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这一次绝对不行!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这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于九黎一族的大长老会把巫族一脉的功法主动来送给我奶奶,我总是觉的并不是一件那么简单的事情。

    更何况巫族一脉是天道所不容的存在,一旦修炼了巫族一脉的功法,岂不是在天道的眼中就成了逆天之人?

    远古之时的彼和岸,还有大魔王蚩尤,他们不都是因为修炼了巫族一脉的功法,才会被天道所不容,受到了残忍的惩罚吗?

    彼和岸化为了彼岸花,生生世世不能相见,大魔王蚩尤连身体都被砍成了七截,这就足见天道对修炼了巫族一脉功法的逆天者的惩罚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对于这一点,我爷爷作为姜氏一族的传人,应该是很清楚的,他为什么会让我奶奶修炼了巫族一脉的功法呢?

    而且我奶奶还让我妈也修炼了巫族一脉的功法,这不是让她们两个都成了被天道所不容的逆天之人吗?

    我爷爷奶奶这是老糊涂了吗?

    他们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想到这里,我就埋怨着我爷爷道:“爷爷,难道你就不知道巫族一脉的功法是怎么回事吗?”

    “一旦我奶奶和我妈修炼巫族一脉的功法达到了足以对天道造成威胁的程度,那她们两个岂不是会被天道所不容,受到天道降下的惩罚吗?”

    听到我这话,我爷爷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是无奈,把目光投向了我奶奶。

    这时我爷爷看着我奶奶的眼神之中所流露出的,除了无奈之外却还有理解和宠溺。

    虽然我爷爷奶奶年龄都六十多岁了,但我爷爷看着我奶奶的眼神,就像我现在看着陈婉秋之时一样,是那么的柔情似水,那么的宠溺非凡,一辈子都没有变过。

    无论我奶奶做出任何决定,最终我爷爷都只能服从。

    就在和我奶奶相顾对视了一眼,被我奶奶给狠狠的白了一眼之后,我爷爷把双手一摊说道:“你奶奶要做出的决定,我这辈子是没法改变的!”

    “你奶奶刚开始只是好奇想了解一下巫族一脉的功法,但后来她修炼了一段时间之后,她说这功法和传说中的巫族一脉的功法却不大一样。”

    “传说中巫族一脉的功法走的是杀伐之道,要想把巫族功法修炼到大成境界,必须要通过杀戮来证道。”

    “但大长老送来的这套巫族功法,却完全不需要用杀戮来证道,反而和我们道门一脉的功法有些相像,只需要道法自然,感受到这天地间的自然之力,能够借用天下万物的力量,就可以提升修炼等级和实力。”

    听我爷爷说到这里,我奶奶就接过了我爷爷的话茬继续说道:“一一,奶奶也不是糊涂人,对于巫族一脉的功法,我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如果修炼这套功法,需要走杀伐之道,让奶奶变成一个冷血无情之人,那奶奶我肯定是不会修炼的。”

    “但在尝试着修炼了一段时间这套功法之后,我发现这套功法完全不需要走杀伐之道,绝对不会把我变成一个冷血无情之人,所以我才把这套功法传授给了你妈,让她也修炼了起来。”

    “你妈的修炼天赋比奶奶还要高,她修炼的时间比我要短,但她却已经达到了和我同样的实力级别。”

    听我奶奶说到这里,陈婉秋的眼睛一下子变的璀璨明亮,问着我奶奶道:“奶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套功法我能修炼吗?”

    其实我完全能够理解我奶奶和我妈之所以会修炼这套巫族一脉的功法的原因。

    原因说出来非常简单,就是他们想尽可能的在灭世大劫降临之前,提高自己的实力,给自己的丈夫,儿子,孙子,给到最大的帮助。

    陈婉秋这会儿的想法,也和我奶奶我妈一样。

    对于陈婉秋来说,她的实力太弱,一直都提升不上去,不能给到我应有的帮助,是她心头最大的心结。

    如果她拥有着相应的实力的话,她就可以陪伴着我去面对强大的敌人,危险的任务,而并不是眼睁睁的看着我一次又一次的置身险境,但她自己却无能为力。

    尤其是因为她的实力太弱,让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她当成了最大竞争对手的秦楚楚跟在我的身边,这是她最无法接受的!

    所以这会儿的陈婉秋,是极度的渴望能够修炼巫族一脉的这套功法!

    我奶奶并没有直接对陈婉秋做出回答,反而把目光投向了我,给我做起了解释。

    只见我奶奶道:“一一啊,我知道你担心奶奶,担心你妈,你怕修炼了巫族一脉的功法会出什么问题。”

    “但你并不知道的是,我们修炼的这套功法,是巫族十二祖巫之中后土祖巫的功法。”

    “而后土祖巫,是十二祖巫之中最为善良,最不喜欢杀伐的一位祖巫。”

    “有关巫族十二祖巫的传说之中,其他的十一位祖巫因为修炼杀伐之道,造下了无边杀孽,所以全部都不得善终。”

    “但后土祖巫却并没有她不得善终的传说,在传说中随着巫妖大战结束,后土祖巫就不知所踪,从来都没有再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了。”

    听我奶奶这样一说,陈婉秋的目光就是更是坚定,这会儿她已经完全下定了决心,要跟着我奶奶学习巫族一脉的这套功法。

    “奶奶,我要跟你学后土祖巫的功法!”

    听到陈婉秋这话,看着陈婉秋那一脸坚定的表情,我知道我是很难改变她的想法了。

    但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后土祖巫的功法,会在当初埋着大魔王蚩尤的头盖骨的那个山洞之中呢?

    而且这套功法,恰好又被大长老给发现了呢?

    还有,大长老他就因为我是九黎之主,主动把这套后土祖巫的功法交给了我奶奶。

    这所有的一切,是巧合呢?

    还是背后有什么人在推动呢?

    如果是巧合的话,那或许这是好事,但如果这背后有人在推动的话,那这麻烦就大了!

    想至此,我就问着我奶奶道:“奶奶,你是怎么肯定你们修炼的这套功法,就是巫族的十二祖巫之中后土祖巫的功法呢?”

    我奶奶道:“傻孩子,在这套修炼功法之中有文字说明啊!后土祖巫说她把功法传下来,就是为了传给有缘之人,让修炼了她的功法的有缘之人,为天下苍生,为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听我奶奶这样一说,好像是没有什么破绽了,但我却总是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

    没有破绽,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最大的破绽!

    如果我奶奶和我妈还有陈婉秋,这三个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女人,全都修炼了巫族功法,全都被人给算计了,那对我所造成的打击,简直就是毁灭性的!

    但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我能改变我奶奶和我妈,还有陈婉秋吗?

    这答案恐怕是不可能的!

    不过就算是不可能,我也打算尝试一下。

    就算是改变不了我奶奶和我妈,陈婉秋还是很听我的话的。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问着陈婉秋道:“婉秋,你要忙着处理天一基金的事情,而且你的身边有芊墨姐保护,我看着巫族一脉的功法,你就不要修炼了吧?”

    谁知道在听到我这话之后,对我百依百顺的陈婉秋却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态度异常坚决的拒绝了我。

    “姜一,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但这一次绝对不行!”