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神农断肠草
    马志龙的一番说辞,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滴水不漏,而且还声情并茂,大义凛然。

    按照马志龙的说法,马天雄和他叔侄两个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他们西北马家,乃至整个天机门的稳定。

    既然马志龙这样说了,那就算是对我这个天机门主有一个交代了。

    而站在我的角度,既然马家这样做也算是情有可原,就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和马家的人计较了。

    当然,这仅仅是表面上而已,在通过天视地听之法对马志虎做了一个监控之后,对于马家的情况,我的心里面已经有数了。

    所以我倒想看一下,马志龙这个马家家主,接下来他打算用什么手段来对付我?

    如果马志龙自不量力的想对付我,那他恐怕会聪明反被聪明误,正好被我抓到收拾他的机会。

    接下来,我和马志龙这个新任的马家家主,还有马家的一些核心人物聊了一会儿,对这两年来马家的情况作了一个了解。

    在这个过程之中,我站在天机门主的角度,对马家这两年不配合天机门总部的工作,不愿意投入资金和人力在慈善工作方面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马志龙给我的解释,说是他们整个马家的人全都受到了他大伯马天雄的影响,把绝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修炼之中,想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一点,所以才会影响到了天机门总部安排下来的工作。

    随后马志龙拍着胸脯向我保证,说从此以后,马家这边一定会全力以赴配合天机门总部的安排,一定花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在慈善工作方面。

    转眼之间,我和马志龙以及马家的几个核心人物就聊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马志龙毕恭毕敬的告诉我,说他早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中午饭。

    而且马志龙早就听说我喜欢吃兰州的牛肉面和牦牛肉,所以他刻意把整个兰州最有名的做牛肉面的师父请了过来,专门给我做了最正宗的兰州牛肉面,煮了最地道的具有兰州特色的牦牛肉。

    既然马志龙这个马家家主盛情难却,我就没有做出任何推辞,答应了马志龙和马家的核心人物在马家的餐厅之中,一起共进午餐。

    马志龙知道我不喜欢讲排场,所以这一顿午餐并没有其他的什么美味佳肴,除了正宗的牛肉面之外,就是大块大块的牦牛肉。

    不过越是这样,反而越符合我的胃口,这一顿午餐,可以说是我从小到大以来,吃肉面和牦牛肉最过瘾的一顿了。

    小时候,我有一个梦想,而这个梦想,就是什么时候,能够牛肉面管饱,牦牛肉随便吃。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小时候的这个梦想,竟然让马志龙帮我给实现了!

    而就在我正大块朵颐之时,马志龙却叫人拿来了一瓶他们西北马家珍藏了好几十年的青稞酒。

    随着马志龙打开了酒瓶,一股浓浓的酒香,就从酒瓶之中散发了出来,整个马家的餐厅之中,瞬间就充满了酒香。

    只见马志龙拿起了古色古香的酒瓶,让人拿过来了两个我们西北张掖那边特产的夜光杯,往杯子里面倒了满满的两杯酒。

    倒好酒之后,马志龙用一个小碟子端着这两杯酒走到了我的面前。

    “门主,这青稞酒是我们西北的特产,其实比起那些勾兑的酒来说,我们西北的青稞酒,才是真正的粮食酿造的纯酿!”

    “以前因为我年少轻狂,和门主您之间有着不小的误会,有了这些年的经历之后,我才发现当年的自己,是何等的狂妄和无知?”

    “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可以说全都是我咎由自取!”

    “承蒙门主您宽宏大量,一直都没有跟我计较!”

    “在这里,我用这一杯酒,来向门主您,表达我马志龙对您的敬意!”

    感慨万千的说完话之后,马志龙伸出右手,拿起了一杯酒,向着我递了过来。

    这杯酒是刚刚打开的,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问题,所以我站起了身子,打算从马志龙的手中接过这杯酒。

    既然马志龙演戏非要演全套,那我配合他就是了。

    我倒要看看,喝了这杯酒之后,马志龙他还会跟我玩什么把戏?

    但就在我正打算从马志龙的手中接过酒杯之时,坐在我身边的陈婉秋却又一次抢在我之前从马志龙的手中接过了酒杯。

    接下来陈婉秋做出了一副沉醉于其中的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酒杯中所发出的酒香味儿,然后说道:“马家主,这青稞酒是纯粮食酿造的,这酒香味,闻起来可真是香醉迷人啊!”

    之前陈婉秋从我的手中夺过了茶杯,说明马志龙给我敬的那茶有问题。

    这会儿陈婉秋又从我的手中夺过了酒杯,看来马志龙敬我的这青稞酒,也有很大的问题啊!

    不过这几天在万妖谷陈婉秋从早到晚都和我奶奶在一起,看来她跟我奶奶学了不少的手段,应该能应付的过来马志龙。

    果然,在闻了一下青稞酒的香味儿之后,陈婉秋和我在眼神之间做了一个交流,随后就把她手中的酒杯又递还给了我。

    “这酒虽然酒香迷人,但青稞酒喝起来太烈,我肯定是喝不下去的,还是姜一你来喝吧!”

    而见陈婉秋又把酒杯递还给了我,马志龙笑着道:“是啊!这青稞酒特别烈,不过正是这样的烈酒,才是我们西北男儿喝的酒,门主您说是吗?”

    说着话的同时,马志龙已经拿起了碟子中剩下的那一杯酒,向着我举起了酒杯。

    当着马家众人的面,我自然是要给马志龙这个马家家主面子,所以同样举起了酒杯,和马志龙碰了一下杯。

    “门主,真乃是豪爽之人,就让我们干了这杯酒!”

    说完话之后,马志龙一口干掉了他杯中的青稞酒。

    之前陈婉秋和我眼神之中交流之时,她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我杯中的青稞酒被她闻了一下酒香味儿之后,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所以我很放心的同样也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而见我喝干了杯中的酒,马志龙或许是因为对他自己的手段有着绝对的自信,脸上已经忍不住的浮现出了明显的笑意。

    只见马志龙对着马家的几名核心人物道:“你们先出去吧!我有写重要的事情,要单独跟门主谈一谈。”

    在马志龙这话一出口之后,马家的几名核心人物全都离开了餐厅,但马志龙的弟弟马志虎这货,却在和马志龙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并没有离开餐厅,而是留了下来,准备看戏。

    就在马家的其他人离开之后,马志龙自认为他已经掌控了局面,带着一脸得意的笑容对着我道:“姜门主,我听说你们姜氏一族是上古之时地皇神农氏的后代,不知道这是真是假?”

    马志龙突然跟我问起了我们姜氏一族的出身,这倒是让我感到很是意外,不知道他的葫芦里面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在和马志龙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我装作有些诧异的点了点头道:“马家主你说的没错,我们姜氏一族确实是上古之时三皇之中地皇神农氏的后裔。”

    “但马家主你为何会有此一问呢?”

    面对着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马志龙这货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笑了几声之后,马志龙对着我道:“既然姜门主你是地皇神农氏的后裔,那有关地皇神农氏的一个传说,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神农氏也就是古代的炎帝,而我们华夏民族也号称是炎黄子孙,有关他老人家的传说多的去了,我又怎么可能会全都知道?

    所以这会儿面对着一脸得意的马志龙之时,我装作有些不爽的对着马志龙道:“马家主,你有什么话就快点说吧,不要在这里拐弯抹角的!”

    马志龙笑着道:“传说中的神农氏曾经尝遍百草,但其实这天底下的植物,又何止几百种?”

    “当年的神农氏,可以说用了他一辈子的时间,尝遍了天地间的任何一种草木植物。”

    “有一次,神农氏在尝到一种翠绿娇艳的草木之时,他刚刚把这种草木吞下肚子,就感觉到他的肠子,在一个极其短暂的时间之内,断成了一节一节。”

    “好在神农氏那时候已经修炼到了大罗之境,就算是肠子断裂了,他也有办法让肠子重新复原。”

    “但神农氏却把能够让他的肠子断裂的那种草木记载在了他写的那本神农百草经上面,让后人一定要千万小心。”

    “如果不小心把这种翠绿娇艳的草木吞进了肚子,只要没有大罗级别的实力,那就只有一个肠子寸寸断裂而死的下场。”

    “这种翠绿娇艳的草木,被后人取名叫断肠草,而能够让神农氏肠子断裂的那种,是断肠草中的极品,所以这种断肠草,被称之为神农断肠草。”

    “之前我给你泡的那杯茶,其实根本就不是西湖龙井,而是用神农断肠草!”

    马志龙说到这里之时,一脸的得意之色,马志虎也认为喝了神农断肠草,我肯定死定了!

    但我却和陈婉秋相顾对视了一眼,淡定自若的对着马志龙道:“刚才那杯酒,应该也有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