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闻香解毒,反施彼身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闻香解毒,反施彼身

    九黎一族最擅长毒蛊之术,而陈婉秋早已经达到了天阶二品的蛊师境界。

    尤其是在万妖谷的这一个星期时间,陈婉秋每天二十四小时跟我奶奶在一起,不知道从我奶奶那里学到了多少巫族一脉的手段。

    反正以我现在的眼光来看,我已经很难判断出陈婉秋的蛊师境界,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水平了?

    总之我奶奶对陈婉秋赞不绝口,说她在修炼后土一脉功法的天赋,她和我妈高出了太多太多。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明明知道马志龙有很大的问题,却仍然放心大胆的喝下了他敬的茶和酒。

    而这会儿的马志龙自以为已经掌控了局面,见我表现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发出了一声冷哼。

    “哼!”

    接下来只见马志龙道:“姓姜的,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你以为我马志龙要是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敢对付你吗?”

    “你说的确实没错,你之前喝下的神农断肠草,仅仅是我用来对付你的一种手段而已!”

    “为了保险起见,我肯定还要有其他手段!”

    “你刚才喝下的那杯青稞酒,是我采取的双重保险。”

    马志龙此言一出,我面无表情的道:“既然你对你的双重保险这么有信心,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刚才我喝下的那杯青稞酒,是你的什么手段呢?”

    见我一丝一毫紧张的表情都没有,马志龙不由自主的感到有些心虚,但仔细想想,无论是茶还是酒,他可是亲眼所见,全都被我喝进了肚子,这让马志龙安心了不少。

    既然已经确定我着了他的道儿,马志龙决定让我死一个明白。

    只见马志龙面色阴冷的道:“姓姜的,我记的你是历史系的高材生,那有一个成语叫饮鸩止渴你应该听过吧?”

    我点了点头道:“饮鸩止渴这个成语,我当然听过!不要说历史系的高材生了,恐怕算是初生,对这个成语也不陌生吧?难不成马家主你连这个成语都没听过?”

    我在言语间调侃着马志龙,让马志龙很是不爽,双目之向我投射过来了两道冷光之后,马志龙道:“鸩是传说的一种动物,据说这种动物从头到脚一身剧毒,算是鸩拉出来的屎,也因为毒性太大,会把坚硬无的岩石腐蚀掉。”

    “据说古人要想毒死某个人的话,只需要把鸩身的羽毛放在某人要喝的水或者饮食之搅一搅,喝下了水,吃了东西的人,会在一时三刻之间死于非命。”

    听马志龙说到这里,我插言道:“难不成你给我喝的青稞酒,是用鸩的羽毛搅过的?这特么的也太不卫生了吧?”

    马志龙闻言冷笑着道:“您是天机门主,可是连帝天都能一拳打飞的人,对付您,我又怎么敢掉以轻心?”

    “所谓最毒莫过人心,鸩也是如此!”

    “鸩身最毒的部分,是它的心脏。”

    “而我给你喝的那杯青稞酒,所加的并不是普通的鸩,而是用鸩的极品,被称之为传说鸩的鸩心所磨成的粉。”

    “神农断肠草所泡的茶,再加混合了传说鸩之心粉末的青稞酒,一旦我引动了这两样绝世毒物的毒性,姜门主,你觉的你还能够活在这个世界吗?”

    “算是你有金刚不坏之体,你能够把帝天那个绝世天骄一拳打飞,我不相信,你体内的五脏六腑,能够承受住我的这两样绝世毒!”

    说到这里,马志龙的目光从陈婉秋和芊墨的身一一扫过。

    随后马志龙一脸得意的道:“不要以为你们两个没喝茶没喝酒没事了,你们吃的牛肉面,牦牛肉里面,我全都加了一些东西进去。”

    “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现在你们三个的生死,全都在我的掌控之。”

    听到马志龙这话,芊墨冷哼了一声,目光之充满了不屑之色。

    陈婉秋同样也冷哼了一声,她看向马志龙的眼神,好像看着一个傻逼一样。

    但马志虎这小子这会儿却兴奋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了。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他们三个的生死,全都在你的掌控之?”

    马志虎一脸激动的问着马志龙,而马志龙则一脸自信的点了点头。

    在这同时,马志龙看着我道:“如果姓姜的不识趣,还把他当成了天机门主,那我只需要略施手段,能够让他肝肠寸断而死!”

    听到马志龙的话,马志虎这小子投向陈婉秋和芊墨的眼神一下子变了。

    “大哥,既然他们三个的生死,全都在你的掌控之,那是否代表着我们兄弟两个,可以对他们三个为所欲为了啊?”

    “姓姜的这小子,昨天晚抽了我两个大嘴巴子,我要连本带利,在他的脸抽回来!”

    “他身边的这两个女人,一个一个美,一个一个艳丽,你说咱们兄弟两个,是不是能够享受一下啊?”

    马志虎说话之时脸的表情极其的猥琐,脚底下已经一步一步的向着陈婉秋和芊墨所在的位置靠了过来。

    而马志虎所说的话好像提醒了马志龙一样,马志龙脸的表情一下子同样也变的极其猥琐。

    只见马志龙咬牙切齿,面目可憎的道:“当初我一见到秦楚楚,对她视为天人,想让我们马家和秦家以联姻的方式,让秦楚楚做我的女人。”

    “但因为姓姜的这小子,害的我无法得到秦楚楚,还害死了咱爸!”

    “今天姓姜的这小子和他的女人落到了咱们兄弟两个的手,要是不连本带利的讨还还来,能够对的起我们死去的老爸吗?”

    马志龙和马志虎也一样,说着话的功夫开始缓缓的向陈婉秋和芊墨靠近。

    这兄弟两个那卑鄙而猥琐的想法,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但我们又怎么可能会让这兄弟两个得逞呢?

    在这时,我面色一寒,身释放出了滔天的杀机,顿时整个马家的餐厅之,为杀机所笼罩,给马志龙和马志虎兄弟两个,一下子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马志龙,我实在是想不通,你凭什么会认为你的那点儿手段和伎俩,能够威胁到我们三个?”

    “你的自信,是从那里来的?”

    感受着我身释放出的那股滔天压力,对马志龙和马志虎来说,好像泰山压顶一样,让他们寸步难行。

    马志龙这会儿一脸的震惊,但心有不甘的他却暗自发动了他的手段,引发了他认为已经随着茶水和酒水潜入了我体内的剧毒。

    “姓姜的,既然你非要找死,那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你死了之后,我会接收你的一切,算是你的女人,我也会替你好好的照顾她们的!”

    拼命的挣扎着,说着话的同时,马志龙动用手段引发了那两样剧毒,但让马志龙感到无法接受的是,我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没有任何异常反应。

    “你,你,你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

    在马志龙看来,只要他发动了那两种剧毒,我肯定会立刻肝肠寸断而死。

    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而残忍的,他引以为傲,自以为是的那两种剧毒,好像对我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这让马志龙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让他无法理解!

    而在这时,陈婉秋主动往前走了一步,走到了我的身前。

    只见陈婉秋带着一脸玩味的笑容,对着马志龙道:“马志龙,如果我告诉你,在我闻了一下茶香味儿和酒香味儿的过程之,我已经化解掉了你下在茶水和青稞酒之的两样剧毒,你会相信吗?”

    听到陈婉秋这话,马志龙一脸大骇,好像见了鬼一样。

    “闻香解毒,这是巫族一脉传说才有的手段!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面对着一脸骇然之色,被吓成狗的马志龙,陈婉秋面寒如霜,冷声说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姜一的女人行了!”

    “不过,我要提醒一句你的是,我不仅会闻香解毒,而且还会以彼之道,反施彼身。”

    “在你给我们种蛊下毒的时候,我同样给你们兄弟两个,也种了蛊,下了毒。”

    听到陈婉秋这话,马志龙和马志虎兄弟两个瞬间被吓成了狗。

    “你,你,你给我们种了什么蛊?下了什么毒?”马志龙战战兢兢的道。

    “你,你,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肯定是在诈唬我们!”马志虎这小子还有点儿不大相信的道。

    而这时陈婉秋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会以彼之道,反施彼身!我只不过把你给姜一下的神农断肠草和传说鸩,转移到了你们兄弟两个的身而已。”

    “如若不信,你们两个可以运功到关元穴和神阙穴,看看有什么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