜施主,承蒙你请我吃了这一顿早餐,就让老衲陪你一同去洞天福地如何?”

    其实我并不想让禅真大师跟随在我的身边,因为我总觉的禅真大师跟着我肯定不怀好意,说不定禅真大师还会再算计我一次。

    但禅真大师毕竟是佛门的顶级大能者,我就算是想拒绝他,恐怕都很难做到。

    既然这样,那不如逆来顺受,索性带着他算了。

    就这样,在付了早餐钱之后,我就带着禅真大师离开了西安,直奔洞天福地的入口处而去。

    因为我打算先去洞天福地之中跟郑海冰他们汇合,所以我得先去武王洞天之中。

    而距离武王洞天最近的入口处,是四神兽家族控制的那个入口。

    所以我和禅真大师连夜赶往了广西的十万大山之中,来到了四神兽家族控制的那个入口处。

    因为我已经通过这个入口处进入了洞天福地,四神兽家族的人早已经对我有所了解,所以四神兽家族把守入口处的人并没有阻拦我和禅真大师,甚至态度恭敬而客气的让我们两个进入了洞天福地之中。

    禅真大师因为法力耗尽,简直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但我又不能把禅真大师丢下不管,让他自己在洞天福地之中慢慢摸索。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只能把禅真大师背在了我的背上,发动了缩地成寸之法,全力以赴的向着武王洞天狂奔而去。

    不过即便是我背着禅真大师,全力以赴的日夜狂奔,也用了差不多十来天的时间,才赶到了武王洞天。

    可以说在这十来天的时间之中,禅真大师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我的后背上度过的。

    在我看来,禅真大师作为地藏王菩萨的真身,就算是他把法力全部都转给了觉慧大师,返回阳间已经差不多有十几二十天了,难道他的法力就一点都没有恢复吗?

    以地藏王菩萨这种顶级大能者的手段,在二十多天时间之内,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天阶,我觉的并不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啊!

    但让我感到非常郁闷的是,禅真大师的法力好像一丝一毫都没有恢复一样,给我的感觉,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普通人。

    如果说他唯一和普通人区别比较大的地方,那就是他比普通人要更加能吃一点,比普通人要更加能睡一点。

    爬在我的背上这十来天的时间里,除了吃东西的时间之外,他基本上都是处在睡着状态的。

    终于,在两年多时间之后,我又一次来到了武王洞天之中,见到了我的一帮兄弟们。

    这两年多时间郑海冰和云若风他们丝毫都不敢懈怠,可以说只恨不得把每天二十四个小时全部都用来修炼和提升实力等级。

    但天阶之后,一阶一重天,就算是在洞天福地之中,就算是有大量的丹药相助,他们的实力等级提升,却还是难于上青天一样。

    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几个的实力等级,仅仅才提升了一阶而已。

    云若风,郑海冰,老修,苏天,他们几个的实力,才刚刚突破到天阶三品,和武顺小兰陵相比,简直差了太多太多。

    不过即便是这样,即便是小兰陵他们几个的实力相对来说差了一点,但我却还是决定带着他们去一趟洞天福地中的秦家。

    这一次,我要正大光明的把我的徒弟苏樱雪接回来。

    我相信,仅仅以我和小兰陵还有武顺的实力,应该可以做到这一点!

    如果秦家乖乖的配合也就罢了,但如果秦家不配合,那我就一定要把秦家闹腾个天翻地覆!

    我要让秦乾老狗,为他当年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